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血狮杰罗德/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廖家珺好奇心大盛,想要问清楚到底什么是法兰克斯雇佣兵,却见鲜血正汩汩的从苍浩身上流下。

苍浩不住的喘着粗气,面色有些苍白。

廖家珺急忙脱下衣服,要给苍浩按住伤口,却被苍浩拦住了:“不用!”

苍浩脱掉上衣,露出满是伤疤的上身,此时已经血肉模糊,看起来很是可怖。

随后,苍浩冲着廖家珺打了一个响指:“给我两发子弹?”

“干嘛?”廖家珺不明白苍浩要做什么,还是从枪里退出两颗子弹,交给了苍浩。

苍浩转手把子弹给了冷瞳,而冷瞳知道苍浩要做什么,直接用钢拳拆掉了弹头。

苍浩把弹壳里的火药洒在伤口上,颤抖着手摸出打火机:“烟火表演开始,大家都离远点!”

紧接着,苍浩用火机点燃了伤口上的火药,刷的一下,苍浩的伤**出一团艳丽的火光。

等到火光熄灭,鲜血止住了,苍浩的伤口已经结痂,只是看起来黑乎乎的,样子仍然有些吓人。

廖家珺离苍浩很近,能够感受到火药被点燃时灼热的温度,根本无法想象这东西如果在身体上燃烧会是怎样的感觉。

可以预料到,这会产生巨大的痛苦,苍浩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汗珠。但苍浩表情却是不变,依然谈笑风生:“当年在丛林里,如果受伤,根本不可能及时获得医治,我们经常用这种办法快速止血。”

廖家珺咽了口唾沫:“是……是吗……”

苍浩瞥了一眼廖家珺的手腕:“你的手怎么样?”

“没有知觉……”廖家珺喘了一口粗气,硕大的胸部一个劲的颤悠:“妈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残了,这笔账一定要跟他们算!”

这个时候,一辆宝马快速开了过来,廖家珺急忙举起枪:“又来了!”

苍浩把廖家珺的枪按下:“自己人!”

车子停下,赵轩从上面跳了下来:“老大,怎么样?”

“我还好,今野晴呢?”

“我刚才跟她通话了,她以为你最近没什么事,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她去做美甲了。”赵轩黑着脸道:“你们这边通讯被屏蔽了,她没办法告诉你。”

“好吧……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

“对方到底什么来头?”

“是法兰克斯雇佣兵,很难对付,多加小心!”

听到这话,赵轩却是哈哈一笑:“早特么就想跟他们较量一下了,没想到啊,机会还真来了!”

廖家珺发现,尽管对方是突然袭击,自己这一边的人还不同程度受了伤,但苍浩这一伙却没有一个人想要撤退。

苍浩他们在这里漫不经心的说着话,好像等着对方发动下一轮进攻。

新的进攻马上开始了,一阵沉闷的嗡嗡声传来,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辆黑色防暴车正飞速开来。

这种防暴车一般都是警方配备,其实就是轻型装甲车,具有一定防护能力,靠着大吨位和强劲动力还有一定的冲撞能力。

但这辆车却不是警方所有,因为上面没有警方标志。

苍浩一把把廖家珺推到开,自己则翻滚到一旁。

这辆防暴车撞上了赵轩的宝马,又推着宝马撞上了廖家珺的车子,继续推进了一段距离才停下来。

紧接着,防暴车车门打开,里面赫然支着一挺机枪。

马上的,“哒哒”声响起,一条火舌向苍浩横扫过来。

两辆车全部被撞开,苍浩几个人失去了掩护,苍浩纵身向后翻滚,躲进了路边的花坛。

冷瞳和赵轩则躲在了树后,把身体紧紧地贴着,时常火舌就会从他俩身边紧擦而过。

廖家珺趴在地上,刚好是机枪的火力死角,不过机枪手似乎对廖家珺也没兴趣,只是用持续不断的扫射压制苍浩等人,弹壳如同雨点一般掉落下来。

一时间,石子和破碎的树枝到处飞溅,火舌疯狂的舔舐着所经之处,一切可以撕碎的物体都不会保留下来。

这种战术很见效,苍浩、冷瞳和赵轩被压得死死的,偶尔用手里的手枪还击一下,在这种疯狂的火力面前根本不具有任何对抗能力。

对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防暴车另一扇门打开,五个法兰克斯雇佣兵跳下来,分别冲向苍浩三人。

这让廖家珺再一次见识到了雇佣兵作战的疯狂劲头,两个法兰克斯雇佣兵在机枪的掩护下向苍浩靠近,机枪的火舌有时几乎是紧贴着他们的身体掠过,但他们却丝毫不为所动。

不过,也正是冲到苍浩近前之后,机枪就不能继续对苍浩开火了,否则一定会打死同伙,于是专注对冷瞳和赵轩进行压制。

苍浩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等到两个法兰克斯雇佣兵从两侧向自己扑过来,突然往地上一躺。

