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去做些自己害怕的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还不明白.”郭林看了一眼病房的门.确定已经关好.这才道:“现在外面形势这么复杂.我要是出去肯定要被卷入争斗之中.还不如在这里养病胜似闲庭信步.”

苍浩叹了一口气:“原來你才是聪明人啊.”

郭林见苍浩眉宇间有股愁色:“你有事.”

“是这样的……”苍浩咳嗽两声.不太好意思的道:“我确实有点事情想找你帮忙.”

“有事你说话.”郭林把胸口擂得嗵嗵直响:“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不就是想捞个人出來吗.我肯定给你帮忙.”

郭林虽然被邹峰打压的喘不过來气.不过毕竟当了这么多年警察.分析和判断能力毫不逊色.竟然猜出了苍浩的來意.

于是苍浩索性直接说了出來.只是在事实基础上做了一定的加工:“你也知道.我喜欢玩古玩.有个出家人一直帮我.昨天晚上.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人在一个空地上抓到.然后新闻出來了说是他盗墓……”

“你说的是多林寺的不信禅师吧.新闻我也看了.”

“我不瞒你.他们当时去那里是有别的事.也不知道怎么会碰上了古墓.我怀疑可能是邹峰暗中搞事.”

郭林毫不犹豫的道:“你放心.我帮你问问.”

郭林打了几个电话.就大致问到了情况.果不其然.不信禅师和一干工人还被警方羁押.

让苍浩颇为吃惊的是.警方找了几个专家去那个所谓的古墓进行鉴定.熟料竟然一致认定是真实的宋代古墓.

当然.这年头专家也不靠谱.有些专家的脑袋就像被砖头夹过.但警方请來的是知名学府的考古专家.这只能说明不信禅师把假货做的太像了.

可能因为这年头假货太多.结果假的也变成真的了.这样一來让苍浩更难处理.

郭林叹了一口气:“我就只能问到这么多.事情有点麻烦……”

“怎么.”

“负责这个案子的竟然是经侦支队.那里的新任队长郑跃军是邹峰的亲信.接下來.案子会转交给刑事侦查局.又是邹峰的嫡系部门.就像你说的一样这摆明了是邹峰搞事.”又叹了一口气.郭林无奈的道:“那么我就很难插手了.”

“有其他办法吗.”

“办法……”郭林微微皱起眉头.思忖片刻后说道:“首先你要记住.一定要让不信禅师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要说.打死也不说.大不了就装傻充愣.谁也不敢怎么样.现在我们警察很少还敢刑讯逼供.主要都是用心理战术.但如果他自己招供了.外面的人再想办法.就很难了.”

“问題是怎么带话进去.”

“关键就在这……”郭林很犯愁.在病房里來來回回的走着:“经侦支队处理……这个和尚现在说些什么沒说些什么.案件审理进度如何.我根本就沒法打听.”

沒想到连郭林都沒办法帮忙.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告诉你.这个案子其实很好圆.就说古墓是无意间发现的.并沒打算真的去盗墓.但这个和尚三更半夜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这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顿了顿.郭林又道:“只要有了合理的解释.再找个够级别的官员出來说句话.这案子差不多也就能了结.”

听到这话.苍浩有了个主意.也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廖家珺走了进來.

廖家珺也在这所医院住院.有空就会來找郭林聊天.但她可比郭林活泼多了.

虽然手上还绑着石膏.廖家珺神色如常.精气神十足.看样子好像随时都打算找个歹徒胖揍一番.

廖家珺跟苍浩打了个招呼:“你怎么在.”

苍浩随口道:“我过來看看郭局长.”

廖家珺拖着长音问:“你……是不是有事情要求郭局长.”

苍浩黑着脸说了一句:“你真聪明……聪明得让人讨厌.”

廖家珺哈哈一笑:“我太了解你了.”

苍浩沒理会廖家珺.告诉郭林:“沒什么事我先回去了.改天再來看你.”

郭林连连点头:“欢迎你常來.”

苍浩刚出病房沒几步.廖家珺就追了上來:“能聊会吗.”

“你不是來看郭局长吗.”

“我们两个随时能见面.”廖家珺笑了笑:“聊几句吧.”

“哦.”苍浩应了一声.也不管廖家珺.直接來到医院大楼顶层的天台上.廖家珺很自觉的跟了上來.

这里有个缓台.直接探出楼体的外面.周围沒有任何遮挡.

苍浩直接坐到了缓台上.双腿垂下來.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

这栋楼有二十多层.往下看一眼都让人胆战心惊.可苍浩却非常惬意:“你想聊什么.现在说吧……”

廖家珺看了一眼苍浩坐着的地方:“你不害怕吗.”

“当然害怕.”苍浩耸耸肩膀:“人.就应该做点自己害怕的事.这是在挑战自我.”

“可也不应该拿生命开玩笑.”

“只要你不推我.我是不会掉下去的.”苍浩回头望了廖家珺一眼:“你会推我吗.”

廖家珺微微一笑:“我是警察.”

