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大开杀戒的时候到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痛下杀手。”顿了顿,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道:“杀光苍浩这一帮人,越快越好,永绝后患!”

“难道邹峰不是这么想的?”

“他当然是这么想的,可惜他做不到。”摇了摇头,周大宇接着道:“邹峰一统广厦道上势力,让这些人死心塌地给自己卖命,这固然很不错。但苍浩是什么人,是曾经的雇佣兵之王,相对于这些城狐社鼠根本是另一个位面的存在。这就好比,有人斗鸡,有人斗蟋蟀,你要是用蟋蟀去斗鸡,结果就只能是当了饲料。”

“你这些应该对邹峰说,为什么要对我说?”

“因为……”周大宇深深的一笑:“邹峰找来英伦大圈帮,结果被人全窝端,我估计邹峰也只有这样的能力了。菜鸟一般的英伦大圈帮可能是他所能动用的最大力量,但我相信短斧手你不一样,你的身后应该有更强大的力量!”

短斧手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大宇:“为什么这么说?”

“直觉!”

“难道我不能是个单打独斗的独行者?”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周大宇不误自嘲的道:“过去的我就是个二B,但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先从改变自己开始!”

“然后今天的你非常信任自己的直觉?”

“对!”

“那么……”短斧手打量着周大宇,突然哈哈一笑:“我非常荣幸的告诉你,你的直觉非常正确!”

伴随着短斧手的话语声,从房间角落里走出来一个人,这让周大宇吓了一大跳,他根本没注意到房间里竟然还有别人。

这个人身高中等,留着一头披肩发,男人有这样的装扮似乎给人感觉很娘,但这个人却不。他长得非常健壮,穿着一身黑色牛仔裤,上身是黑色皮夹克,肌肉把衣服几乎都撑了起来。

这个人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周大宇,手里缓缓转动这两个钢球。

短斧手缓缓说道:“他是我的兄弟,你可以叫他‘球手’。”

“球手……”周大宇看了一眼那两个钢球,呵呵笑了笑:“倒是名符其实!”

“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实我短斧手是有兄弟的……”短斧手呲牙一笑,笑的非常难看:“我不得不纠正之前的观点,或许我一个人真的无法对付苍浩,那么我只能让我的兄弟来帮忙了!”

“好得很。”周大宇又是一笑:“不过还不够。”

短斧手一挑眉头:“是吗?”

“苍浩拥有的是一整个团队,而你们只有两个人,这不行!”周大宇摇了摇头:“我需要你拿出来其他力量!”

“周大宇,我看错了你,你真的是太聪明了。”短斧手又笑了,笑得更加难看:“事到如今,有些事情我必须说出来……我过去看不起雇佣兵,应该说有些狭隘,他们不是只会扣动扳机。其实,我跟雇佣兵也有些交集,只不过时间非常短。”

“然后就是……”短斧手拖着长音,缓缓说道:“你说得非常对,如果斗鸡,就要用鸡去斗,所以让雇佣兵对付雇佣兵是最好的选择!”

周大宇听到这些,长长呼了一口气:“这才是我想要听到的话!”

短斧手抬起胳膊,拍了几下巴掌。

病房的门马上打开了,从外面列队走进来十几个人,双臂抱肩环绕站在病榻前。

周大宇只是打量了一眼这些人,就感到一股强烈的杀气:“他们能行?”

“当然能行……”短斧手掏出一根短雪茄,球手马上过来帮着点上。他抽了两口,又咳嗽了几声,这才接着道:“实话告诉你,我与雇佣兵短暂交集的那段时间里,就听说了雇佣兵之王杰罗德的传说。你知道我们管他叫什么吗,血狮,血狮杰罗德,一头站在血泊里的狮子。”

周大宇点点头:“感谢你给我科普。”

“血狮杰罗德在地下世界如此有名,以至于如果有谁干掉他,将会是莫大的荣幸。”顿了顿,短斧手接着道:“我之所以答应为邹峰做事,很重要一个因素没说出来,那就是我可以有机会把杰罗德砍头!”

“原来他这么有名。”周大宇表面平静,心里却仍然有些惊讶,原来当初那个整日在公司发呆玩游戏的屌丝员工苍浩,竟然有着如此复杂惊人的过去。

“苍浩……”短斧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一定要把你砍头!”顿了顿,短斧手近乎嘶喊了一声:“砍头!”

球手一直沉默,此时终于开口说话了:“让血狮杰罗德见识一下我们这支队伍的厉害吧!”

