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以卵击石谁会赢/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晨,苍浩刚到公司,就被曹雅茹叫去了办公室。

“这两天你去哪了?”曹雅茹颇有些不满:“公司这边不见人,拆迁指挥部那里也没影子,你不会只忙着天雨楼把更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吧?”

“当然没有。”苍浩坐下来,感到身上的伤口还是隐隐作痛,不过表面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这不是要安排古玩吗!”

“我要问的就是这个,你那边一点消息没有,进展的到底怎么样了?”

苍浩哪里顾得上古玩的事,完全任凭不信禅师鼓捣,不过当着曹雅茹的面不能这么说:“绝对没问题!”

“最好不要出问题,这个项目对公司影响非常大……”顿了一下,曹雅茹多少缓和了一些语气:“我关于你有些话想说!”

苍浩板着脸道:“曹总请指示!”

“虽然说你近期把事业搞得不错,但在外面有些事终归太冒险了,不要忘了你毕竟只是一个打工族,不要去以卵击石……”

苍浩打断了曹雅茹的话:“以卵击石谁会赢?”

曹雅茹一摊双手:“这是显而易见的!!”

“我倒认为不是那么明显。”苍浩缓缓摇了摇头:“石头再坚硬也是死的,鸡蛋再脆弱也是有生命的。石头最终会化为沙土,而鸡蛋孕育的生命总有一天会飞越石头。”

“说得好啊。”曹雅茹觉得大家分开这么多年,苍浩别的地方没什么变化,倒是这舌头变得更利索了。她觉得自己说不过苍浩,也根本不想说,直接来了一句:“那么你就去尽情的碰吧!”

“我会的。”

曹雅茹的语气重又变得不耐烦起来,就像一直以来对待苍浩那样:“好了,没什么事,你出去吧!”

苍浩倒是不以为然,离开曹雅茹的办公之后,马上接到了严月蓉的电话。

“本来我昨天就想给你电话,但一直没有机会,毕竟这个时期做事要谨慎。”严月蓉长叹了一口气:“你还好吧?”

“你这语气就像慰问遇难者家属似的,虽然说人生如戏,但严市长你也别入戏太深。”呵呵一笑,苍浩说了一句:“我挺好的!”

严月蓉笑了笑:“如果换一个人这样跟我说话,我肯定会非常恼火,但不知道为什么,对你生不起来气!”

“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你爱上我了,另一种是认为我还有利用价值。”

“不管是哪种可能,听起来都不让人舒服。”顿了一下,严月蓉岔开话题:“我给你打这个电话还有个原因,那就是被拘留期间我什么都没做,因为没有办法做。”

“你不需要向我解释。”苍浩语气非常轻松:“我很清楚,如果邹峰决定搞死我,你又不能立即跟邹峰摊牌,那么就只有牺牲掉我了。”

“你会理解?”

“别人要牺牲我,却要求我理解,听起来好像不近情理,但我能。”呵呵一笑,苍浩满不在乎的道:“那些年我也是什么都见识过了,这些东西不足以让我惊讶万分。不过倒是让我感到有些失望,本来我以为离开那座丛林可以回归文明生活,没想到文明社会其实更特么野蛮!”

“是这样的。”叹了一口气,严月蓉说了声:“保重!”就挂断了电话。

通话的时候,手机“嘟嘟”响了两声,是有短信进来。

苍浩打开一看,发现是姚军辉发来的,一如既往约自己去盛世荷园。

这一次的聚会一如往日,只是气氛还要更加热烈一些,因为公司上市越来越临近了。

苍浩经历的那场血战没有影响到这些人,只是成为饭桌上的谈资,张玉杰最先提起:“大家都听说了吧,警方和毒品集团在街头枪战,死了很多人!”

陈广龙喝了一口酒,慢悠悠的道:“我从警方的朋友那里听说,其实这个案子非常复杂,有警方以外的人参与,只不过被上面的人给压了下来!”

