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我要的只是胜利/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邹峰非常惊讶:“市区里发生激烈枪战?苍浩被抓?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动手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邹峰一大堆问题,却没有人能解答,就在这个时候,周大宇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办公室:“我听说……好像出事了?”

“是啊。”邹峰看了一眼周大宇,突然之间有点希望这个废物能给自己提供一些信息:“你了解什么情况吗?”

“我今天整天都在办公室,也没出过门,不知道啊。”周大宇一摊双手:“到底怎么回事?”

“市区发生枪战,死了不少人,苍浩被当场逮捕。他被抓的时候,刚刚把一个人大卸八块……”邹峰脑补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苍浩简直就是疯子!”

周大宇非常惊讶:“怎么会这样?”

“我们的人没动手,妈的是谁干的?”

周大宇眼珠转了转:“我想……我可能知道是谁……”

邹峰急忙问:“谁?”

“短斧手有个兄弟叫球手,我前几天去探望短斧手,遇到了这个球手。当时球手什么也没说,倒是短斧手说了一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邹峰一瞪眼睛:“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当时短斧手就是那么随口一说,我也没往心里去,谁知道他还真动手了!”顿了顿,周大宇又道:“邹市长,我建议这件事情不要追究了,我们就完全当不知道……”

“为什么?”邹峰气呼呼的道:“他未经我允许,擅自动手,造成这么大影响,搞得我在严月蓉面前抬不起头来,难道就这么算了嘛?”

“我倒觉得吧,短斧手虽然是你的手下,但事实上你没有办法完全控制他。如果他把苍浩看成个人恩怨,用自己的办法去处理,邹市长既无权也没有办法干涉,否则很容易把双方关系闹掰……”

邹峰瞥了一眼周大宇:“好像有点道理……”

“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要责怪短斧手,只需要从盟友的角度出发表示关怀和慰问就行了,还有就是这一次可以坏事变好事!”

邹峰不明白:“怎么变?”

“过去我们以为短斧手是个杀手,哪里想到他背后有这么强大的武装力量,这一次算是把这支力量给钓出来了!”周大宇看着邹峰,急忙道:“如果不是这么一件事情,咱们根本不知道短斧手有这样的力量!”

“好像是这么回事。”

“苍浩把短斧手的兄弟给大卸八块,这梁子越来越大,短斧手肯定要报仇!这样一来,我们倒不用犯愁了,只要看着他们两边互相掐就行了!”顿了顿,周大宇又道:“更重要的是,他们互相掐,跟邹市长你没有直接关系!”

“可是严月蓉会拿这些案子大做文章!”

“严月蓉毕竟级别比你高,她现在占据上风是很正常的,所以我觉得这时候你应该以退为进……”深吸了一口气,周大宇很小心的道:“让严月蓉放手去搞,如果不能查出来这些案子,就证明她严月蓉一样无能,只怕不适合继续担任现在的职位了。”

邹峰微微皱起眉头:“可如果严月蓉查出来些什么呢?”

“邹市长,你别忘了,现在互相掐的这两方人,一方是雇佣兵,另一方是职业杀手。连邹市长你都没有能力介入,严月蓉一介女流又有什么办法……”一摊双手,周大宇接着道:“再说了,就算查出来又怎么样,没有证据证明短斧手与你有直接关系。作案的是短斧手一伙,又不是邹峰市长你!”

邹峰突然发现周大宇的一些观点非常有价值:“你认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不要追究短斧手自作主张,正相反,还要对他兄弟的罹难表示深切慰问,其他的话一句都不要多说!”

“有道理。”邹峰点点头:“现在我们去看看短斧手。”

邹峰哪里知道,整件事情根本就是周大宇策划的,但周大宇不但没有实话实说,反而撇清了在其间的责任。

进了病房,邹峰本以为,短斧手会非常悲怆,然而事实却出于意料。

邹峰叹了一口气:“想来你已经知道了……”

短斧手望了一眼邹峰,突然哈哈大笑,良久才收声:“死了……球手死了……”

邹峰这才知道原来短斧手已经知道兄弟被大卸八块了:“是苍浩干的!”

“他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能死在强大对手那里,也是我们这种人的宿命……”短斧手说到这里,又是一阵大笑:“死得其所!”

