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面对任何人都要有平常心/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甩棍虽然属于一种很有杀伤力的武器,不过最主要的优点还是便于携带,这玩意毕竟属于钝器,能造成的伤害终归有限。

能用钝器杀人,才是真正的行家里手,剩下的那个混混还是第一次杀人这么利落的恶魔。

虽然他们在道上混,却也极少杀人,最多只是打折胳膊打折腿,废掉几个人。

没想到,今天他们看到了一个更猛的,这个混混知道,自己已没有退路了。

当苍浩再次挥舞起甩棍,有一种熟悉的冷酷感,当年自己第一次面对战斗就是这样的感觉。

甩棍直直的刺在对方的右胸口,没有刺进身体里,但肋骨断裂,刺穿心脏。

没有一滴血喷出,不过人已经死了。

苍浩收起甩棍,拿出手机给今野晴打了个电话:“看到了吗,死了三个人,帮我收拾一下现场!”

无从知道,肥猫哥死前的那一刻,是不是感到有些后悔,不应该给周大宇当炮灰。

如果他昨天听从苍浩的劝告,直接跑路,也许就能留下一条命。

不过,肥猫哥的死却给周大宇争取了机会,就在同一时间,突然有一辆摩托车从大街上直冲天雨楼门口冲去。

摩托车上两人都戴着头盔,就像普通的飞车党一样,不过后座那人手里提着两个玻璃灌,里面装满了不明液体。

天雨楼的保安,也就是霸道帮的小弟,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摩托车上的人就把两个玻璃罐砸在天雨楼门口。

随着“碰”的两声闷响,雄雄大火瞬间燃起,随即马上蔓延开来,两个靠前的保安立即被烧进去了。

在保安惨叫声中,摩托车一调头,向另一个方向逃去。

天雨楼是二十四小时营业,正有一些顾客要进去,此时立即一哄而散,场面极为混乱。

大火很快往上蔓延,把整个门脸和招牌都吞噬掉,一时间黑烟滚滚。

幸运的是,天雨楼的消防是合格的,保安马上用干粉灭火器扑灭了火势。

罗霸道马上赶出来善后,纵火没有造成顾客伤亡,两个受伤保安被送去了医院。

但是,尽管着火的时间很短,天雨楼的整个门脸却全毁了。

罗霸道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打电话把苍浩叫来。

苍浩看着漆黑一片的现场,深深吸了一口气,冷笑着说道:“是汽油燃烧弹,味道有点甜,里面应该加入了蔗糖和硝酸钾。”

罗霸道不明白:“这两样东西做什么用?”

“这两样东西烘干后混合在一起,一旦被汽油点燃会产生厚重的烟雾,一般都用来制造简易烟雾弹的。”

罗霸道还是不懂:“造烟雾干什么?”

“对方把帐算得很明白,在这种情况下纵火,应该很快就会被扑灭,所以火焰本身造成的损失不大。”说到这里,苍浩指了指一塌糊涂的门脸:“但如果加入烟雾就不同了,只要把店里的装修熏黑,我们就没有办法正常营业,只能重新装修!”

“可不是吗!真特么损啊!”罗霸道一拍额头,非常惊讶的道:“话说老大你这是狗鼻子啊……”

苍浩一瞪眼睛:“怎么说话呢?”

“你连蔗糖和硝什么钾都能闻出来!”

“那是因为我造过这玩意,所以对气味很熟悉。”叹了一口气,苍浩无奈的道:“都搞成这个样子了,真就只能重新装修了!”

“妈的,没烧里面,专门烧门脸,这不就是让咱们没法做生意嘛!”罗霸道气呼呼的道:“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一定把他大卸八块!”

“是邹峰和周大宇。”苍浩马上做出了判断,然后压低声音像是自言自语的道:“我说嘛,刚才怎么肥猫哥怎么来砍我,周大宇明知道他们几个不是我的对手。现在看起来是调虎离山哦,周大宇你学聪明了!”

罗霸道苦着脸问:“现在该怎么办?”

“重新装修要多久?”

“至少也要一周,可能半个月。”罗霸道一摊双手:“这段时间停业咱们的损失可就大了!”

“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苍浩叹了一口气:“前几次交手,他们没占到便宜,这一次给咱们添点堵,也算他们扳回了一局!”

“麻痹,现在生意刚上轨道,要是停业一周,那可不是损失了一周的钱,而是今后的客流量都要受影响!”

“你有什么办法能把损失找回来?”

“堤内损失堤外补。”思忖片刻,罗霸道说道:“我能想到的就是在酒水上作文章,大幅度降价吸引客源!”

