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这才是真正的血狮/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轩抽出一把短刀扔了过去,跟钢球在半空中相撞,“啪”的一声,钢球落到了一旁,随后是一声剧烈的爆炸。

苍浩从地上捡起一把枪,对准球手连连扣动扳机。

球手身子一弓,躲在了一个花坛后面,背靠在花坛上,抬手用MP5向身后打了一夹子弹。

与此同时,球手另一只手拿出两颗钢球往地上一扔,两颗钢球在地上曲线滚动着,分别向苍浩和赵轩藏身的地方而去。

廖家珺趴在地上,清楚的看到了这两颗钢球,高喊了一声:“小心!”

苍浩正要追上来,听到这声喊,马上注意到钢球。

防暴车有一扇车门掉了下来,苍浩抓住车门挡在身前。

紧接着,“砰”的一声爆炸响起,冲击波猛烈的震动了车门,但苍浩还是躲过了爆炸。

赵轩更干脆,前面有一个排水井,他直接掀起井篦,让钢球掉落进了排水管道。

赵轩不敢直接碰触钢球,因为不知道这玩意的构造,搞不好会提前引爆。

一声爆炸,气浪从排水井直冲而出,带起了大量的污水和淤泥,如同雨点一般掉落下来。

场面登时变得更加混乱,所有人的视线都受到了影响。

球手换了个弹夹,转过身来又要开火,却根本找不到苍浩和赵轩在哪。

突然,球手感到头顶恶风不善,抬头一看发现苍浩正迎头落下。

球手根本来不及躲闪,苍浩手肘高高抬起,正击在球手的肩膀上。

尽管上衣里有凯夫拉纤维,球手还是冲到强烈的冲击,不由得半跪在地上。

苍浩并不停手,膝盖提起,直接撞在球手的下巴上。

这一下太过凶狠,球手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不过他很是凶悍,抬手就要对苍浩扣动扳机。

苍浩另一只脚踢在他的胳膊上,直接把MP5踢飞,随后,苍浩并不收腿,而是把腿蜷起,顺势把膝盖横扫向球手的面门。

“砰”的一下,球手感到眼前一黑,脑袋跟着一晕,动作慢了许多。

苍浩抓住球手的衣领,直接从地上拎起来,随后转过身去,一个过肩摔把球手放倒在地。

普通人受到这样的打击,着实要喘上一阵,但球手竟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不错,血狮,这才是真正的你,也是我想要看到的那个你!”

苍浩纵身跳起,一脚射向球手的胸口,球手的身体向后飞起,撞到一棵树上才落下来。

马上的,球手又重新站起,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呵呵笑了笑:“你本来也不应该是那个混日子等死的屌丝员工!”

“谢谢你对我的信心!”苍浩捏了捏拳头:“让我重新找回另一个自己!”

“来吧,苍浩……”球手的表情非常疯狂,向身体两侧平举起双臂:“让我知道,谁才是最强大的,到底是你,还是我!”

苍浩一步步向球手逼近:“等你到地狱再思考这个问题吧!”

“你不就是来自地狱吗!”球手再次疯狂的笑了起来,他的双手是空的,看起来好像没有威胁,但从他的腰带上却掉落下来一个钢球。

一个人如果足够强悍疯狂,很有可能选择跟对手同归于尽,苍浩急忙闪身躲到一棵树后。

不过,这颗钢球却没有爆炸,而是“砰”的暴起一团烟雾,球手的身影随之消失。

“艹!”苍浩骂了一声,穿过烟雾冲回原地,却已经不见了球手。

这个时候,冷瞳终于从树下脱身,来到苍浩面前。

苍浩冷冷一笑:“没想到还有人会忍术!”

烟雾只是障眼法,趁着对方没有反应过来,以最快的动作脱身而去。

冷瞳马上道:“肯定没走远!”

话音刚落,旁边一个花坛发出“啪”的一声,被炸开了一个缺口,碎石迸溅的到处都是。

苍浩马上意识到是今野晴赶到了,而小丫头找到了球手藏身的地方。

果然,球手从花坛后面冲出来,拔脚向远处跑去。

“今天我一定要杀掉你!”苍浩捡回甩棍,又捡起一把短斧,向着球手紧紧追去。

球手拿出一颗钢球,就要往身后扔去,就在与此同时,今野晴又开枪了。

必须承认,球手的动作足够敏捷,速度也足够快,今野晴的这一发子弹落空了,射在了球手的脚下。

巴特雷子弹巨大的威力冲击到了球手,一失手把钢球掉落在地上,

一声爆炸响起,把苍浩和球手同时掀翻在地,但苍浩马上就跳起来重又向球手冲过去。

球手这一次受了伤,粘起来后一瘸一拐的,继续向路口逃去,速度依然很快。

赵轩抬起手弩向球手发了一箭,弩箭的穿透力远远超过短刀,直接射穿了球手的肩膀。

球手把弩箭从肩头拔出来扔到地上,继续逃遁,鲜血洒了一路。

这一切,都被远处的周大宇看在眼里,周大宇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又特么输了?”