“这……”邹峰本来准备了一大堆话安慰,见短斧手这么个态度,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一次我死了很多兄弟,必须承认我轻敌了,苍浩的实力在我预期之上……”喘了几口粗气,短斧手又道:“那么我越来越有兴趣杀掉这个人了!”

“我相信你能行!”邹峰又宽慰了短斧手几句,就起身告辞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长呼了一口气:“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我相信短斧手还有其他兄弟,一定会跟苍浩一较高下。”顿了顿,周大宇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问题是现在苍浩被抓去了警局,我们该怎么办?”

“死了这么多人,枪毙是绰绰有余了,现在关键只看严月蓉打算怎么处理。”邹峰说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果能就此把苍浩解决掉当然是最好的了!”

“你能做点什么吗?”

“我恐怕做不了什么。”邹峰摇摇头:“在这件事情上,严月蓉事实上已经把我架空,我没有发言权!”

周大宇有点失望:“哦。”

“对了,这两天我没闲着,而是查出来了一件事。”

周大宇急忙问:“什么?”

“从飞车党到短斧手袭击郭林,两件事情里都出现了一个女人,她不是苍浩的手下却帮苍浩做事……”顿了顿,邹峰又道:“我对这个女人的来头很好奇,所以调查了一下?”

“有结果吗?”周大宇越发觉得邹峰心思深沉,刚开始知道这个女人存在的时候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原来早就着手暗中调查了。

“这个女人叫柏朗,是泰国人。”轻哼一声,邹峰又道:“提起泰国,很多人首先会想到变性的人妖,不过这个柏朗却是货真价实的女人,而且还是美女。她曾经参加过泰国选美,拿到了冠军,又以女人的身份参加泰拳比赛,同样拿到了冠军,算是美貌与力量并重了。”

“女人练泰拳?”

“没错,泰拳的训练十分凶残,不是普通女人能承受的,可这个柏朗偏偏在诸多男性高手之中获胜。”邹峰说到这里,表情有些复杂:“后来,柏朗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自己的祖国,据信是得罪了黑社会。反正她来到华夏,现在是盛世荷园高雪轩的手下,我这里有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照片!”

邹峰说着,把一摞照片仍在桌子上,上面赫然是高雪轩参加各种活动时拍摄的,而那个黑美人柏朗面无表情的紧紧跟在旁边。

周大宇挠挠头:“盛世荷园的高雪轩?”

“盛世荷园是一家不错的私人会所,几个主人都很有来头,不过在广厦诸多各种会所中也不算特别有名。在这几个主人当中,最神秘的就是这个高雪轩,优雅大方漂亮,但其人的过去几乎就是一片空白,没人知道她来自哪里又做过些什么。”邹峰说到这里,哈哈一笑:“但我知道!”

“你查到了什么?”

“这个高雪轩……过去很惊人啊!”邹峰没有回答周大宇的问题,像是自言自语的道:“我很奇怪,这么强力的人物,为什么要帮助苍浩呢?他们两个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再说苍浩这一边,带着手铐和脚镣被送进警局之后,关到了一个很特殊的房间。

这里四壁都是很软的橡胶,正中央是一把固定在地上的椅子,同样用橡胶包裹。这也就是说,这里没有任何尖锐突出的物体,可以防止关押在这里的人自寻短见。

警察把苍浩关到椅子上就离开了,苍浩无聊的坐在那里,心里有些忐忑。

这一次跟之前不一样,自己完全被抓了个正着,警方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己**了球手。

再考虑之前的一场激战,只怕自己这一次没那么容易脱身,怎么办?

突然之间,苍浩想到了荷园令,或许现在可以用一下,但随身所有东西都被搜走了,苍浩根本没有机会求救。

“我要的只是胜利!”深吸了一口气,苍浩告诉自己:“我已经赢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过了半个小时,一群警察进来了,为首的正是严月蓉。

“你叫苍浩?”严月蓉的样子根本就不是认识苍浩是谁:“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严月蓉,负责处理今天的案子!”

几个警察摆上桌椅,严月蓉自顾自的坐到了苍浩的对面,另外两个警察支起了摄像机,把镜头对着苍浩,捕捉苍浩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动作。

虽然严月蓉负责处理,但审问苍浩的是一个级别很高的警监,他先是核实一下苍浩的个人资料,随后说道:“你把今天的事发经过说一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