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我真的很担心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在看你。”苍浩笑了笑,不过语言没有太过分:“守着你这样的美女,如果不看,不是生理有问题,就是心里有问题。”

“还有呢?”

“没有了。”

“苍浩!”井悦然看着苍浩,恨得咬牙切齿:“你就不能承认你喜欢我吗?”

“不能。”苍浩对这个话题有点尴尬,马上打岔:“你还不如好好想想,今天晚上袭击你的人是谁!”

井悦然反问:“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其实,苍浩很清楚,当肥猫哥提起周大宇的时候,就猜到肯定是周大宇对付井悦然泄愤,所以苍浩一直没问肥猫哥为什么跟踪井悦然。

“你不知道?”井悦然呵呵一笑:“可我分明听你们提到周大宇这个名字!”

苍浩以为井悦然什么都不知道,熟料井悦然却听到了不少事,这女人心思果然深沉,在夏明琪面前丝毫没提,留到私下再问苍浩。

“既然你都知道了……”苍浩收敛放肆目光,开始一本正经的谈起正事:“那么我不妨告诉你,其实周大宇不是主动辞职,而是被我踢出去的。”

“因为什么?”没等苍浩回答,井悦然自己找到了答案:“是不是因为他在张培顺一伙那里出卖了你?”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井悦然说着,用手摆弄了一下湿润的发丝:“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周大宇毕竟帮过你,既然你能把他一脚踢出去,只能是因为他做了一些触动你底线的事情!”

“是这样,你完全猜对了。”

“那么他为什么对我动手?”井悦然感到很愤怒,只能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我想你应该知道原因吧?”

“既然你都说到这里了,我可以坦诚相告……”叹了一口气,苍浩有些无奈的道:“今天的周大宇,已经不是你印象里的那个屌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攀上了很有力的关系,竟然也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可能也正因为如此,他这个人也彻底变了,我估计他恨死了公司的同事。只要能报复我们,他一定不会错过机会。”

“嗯,因为他被搞的如此狼狈,又想到公司同事们歧视过他,于是就有这种心态。”井悦然冷冷一笑:“我相信他是钻了牛角尖了,或者说心理有病,可为什么偏偏对我出手?”

苍浩随口道:“也许他喜欢过你?”

“喜欢我?”井悦然尴尬的干咳一声,又道:“因为没得到我,因爱成恨……嗯,这个解释倒是站得住脚!”

说起来,苍浩这番话是半真半假,一部分是真的,今日的周大宇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屌丝。不过还有一部分不能算是真的,苍浩无从知道周大宇到底多么憎恨公司同事,但这一次对井悦然出手却摆明了是针对自己。

当然,苍浩不能让井悦然知道是被自己连累了,否则很难说这个女人会拿来做什么文章。

“不管怎么说……”苍浩叹了一口气:“今天的事情必须高度保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周大宇的事情一旦传了出去,可能在公司引发不可预料的影响!”

“虽然说,你踢走周大宇是正确的,作为总经理也有这个权利。不过,这件事情毕竟涉及到公司内部的人事斗争,确实不能公开……”井悦然说着,也叹了一口气:“我当然是不会说了,就是夏明琪那里……”

“你做做她思想工作吧。”

“好,只能这样了……”井悦然打量着苍浩,突然又问了一句:“当时现场的那两个帮你的人到底是谁?”

“夏明琪刚结束,你又来问了。”苍浩无奈的撇了撇嘴:“我说过是我的兄弟!”

“可你的这两个兄弟很古怪,他们战斗力太强了,简直不像普通人。”

“他们本来也不是普通人。”

“那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苍浩无奈,只好又半真半假的说了一句:“当过特种兵。”

“那倒难怪了。”井悦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看到,有一个人竟然徒手接住了砍刀,真是把我吓了一跳!”

苍浩很认真的道:“他练过硬气功!”

“对了,他们既然是特种兵,你打架那么厉害是不是也当过兵?”

“幼儿园当过童子军!”

“扯淡。”井悦然翻了翻白眼:“你没什么瞒着我的吗?”

苍浩正色道:“当然没有!”

井悦然不相信:“真的?”

“当然是真的。”苍浩耸耸肩膀:“再说了,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

听到这话,坐在沙发上的井悦然娇躯一颤,确实,自己跟苍浩没什么关系。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在苍浩家里借住过,井悦然就觉得苍浩跟自己多了一丝神秘的联系,说不清道不明。

苍浩留意到井悦然的异样目光,挺直了腰板,大声道:“井总,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井悦然表情一僵:“这就回去?”