两柄短斧从不同方向劈来,却齐齐落了空,苍浩用捡到的一柄短斧直直劈在一个法兰克斯雇佣兵的脚背上。

一时间,鲜血飞溅,这个法兰克斯雇佣兵的脚掌被齐齐劈开,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苍浩投掷出另一只手里的甩棍,正中另一个法兰克斯雇佣兵的额头。

对方后退两步,苍浩从地上跳起来,等到落下的时候,手肘从上至下砸在对方天灵盖上。

对方完全被打懵了,没等对方反应过来,苍浩一只手扳住对方的额头,另一只手按住下巴,同时向两个方向一用力,扭断了对方的颈椎。

就在对方倒地的同时,苍浩顺手接住他手里的短斧,转身劈在刚才那个雇佣兵的胸口。

同一时间,机枪已经打光了一条弹链,正在更换。

机枪换弹链比较麻烦,苍浩一只手拎着短斧,另一只手拎着甩棍,走了过去。

机枪手看到苍浩走过来,吃了一惊,立即从靴子里抽出一把手枪。

但他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苍浩就把短斧劈了过去,撕开了他的肩膀。

随后,苍浩把机枪手从车里拖下来,没有结果他的性命,而是任由他失血过多而死。

苍浩从容的给机枪更换了弹链,对着正在进攻赵轩和冷瞳的法兰克斯雇佣兵扣动了扳机,两个雇佣兵身体猛烈的颤抖起来,瞬间别打成了筛子。

第五个法兰克斯雇佣兵及时躲开了扫射,刚好,他距离廖家珺不远。

廖家珺的反应速度快了一步,对准他扣动了扳机,就在他会起斧头向自己砍来之前,打空了手枪里的所有子弹。

这个法兰克斯雇佣兵的身体还未倒地,廖家珺发现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留着披肩发,身材格外健壮。

苍浩认识这个人,他就是球手,而球手所处的位置是苍浩视线的死角。

只见球手把一颗钢球扔到地上,钢球咕噜噜的滚到防暴车下,随即猛地爆炸开来。

整个防暴车被炸起来,随后沉重的落到了地上,苍浩在车里被震得七荤八素。

仗着防暴车良好的抗暴能力,苍浩虽然没有受外伤,却还是被冲击波震得剧痛无比,躺在车厢地板上半天没能爬起来。

球手又拿出一个钢球,向冷瞳藏身的地方扔了过来,只见钢球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在半空中突然爆炸。

巨大的冲击波击断了树木,把冷瞳压倒了下面。

“来吧!”球手高高举起双手,但不是投降,而是挑衅:“传说中的雇佣兵之王,血狮杰罗德,我一直梦想和你交手,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话音刚落,球手同时扔出两颗钢球,撞击在防暴车上,“轰轰”两声爆炸开来。

也就在钢球撞在防暴车上的同时,苍浩从另一个方向跳出了防暴车,巨大的爆炸直接掀翻了防暴车,同时也给苍浩提供了掩护。

就像球手自己说的一样,他对苍浩更有兴趣,从身后拿出一把MP5,对着防暴车疯狂扫射起来。

这是一种德国制造的冲锋枪,威力不是很大,但射速高,而且足够精准。

球手用的是一种衍生型,枪身比较短小,单手就可以持握,因此这种武器似乎很符合球手的战斗特点。

球手一边开火,另一只手再次扔出一只钢球。

一阵爆炸,然后又是一道火舌,苍浩再次被压制住。

廖家珺想要过去给苍浩帮忙,然而右手还是没有知觉,刚才爆炸带来的冲击,让她浑身疼痛,根本无法站起来。

挣扎了几次,廖家珺无力地趴在了地上,只能眼睁睁看着眼前的激战。

冷瞳正努力从树下出来,赵轩及时的出手了。

赵轩从腰带抽出一把短刀,向球手射了过去,一下子就钉在了球手的肩膀上。

然而,球手穿的那件夹克,里面衬着凯夫拉纤维。

球手没有受伤,伸手把短刀拔出来扔到地上,转身对着赵轩开火了。

赵轩反应很快,就地一个翻滚,躲在了一辆车后。

“去死吧!”球手冷冷一笑,向赵轩藏身的方向掷出了一颗钢球。

毫无疑问,钢球就是球手的一种武器,这东西比普通手雷要小很多,因此便于携带,也容易使用。

“球手”这个名字的由来,就是他非常善于使用这种武器,可以达到极为精准的程度,就像《龙的传人》里面周星驰玩台球一样。

钢球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按照角度可以刚好落到赵轩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