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等待明天/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里一阵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洪峰问了一句:“现在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问得好……”苍浩呵呵一笑:“没有人能说清楚,我能给出的答案是,等待明天!”

廖家珺叹了一口气:“那个短斧手……太危险了!”

“我不知道短斧手在外籍军团干过多久,不过我说过有些人当雇佣兵是基于其他目的,短斧手就是这一类。”冷冷一笑,苍浩接着道:“我能够感觉到,他以杀人为乐!”

廖家珺的职业精神再度发作:“必须把他抓起来!”

“我们现在不知道他藏在哪,更重要的是……”冷冷一笑,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事情还不算完!”

“对!一定要打倒邹峰!”

“不,现在事情已经不是邹峰这么简单了,还有法兰克斯雇佣兵……”深吸了一口气,苍浩缓缓说道:“我说过,对雇佣兵来说,兄弟就是自己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一次他们死了这么多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会络绎而来!”

“那……怎么办?”

“很简单,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苍浩说到这里,表情有些狰狞:“我很高兴他们可以让我不用再去吃氯硝西泮了!”

这个样子的苍浩在廖家珺看来,生生的打了一个冷战,感到一股由衷的惧意,当时苍浩激战法兰克斯雇佣兵时也曾给廖家珺这样的感觉。

刘洪峰看了一下时间,低声道:“廖队,差不多了,你该回医院了,出来时间太长不好交代,毕竟这个时候风头很紧!”

“我知道了。”廖家珺点点头,告诉苍浩:“你就在这里下车,记得,我们今天没见过面!”

“我懂。”苍浩下车之后,拦了一辆计程车,在附近兜了几个圈子,这才回了自己家。

不出苍浩所料,赵轩、冷瞳和今野晴哪也没去,一直等在自己家里。

赵轩看到苍浩非常激动:“老大你怎么才回来?”

“是啊。”冷瞳有些不解:“你是英雄啊,警方为什么把你扣留这么长时间?”

“英雄?”苍浩呵呵一笑:“你们要记得,我们生存的环境已经不一样了,这里不是那座丛林。很多时候,这里的是非不是那么得明显,敌友也不是那么容易辨认,虽然人们手里没有枪,但到处飞着你看不见的子弹!”

“好深奥的样子。”赵轩挠了挠头:“反正,你要是再不出来,我们就要闯进警局救人了!”

“千万别。”苍浩马上道:“一旦你们真的这样做了,事情就没有挽回的余地!”

今野晴好奇地问:“那么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有高人相助。”顿了顿,苍浩转而道:“先不说这个,这一次我们打死这么多法兰克斯雇佣兵,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就全面开战好了。”赵轩满不在乎的哈哈一笑:“早就听说过他们的大名,这一较量才知道,也不过如此!”

苍浩似笑非笑的问:“真的只是不过如此?”

“好像……”赵轩有点尴尬的道:“这帮人确实有两下子!”

“听着,这帮人跟我们不一样,我们当初是为了钱财干这一行,他们却是为了享受战争才在离开外籍军团之后另外组建法兰克斯雇佣兵。”深吸了一口气,苍浩不无忧虑的道:“这就意味着他们行事手段跟我们有很大不同,换句话说,他们根本不会讲求什么手段。短斧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他的穿着举止来看,家里根本不差钱。如果他做过雇佣兵,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享受杀人的快感!”

冷瞳冷冷的说了一句:“让他们来吧,如今,我对杀人也有快感!”

赵轩跟了一句:“我也一样!”

“让我们等待明天吧!”苍浩长呼了一口气:“我已经闻到了血腥味,很久没闻到这个味道了!”

同一时间,在邹峰的办公室,邹峰正不安地走来走去:“见鬼……妈的……又被苍浩赢了一局!”

周大宇淡然说了一句:“反正我们没什么损失!”

如今邹峰发现周大宇这人挺有用,说话态度也客气了不少:“怎么讲?”

“反正死的是短斧手的人。”周大宇说着,抽了一根雪茄:“这样一来,事情就变成苍浩和短斧手之间的恩怨了,我们看着他们双方斗得你死我活又会如何?”

