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棋高一着的严月蓉/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林的案子根本不可能侦破,那么破案的部门就要负责。

治安支队的领导是邹峰新近安排的,这样的领导撤了也就撤了,不会有什么影响。

但刑事侦查局那边不一样,李正伦是老刑警,在这个部门有根深蒂固的基础,各方面关系更是盘根错节,很难撼动。

换句话说,严月蓉打算对这两个邹峰的亲信部门下手,把其中一个拿到自己手里。刑事侦查局那边难度大,严月蓉就选择了治安支队。

事到如今,邹峰还想做出最后的努力:“虽然治安支队没能侦破,但我觉得也是有情可原,毕竟这类刑事案件不是他们的专长。让不应做这种工作的人,为一样不属于自己的 工作承担责任,这不是欲加之罪吗?”

严月蓉似笑非笑的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认为此案应该交给刑事侦查局!”邹峰嘴上说着,心里不住的埋怨短斧手做事废柴,这还真是一步错,步步错。短斧手没杀掉郭林,竟然引来了这样的麻烦,正因为这个案子跟自己直接有关,根本就不能真正侦破。

邹峰觉得当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李正伦负责这个案子,然后找个替罪羊出来,李正伦肯定能做到,但治安支队那边不行。

“我说不行。”严月蓉缓缓摇了摇头:“我对王连福同志的工作能力很有信心,我相信他在一周内可以侦破此案。”

“严市长凭什么做出这样的保证?”

“这不是保证,这是军令状。”严月蓉缓缓摇了摇头:“如果一周没有侦破此案,王连福立即去职,我本人在领导班子上作出公开检讨!”

“严市长好像有点斗气的意思啊,但这个案子仍然是刑事侦查局比较专业,我觉得严市长不能用这样严重的案件来给个人争一口气!”

“我之所以立军令状,跟个人情绪无关,我没有邹市长想象的这样小心眼,而是基于另外两点原因……”顿了顿,严月蓉接着道:“首先、案子一直都是治安支队负责,已经积累了大量的证据和资料,如果现在转交刑事侦查局势必要重新开始,造成不必要的资源浪费;其次、治安支队队长是一个很重要的岗位,虽然我个人对王连福同志有足够的信心,但想必在座诸位没有。这个案子正是他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我还是那话,一周不破案,立马辞职走人。可如果破案,希望不要有任何人再怀疑我的这个人事安排。”

邹峰冷冷一笑:“也就是说,严市长用这个案子,给王连福创造给人工作成绩,对吧?”

“是又怎么样?”严月蓉很大方的承认了:“这个人事任命已经决定,就算你有意见也只能留在自己的肚子里,如果你不服从组织决定的话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眼看就要彻底摊牌,在座的人全都屏住呼吸听着,看看严月蓉,又看看邹峰。

杨远峰把身体坐低了,开始后悔刚才连那番话都不该说,干脆直接装作心脏病发作得了。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们被人打开,一个秘书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严月蓉正要责怪秘书为什么进来不敲门,秘书一句话惊呆了在座所有的人:“接到群众报警,大安街附近爆发激烈枪战,死……死了很多人!”

“什么?”严月蓉霍然站起:“出警了吗?”

“辖区派出所已经赶到现场,可是根本没办法靠近!”秘书是一路跑来的,气喘吁吁的道:“我觉得事态太严重,应该报告市长你!”

“具体情况查明了吗?”

“还没……”秘书摇了摇头:“反正打得很激烈,好像还动用了重型武器!”

秘书说的一点都没错,苍浩跟法兰克斯雇佣兵的一番激战,早就惊动了附近的行人和居民。

普通警员不要说配枪,连警棍都很少携带。结果派出所接到报警后出警,惊讶的发现这帮人连机枪都有,哪敢上前制止。

当下这种情况,必须调动特警队,严月蓉立即吩咐:“命令特警队立即集结赶往出事地点,一分钟都不能耽误!”随后,严月蓉看着邹峰,冷冷的道:“刚才,你说郭林局长遇袭是个案,现在这桩案子又该怎么解释?”

邹峰哪里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一时无语:“我……”

“广厦过去治安不好,顶多也就是飞车党抢劫行人,现在可倒好,竟然上升到当街枪战了!”严月蓉重重哼了一声,一字一顿的质问道:“邹峰你到底是怎么领导警务工作的?”