张玉杰好奇的问:“为什么压下来?”

“我怎么知道!”陈广龙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个案子可是把邹峰抽脸了,他前些日子把广厦的黑势力几乎一扫而空,这打黑成果在全国媒体上都进行了报道,以后一路高升就可以靠着这个成绩支撑了。结果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不但把过去的成绩一笔勾销,邹峰现在这责任可大了,不管怎么说广厦过去也没有过警匪枪战这种事!”

张玉杰又说了一句:“话说,他现在跟严月蓉斗得厉害,这事一出,看来严月蓉是要占上风了!”

听到这番对话,苍浩赫然发现,这帮企业高管其实全都是半个组织部长。他们对官场上的事情拎得门清,谁将要担任什么职务,谁又是什么出身属于怎样的派系,说起来头头是道,还有各种小道消息各种道听途说,让人不得不佩服如今广大人民群众的政治觉悟。

这倒也正常,坐到他们这个位子上,在政界必须有一定的人脉,而且很多时候也涉及到了站队。本来甲领导将要上位,你却在乙领导身上押宝,结果只会是一大笔银子打了水漂,其实高管们赚钱也不容易,哪像干女儿们睡一觉就行。

真正让人尴尬的是,他们的消息和分析判断,最后多数都被印证是真实的。

张玉杰看了苍浩一眼:“你怎么不说话?”

苍浩作为事件亲历者,在这件事上最有发言权,只可惜在座这些人全都不知道。既然不知道就让他们无知到底,苍浩笑了笑:“这些事情我都不懂,我就是觉得上层之间的争斗,影响不到我们什么。”

姚军辉点点头:“苍浩说得对,我们稳坐钓鱼台就是了。”抽了一口雪茄,姚军辉又道:“说一下真正关系到我们自己的事情吧,公司即将上市,我们的计划已经明确了,大家各司其职就是!”

看起来每个人都有分工,但苍浩没有,于是苍浩问了一句:“我该做什么?”

姚军辉回答道:“你直接对我负责。”

苍浩点了一下头:“明白。”

“还有……”张玉杰缓缓扫视着在座的每一个人,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个计划蕴含的风险不言自明,一个不小心,我们会把身家性命赔进去。但是,富贵险中求,这一局只要我们赢了,不要说我们自己,子孙后代的生活问题都解决了。”

在座的人纷纷点头,张玉杰接着又道:“正因为风险太大,之前也给了大家机会,不愿意参加可以退出。既然没有人退出,而且现在计划也明确了,那么想退出也是不行了。在这种关键时刻,谁要是拉梭子掉链子,给大家找麻烦甚至吃里扒外,别怪我张玉杰对他不客气!”

这话说的威胁意味十足,不过苍浩觉得,与其说张玉杰是在威胁在座的其他人,倒更像是把话说给姚军辉听。

姚军辉是计划的制定者,更是这帮人的首脑,如果姚军辉这个时候打退堂鼓,那么所有人都得翻船。

苍浩到这个时候,才真正明白姚军辉的苦衷。

腐败这回事有点像是公交车,你可以在旁边看着人上人下,甚至也可以拦在前面强行把车迫停。但如果你上了车成为乘客,这车到底是开是停或者驶向何方,就不是你说了算的。

姚军辉作为一个穷二代,一路打拼到今天的地步,正是因为坐上了腐败的顺风车。但他既是腐败的受益者,同时也是受害者,接下来到底是不是应该继续贪钱,已经不是他自己能够决定的。

显然姚军辉自己对此也有觉悟,所以当初才会告诉苍浩,如果他现在收手不干,首先张玉杰就会干掉他。

饭局结束后,众人各自准备离开,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高挑模特来到苍浩身前,把手中的IPad的在苍浩面前晃了一下,上面是一句话:“高女士在私邸等你。”

这里的服务员手里经常会拿IPad,方便客人点菜或者协调内部工作,所以姚军辉等人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