“怎么,你想留我住下?”苍浩叹了一口气:“虽然说,你这不是第一次邀请我来借住,但我真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你胡说什么呢?”井悦然重重哼了一声:“赶紧走,赶紧回去,我就不送你了。”

“可是你们的安全问题……”

“我是学过女子防身术的,打个架还能应付,再说有保安呢。”井悦然暧昧的一笑,挖苦道:“我不敢让你留下,你这目光让我心惊,我怕真让你住下来会太兴奋,而且还是上下都兴奋。”

苍浩有点火了:“拜拜!”

等苍浩走到门口,井悦然突然说了一句:“我很高兴你及时来了……我真的很担心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就在苍浩告辞的同一时间,一家酒店的包房里,周大宇拿起一个酒杯用力砸在肥猫哥的头上。

酒杯四碎,鲜血直流,肥猫哥却是一动都不敢动:“我也不知道怎么杀出来一个苍浩……苍浩太厉害了,我和兄弟们实在对付不了……”

周大宇拿出面巾纸擦了擦手:“连两个女人都对付不了,你特么还是出来混的?说出去不怕丢人?”

肥猫哥噤若寒蝉,根本不敢解释。

如今周大宇也是老大了,虽然邹峰对他就像对一条狗一样,但还有一些人可以让他像对狗一样对待。

这让周大宇发现权力这玩意真是好东西,虽然自己要毕恭毕敬的对待主人,却也能在下面的奴才那里逞威风。

一段时间下来,周大宇已经习惯了,坐下来翘起二郎腿,那样子还真像老大:“你说说吧,事情办砸了,你想怎么补救?”

“我……”肥猫哥思忖片刻,急忙道:“我就不信了,苍浩还能二十四小时保护那两个女人,老大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干掉她俩!”

“你好像没意识到问题的关键,你这一次失手,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纵然苍浩不保护她俩,你以为她俩不会寻找其他办法保护自己的安全?”周大宇重重哼了一声:“你脑袋这么简单怎么当老大的?”

肥猫哥哭丧着脸道:“老大你说咋办啊?”

“我想到一个主意,你明天去砍苍浩!”

“啊?”肥猫哥胆子有点小:“苍浩……太厉害了,我对付不了啊!”

“你不是要搞突然袭击吗,如果有用,能对付那两个女人,就能对付苍浩!”呵呵一笑,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问:“你不敢?”

“我……”犹豫了一下,肥猫哥不太情愿的道:“我敢!”

“你放心,明天我双管齐下,只要你去砍苍浩就好,还有一件事我会安排其他人去做!”

肥猫哥意识到周大宇这是声东击西,试探着问:“什么事?”

周大宇一脚把肥猫哥踹倒:“你问的太特么多了!”

“是!是!”肥猫哥怕周大宇还打自己,索性躺在地上不起来了:“我明天去砍苍浩!”

周大宇冷冷一笑:“这一次你要是办砸了,你也就别回来见我了!”

第二天。

苍浩去公司上班,刚一进门,又收获了一大堆问候,都是过问身体情况。

苍浩好一番解释,让大家相信自己确实没什么事了,这才得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可也就是刚进门,苍浩吓了一大跳,吕嘉琦大模大样的在电脑上玩游戏。

上班时候玩游戏是公司一贯的作风,苍浩曾经一度身先士卒,不过那是过去。如今改制完成,工作纪律比过去严格了不知多少倍,还敢这么做的估计也就只有吕嘉琦这样的官二代了。

“吕秘书……”苍浩走过去,咳嗽了两声:“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玩游戏啊。”吕嘉琦斜睨苍浩一眼:“苍总,你身体好了吧,这我就放心了!”

“你知不知道上班的时候不许玩游戏?”

吕嘉琦很认真的点点头:“知道啊。”

“知道你还玩?”苍浩已经准备好了一大堆措辞,如果吕嘉琦说出她爷爷是谁,自己就给她好好上一课,从人生观和世界观讲起一直讲到成功学,让她明白作为一个官二代只是起点比别人高,但如果工作不努力照样会沦为矮穷挫。

熟料吕嘉琦却说了一句:“工作时间不许玩游戏,可现在距离工作时间还有两分钟呢,我现在玩游戏时可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