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不为君王唱赞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如果常看新闻的话,就算不知道老人姓甚名谁,也一定会觉得脸熟。

可苍浩偏偏不看新闻,高雪轩觉得有必要科普一下,于是附到苍浩耳旁轻声介绍了一下。

“原来是个大人物。”苍浩语气很惊讶,表情却很淡然:“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孟阳龙上下打量着苍浩:“一般来说,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见到我,如果不是连话都说不完整,就是忙不迭的恭维我长得年轻身子板硬朗。”

“想来你平常听多了恭维话,所以我就免了……”苍浩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我是真不太擅长这个!”

“好,我喜欢你的这个坦诚……”孟阳龙的语气有点怪,也不知道到底是欣赏还是挖苦:“我想告诉你,其实真正把你捞出来的人——是我!”

“谢谢你。”苍浩点了一下头:“问个事……”

“什么?”

苍浩很认真的问:“能再给我一张荷园令吗?”

“你把荷园令当成什么了。”孟阳龙黑着脸道:“你以为是推销员的名片吗,随随便便就往外发!”

“我知道了。”苍浩又点了一下头:“那再见了。”

说罢,苍浩转身就要往外走,高雪轩吓了一跳:“你去哪?”

“回家啊。”

“可是……”高雪轩惊讶的道:“孟老要跟你谈一下,难道你就这么走?”

“我不这么走还能怎么走?”苍浩耸耸肩膀:“我只关心荷园令,如果不能再拿到一张,那么孟老的身份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不想坐下来听孟老唠叨说,把我捞出来有多么不容易,我以后做事应该怎样谨慎一些……对不起,我这人耳朵根子硬,所以只有打道回府了!”

“那么这样吧,我保证不教训你,然后给你谈点别的事情。而且,把你捞出来也不麻烦,其实几句话的事而已。”孟阳龙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你觉得如何?”

“你想谈什么?”

“我想谈的是——邹峰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哦?”苍浩对孟阳龙的话还真有了兴趣,于是转回身来坐下:“他说什么了?”

“你杀得那些雇佣兵伤亡惨重,而且还是在自身没什么像样武器,对方却有重型装备的情况下。邹峰认为必须搞死你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种程度的暴力必须出自国家机器……”顿了顿,孟阳龙又道:“这一次你可以站在我们这边战斗,下一次就可能在我们对立的立场上战斗,邹峰的这种思维符合统治阶级的逻辑!”

“邹峰跟我有个人恩怨!”

“没错。”孟阳龙点点头:“但你得承认邹峰说的很有道理。”

“那么你想怎么样?”

“我有一点跟邹峰不同……”孟阳龙一摊双手:“我们是否足够强大,不取决于消灭了多少明处或者潜在的威胁,而是让多少人加入我们!”

苍浩马上明白了孟阳龙的意思:“对不起,我不会被招安的!”

“为什么?”

“想来你也知道我是什么人了,那么我不妨把话说明白了……”顿了一下,苍浩坦然道:“我在丛林那些年,发现是与非很多时候非常模糊,界限不是那么的明显。所以,我为了兄弟而战,为了自己而战,也为了利益而战。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又发现,这个世界上终归有那么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价值,所以我又为人性而战,为真理而战。但是,我从来不为统治阶级而战,过去当雇佣兵是因为需要钱,现在我已经不差钱就更没这个必要。”

“哦,也就是说,你认为我们是错的?”

“我没说你们是错的,但任何阶级性的目光都会很狭隘,而我不愿被限制了视野。”撇了撇嘴,苍浩又道:“你给我的这个机会,我估计换做其他很多人会乐得屁颠屁颠,但作为已经经历过诸多次生与死的我却不是那么在乎,我更在意的是在有生之年能不能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孟阳龙呵呵一笑:“继续说。”

“我跟邹峰曾经谈过打黑问题,当时我提出了马斯诺理论,也就是人生的五个层次。我没有告诉他的是,这些层次未必需要逐个满足才能实现下一个,有一些人生来就处于最高层次,也就实现自我价值,比如我。”苍浩说到这里哈哈一笑:“说真的我很看不起那些低层次需求者,因为他们的人格和尊严总是很廉价的被收买!”

“也就是说你拒绝了?”

苍浩又是耸耸肩膀:“抱歉,我只为苍生说真话,不为君王唱赞歌!”

