第二十七章 苍浩尿炕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尿炕?”苍浩一愣,往自己身下一看,却发现以屁股为核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床单印湿了一片。

苍浩马上就发觉,自己某个部位好像失去知觉,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控制。

白莹看着床单上偌大的地图,一个劲的摇头:“你说说,你都多大的人了,竟然还尿床……”

两个特警看到这一幕,转过脸去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估计这件事被他们一传扬出去,整个广厦警界都会知道。

“我……我……”实在太丢人了,苍浩傻眼了:“我今天没打针啊,怎么会这样?”

“虽然你没打针……”白莹俯身看着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不过你早晨吃的药有一点点问题!”

“吃药?”苍浩这才想起,自己刚醒过来的时候,好像有护士进来喂自己吃药。当时自己迷迷糊糊地,只以为是正常治疗步骤,没管什么就吃了下去。

苍浩急忙对两个特警嚷道:“你们听到没有,你们听到没有,这个该死的大夫给我吃药!”

一个特警强忍着笑:“吃药正常啊,你不是受伤了吗。”

“是她给我吃的药让我大小便失禁的!”

白莹站直了身体,面无表情的道:“你胡说什么!”

苍浩指着白莹告诉特警:“是她自己刚才说的!”

特警摇摇头:“我们什么都没听到!”

“你们……”苍浩差点哭了出来。

白莹叹了一口气,很郑重的告诉两个特警:“你们不要见怪,有些药物可能会造成幻听现象,甚至还会产生幻觉。”

两个特警一起点点头:“理解!”

“我没有幻听也没有幻觉!”苍浩急忙分辨道:“是她给我吃的药让我小便失禁的!”

两个特警笑了笑,没说什么,那样子摆明了就是不相信苍浩的话。

很明显,特警只相信白莹的话,毕竟这个白莹演技太好了,还真就像个尽心尽职的大夫,而且两个特警也不知道白莹和苍浩之间有什么恩怨。

苍浩明白,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分辨下去了,否则人家把自己当成精神病也说不定。

“怎么?无话可说了?”白莹压低了声音,用近乎挑衅的语气问道:“你现在应该知道怕了吧?”

苍浩黑着脸道:“算你狠!”

“我当然狠……”白莹嘿嘿一笑:“再说一次,你现在是落我手里了,只要我愿意,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你……到底想怎么样?”

“乖乖给我道歉说姑奶奶我错了,咱俩之间的账就一笔勾销,我保证不再搞鬼!”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苍浩只有低头了:“姑奶奶……我错了……”

“这还差不多!”白莹越发得意:“你要是早这么开事儿该多好!”

苍浩硬挤出一丝笑容:“现在也不晚!”

“你的态度太假。”白莹轻哼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是想要委曲求全,先把伤治好了再说。等到你出院以后,你在想办法对付我,对不对?”

“没有!绝对没有啊!”苍浩连连摆手:“我绝对没有这样的心思!”

“真的?”

苍浩用力点点头:“当然是真的!”

“我告诉你,如果你想报复我……”白莹又是轻哼一声:“要么,我干脆让你瘫痪,再也走不出这家医院;要么,我给你留点后遗症,隔三差五就要来复诊,还只有我一个人能治。”

苍浩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年头医生护士的社会地位这么高,不管你多大的官,见了医护人员都要点头哈腰,实在是因为自己性命在人家手里。

点头哈腰的还是聪明人,也有不够聪明的,偏执的认为自己被医护人员陷害了,结果愤起杀人,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归根到底,医疗制度有问题,现在说要改革,吵嚷了许久,所有人都搞不清楚到底要怎么改。

苍浩觉得自己是聪明人,不说白莹是不是有更凶狠的手段,只是隔三差五让自己尿炕,自己都丢不起这人。于是苍浩只能拿出平生最好看的脸色,用平生最温柔的语气说道:“以后你说啥是啥!”

“你笑的真难看!”白莹撇了撇嘴:“你要是早这么聪明该多好!”

“求求你别再整我了!”

“看心情。”丢下这句话,白莹转身离开了。

苍浩急忙招呼了一声:“等等。”

白莹转回头来:“干嘛?”

苍浩一脸尴尬:“能不能……让人把床单换了?”

护工很快就来了,把床单换上新的。

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起,是曹雅茹打来的:“喂,苍浩,你搞什么搞?”

“我什么也没搞啊?”

