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有功还是有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就是这样……”严月蓉把几个人的笔录大致复述了一遍,又道:“初步怀疑,可能是刑事侦查局追查红魔,导致红魔报复而对廖家珺警官出手。我相信,也只有红魔才有这样的实力,能从境外调动大量雇佣兵!”

邹峰当然清楚案子的真实背景,把责任坐到红魔头上倒对大家都好,不过他还是希望能给苍浩找些麻烦:“苍浩杀了那么多人又该怎么办?”

王连福言简意赅:“我们应该庆幸苍浩毕竟有这样的身手救了我们的同志!”

邹峰一挑眉头:“也就是说他不但无罪还有功了?”

王连福点点头:“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是一个太过恶劣的案件,如果苍浩真的有功无罪,只怕后患无穷啊!”

严月蓉呵呵一笑:“那你说应该怎么处理?”

邹峰有些犹疑:“这个吗……”

邹峰的犹疑只是转瞬即逝,却被严月蓉准确地捕捉到了:“不如这样吧,我们深入调查这些雇佣兵的背景,挖出来他们背后到底还有什么。也许,就像你说的,这个案子另有来由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邹峰急忙摇摇头:“我只是觉得,现在掌握的证据,还不能完全肯定苍浩是无辜的!”

王连福马上说了一句:“听起来邹市长好像有点故意针对苍浩!”

“怎么可能,我跟他无冤无仇,为什么针对他!”邹峰又是摇了摇头:“只不过,他一平民百姓,杀了这么多人,要是没点什么说法,何以服众呢?”

王连福问:“你想要什么说法?”

“这一次死的是非法雇佣兵,如果下一次死的是警察呢?这一次苍浩是见义勇为,是不是以后阻碍公务也算?假如他阻碍公务杀了警察,到时你们认为他应该枪毙,只怕有很多百姓会认为他是英雄!”邹峰一摊双手,似笑非笑:“同一件事从不同的立场看会有不同的结果,无论如何,在座诸位请记住,这种程度的暴力行为必须出自国家机器!”

听到这话,在座的官员互相看了一眼,有几个微微点了点头。

“什么是自卫?”邹峰轻哼一声:“如果在街上遇到匪徒抢劫,把其中一个人的脑袋打坏了,这算是自卫!可死了这么多人,还动用了重武器,也可以定义为自卫的话,那么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如果有一天对付我们该怎么办?”

严月蓉问了一句:“你觉得你这个说法符合法律规定吗?”

“法律规定是写给百姓看的,而不是用来制约我们自己!”顿了顿,邹峰又道:“我重申一遍,这种程度的暴力行为只能是国家机器,如果我们承认了苍浩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这就开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对与错,只有应该不应该!”

一个副局长长叹了一口气:“我们这些上位者必须考虑执政基础的稳固性!”

这个副局长话一出口,邹峰的观点获得了更多认同,邹峰看了看在座的人:“同意我的观点的请举手!”

在座三分之二的人举手了,这印证了邹峰的影响力。

事实上,单从邹峰说出的这一番道理,在座的人基本上都认同,他们全认为一个拥有如此强大力量的人却不受控制是可怕的。

不过,碍于严月蓉这一方面,所以有些人没举手。

严月蓉近期的经营很有效果,但想要彻底扳倒邹峰,还差不少。

邹峰趁胜追击:“还有,经过这么短时间的调查,就把这个案子盖棺论定,我觉得太草率了……”

“你还想怎么样?”严月蓉不耐烦地打断了邹峰的话:“你我都知道这个案子到底怎么回事,现在找个台阶下对大家都好!”

这句话一语双关,邹峰很想说:“我不需要台阶!”撇了撇嘴,却没说出口。

严月蓉霍然站起:“散会!”

十分钟后,讯问室。

一个警察走了进来,很小心的关好讯问室的门,问苍浩:“我把你放开,你不会找麻烦吧?”

没等苍浩回答,这个警察直接把苍浩从椅子上放开,虽然没有打开脚镣和手铐,不过苍浩多少可以活动一下:“谢谢你。”

“这里说话暂时安全。”警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房门:“不过,过一会可就说不定了……”

苍浩马上明白了:“你是严市长派来的吧?”

警察点点头:“对。”

“我怎么相信你?”

“你不相信我?”

“对不起,现在这个局势太复杂,轻易相信别人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确实,你没办法确定,我不是邹峰派来试探你的。”警察呵呵一笑,缓缓道:“严市长出去之前给你发了个信号,让你坚持现在的这个说法,对吧?”