“可是我还没有说过要你做些什么。”

“你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现在我的意思也很明白,那么你可以把接下来的话留在肚子里了!”

“你说话太不客气了!”

苍浩点点头:“抱歉!我这人性子直!”

“说真的,我很希望手下能有你这样的人,不过既然你已经这样说了……”孟阳龙用耐人寻味的目光看着苍浩,话锋一转:“不过现在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合作!”

“什么?”

“如果没有我的许可,就凭你在市区大开杀戒,国家机器会立即把你碾死!”

“这个我知道。”苍浩无奈的点点头:“合作,这个可以有,你应该知道我的做法也是解除了你们的后顾之忧。这些雇佣兵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更不知道会做些什么,你根本防不胜防,但我可以做到在他们造成更大的损失之前阻止他们。你可以不认同我拥有的力量,但至少在法兰克斯雇佣兵这件事情上,我对你是有帮助的!”

“说得对。”孟阳龙点了点头:“那么,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至少在当下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因为你对付境外敌对势力而产生的麻烦,我可以帮你一概扫清!”

“谢谢。”苍浩松了一口气,因为孟阳龙这番话事实上是又给自己发了一张荷园令:“你应该知道麻烦真正的来源是邹峰。”

“我当然知道。”孟阳龙直接就道:“但我是军人,我的枪口是对外的,我不允许这些雇佣兵出现在这片土地上,至于这些雇佣兵因何而来我不在意!换句话说,严月蓉和邹峰之间的事不关我的事,我不关心也不搅合这种地方上的政治争斗。”

苍浩觉得,这番话表明孟阳龙是一个很死板的人,这可能跟多年戎马生涯有关。但这种死板如今也是一种保身之道,作为军人如果参与这种争斗,一不小心会摔得很惨。

尽管孟阳龙的级别要远远高出邹峰和严月蓉,但这两个人背后牵扯的利益关系却太复杂了,任何人一不留神都可能被卷进去绞碎。

“那我们之间就没有问题了。”苍浩说着,站起身来:“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告辞了。”

这一次孟阳龙没有挽留:“再见。”

看着苍浩走出门,孟阳龙微微一笑:“有意思的年轻人!”

高雪轩叹了一口气:“也很狂啊。”

“是啊。”孟阳龙点点头:“他能干一番事业,但这种狂傲也会让他吃亏,有点不识抬举的意思。至少今天这一番话,如果换做其他人的话,只怕要大为光火了。”

高雪轩试探着问:“那孟老你的意思呢?”

“我看得出你很欣赏他。”

高雪轩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这个老家伙不会跟小屁孩一般见识的,更何况这个小屁孩现在对我们很有用。”突然,孟阳龙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说到这里,这个邹峰……玩的越来越大啊!”

“他是一个太有野心的人,而且为了野心不择手段。”

“没错。”孟阳龙冷冷一笑:“他现在在调查盛世荷园,如果查出这里主人的真实背景,应该会大吃一惊。但我相信,如果他觉得我们碍了他的事,他是有胆子也把我们干掉的!”

“过去他还没有能力动盛世荷园,但短斧手加入他那边之后,就很难说了。”

“嗯。”孟阳龙微微点了一下头,没再说什么,闭目养神。

再说苍浩这一边,第二天早晨,没去公司也没去拆迁指挥部,而是直接去了多林寺。

刚进门,苍浩就问:“我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什么事情都敢耽误,哪敢耽误老大的事情!”不信禅师笑呵呵的道:“已经开始了!”

“哦?”

“昨天晚上已经开始了,我带着一帮人去了那块地,先是挖了一个坑……”接下来,不信禅师讲了一大堆专业术语,大抵都是跟墓葬和古代文化有关,反正苍浩是一句都没听懂,感觉就像是在听有声版的《鬼吹灯》。

“不会出问题吧?”

“绝对不会!”不信禅师拍着胸脯保证道:“我苦心筹备这么多天,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我担心半夜施工会被人注意到,所以还特意缩短了施工时间,把一切提前准备好,到时直接放进去就行了。”

“那就好。”苍浩的担心跟不信禅师是一样的,一帮人总是三更半夜跑去挖坑,万一被有心人给注意到就会引来麻烦。

但没想到的是,不信禅师缩短了工期本来是好事,却反而出了状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