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出家人缘何盗墓/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了……”不信禅师一拍亮堂堂的脑门:“有件很重要的事,我差点给忘了……”

苍浩下意识的捂紧了口袋:“不会是资金不够吧?”

“我说的是正经的。”一贯爱财的不信禅师这会竟然视名利如粪土:“我大哥,是我大哥要来了,两三天后就到。”

“哦。”苍浩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些好奇:“你这个大哥到底是什么人?”

“虽然说我们哥俩是骗子——当然,在古玩这事上是行家——但我们大哥可是高人。”不信禅师神秘兮兮的道:“见到他你就知道了!”

“好吧。”苍浩点点头:“我也希望有机会见识一下你们大哥。”

“老大,既然来了,吃过饭再走吧。”不信禅师殷勤的招呼道:“我刚买了二斤猪头肉!”

苍浩在多林寺吃过午饭就回了公司,苍浩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的一辆车里,周大宇用长焦相机拍下了自己的一举一动。

随后,周大宇带着相机去见邹峰,哈哈一笑:“苍浩又去多林寺了。”

“他不是经常去吗。”邹峰翻了翻白眼:“他们通过不信禅师搞古玩,利用古玩洗钱,郑队长应该很了解!”

新任经侦支队队长郑跃军就在旁边,听到这句话,叹了一口气:“苍浩一伙的古玩通过浩天公司,分散到很多城市进行拍卖,我让人明里暗里查了一下,他们的古玩竟然全都是真的。这样的话,想找他们的麻烦,倒也不太容易。”

“没想到还很有世外高人啊。”邹峰重重哼了一声:“一个骗吃骗喝的假和尚,竟然还是古玩高手,让我很吃惊!”

郑跃军问:“我不明白邹市长为什么不把这个骗子和尚绳之以法?”

“我不是没有这么考虑过!”邹峰不屑的摆摆手:“但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在苍浩这个圈子里是个次要角色,想办了他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但对苍浩没什么影响!”

“也对。”郑跃军点点头:“以苍浩的头脑,马上就可以想到其他洗钱的办法,没必要在不信禅师那里徒劳浪费资源!”

本来是周大宇来汇报情况,结果邹峰把周大宇晾在一旁,自顾自的跟郑跃军聊了起来。

对这种忽视,周大宇倒是甘之如饴,等到邹峰和郑跃军的话说完了,这才慢悠悠的道:“我觉得苍浩这一次去多林寺可能是有其他事!”

“哦?”邹峰一挑眉头:“什么事?”

“邹市长刚才也说了,苍浩去多林寺是为了拿古玩,所以离开的时候肯定会带着包裹或行李。但这一次苍浩是空手去,空手出……”顿了顿,周大宇又道:“而他的逗留时间又不算长,应该不会是为了见什么人,于是我推测可能有其他事情!”

邹峰产生兴趣了:“会是什么事?”

“我推测,当然也只是推测,苍浩肯能委托不信禅师做更重要的事。”周大宇非常认真的道:“只要郑队长派人跟踪不信禅师,几天之内应该就会有结果!”

“看在你前两次判断正确的份上,这一次我也信你。”邹峰点了点头,随后吩咐郑跃军:“交给你了!”

苍浩没有觉察到被周大宇跟踪,这倒不是因为苍浩警觉性低,其实连暗中保护苍浩的今野晴也没发现周大宇,这主要是因为周大宇太了解苍浩了。

这也就意味着,不信禅师更不可能知道,一个阴谋正围绕自己展开。

两天后,不信禅师准备好了相应的东西,带上一帮人,半夜偷偷跑到了曹氏地产的那个地块。

前期工作做的不错,在地上挖了一个大坑,里面完全照古墓的样子布置,白天的时候用茅草盖住,今天不信禅师准备把工程收尾。

也就在这个时候,四周突然亮起数盏强光灯,一个扩音器马上响起:“我们是警察,马上举起双手,放下手里的东西!”

前来帮忙的一个霸道帮小弟吓了一大跳:“怎么办啊?”

“看你胆子小的,怎么混黑社会的?”不信禅师白了这个小弟一眼:“我们只是挖了一个坑,又不犯法!”

于是,不信禅师等人站在坑边,乖乖的举起了双手。

一阵“刷刷”的脚步声传来,十几个警察从不同方向包抄过来,为首的警察来到不信禅师面前冷冷一笑:“盯了你们两三天了,看你们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

不信禅师懒洋洋的道:“警官先生,鬼鬼祟祟也不犯法,我跟朋友出来遛弯也不行?”

“遛弯?”警察往坑里看了一眼:“你们挖坑干什么?”

