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滚刀肉和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廖队.”为首的警察有些意外:“你怎么在这.”

“我听说和尚盗墓.所以过來看看.”廖家珺立即换了一副面孔.冷笑着道:“沒想到这个和尚我还认识.”

为首的警察更吃惊了:“廖队怎么认识他.”

廖家珺转身抽了不信禅师一记耳光:“你特么忘了天雨楼了.”

“沒……沒忘……”不信禅师磕磕巴巴的道:“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

廖家珺抬手又是一记耳光:“去你妈的.”

随着“啪”的一声.不信禅师的脸蛋就肿了.反正他本來就长得挺胖.倒也不是很明显.

廖家珺进來后.又是粗口又是大打出手.这倒是符合她的一贯作风.不过有违警方纪律.

为首的警察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廖队.你这样……好像不太合适吧.”

“哦.对了.这案子是你们负责.”廖家珺拍了拍衣服.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随后.廖家珺扬长而去.为首的警察坐下來告诉不信禅师:“我姓张.你可以叫我张警官.你的案子由我负责……”

不信禅师马上就道:“张警官.你们的警察刑讯逼供.你管不管.”

“刚才是一点误会.”

“我看不是误会.她就是故意的.手上打着石膏板还能对我大打出手.”不信禅师一副得理不让人的样子:“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沒什么怎么办.”张警官寒着脸道:“我们都沒看到刚才有人打你.你要是投诉.随便吧.”

“什么.”不信禅师火了:“刚才明明进來个女警察.手上打着石膏板.她打了我两个耳光.你们敢说沒看到.”

张警官肯定的点点头:“沒看到.你沒睡醒呢吧.还是困糊涂了.”

“好.”不信禅师恨得咬牙切齿:“我现在脸很疼.我强烈要求验伤.”

“你脸上有伤吗.我怎么沒发现.”张警官问其他警察:“你们发现他受伤了吗.”

其他警察纷纷摇头.张警官转而又对不信禅师道:“我警告你.这里是警局.你最好老实交代你的问題.不要试图耍花样.”

张警官本以为.只要咬定不承认廖家珺打人.这个骗子和尚肯定沒什么办法.

熟料.不信禅师根本是块滚刀肉.马上哎呦呦的叫唤了起來:“不给验伤也行.我现在身体不舒服.我要求看医生……哎呦呦.我肚子疼.疼死我了……”

说着话.不信禅师竟然放了个屁.一时间.整个拘留室臭不可闻.

张警官无奈.只好把医生请了过來.可是这个不信禅师却不肯配合.结果一干人折腾了好几个小时.

最后.医生确定不信禅师的身体沒有任何问題.不信禅师嘿嘿一笑:“哎呀.别说.我马上就好了.一点都不疼了……身体倍棒.吃饭倍香.张警官.这可得谢谢你啊.”

张警官黑着脸道:“谢我干什么..”

“行了.沒什么事了.时间也不晚了.谢谢你们陪我这么久.”不信禅师说着.打了个哈欠:“你们早点回去吧.”

“我们还沒下班……等等.你让我们回去.”张警官气坏了.霍然站起质问:“释不信.你知不知道你的问題有多严重.我警告你最好端正自己的态度.”

“我有什么问題.”

“盗挖宋代古墓.情节严重的话可以判死刑.你应该明白我们的政策……”

“我明白.”不信禅师打断了张警官的话:“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哎呀.听这话.你倒是个老油条了.”张警官冷冷一笑:“这么说你是不打算交代了.”

不信禅师挑衅似的看着张警官:“打我啊.你打我啊.”

张警官沒有动武.毕竟他不是廖家珺.不过他也有他的办法.

接下來.张警官便不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冷冷的打量着不信禅师.

拘留室里有几盏强光灯.全部打在不信禅师的脸上.把每一个汗毛孔都照射的清清楚楚.

警察把不信禅师看得这么清楚.不信禅师却偏偏看不清楚警察.这样一來.心理脆弱一点的人很容易防线崩溃.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信禅师有些受不了:“喂.你们瞅啥呢.有话就赶紧说啊.”

回答不信禅师的还是一阵沉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不信禅师是沒有一点时间概念.这批警察似乎是累了.起身出去.换了另外一批警察进來继续盯着不信禅师.

几个小时之后.这批警察出去.把张警官又给换了回來.

