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你不配跟我同归于尽/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马上用手语回了赵轩一句:“知道了。”

赵轩刚看到这个场面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又出做一个手语,不过这一次不是对苍浩,而是对远处的今野晴。

今野晴在瞄准镜里看到了一切,马上明白了赵轩的意思。

这个时候,球手注意到了赵轩的动作,马上质问:“你在干什么?”

话音刚落,今野晴扣动了扳机,一发子弹直接打在球手左边不远处的栏杆上。

巴特雷子弹的巨大威力直接炸开一个缺口,整个安全栏杆都跟着摇晃了几下。

球手靠在栏杆上很紧,一时间没站稳,身子猛地摇晃了几下。

巴特雷这种大口径狙击步枪实在太有名了,但很少有人知道,这枪比起其他狙击步枪有一个不同点是可以连发,只要能扛住巨大的后坐力。

没等球手回过神来,今野晴再次扣动了扳机,准确在球手右边的栏杆上又轰开一个缺口。

这个安全栏杆很简单,受力点主要是两边,现在两边全被轰出缺口,下方的结构根本不足以支撑球手。

“咔嚓”一声,栏杆断裂了,整个向后面的涵洞掉落下去,而球手也跟着摔落了下去。

球手哪里料到苍浩会有此一招,也根本没料到暗处有狙击手,立即下意识的松开了女孩,张开双臂想要保持身体平衡。

球手在下,女孩在上,两个人一起跌落。

赵轩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抓住了女孩的腰带。

结果女孩的惯性带着赵轩一起摔落,冷瞳冲了过去把钢拳伸向赵轩,赵轩另一只手立即死死的抓住。

三个人就像猴子捞月一样,一个拉着一个,最后终于吊住在桥上。

与此同时,苍浩高高跃起,脚一踩栏杆,往桥下的涵洞跳去,直追球手。

说来也巧,涵洞刚好驶过一辆大型集装箱卡车,苍浩和球手两个人全落在了集装箱上。

球手马上站直身体,任凭卡车高速行驶,巍然不动:“好样的,苍浩,今天输给你这样的对手,我心服口服!”

“你承认自己输了,那就好办了!”苍浩笑了笑:“如果刚才你放了那个女孩,我可以饶你不死,可你没放,所以你必须死!”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在乎一个陌生人的死活!”

“这是我得以活到今天的原因!”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球手说着,怅然长呼了一口气:“你想杀掉我也可以……”

“听起来好像有什么条件!”

“我们玩的刺激点吧!”球手拿出一颗钢球,不过没有扔向苍浩,而是掷到驾驶室上方。

“砰”的一声,驾驶室当场被炸毁,司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断了气。

可车辆的动力系统却没有损毁,只是失去司机控制后一下子贴在了路边护栏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同时却依然在道路上高速奔驰着。

几乎马上的,苍浩动手了,高高跃起,膝盖撞向球手面门。

球手急忙后退两步躲开,等到苍浩落地,一记扫堂腿扫了过去。

苍浩站立不稳,被扫到在地,马上一个鲤鱼打挺又站了起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车子突然向另一个方向冲了过去,刚好撞在路上的一辆捷达车上。

“砰”的一下,车子剧烈震荡了一下,苍浩还没站稳就又摔倒在地。

“我不介意和你一起死!”球手嘶吼了一声,拿出一颗钢球,用力向苍浩扔了过去。

苍浩就地一滚,躲开了钢球,但爆炸巨大的气浪把苍浩冲击出很远,差一点从集装箱上掉下去。

苍浩用手扳住集装箱的边缘,低头看了一下脚下飞快掠过的公路,正准备攀上集装箱,球手走了过来。

球手的脚距离苍浩的手只有不到一寸,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苍浩,表情满是疯狂:“来吧,苍浩,敢不敢跟我一起死?”

“跟我同归于尽?”苍浩哈哈一笑:“你不配!”

这句话激怒了球手:“你去死吧!”