“为什么警局会把一面锦旗送到公司?上面还写什么……见义勇为?”曹雅茹愤怒地质问:“你在外面干什么坏事了?”

“曹总,如果我干了坏事,警局怎么会送锦旗呢?”

“这倒是……”曹雅茹发觉,只要是涉及到苍浩的事情,自己就会下意识地认定是苍浩闯祸了。这些年来,种种因素叠加在一起,自己对苍浩的成见太深了。

“其实也没什么……”苍浩当然不能说出真相,索性也就按照新闻报道的说辞告诉曹雅茹:“我外出办事的时候看到有人行凶,上去把受害者给救了下来,谁想到是警局的副局长……”

“原来新闻里说的那个曹氏地产的员工就是你啊,我刚看到新闻的时候还寻思呢,这是谁啊这么英勇!”顿了顿,曹雅茹还算是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受了点轻伤,在医院休息两天就好了,曹总放心。”

“好吧,那我就不去看你了,你要注意多休息……”曹雅茹本来想要叮嘱,千万不要耽误了工作,不过话到嘴边没说出来。毕竟,这个时候说这种话,给人的感觉太不人性。可能是因为成见作怪,曹雅茹本来想多关心苍浩一下,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于是,曹雅茹最终也没来医院探望苍浩,不过另一个领导就比曹雅茹人性多了,那就是邹峰。

短斧手被救走之后立即送到医院诊治,整个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邹峰第一时间就赶到了。

此后,邹峰每天都来,却始终不说什么。

今天,短斧手清醒过来,无力的对邹峰笑了笑:“对不起……我栽了……”

“你这样一栽,破坏了我的全盘计划!”邹峰阴沉着脸缓缓说道:“你知不知道,严月蓉利用这个案子公开发难,要求亲自负责处理此案。警方内部本来有很多人对我不满,借这个机会干脆投靠严月蓉了!”

“对不起……”短斧手喘着粗气:“我没料到苍浩会突然出现!”

“郭林倒是好命!”邹峰重重哼了一声:“不过,苍浩又如何,你不是信誓旦旦保证过,一定要把苍浩砍头吗?”

“我会把他砍头的!我向你保证,一定会!”短斧手咬牙切齿的道:“不过,当时不是我们两个人,还有一个人!”

邹峰的眉头凝成了一个疙瘩:“谁?”

周大宇走上前来低声道:“我跟你提过,在场还有一个女人,长得倒是挺漂亮,可出手相当凶狠!”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情关心女人长得漂亮?”邹峰乜斜着周大宇,斥骂道:“你特么是不是憋坏了?”

自从坐上了局长的位子,邹峰似乎攀到了事业顶峰,但接下来却遭遇连番挫折,尤其跟苍浩的几次交手都以失败告终,所以心情非常压抑。本来他就看不起周大宇,现在不管周大宇说什么,他都会挖苦一番。

周大宇也习惯了,不以为意的道:“那个女人的长相不像华夏人,说话还带有口音,可能是外面来的!”

邹峰不屑的哼了一声:“谁知道是苍浩从什么地方找来的!”

周大宇提醒道:“我倒觉得更应该注意,是不是有其他人卷进来,暗中帮助苍浩!”

“有道理,别说哈,你还有点用。”邹峰冷笑两声,转而又对短斧手道:“我对你很失望!”

“为什么?”短斧手额头冒出一层白毛汗,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愤怒:“别忘了,是我帮助你摆平地下势力,我的能力你是见识过的!”

“可是你没有打倒邹峰,这是我最大的敌人!”邹峰伸出一根手指缓缓摇了摇:“所以不管你说什么都没用了!”

“我……”

“你失手也就罢了,问题是引发了连锁反应,现在搞得我非常被动!”邹峰在病房里来回走着,脚步匆匆,看得出来心情焦虑:“我身边竟然没有一个做事得力的人!”

短斧手一字一顿的再次保证道:“我一定要把苍浩砍头!”

“还是想想现在我应该做什么……”

周大宇小心翼翼的道:“我倒是有个主意!”

邹峰恶狠狠看了一眼周大宇:“说!”

“既然我们不能对付苍浩本人,就不如从苍浩身边的人下手!”呵呵笑了笑,周大宇又道:“当然,杀掉两个无关紧要的人,并不能扭转当前的局势,却可以让苍浩方寸大乱。他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如果不能保护好身边的人,会让他非常自责和难过。可是,如果他想要保护,又该怎么保护呢,总不能每个朋友身边都派几个保镖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