强悍的法兰克斯雇佣兵,更加强悍的球手,再加上他们费尽心思从境外运进来的装备,竟然全部铩羽。

周大宇感到浑身汗毛倒竖,苍浩的强大已经超出了想象,如果短斧手的这个团队都落个如此下场,邹峰未来也只是死路一条。

“好吧,戏演砸了!”周大宇喝了一口酒,径直离开了观察地点,下楼上了一辆奔驰,告诉司机:“马上开车!”

周大宇要急着去见邹峰,既然球手已经搞砸了,自己必须对邹峰作出交代。

只是周大宇不知道的是,邹峰现在根本顾不上苍浩,正被搞得焦头烂额。

市政府会议上,严月蓉直接发难:“郭林局长遭到袭击,受重伤入院治疗,这么多天过去了,案子竟然没有一点进展,连犯罪嫌疑人都没有锁定,请问邹市长,警方是怎么工作的?”

邹峰叹了一口气:“案子……有点复杂,还需要一点时间。”

“抓捕犯罪嫌疑人,这个确实需要时间,但至少应该有个侦查范围吧?”冷冷一笑,严月蓉不误挖苦的道:“前些日子,邹市长的打黑工作搞得轰轰烈烈,一时间确实让各种犯罪活动极大降低了。但硬币的另一面是,犯罪活动开始极端化,至少在过去,犯罪分子不敢攻击政府官员,更何况还是警方官员。这样看起来,邹市长的工作不但没有成绩,只怕还是问题多多。”

“郭局长的案子是孤例,不能说打黑是错的。”深吸了一口气,邹峰又道:“以这样一起案件,否定前期工作的全部努力,这不是涉及到我邹峰一个人,而是昼夜加班没命工作的全市广大干警都不答应的!”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严月蓉多少缓和了语气:“我也考虑过,郭局长遇袭案一直没有侦破,即便我们不去反思工作方式和机制问题,至少有一点责任是应该马上追究的。”

邹峰急忙问:“什么?”

“负责此案的治安支队应该被追究责任。”顿了顿,严月蓉又道:“我建议,立即免去治安支队队长职务,我提名王连福同志接任这个职务。”

邹峰有自己的人马,比如郑跃军,严月蓉当然也有。

王连福是严月蓉挂职锻炼期间的下属,搞过警务工作,严月蓉回广厦复职,把这个人也带来了。

提出这个人选,严月蓉没问邹峰的意见,而是看了杨远峰一眼:“杨市长你以为呢?”

某种程度上,杨远峰算是邹峰的盟友,在邹峰上位过程中出力不少。

但王明春去职,还有邹峰的独断专行,对杨远峰的冲击很大。杨远峰开始怀疑如果自己违逆了邹峰的意思,是不是会被邹峰卸磨杀驴,可以另一方面,杨远峰又不愿公开对抗邹峰,所以没有投到严月蓉阵营。

这也就是说,杨远峰其实是个骑墙派,而严月蓉没问别人的意见,偏偏来问他这个骑墙派,摆明了就是迫使他立即站队。

“我觉得吧……”杨远峰一边寻思着措辞,一边换缓缓说道:“之前,广厦治安不好,就是因为机制陈旧,人浮于事。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从外界引入新鲜血液,邹市长推荐了一个非常不错的人选郑跃军接管经侦工作,我听说近期经侦那边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既然如此,我们应该不拘一格用人才,继续引入新鲜血液……”

杨远峰没有明确表态,事实上是认可了这个人选。

既然他都是这个态度,领导班子其他人也纷纷点头,严月蓉随即就正式宣布王连福担任治安支队队长。

邹峰脸色苍白,却也没力量改变什么,倒是猛然见明白了严月蓉的战术。

严月蓉充分利用了郭林遇袭案,这是明摆着的,严格来说,这样严重的刑事案件应该归属刑事侦查局,严月蓉却中途突然要求转由治安支队处理。

刑事侦查局和治安支队这两个部门都是邹峰掌控的,邹峰觉得不管哪边负责都一样,当时也就同意了。

可事情哪里是这么简单,邹峰不得不承认,严月蓉还是棋高一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