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法兰克斯雇佣兵/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月蓉想也不想,直接就道:“我认为孟老的意见非常中肯!”

如果按照孟阳龙的意见,苍浩会平安脱身,而这是邹峰不愿意看到的:“这……难道那个苍浩就不再追究了?”

“怎么追究?追究什么?”孟阳龙似笑非笑的看着邹峰:“警方不能保护市民安全,遇到重大案情时反而是被平民百姓保护了警察,这事情如果传出去你不怕丢人吗?!”

严月蓉点了点头:“确实丢人!”

“当然,我只是个人意见,听不听都在你们。”孟阳龙站起身来,又道:“我还有事,要告辞了,还是那句话——你们必须主动尽快解决,不要等到高层发话过问!”

丢下这句话,孟阳龙就离开了,严月蓉和邹峰把孟阳龙送走,不约而同的回了会客室。

邹峰一直胆战心惊,严月蓉却是心中有数了。

坊间传闻,盛世荷园的五个主人颇有来头,不过其中四个一直隐身幕后,只有高雪轩是摆在台面上的。

也就是这个经常参加各种公开活动的高雪轩,却也没人能说清楚她到底是个什么人,过去做过什么样的事。

严月蓉同样不知道这些,但也就在苍浩发出荷园令之后不久,一位中央级别的高官突然驾临,好像不是巧合这么简单。

所以,严月蓉内心已经认定,孟阳龙就是盛世荷园主人之一。

既然一位主人都这么有来头,其他主人又是什么样,严月蓉无从知道。

邹峰看了一眼严月蓉,不满刚才严月蓉回答孟阳龙时,没有按照两个人商定的方案:“严市长,你刚才怎么能这么说……”

严月蓉一脸无辜:“我怎么说了?”

邹峰叹了一口气:“算了,没什么,不说这个。”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邹峰一时无语:“我……”

“我认为,孟老刚才给出的建议,非常中肯恰当,我们当下就应该这么做。”顿了顿,严月蓉又道:“当然,如果邹市长想利用这个案子达到一些个人目的,将来要是搞出什么状况来,邹市长你要负全责,跟我严月蓉无关!”

邹峰冷笑一声:“你我都知道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没错。”严月蓉用力点点头:“咱们把话说开了,你我也都知道那些雇佣兵到底是哪来的,碰巧现在刑事侦查局正在查红魔的案子,我们可以顺利成章把责任坐到红魔头上。如果这个案子真的要深挖下去,我严月蓉是无所谓,你邹市长可就要担心自己头上的乌纱了,所以我觉得你最好还是适可而止。”

邹峰瞥了严月蓉一眼,没说话。

“我知道你想搞死苍浩。”严月蓉看着邹峰,索性把话说的更进一步:“实话实说,很多人也想搞死你,但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机会,所以你想搞死苍浩只怕也要斟酌再三!”

“放人!”邹峰近乎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两个字,随即转身离去,再不理会严月蓉。

就这样,只在十分钟之后,苍浩就获得了自由。

在当时出警的很多警察眼中,苍浩根本就是一个恶魔,但在另外更多警察眼中,苍浩却是一个英雄。

毕竟,击毙了那么多匪徒,还救了一个警察的命,这跟内裤外穿的超人已经没区别了。

只是,苍浩这个英雄没得到什么礼遇,拿着自己的东西走出警局的大门,感觉自己像是因为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而刚被释放的老流氓。

不过苍浩不在乎这些,只要自己能重获自由,这就已经足够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荷园令发挥了作用……”苍浩长呼了一口气,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半个小时后,华山街口,白色帕萨特。”

不知道发短信的是谁,不过苍浩还是直接赴约,到了约定的时间,华山街口果然停上了一辆白色帕萨特。

苍浩打开车门直接坐进去,发现开车的是刘洪峰。

苍浩向刘洪峰伸过手去:“谢谢你。”

“别客气。”刘洪峰跟苍浩握了握手,又冲后座努了努嘴:“不过你更应该感谢的是她。”

苍浩往后瞥了一眼,这才发现原来廖家珺也在,只是这朵泼辣的警花如今有点可怜兮兮的,身上到处都是伤,手腕上还打着石膏。

“你怎么样?”

“骨折而已,死不了的。”廖家珺很轻松的笑了笑:“你怎么样?”

“我没问题。”苍浩长呼了一口气:“我被抓到的时候就知道,这案子没那么轻易了结,能这么快放出来已经出乎意料了!”