深吸了一口气,邹峰斩钉截铁的道:“我会处理好的!”

“我看你还是暂时不要处理了!”严月蓉直接否定了邹峰的话:“这一次情况特殊,我亲自带队处理,邹市长你也挺累的,好好休息一下吧!”

这一句话,等于是给邹峰暂时停职了,严月蓉感觉倒是很舒坦,可另一方面心里却是忐忑不安。

当街枪战这不是小事,已经可以定性为恐怖主义活动了,然而所有政府职能部门全都搞不清情况。

就算真是恐怖主义活动,至少第一时间也能知道凶犯可能来自什么地方,这一次简直就是证明了大家的无能。

其实,不只是严月蓉,在座的所有人都担心,既然广厦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一颗炸弹落到自己头上。

再说苍浩这一边,一手拎着短斧,另一只手拎着甩棍,对球手穷追不舍。

球手冲到路口,这里下方有一个交通涵洞,很多车辆来来往往。

球手发现落差有点高,没有跳下去,刚好一个女孩从旁边走过,他一把掐住女孩的脖子拖到自己的身前。

苍浩立即放慢了脚步:“我还以为你是条汉子呢,没想到挟持人质这种事,你都干得出来!”

“我要的只是胜利,手段并不重要!”球手怆然一笑:“但我必须承认自己有些轻视你了~!”

“你轻视我不要紧,重要的是我跟你一样,我也只在乎胜利!但我有一点跟你不一样……”苍浩也是一笑,淡淡的道:“我认为手段正确像目的正确一样重要!”

“不要跟我说这个,我们的世界观不同!”球手往后退了一步:“咱们今后较量的机会多得是!”

“你以为自己还有今后?”

“难道没有?”球手哈哈狂笑了几声:“你追求手段正确,这让我非常高兴,既然如此你就不能不管这个女孩的死活!只要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把她扔到桥下!”

这个可怜的女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到这番话后,直觉的认定苍浩是好人,而球手是坏蛋。

她眼泪汪汪的看着苍浩,孱弱的身体不住的发抖,一个劲的摇头,那意思是让苍浩不要过来。

如果牺牲了这个女孩,苍浩可以当场结果了球手,就算不是永绝后患,至少斩断了邹峰一条臂膀。

但是,苍浩的脑海中浮现起了自己目睹的那次种族大屠杀,自己带着雇佣兵去干预,结果很多人受伤。但从此之后,苍浩的队伍在当地得到了广泛的支持,甚至在整个国家都为自己的雇佣兵队伍争取了荣誉。

这让苍浩真正明白了,为什么要为别人的生存而奋斗,所以苍浩不能不管这个女孩:“你我之间的恩怨,跟她没有关系,如果你放开她,我今天可以不杀你!”

“是吗!”球手哈哈一笑:“你越是这样,我就越不能放开她,因为这是你的软肋!”

苍浩一愣:“软肋?”

“对,你太仁慈了,我早就听说过你为人软弱。”摇了摇头,球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根本不像一个雇佣兵!”

“错。”苍浩满不在意的道:“其实,这正是我跟你最大的区别,我是人,而你不是!”

“少废话!”球手又往后退了一步:“今天我赢定了!”

看起来,球手在等待机会,要挟持人质跳到涵洞里。

很快的,他退到了最后面,紧紧贴着护路栏杆。

赵轩和冷瞳追了上来,看到这情形没敢出手。

廖家珺捂着一只手也来了:“我警告你,马上放开人质,争取宽大处理……”

“够了!”球手不耐烦地打断了廖家珺的话:“你这些幼稚的台词留给普通犯罪分子说吧,我,不是你有资格对付的人!”

“这么说你不是普通犯罪分子?”廖家珺呵呵一笑,往前走了一步:“那好,我来挑战一下你的胆量,不如你放开她,我给你当人质,怎么样?”

球手不屑的轻嗤了一声:“老套路了!”

“没错,确实是老套路,你不敢?”廖家珺笑呵呵的看着球手:“那么你连普通犯罪分子都不如!”

趁着廖家珺和球手对话的功夫,赵轩把手背在身后,冲着苍浩打了几个手势。

在战场上如果用明语喊话,很容易招致危险,所以时间长了,雇佣兵就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手语,配合身体的其他动作可以表达很多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