“好得很!”周大宇兴奋的点点头:“大开杀戒的时候到了!”

球手非常平静的道:“我打算明天先跟苍浩过两招,看看这位传说中的雇佣兵之王到底是名不虚传,还是盛名之下难副其实!”

短斧手慢悠悠的问:“你准备好了吗?”

“从接到你通知的时候开始,我已经做了充足准备!”球手冷冷的道:“明天我会给苍浩送上一份大礼!”

“好。”短斧手同意了,转而问周大宇:“你觉得这事有必要告诉邹峰吗?”

“不用。”周大宇缓缓摇了摇头:“我这一次来找你,就没有告诉邹峰,我说过我们要自己做点事!”

“可你考虑过后果吗?”

“无外乎两种后果,一种是我们成功干掉苍浩,这当然会让邹峰高兴。就算邹峰不满意我们自作主张,既然我们连血狮杰罗德都能杀掉,他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另一种后果是我们失败了,我觉得以现在的形势而言,多一次失败对邹峰来说不算什么。”

“听你说这话的意思,好像是把我拉上了你的战车!”

“我确实想要把你和我联合一起!”

短斧手一时没说话,而是久久的打量着周大宇,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用力拍了一下病榻:“就这么决定吧!”

再说苍浩这一边,平常可以不管天雨楼,但现在停业重新装修,苍浩就必须经常过去盯着。

因为有很多事情需要苍浩拍板决定,更要防备邹峰一伙再搞什么花样。

苍浩刚到天雨楼,就接到丁晓红的电话,说起来,丁晓红有些日子已经不见人了,估计是最后手头比较宽裕,出去疯狂消费购物。

苍浩对这个说不清到底属于谁的干女儿有点不耐烦:“什么事?”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怎么跟我说话呢?”丁晓红有些不高兴了:“你信不信我把咱俩的事情告诉我干爹?”

“其实我就是很忙……”苍浩叹了一口气,缓和了态度:“你有什么话就快点说!”

“你在哪呢?”

“我在公司。”

“扯淡。”丁晓红重重哼了一声:“你在天雨楼。”

苍浩一愣:“你怎么知道?”

“你猜!”

丁晓红的声音似乎从电话里外一起传过来,苍浩急忙四下里看了看,发现丁晓红就站在身后不远处。

丁晓红穿着一件粉红色连衣裙,裙裾在膝盖以上,腿上是超薄黑丝袜,脚上是红色漆皮高跟鞋。

她戴着一副太阳镜,正看着苍浩这里:“你是不是躲着不见我?”

苍浩干笑两声:“怎么会呢……”

丁晓红挂断电话,慢步走了过来:“你要不是故意躲着我……就陪我去逛街!”

苍浩听到这话就头疼,丁晓红所谓“逛街”,自然就是去那些小三定点消费单位让自己刷卡。

说起来,这些小三和干女儿的日子过得真舒坦,只要让男人上自己肚皮上放几炮,轻轻松松各种名牌和成捆钞票进了口袋。

可自己的钱都是汗珠打脚面赚来的,苍浩觉得不能这么轻易花出去:“我最近……忙……”

丁晓红直接就问:“到底是忙还是没钱?”

苍浩很诚实:“没钱!”

“得了!”丁晓红一指后面的天雨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合伙开了这个洗浴中心,还敢跟我说没钱?”

“你倒是打听得很清楚……”苍浩叹了一口气,非常无奈的道:“之前呢,本来是有点钱的,可你也看到了,眼下失火了,光是重新装修就是一笔不小的银子……”

丁晓红轻叹了一口气:“这样吧,我也不难为你了,去给我买个LV就算了。”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黑衣人从两旁快速接近,目光明显不坏好意思。

苍浩急忙告诉丁晓红:“有事回头再说,这里不方便!”

丁晓红双手叉腰,气呼呼的道:“喂,苍浩,让你花点钱,你怎么这么小气!”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这个……”苍浩打量着两个黑衣人,急急地对丁晓红道:“这里要出事!”

“你行啊你,苍浩,我早听说了,你这个人忒抠门,没想到你为了不花钱竟然连这样的借口都想得出!”

就在丁晓红埋怨的同时,两个黑衣人已经来到近前,苍浩不耐烦地告诉丁晓红:“不想死就赶紧走!”

丁晓红一跺脚:“我还就不走了,有本事你打死我啊!”

这边丁晓红话音刚落,两个黑衣人抽出匕首,齐齐的向苍浩刺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