“我知道.”抽了一口烟.苍浩接着道:“其实.我过去有很重的恐高症.但我经常强迫自己从高处往下看.所以我现在已经不再恐惧.如果沒有这份勇气.我很难免对今天的种种.”

“我倒觉得很开心.”与苍浩不同的是.廖家珺却是有些兴奋:“我很怀念与法兰克斯雇佣兵的激战.这些就是当警察应该做的.你知不知道过去处理那些小偷小摸让我都快无聊死了.”

“听起來你更应该做雇佣兵.”苍浩望了廖家珺一眼:“我知道你渴望拼搏与热血.但我要告诉你.那些法兰克斯雇佣兵并不可怕.摆在明处的威胁不会要了你的命.真正恐怖的是让你沒有觉察到的威胁.这才是我现在所忧虑的.”

“比如.”

“比如.假如有人跟踪我.就会带给我很大的麻烦.”顿了顿.苍浩又道:“我一直都很注意观察.但无法肯定是不是有足够了解我的人.躲在我无从发现的地方监视我.”

廖家珺无法理解苍浩的担忧.转而问道:“你做雇佣兵的那些年应该看到过更多恐怖的事情.”

“我就知道.你想找我聊聊.其实就是八卦.”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直接告诉你吧.赵轩和冷瞳都是我当年的战友.”

“冷瞳……有一只手……”

“是假手.”苍浩直接就道:“他的英文名字叫汤普森.在M国出生长大的华人.跟我混是最久的.他的那只手.是有一次为了救我.被狙击步枪射断的.当时根本沒有医疗条件.可就算有也沒办法接上.因为整只手已经被炸烂了.”

廖家珺脑补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倒吸了一口凉气:“原來是这样……”

“所以.当年的队伍解散之后.我最放不下心的人就是他.”

“话说……你为什么解散队伍.”

“我想回归文明.”呵呵笑了笑.苍浩有点无奈的道:“现在看來.我似乎犯了个错误.所以我要把队伍重新组织起來.”

“这……”廖家珺听到这话有些纠结.一方面想要看到当年的血狮归來.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这座城市可能被血雨腥风所笼罩.

苍浩又望了一眼廖家珺:“我有个事要求你帮忙.”

“什么.”

“马上.你们局会移交一个案子.是一个和尚带一帮人去盗墓.”

“我听说这个案子了.”

“你想办法传话给和尚.咬紧牙关.什么都别说.”

“好.”

“谢谢你了.”苍浩看了一下时间:“我还有事.改天聊吧.”

廖家珺本來很想知道苍浩做雇佣兵那些年的故事.不过知道苍浩此时有更重要的事.所以沒有挽留.

目送苍浩离去后.廖家珺回病房换了一身衣服.随后拦了一辆计程车回了刑事侦查局.

同事们看到廖家珺都吓了一跳:“廖队你怎么回來了.”

廖家珺笑了笑:“病房里实在无聊.我回來看看有沒有什么工作.我能帮上忙.”

李正伦刚好看到廖家珺.马上说了一句:“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我实在闲不住啊.”廖家珺眼珠转了转.试探着问:“对了.李局.我听说有非常好玩的案子.”

“是挺好玩.”李正伦笑了笑:“一个和尚带着一帮人.半夜跑去盗墓.本來是经侦支队抓的.这才刚刚转交到咱们这里.”

“我能去看看嘛.”

“行.”顿了顿.李正伦补充道:“你回來逛一圈倒是可以.不过要早点回去休息.”

“知道了.”廖家珺答应了一声.慢慢悠悠的來到了拘留室.

果然.不信禅师被拷在椅子上.因为案件是刚移交过來.所以讯问还沒开始.

廖家珺见过不信禅师.而不信禅师也认识廖家珺.

不信禅师百无聊赖间.抬头看到性感到令人喷血的身体.登时精神一振.

等到目光在胸脯上流连了许久.不信禅师才看了一下对方的脸.结果登时打了一个寒战.

不信禅师清楚记得.自己去天雨楼做大保健.看到一个女警察以为是制服诱惑.结果被暴打了一顿.

“是……是你……”

“是我.”廖家珺看了看周围.确定拘留室沒有其他人.这才压低声音道:“我挺意外的.沒想到苍浩是什么人都收.像你这种鸡鸣狗盗之徒也给他办事.”

不信禅师吓坏了.本來以为廖家珺是要公报私仇.听到这话才有些冷静下來:“你……是我老大派來的.”

“对.”廖家珺点点头:“你老大让我告诉你.咬紧牙关.什么都别说.他会想办法的.”

“哦……”不信禅师深吸了一口气.狐疑的道:“等等……你为什么帮我老大传话.”

不信禅师依然记得.当初廖家珺把自己暴打之后.又对苍浩和周大宇出手.

廖家珺摆明了跟苍浩有宿怨.而且非常看不起苍浩.怎么转眼给苍浩办事了.

不信禅师非常惊讶:“苍浩老大你太神奇了.”

廖家珺本來还想问问.不信禅师是不是已经交代了些什么.可是还沒等出口.拘留室的门被打开.一帮警察走了进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