“邹峰想借这个案子搞死你。”顿了顿,廖家珺又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最后让步了,反正我知道你出来的消息,马上就赶过来看你!”

“你现在应该住院呢吧?”

“对啊。”廖家珺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是偷偷溜出来的,等下还得回去!”

“淘气。”苍浩说着,瞥了一眼刘洪峰。

廖家珺说道:“对了,关于你的兄弟们……”

苍浩立即打断了廖家珺的话:“这个回头再说吧!”

刘洪峰明白苍浩的意思,哈哈一笑:“你尽管放心,车上没有外人,我跟廖队是老同学了。”

“是啊。”廖家珺点点头:“我们在警校同一区队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否则你以为他为什么愿意私下给你帮忙!”

“原来是这样。”苍浩笑了笑:“你接着说吧,我还不知道接下来的事呢!”

“其实接下来的事我也说不清楚……”廖家珺摇了摇头:“你去追那个杀手之后没多久,警察就赶到现场包围了起来,当时我痛得几乎快昏了过去,想要嘱咐你的兄弟快点走,结果一转身就发现他们不见了!”

苍浩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后来,我同事来做笔录,我也没提起过这事,换句话说,你的几个兄弟在这件事情当中根本是不存在的!”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你。”苍浩郑重的道:“我自己怎么样,无所谓,但必须保证兄弟们的安全!”

刘洪峰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们这些人很在乎兄弟吧?”

“兄弟就是我们的家人,是我们的依靠和支撑,甚至是我们的另一半……”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在我们的世界里没有其他,只有兄弟!”

“这个我可以理解。”廖家珺点了点头:“总之,大家没事就好……对了,我还是很好奇,到底什么是法兰克斯雇佣兵?”

“我跟你说过,雇佣兵其实是一种历史非常悠久的职业,自从人类有战争这种事情以来就存在了。雇佣兵的种类也很多,总的来说有两种,一种是为国家和政治集团效力的正规雇佣兵,另一种则是为金钱效力的地下雇佣兵,法兰克斯雇佣兵曾属于前一种,而后来演变成了后一种。”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苍浩又道:“你们不了解法兰克斯雇佣兵,不过法兰西外籍军团应该听说过吧?”

“当然。”刘洪峰点了点头:“很多欧洲国家都有雇佣兵,不过法兰西外籍军团算是最有名的,说穿了就是由外籍志愿者组成的法兰西正规军,在法兰西历次对外战争中都充当前锋角色。据说,这支军队选拔淘汰率非常高,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五,突破重重考验后才有资格带上象征外籍军团的白色高顶圆帽。”

“雇佣兵其实就是炮灰,人家高薪养你就是为了让你卖命,而不是当大爷!”苍浩无奈的笑了笑,告诉廖家珺和刘洪峰:“法兰西外籍军团与法兰克斯雇佣兵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廖家珺好奇地问:“两者是一回事?”

“可以说是,但又不是。”吐了一个烟圈,苍浩缓缓的介绍道:“如果你们看过法兰西阅兵式就会知道,打头阵的一定是外籍军团,而外籍军团打头阵的是斧头帮。”

刘洪峰点点头:“这个我看到过。”

“这些斧头帮穿着棕色皮裙,肩扛着斧头,留着络腮胡子。其实他们是攻城兵,在战斗中打头阵,负责破坏敌人的防御和工程设施,所以阵亡率特别高。”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了起来:“一般来说,军队对军容有要求,不许留那么长的胡子。但因为这些攻城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所以被特批允许留胡子。这样一来,络腮胡子和作战用的斧头,就成了他们的两大标志,法兰克斯雇佣兵就是这些退役的法兰西外籍军团攻城兵。”

廖家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

“当雇佣兵的人,原本出发点不一样,有的人为了钱,有的人为了绿卡,还有人有其他目的。但经过多年浴血之后,他们的思想和行为模式会渐渐趋于一致,那就是把战争看做自己生命的一个部分……”说到这里,苍浩的语气变得非常感慨:“很多人退役之后感到非常不适应,患上了各种严重的心理问题,甚至杀人取乐。于是,一些退役的外籍军团雇佣兵,和一些因为各种原因被开除出去的,就组成了法兰克斯雇佣兵。他们保留了两大特征,络腮胡子和短斧……”

廖家珺当即问了一句:“那么你呢,苍浩,你所经历过的战争要比这些人多得多,”

“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吃氯硝西泮?”苍浩瞥了一眼廖家珺,又道:“难怪,我刚看到短斧手的时候,就觉得他的武器有些眼熟,现在终于可以肯定原来这丫的跟我是同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