说着,球手又拿出一颗钢球,用力向苍浩当头扔下。

刚才的爆炸,在集装箱上炸出一个豁口,苍浩用胳膊用力一悠,刚好落进了这个豁口里。

钢球马上爆炸,而这个豁口跟爆炸冲击方向成九十度角,苍浩没有被伤到。

苍浩顺着豁口重新爬上集装箱,捡起了刚才掉落的甩棍,刚好球手从后面冲过来,苍浩顺势往地上一躺,一记甩棍抽在球手的脚踝上。

球手痛苦的嘶喊了一声,重重摔倒在地。

球手刚要站起来,苍浩又一记甩棍抽下来,正中球手的肩膀。

上衣里的凯夫拉纤维起到了保护作用,所以球手没受伤,就地一滚躲开苍浩,又站了起来。

集装箱卡车的吨位非常大,推着刚才撞到的那辆捷达继续前进,马上的又撞在一辆面包车上。

卡车跟着又是一下震动,球手就像苍浩刚才一样,刚站起来就摔倒在地。

苍浩捡起短斧,冲着球手的肩膀劈了下来,球手根本无从躲闪,结果衣服和里面的凯夫拉纤维被撕开了。

不过球手没有受太重的伤,只是被切开一条不深的口子,但也就是这个伤口让他重新站起来的努力再次化为乌有。

“衣服挺结实啊!”苍浩往手心吐了口唾沫,挥起斧子又向球手的肩膀劈下来:“我看看有多结实!”

这一斧子穿过刚才的撕裂口,直接劈在球手的肩膀上,差点把半条膀子卸下来。

鲜血喷涌而出,球手惨叫一声,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苍浩又要挥起斧子,也就在这个时候,卡车一下子撞在路障上面。

这一下子,卡车彻底停了下来,但带来的震动也比之前更强烈。

苍浩仰面栽倒在地,等到重新站起来才发现,这道路障有警用标志。

事情很明显,警方已经得到消息,并且根据现场痕迹,提前在这里设置了路障。

也正是因为警方已经介入,搞不好这一次球手会死里逃生,所以苍浩必须抓紧。

苍浩第一时间站起来,拎着斧子冲到球手身前,一斧头砍向另外一边肩膀,接着又是一斧头。

这一次,球手没有惨叫,而是冷冷的看着苍浩:“为什么不给我一个痛快?”

“看在你是条汉子的份上,我成全你!”苍浩说着,一斧头劈断了球手的颈椎。

在卡车不远处停着好几辆防暴车,几个身穿黑色作战服的特警攀上车顶,举起枪瞄向了苍浩这一边。

马上的,有人通过扩音器喊话了:“举起手来!”

苍浩把斧头扔到一旁,高高举起双手。

可即便这样,特警也差一点开枪。

此时的苍浩几乎赤果上半身,浑身上下满是血渍,脚下是一具刚刚被**的尸体。

特警们处理过暴力分子,却何曾面对这样的场面,下意识的就要开枪射击。

一个负责指挥的警官甚至直接下令:“开枪!打死他,这是一个杀人狂!”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不行,不许开枪,要活的。”

这个女人就是严月蓉,就像她自己说的一样,亲自带队前来处理。

她拿着望远镜往集装箱顶部看了一眼,登时吓了一跳:“怎么是苍浩?”随后,她仔细打量着苍浩的样子,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男人……太危险了!”

几个特警攀上集装箱顶部,用枪对准苍浩,小心翼翼的靠近。

当他们真正来到近前,看到球手的尸体,差一点当场呕吐出来。

一个特警厉吼了一声:“跪下!”

“我不会跪下,不过你们放心,我知道规矩!”苍浩说罢,双手抱头,趴在了地上。

一个特警靠近过来,给苍浩带上手铐,其他特警蜂拥而上,几乎是用手五花大绑的把苍浩从集装箱上面带了下来。

更多的警察冲了过来,给苍浩又上了一道手铐,然后是脚镣。

凡是能限制人身自由的东西,几乎全都加在了苍浩身上。

一些媒体蜂拥而至,对着现场疯狂拍照,警方给苍浩待了一个头套,然后把苍浩塞进了警车。

警车很快发动起来,听着刺耳的警笛声,苍浩心里有点不安。

这场战斗太过激烈,规模也太大,远远超过团灭飞车党那次,又是在市区里面,苍浩料定警察肯定会来。

自己被抓是无所谓,苍浩现在担心的是其他兄弟,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及时撤退。

还有廖家珺,这个固执的警花受伤很重,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毫无疑问,如果从刑法角度来说,苍浩今天的所作所为足够枪毙十几次了。

但另一方面,如果这个案子被定义为见义勇为或者自卫还击,自己不但不需要承担责任,反而可能还会成为英雄。

苍浩对当英雄没有兴趣,只是希望能平安渡过这劫。

毫无疑问,邹峰必定抓住机会整死苍浩,至于这个案子到底会怎么定性,全看严月蓉是否拿苍浩其人当回事。

苍浩不知道的是,这一次严月蓉亲自带队,附近地区的警察几乎全部出动。

刚才大家交战的地方,已经被警察封锁起来,现在正在勘查物证和清点尸体。

严月蓉没让邹峰参与这一次行动,不过邹峰有自己的信息渠道,马上就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