“找石油,这年头油价太贵了!”不信禅师依然懒洋洋:“这又不犯法!”

为首的警察吩咐同事:“看住他们,我下去看看!”

这个警察胆子倒是大,径直跳进了坑里,等到在里面转了一圈,马上惊呼了一声:“这帮人……竟然盗墓!”

不信禅师傻住了:“盗……盗墓?”

“把他们全抓回去!”为首的警察火冒三丈:“我说你们怎么鬼鬼祟祟的,回局里给我老实交代!”

随后,这些警察不由分说,把不信禅师等人按倒在地,戴上手铐就押走了。

再说苍浩,早晨去了公司,处理过工作就刷起微博,结果被头版头条惊呆了:“出家人缘何盗墓?”

内容是说,昨晚警方例行巡视,发现一帮人在一块闲置土地上行为可疑,上前盘问发现他们到挖了一座宋代古墓,而其中为首人员竟然是一个和尚,新闻配图正是不信禅师被狼狈带上警车的样子。

苍浩曾预料事情可能会出现意外,比如古墓被认定为假,或者不信禅师施工过程中被人破坏,但眼下这个情况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怎……怎么会这样?”

没等苍浩回过神来,手机响了,是格桑活佛打来的。

苍浩去休息室接起,格桑直接就道:“我二哥被抓了!”

“我知道。”

“怎么搞成这样?”

“我怎么知道。”

“老大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格桑急得快哭出来了:“他就是帮你忙做点手脚,怎么假墓反而变成真墓了?”

“妈的,一定是邹峰搞得鬼,做个假古墓又不犯法,但盗挖真古墓可就是重罪了!”

“老大,我二哥帮你做事,你可不能不管他啊!”

“我知道,你放心。”苍浩挂断电话,想找人商量一下,于是直接赶去了天雨楼。

这种事情也只有罗霸道这种混社会的人,才或许能给点意见,但罗霸道此时却也没了主意:“这事儿……好像有点搞笑啊!”

“是挺搞笑。”苍浩黑着脸道:“但我笑不出来!”

“我觉得……”罗霸道狠狠抽了一口烟,这才接着道:“现在关键是要搞清楚,不信禅师在里面说了些什么,要是他把什么都给撂出来了,咱们可不太容易往外捞人!”

“希望不信禅师能经受住考验……”

“我可没什么信心。” 罗霸道一个劲摇头:“老大,你是挺牛B,打架厉害,心理素质过硬,对警方的手段不放在眼里。但普通人可不行,警察要是想审问些东西出来,手段实在太多了。尤其是那些老预审员,什么样的人和事都见过,他往那一坐都不用说话只是拿眼睛瞄着,心理素质差点的人就会主动招供!”

“妈的……”苍浩无奈的又骂了一声:“想搞清楚不信禅师到底招没招,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够级别的官员出来斡旋一下。”

罗霸道立即摇摇头:“我是不认识……”

“我倒是认识……”苍浩马上想起孟阳龙,可旋即又否定了,这种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方便请孟阳龙出面。

更何况,人和人之间是互相利用,孟阳龙还没利用苍浩做过什么,苍浩哪里有资格去求孟阳龙办事。

此外,如果孟阳龙介入了这个案子,难免会知道天雨楼背后的种种,到时是福是祸还很难说。

罗霸道见苍浩不出声了,问了一句:“老大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谁可以帮忙。”突然间,苍浩脑海中灵光一闪:“有了。”

罗霸道急忙问:“谁?”

“郭林。”苍浩深吸了一口气:“我毕竟救过他的命,他又是警方高官,应该可以帮上忙!”

“这个主意不错。”罗霸道连连点头:“事不宜迟,老大,你现在就去找郭林吧。”

尽管苍浩已经出院了,也尽管廖家珺受伤当天就从医院溜了出来,郭林却仍然在住院,成了老伤号。

探望病人总不好空手去,苍浩买了两斤香蕉,又挑了两个半生不熟的芒果,这才去了医院。

病房外有两个执勤的警察,倒是认识苍浩了,既不用登记也不用通报,直接就让苍浩进了郭林的病房。

一见郭林,苍浩吓了一跳,这家伙足足胖了二十斤,由于在病房里不见风吹日晒,一张脸蛋粉嘟嘟的堪称吹弹可破。

“哎呦,你来了!”郭林看到苍浩,急忙就要下地迎接:“我正好闲得无聊,你来陪我聊聊天,太好了!”

郭林行动自如,虽然身上还有绷带,却看不出来像是受伤,苍浩按捺不住好奇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还不出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