“没错。”

“那么你可以相信我了?”

“还需要更多。”

“好吧……”警察长呼了一口气:“首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同伴没有落网,他们及时逃掉了……这个消息怎么样?”

“基本上可以相信你了。”

“好。”警察点点头:“你必须咬定现在的说法,所有事情都是你跟廖警官所为,没有其他人参与。”

“这个当然。”

“其次、严市长想证明一个推测,今天的案子跟邹峰有没有关系?”

“那些人是法兰克斯雇佣兵,被一个叫球手的人指挥,也就是被我大卸八块那个人。球手是短斧手的兄弟,而这个短斧手是邹峰的亲信,受命袭击郭林局长的就是短斧手……”顿了顿,苍浩告诉警察:“接下来的事情你们自己猜测吧!”

“很复杂啊……”警察皱起了眉头:“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这个案子如果深挖下去,肯定会挖到邹峰,但现在扳倒邹峰还不是时候,邹峰也有足够的能力阻止深挖。”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所以要大事化小!”

“严市长也是这么想。”警察点点头:“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现在应该你对我说点什么,让我知道外界的情况。”

“严市长就是打算这么做,但邹峰不同意,而多数警方官员赞同他的观点。”警察把会议上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又对苍浩道:“像你说的一样,邹峰不会允许把案子深挖下去,但根据现有的情况已经可以把你整死!”

“看起来事情僵住了。”

“没错。”警察点点头:“从严市长角度来说,已经没办法再做什么了,如果主动为你脱罪,就等于跟邹峰摊牌……”

“我明白。”苍浩无奈的笑了笑:“我还不值得严市长打乱原计划,所以我只能自求多福,自己想办法!”

警察看着苍浩突然有点同情:“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我能相信你吗?”

“严市长只是让我带话进来,让你做好心理准备,我是从个人角度出发愿意帮你点忙!

突然,苍浩想起了荷园令:“你能接触到我的个人物品吗?”

“想办法或许可以。”

“我钱包里有一张卡,只有三个字‘荷园令’,你把上面的芯片取下来,或者像SIM卡一样放到手机里面,或者用优盘插到电脑上。”

“然后呢?”

“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然后就不需要做什么了。”

“好吧。”警察点点头:“我帮你这个忙。”

“你怎么称呼?”

“刘洪峰。”

“你帮了我这个忙,我会感谢你的……”苍浩这话其实还有后半句,那就是如果你小子干出卖我,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刘洪峰明白苍浩的意思,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讯问室的门打开,邹峰带着一帮警察走了进来。

邹峰看到刘洪峰就是一愣:“你是谁?怎么在这?”

刘洪峰淡然回答:“严市长交代,要让苍浩适当休息一下,不能长时间限制身体活动。”

邹峰皱起眉头:“严月蓉交代的?”

“是!”

邹峰不耐烦的吩咐道:“时间差不多了,给他重新铐上,我有话要问。”

话音刚落,不用刘洪峰动手,两个警察马上过来给苍浩重新拷在那张椅子上。

刘洪峰表情依然很淡然:“没什么事我就出去了!”

“嗯。”邹峰点点头,等刘洪峰转过身,马上吩咐一个警察:“跟上他,看他搞什么花样。”

随后,邹峰坐下来,冷冷的看着苍浩:“现在我们要对你进行讯问……”

苍浩懒洋洋的道:“不是已经讯问过了吗?”

“我们警方的工作方式不需要向你解释!”

“我觉得还是应该解释一下。”苍浩冲着门外努了一下嘴:“刚才那帮人讯问的时候,支上了摄像机,全程录像,为什么这一次没有?”

一个警察附到邹峰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按规定是应该录像!”

“闭嘴!”邹峰恶狠狠的瞪了这个警察一眼:“我需要你教我怎么做事吗?”接着,邹峰冷笑着质问苍浩:“我就是不录像,你能把我怎么样,投诉我吗?”

“投诉,当然是可以的,我相信严市长非常乐于受理这样的投诉!”

这句话还真戳到了邹峰的软肋,犹豫了一下,邹峰吩咐:“把摄像机给他支上!”

“这还差不多。”苍浩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如果不摄像,我向严市长投诉我被刑讯逼供,邹市长你也没有办法证明清白不是?!”

其实,邹峰没有刑讯逼供,甚至也没有这样的打算。

就像严月蓉一样,邹峰没亲自负责讯问,虽然两个人都领导警务,但他们两个对这种专业工作毕竟是外行。

一个老警官负责发问,问题跟之前基本差不多,而苍浩的回答依然差不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