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钢拳/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又一个人冲了过来,同样是络腮胡子,用的武器也一样,穿着一身黑色作战服。

跟刚才那个人不同的是,他是一个黑人,苍浩觉得如果这是半夜,自己恐怕找不到他在哪里。

苍浩用最快速度换了一个弹夹,抬手就是一枪,这个黑人身体只是摇晃一下,连血都没留出来,继续向苍浩冲过来。

“他们穿防弹衣了!”苍浩把枪扔到一旁,捡起另外一把短斧,向黑人迎了过去。

事实上,防弹衣并不能完全防止伤害,虽然子弹没有射入体内,却会产生巨大的冲击力,搞不好骨折也是有可能的。

穿着防弹衣中枪,还能继续作战,不仅要有强壮到极限的体格,更要有比体格更加坚强的意志。

黑人发出一声咆哮,肩膀肌肉爆炸一般鼓起,把短斧全力向苍浩劈过来。

苍浩用自己的短斧挡开了这一下,却也感到双肩有些发麻。

黑人冲着苍浩腹部就是一脚,苍浩侧身躲开,另外一只手把甩棍一挥,扫中了黑人的脚踝。

尽管黑人穿着高筒作战靴,挨了这么一下,却也是一声惨叫。

趁着这个机会,苍浩收回短斧,直直劈在对方胸口上。

防弹衣被劈开了,黑人受了伤,鲜血哗哗的涌出,不过因为防弹衣起了缓冲作用,所以伤口并不深。

黑人浑身都是鲜血,咆哮着再次向苍浩挥起短斧,却不料苍浩一拳捣向咽喉。

黑人捂着喉咙后退两步,苍浩直接把短斧劈在了天灵盖上,可也就在咽气前的一刻,黑人一脚踢向苍浩。

这一脚的力量太大,直接把苍浩踢倒在地,翻滚了好几圈。

虽然苍浩出院了,表面看起来已经恢复,身上却毕竟有伤。

这一番交手,两处本来已经结痂的伤口崩裂开来,鲜血很快湿透了苍浩的上衣。

“妈的……”苍浩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身手有些迟钝了!”

苍浩与黑人交手的时候,廖家珺本来想过来帮忙,却被第三个络腮胡子挡住了去路。

这个人的装扮与之前两个完全一样,之不过却是华夏人的面孔,而华夏人很少会有留这种胡子。

他用斧头向廖家珺持枪的手腕劈来,廖家珺急忙往旁边一躲,被斧柄砸中了手腕。

一阵剧痛传来,廖家珺撒手扔掉了枪,捂着手腕向后退去。

整只手已经完全没有了直觉,一时间,冷汗涔涔而下,廖家珺的衣服都被湿透了。

对方近前一步,又要对廖家珺出手,也就在这个时候,廖家珺发现从对方身后跳起一个瘦削的黑影。

这个黑影当头落下,左手径直拍在络腮胡子的天灵盖上,一声古怪的闷响,登时鲜血四溅。

廖家珺傻住了,既不知道这个人从什么地方来,更想不通这个人的手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难不成自己见识到了传说中的大力金刚掌。

她当然不知道,这个黑影叫冷瞳,因为有了一只假手,得了个绰号叫“钢拳”,尽管假手真正的材料是高强度碳纤维。

络腮胡子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冷瞳抓住他的衣领,硬生生从地上拎了起来。

这个络腮胡子筋骨极为强健,冷瞳相比显得很瘦弱,冷瞳摆弄这个络腮胡子却偏偏像是玩具一样。

冷瞳把钢拳伸到络腮胡子的颈椎上,只是用力一拧,“咔嚓”一声,络腮胡子断气了。

廖家珺惊恐的看着冷瞳:“你……你是谁?”

苍浩捂着伤口走了过来:“他是冷瞳,我的兄弟……”

冷瞳看着苍浩的伤口,关切的问:“你没事吧?”

“先别说我……”喘了几口粗气,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第一次看到短斧手的斧头,就感觉有些眼熟,我现在想起来了。这帮人跟短斧手是一起的……”

廖家珺完全没听懂:“什么短斧手?”

冷瞳冷冷的问:“到底是什么人?”

苍浩也笑了,笑得非常冷:“他们是法兰克斯雇佣兵!”

“哦。”冷瞳点点头:“过去听说过。”

廖家珺还是不明白:“什么法兰克斯雇佣兵?苍浩你不就是雇佣兵吗?”