苍浩在服务员修长的白腿上飞快刮了一眼,然后会意的点点头,站起身来告诉姚军辉等人:“你们先走吧,我这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得去趟卫生间。”

“你不要紧吧?”张玉杰打量着苍浩:“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算了,没事,就是最近吃错东西了。”苍浩抱歉的笑了笑,还真就去了卫生间,在里面抽了两根烟,等到姚军辉等人基本都离开,这才出来直接去了高雪轩的私邸。

如今对高雪轩那里,苍浩也算轻车熟路了,这一路上倒是也没人阻拦。

当然,这是因为高雪轩的默许,苍浩不怀疑这里潜伏着高手,随时可以应对突发状况。

苍浩进了雪轩的客厅,高雪轩已经候在这里了,

今天,高雪轩穿的很随意,一身瑜伽服,把曼妙身体曲线完美的衬托出来:“就算我不请你过来,你肯定也要跟我谈一谈的。”

“没错。”苍浩笑了笑:“没想到荷园令还真管用。”

“我是不会骗你的。”轻叹了一口气,高雪轩又道:“首先我要恭喜你,这一次成功逃出生天;其次吗,也为你有些遗憾,毕竟荷园令只能用一次。”

没等苍浩出声,高雪轩又道:“我必须再次向你重申,我不愿意卷入你的恩怨纠葛,但我自己好像没把握好这个尺度。”

“怎么讲?”

“我相信邹峰已经盯上我了。”顿了顿,高雪轩接着道:“柏朗两次出手帮你,不可能不被邹峰注意到,根据我掌握到的一些迹象,邹峰正在调查我。”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不要这么说。”高雪轩轻轻摆摆手:“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别人无关,既然邹峰要杀过来,那就随便他吧!”

“高女士要多加小心!”苍浩表面平静,心里却是有点幸灾乐,如果高雪轩跟邹峰正式开战,就等于是自己多了一个盟友。

“我确实应该多加小心。”高雪轩轻叹了一口气:“我可以告诉你,盛世荷园的几个主人都有来头,也正因为如此才不能曝光,否则会有麻烦的。”

“你帮了我很多,现在我也应该帮帮你了,如果有什么我能做到的尽管开口!”

“你不觉得你这话语气很大吗?”高雪轩有点讥讽地道:“如果你真那么本事,就不需要我从警察那里把你捞出来!”

“但你做不到的一些事,是我可以做到的,就比如法兰克斯雇佣兵如果突袭你这里,你有把握击退吗?”

“这……”高雪轩听到这话有些犹疑,她手下确实有些高手,但似乎没有能力把那些疯狂的雇佣兵杀个尸横遍野。

“我希望你明白,如果我们结盟,那么将会是互相补充,而不是我单方面受益!”

“我知道你有一个团队……”

“不止如此。”苍浩有点不客气的打断了高雪轩的话:“我的兄弟们很多还在路上,毕竟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和事业,不可能马上赶过来。而他们之所以没有马上赶过来,是因为已经有三个人到了,这三位就已经足够。”

“好。”高雪轩点了一下头:“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听起来,好像我跟你成了同盟。”高雪轩微微一笑,又道:“其实这本来不是我想要说的。”

“那么你想要说什么?”

“我想请你见一个人。”高雪轩说着,站起身来,也就在这个时候,从书房信步走出来一个白发老人。

这个老人穿着一身中山装,腰板挺得笔直,看起来是受过严格训练的。

“你好。”老者向苍浩伸过手来:“很高兴认识你。”

“请问你是哪位?”

老者一愣:“你不认识我?”

“你很有名吗?”苍浩挠挠头:“对不起,我平常不怎么看电视,这样那样的明星也不怎么认识,你是参加中国好声音,还是中国达人秀?”

“什么好声音?什么达人秀?”老人黑着脸道:“我是孟阳龙!”

苍浩傻傻的摇摇头:“没听说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