“有道理。”邹峰点点头:“话说,孟阳龙突然出现干涉这个案子,也不知道跟盛世荷园有没有关系。”

“盛世荷园怎么了?”周大宇想起高雪轩的大白腿,某个部位不仅有些蠢蠢欲动。如今他也有钱了,马上开始寻思晚上找个洗浴中心做个帝王套,至于前女友还是见鬼去吧。

“你见过高雪轩吗?”

“在曹氏地产打工的时候见过两次。”

“哦。”邹峰点点头问:“你觉得这个女人如何?”

“漂亮,身材好,气场特别的强大!”

“那是当然。”邹峰古怪的笑了笑:“她可不是一般人,有着非常复杂的过去!”

“什么过去?”

邹峰没有回答,而是岔开话题道:“如果说,孟阳龙认识高雪轩,这个完全是可能的。不管怎么说,事情刚刚发生,孟阳龙就突然出现,应该不是巧合这么简单……”

“那我就不知道了。”周大宇站起身来道:“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去哪?”邹峰望了一眼周大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往洗浴中心跑得很勤快啊,当心别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我一光棍,总有些生理需要吗……”干笑两声,周大宇不太好意思的道:“我就是玩一玩,不会在那种地方擦出什么火花的!”

邹峰点了点头:“那就好!”

虽然,周大宇某些方面确实有些了需要,不过离开邹峰办公室后却没去做帝王套。

如今他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人这一辈子是在跟自己的各种yuwang作斗争,如果能够赢得自己的yuwang就会成为人生赢家。

比起在女人肚皮上舒服一下,周大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去探望短斧手。

短斧手的情绪依然很平静,悠闲的躺在病榻上看着IPad,也不知道里面正在播放些什么。

周大宇坐到病榻旁,直接就问:“你猜猜邹峰刚才说了些什么?”

短斧手的目光依然落在IPad上:“说什么了?”

“他说,事情搞到这个地步是好事,我们看着你和苍浩斗得死去活来,可以坐收渔人之利。”

“他真是这么说的?”短斧手把目光从IPad移开,望着周大宇:“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因为我觉得我们同病相怜。”周大宇怆然一笑:“我们都是给邹峰办事的,但邹峰是个什么人,是个标准的政客!如果他认为有需要,会毫不犹豫牺牲任何人,既然包括你,自然也包括我!”

短斧手面容古怪的笑了笑:“是吗。”

“说起来,我还不如你,至少你有强大的力量,有一整个团队支撑……”叹了一口气,周大宇又道:“如果有一天邹峰决定牺牲我,我可是哭都找不到地方了!”

“那么……你想怎么样?”

“我觉得我们应该抱团取暖。”顿了顿,周大宇又道:“当然,你跟我情况不一样,你只是享受杀戮的过程,我却是忙着讨生活。不过,我们互相之间交流一些信息,甚至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的帮助,我认为还是很有必要的!”

短斧手断然说道:“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你确定?”周大宇似笑非笑的看着短斧手:“如果我不说,你会知道邹峰的算盘吗?还有,你知道苍浩眼下是什么情况吗?”

“苍浩!”短斧手听到这个名字,额头青筋暴起:“他现在哪里?”

“他被警方抓了起来,本来邹峰想借这个案子搞死他,没想到高层突然介入,结果不得不放人!”

“放了好……”短斧手哈哈大笑起来:“我不希望他死在警察的手里,他一定要死在我的手里,我要亲手把他砍头!”

“我相信你能行。”望了一眼短斧手,周大宇试探着问:“你过去当过雇佣兵?”

“很少有人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短斧手脸上依然带着笑容,说出的事情却非常血腥:“我当初加入了法兰西外籍军团,为的是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杀人,没想到的是如今的军队无仗可打,好不容易被派出去还是执行维和任务。然后,我遇到一个机会,砍死了当地的几个小流氓,结果被上级处分开除军团。虽然这个服役过程很短暂,不过我认识很多好兄弟,现在不少兄弟被苍浩杀了,我一定要给他们报仇!”

“原来是这样!”

“说起来,如果早知道是当初那样,我就应该去参加苍浩他们的地下雇佣兵……”短斧手笑呵呵的道:“那样就可以有更多杀人的机会,甚至还可以内部互相杀!”

周大宇对短斧手的人生规划不感兴趣,不过短斧手既然能说出这段往事,却证明多少已经信任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