“雇佣兵有很多。”观察了一下周围,苍浩急急地告诉廖家珺:“他们可能是你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你不要参战,保护好自己……”

苍浩的话还没说完,头顶传来“咚”的一声响,三个人抬头看去,发现廖家珺的车顶上跳上来一个法兰克斯雇佣兵。

这个雇佣兵仗着居高临下,高高跳起,把斧头向苍浩劈来。

苍浩已经来不及躲闪,冷瞳冲了过来,用钢拳硬生生接住了对方的斧头。

冷瞳的身体猛地震了一下,不由的后退了两步。

廖家珺很想开枪,可右手仍然没有感觉,枪也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只好退后开来。

苍浩则近前两步,把甩棍的手柄敲在法兰克斯雇佣兵的额头上。

法兰克斯雇佣兵的身体摇晃了几下,感到一阵很的头晕眼花,冷瞳借这个机会收回钢拳,直直捣在对方的有胸口上。

法兰克斯雇佣兵惨叫了一声,挥起斧头砸在冷瞳的钢拳上。如果是普通人,这一斧头下来,手腕会被齐刷刷的切开。

但冷瞳拥有的毕竟是钢拳,把手撤回来之后,冲着对方胸口又是一拳,紧接着是第三拳。

也就是三拳下来,法兰克斯雇佣兵的胸口凹陷进去形成一个坑,偏偏却没有半点血流出来,样子极为恐怖。

苍浩一把夺过法兰克斯雇佣兵的斧头,直直的劈过去,把法兰克斯雇佣兵斩首。

“这……这……”廖家珺完全傻住了,这还是她得知雇佣兵的传奇之后,第一次亲眼看到血狮杰罗德的战斗。这种场面是她根本无法想象的,简直就是恐怖片中都无法出现的场景,她不得不承认苍浩说的是对的,自己没有资格参与这场游戏。

但廖家珺并不后悔自己没有离开,因为她是警察,必须履行职责。

两个法兰克斯雇佣兵挥舞着斧头冲了过来,依然是有着极为强健的体格,留着络腮胡子。

一个是华夏人的面孔,另一个则是白种人,苍浩和冷瞳分开对付。

那个来自华夏的法兰克斯雇佣兵已经注意到冷瞳有钢拳,当冷瞳一拳打过去,急忙侧身让开,紧接着把斧柄捣在冷瞳的肩膀上。

冷瞳感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不由得半跪下来,把头撞向对方。

法兰克斯雇佣兵没料到冷瞳有这么一招,身体一个趔趄,也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冷瞳把钢拳展成平直的手掌,用力刺了过去。

钢拳如同匕首一样,刺进了法兰克斯雇佣兵的腹部,冷瞳把半只胳膊都刺了进去,一直从后背刺穿出来。

随后,冷瞳把钢拳往后一扯,鲜血和内脏立时喷涌出来,这个法兰克斯雇佣兵当真成了透心凉。

饶是有坚强的意志,法兰克斯雇佣兵却也无法跟生理上的巨大疼痛抗争,失去战斗力倒在了地上。

冷瞳抬掌劈在脖颈上,竟然直接斩首。

不过,苍浩那边的情况却不乐观,两个回合下来,随着活动不断加剧,鲜血涌出的更多了。

苍浩的整个上半身都被染红了,廖家珺站在旁边傻傻的看着,突然之间明白了“血狮”这个绰号是怎么来的。

她不顾右手依然没有知觉,左手捡起一支枪,拿出了平生最精准的枪法,一发子弹射穿了法兰克斯雇佣兵的咽喉。

苍浩喘着粗气回头看了廖家珺一眼:“谢谢!”

廖家珺吹了一下枪口:“现在让我知道留下来是对的吧!”

苍浩一愣:“你什么时候学会装B了?”

“还不是跟你学的。”廖家珺深深的一笑:“血狮杰罗德,这才是你的本来面目吧?”

“本来我以为我可以开始正常人的生活……”苍浩说着,无力的靠在车子上,把上衣撕碎了,堵住伤口:“现在我知道了,你过去所经历的一些事情,其实你根本无法摆脱,它们会固化形成你生命的一部分!”

廖家珺望了一眼冷瞳:“你呢,应该是苍浩当年的战友吧,你有什么绰号?”

“钢拳!”冷瞳晃了晃自己的左手:“绰号不重要,实质才关键!你可以起一个高大上威武到极致的绰号,可以一交手就被人秒杀,又有什么意义?”

“好像是这个道理……”长呼了一口气,廖家珺问道:“你还没告诉我,到底什么是法兰克斯雇佣兵!”

“其实,雇佣兵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不是只有大家从网络小说中看到那种为钱卖命的。总的来说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受国家或政治集团雇佣,一种则是活动于地下世界。我们属于后一种,法兰克斯雇佣兵属于前一种……”苍浩撇了撇嘴:“反正几句话说不清楚!你只要记住,法兰克斯雇佣兵的特征是留胡子,善于使用斧头!”

同一时间,周大宇用望远镜看着现场的情况,又拨通了球手的电话:“不得不承认,这些法兰克斯雇佣兵确实很强悍,但比起苍浩好像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其实我没想到苍浩能挺住两轮进攻……”球手哈哈一笑:“第三轮马上开始!”

周大宇猛地灌了一口酒,高喊了一声:“ACTION!好戏马上开始!”随后,周大宇用力把杯子摔在地上,高喊了一声:“苍浩,今天,是你被我踩在脚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