苍浩当然知道,娱乐场所主要利润源就在酒水上,而酒水也是客人消费的最大项。

如果吕嘉琦真的能接洽上海关方面的关系,搞来便宜的罚没洋酒,降价促销这个主意倒是不错。

不过,今天苍浩好像把吕嘉琦给得罪了,这个二代未必肯给苍浩办事。

见苍浩没说话,罗霸道问了一句:“老大你想什么呢?”

“你……会跟官二代打交道吗?”

“没接触过哦。”罗霸道一个劲的摇头:“不过,老大啊,我都听说了,你手下有个秘书就是二代,好像家里人是建设部的吧?!”

苍浩叹了一口气:“我就是不会跟她打交道才感到头疼!”

“我倒是觉得吧,其实这帮二代们也是人,虽然说出身起点很高,却没必要把他们想得那么神秘。”笑了笑,罗霸道又道:“人这回事吗,形形**,各种各样。你说二代们喜欢玩女人,其实穷人不也一样吗,那帮对着电脑屏幕撸管的屌丝,你要给他个几百万看他去不去做个帝王套。二代里面同样是各种性格,吃喝玩乐自甘堕落的必然很多,但肯定也有积极上进的。”

“别说哈,老罗,很多时候你能说出非常有哲理的话。”苍浩用力拍了拍罗霸道的肩膀:“其实,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人,都要保持平常心。没必要认为给他们加上什么符号,只要把他们看做一个‘人’就行了。”

“那当然!”罗霸道兴冲冲的道:“其实我是一个哲学家!”

同一时间,在邹峰的办公室,周大宇汇报了一下这两天的事情,邹峰总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我不能杀了苍浩,但给他制造点麻烦总是好的,你总算是做对了一件事!”

“谢谢。”邹峰很小心的道:“不过咱们这边死了几个人。”

“那些社会渣滓,死了也就死了,没什么值得惋惜的。”深吸了一口气,邹峰一字一顿的道:“我现在需要关心的不是他们!”

周大宇很清楚,邹峰现在面临的最大压力不只有苍浩,还有严月蓉。

严月蓉成功利用了郭林遇袭,开始逐步掌控警务系统。毕竟她是正职的一把市长,不管做出任何决定,邹峰都只能服从。

邹峰不得不承认,自己遇到了对手,他甚至已经开始谋划是不是退让两步,把一些利益和权力交出来让给严月蓉。

不过,很快的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死了那么多人,谋划了这么长时间,连自己都挨了枪,总算才把局面经营到眼下的地步,他邹峰不能轻易认输。

周大宇吸取了先前的教训,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说了一句:“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下去吧。”邹峰无力地摆摆手:“好好休息,以后要你做的事情还很多,千万不要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知道了。”周大宇离开邹峰的办公室后没有回去休息,而是去了短斧手的病房。

短斧手伤势很重,一直都在休养,看到周大宇进来就是呵呵一笑:“邹峰原本天天都来看我,知道这段时间我做不了什么,就再没来过。你知道吗,我在这很无聊,却没想到你会来。”

“不管怎么说,我们也在一起共事过,多少有点情谊。”叹了一口气,周大宇很关切的道:“现在你受了伤,我当然不能装不知道。”

“谢谢你了。”短斧手说着,轻叹了一口气,面色竟然有些惆怅,这还是周大宇第一次看到短斧手有这样的表情。

“我觉得……”周大宇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我们有必要谈一下!”

“谈什么?”短斧手皱起眉头:“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共同话题吧?”

“我们的共同话题就是邹峰。”周大宇也不管病房里是不是允许抽烟,掏出一根烟自顾自的点上:“其实你跟邹峰有一个共同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俩不同之处在于,邹峰享受的是权力的快感,而你享受的则是杀戮的快感。”

“没想到你一天到晚被邹峰骂,原来为人这么精明!”短斧手费力的大笑起来,旋即用力咳嗽了几声,胸前的被罩上被溅上了星星点点的血渍。

“很多事情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顿了顿,邹峰又道:“接着我刚才的话题说,其实你俩还有一个共同点,我相信你这个人多少有些义气,邹峰确实毫无任何亲情或友情可言。任何人如果阻碍他达到目标,就只有死路一条。”

短斧手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大宇:“你不怕我把这些话告诉邹峰?”

“你不会的。”周大宇缓缓摇了摇头:“或许,邹峰会让你杀了我,但比起你挥起斧头劈死我,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以更大程度满足你!”

短斧手颇为好奇:“什么?”

“其实我刚才说这些话不是要背叛邹峰……”周大宇缓和了语气:“邹峰现在明显落在下风,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倒台只是时间问题。其实我是可以挽救他的,但他独断专行,绝对不会听我的。所以在他倒台之前,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怎么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