不信禅师始终被拷在那里.不仅身体疲惫.还不能休息.只要他把眼睛闭上想眯一会.张警官就会不耐烦的敲敲桌子:“醒醒.现在是讯问.不是你睡觉的时候.”

其实.在这么强烈的灯光之下.不信禅师也根本睡不着.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疲劳之下.他整个人越发萎靡不振:“张警官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

“我要你老实交代盗挖古墓的过程.”

就在不信禅师装病的同时.苍浩匆匆赶回曹氏地产.直接去了曹雅茹的办公室.

曹雅茹抬头望了一眼苍浩:“什么事这么急.”

“我……有个工作沒做好.”

“什么.”曹雅茹一下子站了起來:“苍浩.你又把什么事情搞砸了.你能不能让别人省点心.”

“我怎么让你不省心了.”

曹雅茹发觉自己有点失态.于是又坐了下來:“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地块.我让一个朋友去做个假古墓出來.结果被警察给抓了.”

“然后呢.”

“你沒看新闻.”

“你觉得我这么忙会有时间看新闻.”曹雅茹不耐烦的道:“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假古墓被人给戳穿了.这样一來公司损失可就大了.”

“我非常荣幸的告诉你.那古墓太真了.结果警方以盗挖古墓抓捕了我的朋友.”

“古墓是真的.”曹雅茹不禁有些欣喜:“你的朋友做事还是很给力的吗.苍浩.这一次的工作你做的不错.”

“曹总你好像忽视了问題的重点.”

“我知道.你为你的朋友担心……”曹雅茹咳嗽两声.不太自然的道:“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工作已经完成.至于你的这个朋友就只有另想办法了.”

“你何必兜弯子.可以更直接一些.我替你把心里话说出來吧.”苍浩冷冷一笑:“你要的只是这块地.其他的并不在意.反正你掏钱了.只要再拿点安家费出來.整件事情就圆满的画了一个句号.”

曹雅茹笑了笑.沒说话.

“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不用曹雅茹回答.苍浩主动说了出來:“是人.无论鸡鸣狗盗之徒.还是钟鸣鼎食的权贵.各有各的用处.今天人家给你办事出了事.你以为掏两个钱出來就可以摆平.明天就沒人敢给你办事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曹雅茹的表情非常尴尬:“我是想问你.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把他救出來.”

“我问了警方的朋友.关键是要为他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出现在哪里……”顿了顿.苍浩缓缓说道:“不如就说他是咱们公司雇佣的.”

曹雅茹很费解:“咱们雇用他干嘛.”

“我们想在那块地上盖一个小区.请这位大师过來看看风水.结果无意发现了这个古墓.”苍浩耸耸肩膀:“就这样.”

“这年头房产商都讲风水.买房子的人也将风水.不过风水这事好像不归和尚负责吧.”

“沒听说过跨界吗.”苍浩翻了翻白眼:“支付宝开始干银行了.百度开始搞文学了.红十字会转行做生意了……一个和尚看看风水有什么不对的.”

“也是.”曹雅茹叹了一口气:“这年头神棍也多.而且全是跨界经营.沒什么合理性可言.”

“那么就这么定了.”苍浩说着站了起來:“曹总.我希望你能帮这个忙.不要让我看扁你.”

曹雅茹有点火了:“你凭什么看扁我.”

“因为你的眼里只有利益.利益固然重要.但不是一切.”

“你这话说的很好.”曹雅茹冷冷一笑:“如果不是为了利益.你为什么跟着姚军辉鬼混.”

“我能说是因为姚军辉把我提拔起來了吗.”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利益.”曹雅茹冷笑不已:“苍浩.如果说刚开始你投靠姚军辉.或许是为了卧底.或许是为了帮我保住曹氏地产.但现在公司上市节奏加快.姚军辉的真正图谋肯定已经暴露了.你却一点行动都沒有.”

苍浩一怔:“你……要我有什么行动.”

“我只问你一个问題..姚军辉到底要干什么.”

其实曹雅茹说的沒错.苍浩最初得知姚军辉的计划时.第一反应确实是把这个计划如实汇报给曹家父女.这也是自己投靠姚军辉这么长时间的根本目的.

但这样一來却产生了另一个问題.姚军辉一直拿自己当朋友.连托妻献子这样的交情都有了.自己倒是对得起青梅竹马了.可是对得起朋友吗.

姚军辉固然贪婪.为了追求奢靡的生活不择手段.这就已经注定了他必将毁灭.但毕竟他对苍浩还是很够意思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