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胖子是否该杀/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峰被这番话吸引了:“继续说!”

“苍浩在生活里好像没什么朋友,不过在公司倒是有几个朋友,尤其那些对他上位有重大帮助的,非常适合用来杀鸡儆猴。”

邹峰斜睨着周大宇:“你要对你的前同事下手?”

“我现在既然给你做事,当初的同事也就不是同事了……”周大宇哈哈笑了几声,略有些苦涩:“我被一脚踢出公司之后,竟然都没人打个电话关心一下,我有什么必要对他们念及情谊?”

“你够狠,够无耻,够阴险!不过我喜欢!”邹峰也笑了:“你觉得谁最合适?”

“井悦然!”

“她好像是曹氏地产的公关经理吧?”

“没错。”周大宇冷冷的道:“她跟苍浩闹过绯闻,被称为苍井恋,不过我估计绯闻也只是绯闻,其实他俩之间其实没什么事。但如果井悦然死了,对苍浩的打击仍会是巨大的。”

“让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邹峰呵呵笑了笑:“苍浩,如果连身边女人都保护不好,你还有何颜面活在世上,不如自挂东南枝吧!”

“那么你觉得这样行吗?”

“别说,你这个人还有长处,能想出些馊点子。”瞥了一眼周大宇,邹峰冷冷的吩咐道:“你去安排吧!”

再说苍浩这一边。

吸取教训之后,苍浩再不敢跟白莹作对,而白莹倒也没再为难苍浩,只是每次见到苍浩都会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傲娇样子。

公司同事来探望过,几个高管也来了,却始终不见曹雅茹。

苍浩早有心理准备,也没当回事,一周后就出院了。

可以说,苍浩的康复速度,让医护人员都感到惊讶,只这么几天时间,苍浩好像根本没受过伤。

不过郭林就没这么幸运了,医生认为至少还要在住院半个月左右,回家之后还得继续休养。

苍浩住院的时候,没让赵轩一帮兄弟出现,虽然他们很想过来探望,但苍浩不想让他们暴露行踪。

也就是离开医院后,苍浩让严月蓉撤消了特警队的保护,然后跟几个兄弟在多林寺会合。

同事们把苍浩的身体状况问了个底朝天,无外乎为了套套近乎,拍拍马屁。

但兄弟们却是话不多,只是赵轩问了一句:“怎么样?”

“没事,死不了……”苍浩长呼了一口气:“遗憾的是这一次没能干掉短斧手!”

“那小子太牛B!”赵轩冷笑一声:“妈的,见面机会有的是,一定要让他知道咱们兄弟的厉害!”

“你们知道吗,他很看不起雇佣兵……”呵呵笑了笑,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倒觉得他得有些话不无道理!”

几个人全都吓了一跳,今野晴急忙问:“为什么呢?”

“大家都知道,其实我最初做雇佣兵,只是为了最短时间内赚到最多的钱还上高利贷。当这个目的完成之后,雇佣兵生涯对我来说就有了另外的意义,所以我做过一些思考……”顿了顿,苍浩缓缓说道:“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你此时发现,有一辆火车即将出轨,而上面有上百人,一旦出轨所有人都会死。刚好,你身边有一个特别胖的人,你跟他不认识,没有任何恩怨。不过,只要你把他推出去,虽然他会被碾得血肉模糊,但身体却可以让火车减速,进而让上面的人获救,你们是否会这样做?”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苍浩又道:“那么换一种情形,假如你现在控制室里,只需要按动一个电钮,可以让火车驶入另外一条轨道。但那条轨道上有十几个工人正在工作,他们都会被货车撞死,请问你们是否会按电钮?”

冷瞳和今野晴都点点头,赵轩更是直接说道:“一百多个人的生命更重要,相比之下,十几个人是可以牺牲的!”

“这就是当代社会学和伦理学最有名的一个课题——胖子是否该杀,同样是为了救一百多条人命,如果让你们亲自动手杀掉一个胖子,你们根本做不到。但如果只是按一下电钮,你们却可以牺牲更多的人。”无奈的笑了笑,苍浩接着说道:“战争最壮美之处,其实就是使用最原始的武器,用力量和技巧进行正面搏杀。但随着科学的发展,一切都已经变了,你只需要按动一个按钮,能让几百万人瞬间灰飞烟灭。当使用匕首的时候,我面对一个人,可以选择不杀掉他,或许因为他对我没有威胁,或许因为他还有家人需要照顾。但当我只需要按按电钮的时候,我就没有这样的考虑和顾忌。”

冷瞳点了点头:“有道理。”

