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我只是自卫还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朋友出去办事,突然出来了一帮人,对我们进行攻击……”苍浩把事发经过说了一遍,又道:“我只是自卫还击,至于这些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攻击我们,我也不知道!”

警监又问:“和你在一起的人是谁?”

“廖家珺,刑事侦查局的。”

“我知道有一个女警察和你在一起,但根据目击者,你另外还有两个同伴。”

“是吗?”苍浩装作很惊讶的样子:“那我就不知道了,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或许可能当时情况太复杂,目击者看错了吧!”

苍浩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多少有些不安,自己根本不知道冷瞳和赵轩在哪,如果他们两个不巧也被警察给抓了,自己的谎言一戳就破。

当然,苍浩跟兄弟们之间很有默契,无论冷瞳还是赵轩都不会向警方透露有价值的信息,但这帮兄弟被一网成擒才是最致命的。

此外,苍浩不知道廖家珺情况如何,更不知道廖家珺会对警方说什么。

此时苍浩只能寄希望于这个彪悍的警花有足够的心机,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千万别说。

很快的,警监又把之前的问题问了一遍,而苍浩的回答完全一样,没有半点出入。

一直没说话的严月蓉出声了:“也就是说,你当时跟匪徒发生冲突,然后击毙了这些匪徒?”

苍浩点点头:“对!”

“在场发现的武器有没有属于你的?”

“甩棍是我的,其他都不是。”苍浩顿了顿,一字一顿的道:“廖家珺警官可以证明!”

“那么我倒奇怪了,你怎么有能力击毙这些荷枪实弹的匪徒呢,你是特种兵吗?”

“那倒不是,不过平常喜欢参加野外生存,也经常玩一些真人CS,没想到这个时候发挥了用处。”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关键还是廖家珺警官发挥了作用!”

严月蓉这些问题似乎没什么营养,事实上确实给整个案子定调了,她把法兰克斯雇佣兵称为“匪徒”,说明已经主观上认定苍浩属于自卫。

严月蓉看了一眼那个警监:“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警监满面微笑的回答:“我们先回去研究一下。” 随后,警监挥了挥手,示意其他警察撤出去,然后自己起身跟严月蓉离开了。

像这种重大案件,整个讯问过程必须全程录像,但这些警察把摄像机带走之后,就没人会看到接下来发生了些什么。

很巧,这间讯问室刚装修好,还没来得及安装监控。

警监非常客气的礼让着严月蓉,但严月蓉更客气,非要让警监走在前面。

也就是在警监一转身的同时,严月蓉飞快拿出手机在苍浩面前晃了一下,上面四个大字:“坚持这个说法。”

看到这条信息,苍浩松了一口气,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知道冷瞳和赵轩怎么样了。

离开讯问室,严月蓉组织警方几位高官去了会议室开会,落座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大家怎么看?”

“事情非常明显。”李正伦第一个发言:“这是一起非常严重恶劣的火拼案,可能涉及到黑社会势力之间的恩怨,审查下去一定会有重大发现!”

严月蓉听到这话没出声,冲着王连福使了一个眼色,王连福马上就道:“李局长这么说太武断了吧?”

“怎么武断?”

“首先、经过前段时间的打黑,广厦的黑社会势力已经被荡涤一空,如果这个时候出现大规模火拼,这是对邹市长和你李局长前段时间工作的否定;其次、此案有两个涉案人物,一个是地产公司职员苍浩,另一个就是你们局的警官廖家珺,这两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涉黑。”

李正伦咳嗽两声:“房地产公司多少都要涉黑!”

“如果是真是黑势力火拼,为什么不去找房产公司老板,而是找上一个总经理?”呵呵一笑,王连福意味深长的道:“不过李局长你有句话没说错,想要查清此案,关键在于这两个当事人!”

没等李正伦出声,严月蓉对王连福道:“你继续说!”

“根据最新调查结果,这些被击毙的匪徒都是前些日子来自境外,有雇佣兵背景。普通地产公司的职员值得别人动用这么大的阵势吗,所以我认为这个苍浩只是很倒霉的卷入了。”顿了一下,王连福一字一顿的道:“因为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了很多武器,苍浩打死了很多人,下意识就认定可能是私人恩怨。可我还是那句话,一个地产公司员工能涉及到的个人恩怨,断然不会产生这样严重的后果,倒是应该好好想一想对方是不是冲着廖家珺去的!”

“我们局里的警员有问题?”李正伦霍然站起,愤恨不已的道:“王队长你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李局长你先别激动……”王连福呵呵笑了一笑:“我说的问题,不是廖家珺自身的问题,而是客观因素使然。大家都是当警察的,因为办了这样那样的案子而被人报复,实在是很正常的,我觉得李局长应该好好回忆一下最近是不是接触过特别危险的人物!”

李正伦听到这话就是一愣:“这……”

“虽然我刚加入广厦警界,不过多少也了解到了一些情况,红魔这个案子是不是你们局办的?”

“是……”李正伦无力的坐了下来,目光有些无神:“在卧底的配合下,我们差不多已经接近红魔了,至少可以肯定红魔就在广厦!”

听到这些,一个警监马上站起来,确定会议室的门已经关好。

因为所有这些内容都是高度机密,尤其是毒枭红魔的行踪,即便在座的这帮高官也没有几个了解。

“所以我想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王连福环视着在做的所有人,缓缓说道:“因为李局长侦办红魔,引发毒品集团报复,于是有了这场恶战!”

严月蓉说了一句:“这个需要廖家珺那边的证词加以配合!”

王连福问:“廖家珺现在怎么样?”

一个副局长马上道:“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严月蓉马上站起身来:“走!我们去看看她!”

当时,警方赶到现场之后,廖家珺见到同事们的身影,终于松了一口气。

随后,警方把廖家珺送到医院,结果证明手腕骨折。

现在廖家珺躺在病床上,还没有人来做口供,而这也就给了廖家珺以充足的时间思考。

当严月蓉带着一帮警方高官出现在病房里,廖家珺就知道要来迟早要来。

严月蓉先是对廖家珺嘘寒问暖一番,然后又道:“数十人在街头火拼,而且还是用了机枪这样的重武器,性质是非常严重的。为了查明真相,你的证词非常重要,希望你好好回忆一下,然后把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

“苍浩是我的朋友,今天我有点事情去找他……”廖家珺一边斟酌着措辞,一边缓缓道:“然后,我们在路上发现了几个假警察,他们拦车要检查,我毫不犹豫开枪射击……再然后,突然出现很多杀手,于是就跟我和我苍浩打了起来!”

李正伦急忙问:“只有你们两个?”

“对!”廖家珺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在场的只有我们两个,否则还会有谁。我也不知道那些杀手是哪来的,又为什么要对付我们……”

李正伦急忙又道:“可现场有目击者证明,还有其他人跟你和苍浩并肩作战,你再好好想想!”

“我不用想了,只有我和苍浩两个人,我不知道目击者的证词怎么来的。”廖家珺很清楚,如果苍浩的兄弟们曝光在警方视野里,那么会让整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可毕竟是对自己的同事兼上级说谎了,这让廖家珺有些紧张,脸色微微发红,心里暗暗祈祷赵轩和冷瞳没被抓。

李正伦眼睛很尖;“你紧张?”

廖家珺反问:“我为什么要紧张?”

李正伦意味深长的道:“你好像情绪不太对!”

严月蓉呵呵一笑:“李局长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人家现在受了伤,回答问题当然不自然。再说了,廖队毕竟是你的手下,你要是对她都有所怀疑,那世上还有谁值得相信?”

严月蓉这一句话正好戳到李正伦的软肋上,官场上固然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警界尤甚,但刑警却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尤其是搭档之间,从来是以命相交,要有绝对的信任。一个不恰当的怀疑,或是耍一个心眼,结果就可能是双双殒命。

所以,李正伦不能怀疑自己的同事,立即点点头:“我相信你!”

“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哪来的,但从他们携带重武器,而且出手非常凶狠来看,可能有雇佣兵背景。”顿了顿,廖家珺又道:“幸亏苍浩在场,否则我死定了!”

这一次负责案件的不仅是严月蓉,王连福随之也占据了主导地位,把李正伦明显压制了下去。

接下来,王连福向廖家珺询问了整个经过,而廖家珺的说法与苍浩基本一致。

这倒是很正常的,毕竟苍浩和廖家珺都没说谎,只需要略去冷瞳和赵轩的存在,把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就行了。

提取了所有人的笔录之后,所有官员再次回去开会,而这一次邹峰也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