“所以,某种程度上,我认同短斧手是条汉子。”点上一根烟,苍浩抽了一口:“杀人这回事,如果只是扣动扳机,真的没什么大不了。但跟敌人面对面,让敌人的鲜血溅到你的身上,甚至你亲手**对方的身体,这些需要极大的勇气。”

“我觉得这个课题还带来这样一种思考……”冷瞳若有所思的说道:“现代战争的杀戮是没有选择的,你根本无法知道这几百万人当中,到底有多少是该杀的,又有多少不该死。换句话说,战争这回事虽然从来都是建立在无辜者的鲜血之上,而现代战争可以让无辜者的死亡变得更加容易。”

“是的。”苍浩点点头:“军旅生涯这么多年,我们双手沾满了鲜血,无从保证自己没有杀过不该杀的人。某种程度上,短斧手跟我们是一种人,只是比我们更加直接。”

冷瞳叹了一口气:“有的时候我也想过,上帝是否会原谅我们做过的事情!”

“所以我做过纳粹猎手,也算是为了赎罪……”苍浩说到这里,狠狠抽了一口烟:“今天,我明白了,我还可以为这个世界做更多的事,那就是杀掉短斧手和背后的邹峰这些更该杀的人!”

“说得对!”赵轩哈哈一笑:“让邹峰和短斧手都下地狱去吧!”

“好了,不说了……”苍浩看了一下时间:“我要回公司了!”

赵轩急忙问:“你今天刚出院就去上班?”

“不是上班,今天公司有活动,照理我是应该参加的。”

苍浩说到的这个活动,就是夏明琪一再提起的联谊,这是曹雅茹亲自安排的,目的是促进上下级之间的沟通和员工间的协作精神。

总的来说,井悦然搞得很不错,现场气氛非常热烈。

让苍浩惊讶的是,高管们也放下了架子,纷纷登台献艺。

连曹雅茹都献唱一曲《日不落》,唱得还不错,有点像原唱,苍浩还真不知道原来曹雅茹如今有了新技能。

不过,也就只有在唱歌的时候,员工们和高管们看起来才是平等的。只要今天的活动结束,大家依然是高高在上和卑微在下。

等到活动结束,井悦然安排好后续事宜,正好夏明琪从旁边走过。

“夏秘书……”井悦然招呼了一声:“我听说你的车坏了?”

“是啊,怎么了?”

井悦然主动提出:“这个时间很难打车了,不如我送你吧。”

最近一段时间,井悦然和夏明琪的关系有点紧张,当然主要是因为井悦然。

不过,井悦然善于处理人际关系,收放自如。她对夏明琪说这话,其实就是主动示好。

夏明琪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那麻烦你了。”

等到所有工作做好,夏明琪和井悦然一起去停车场,两个人上了车之后,井悦然很热情地问:“你去哪?”

“回家。”

井悦然笑了笑:“同事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家在哪呢。”

夏明琪说出了一个地址,井悦然很快把车子发动起来,可离开公司还没多久,井悦然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阴沉。

夏明琪有点怀疑,是不是井悦然改主意了,不想送自己,于是就想找个借口下车。

井悦然很快说了一句:“系好安全带!”

夏明琪一愣:“怎么了?”

“有人跟踪我们。”井悦然指了指倒车镜,可以清楚看到后面有一辆黑色捷达车:“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这辆车停在路边,然后就跟上咱们的车。我故意转了两个弯,还是跟在后面……”

夏明琪有些紧张:“要不要报警?”

“不用,我把他甩掉……”井悦然面沉如水,脚下猛踩油门,宝马的排气管冒着黑烟,在路灯之下咆哮起来。

按理说,宝马的性能甩出捷达几条街,奈何广厦的交通状况,让不同阶级之间实现了平等。

井悦然很淡定,夏明琪却越来越紧张,坐在副驾驶位上,时常偷偷看井悦然一眼,关注着井悦然的表情。

终于,井悦然似乎甩掉了那辆捷达,但很快的,随着一阵“嗡嗡”,后面又追来四辆跑车。

强劲的发动机发出轰鸣,与宝马的距离越来越近,井悦然已经没招术对付他们了。

夏明琪更紧张了:“还真是跟踪咱们的……是什么人呢?”

“我哪知道。”井悦然摇摇头:“先甩掉再说。”

“要不要告诉苍浩啊,他会来救我们的!”可能是因为苍浩打架太厉害,所以夏明琪在这种关头,最先想到的是苍浩。

可也就是听到“苍浩”这个名字,井悦然心中一阵恍惚,马上的,车身传来“砰”的一声。

车体剧烈震动,井悦然手一抖,差点撞向路边的栏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