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狮子头里为什么没狮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处于一种两难的境地.内心的天平一头是青梅竹马.另一头是朋友.苍浩不知道该把砝码放到哪一边.

曹雅茹又是冷冷一笑:“你怎么不说话.”

“我沒什么可说的.”

曹雅茹字字顿顿的又问了一遍:“姚军辉到底有什么计划.”

犹豫了一下.苍浩斩钉截铁的说:“他可能确实有什么计划.但是.我不知道.你不要再问了.”

“好.”一刹那间.曹雅茹的表情变得冷漠了许多.看着苍浩的样子如同路人:“我不会再问你了.”

苍浩感到.自己原本跟曹雅茹已经非常熟远的距离.再次被拉开了许多许多.但自己既然已经选择了这个回答.就不会再更改:“你本來就不应该问我.”

“不信禅师的事情.该做的我一定会做.凡是因为公司而产生的麻烦我都会解决……”曹雅茹这话语带双关:“你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苍浩点了一下头:“沒什么事我就出去了.”

丢下这句话.苍浩转身走了.不再说什么.

如果曹雅茹能做更多事是最好的.但苍浩并不抱什么希望.

想要把不信禅师捞出來.只怕还是要盛世荷园出面.就算不请出孟阳龙本人.至少高雪轩能帮着想想办法.

但是.高雪轩却不在盛世荷园.这个女人总是很忙.

苍浩决定留下來等高雪轩回來.佣人对苍浩倒是非常客气.让苍浩待在雪轩的客厅.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几个小时过去.高雪轩却还不回來.苍浩倒是等來了曹雅茹的电话.

苍浩有点不耐烦:“什么事.”

“公事.你最好别用这样的语气.我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事.”顿了顿.曹雅茹很冷漠的道:“我通过我警方的朋友了解了一下这个案子.”

“怎么样.”

“结果一定出乎你意料之外.”

等到曹雅茹一说.苍浩大为吃惊:“怎么会这样.”

再说不信禅师.与警方的斗智斗勇一直在继续.

张警官觉得不信禅师可能是自己遇到的最难缠的对手:“你是怎么发现那里有古墓的.”

不信禅师一脸呆萌:“我不知道有古墓啊.”

“可是我们抓到你的时候.你就是在一座古墓里.”

“你说那个地方啊.”不信禅师恍然大悟:“我问你.既然那里是古墓.为什么沒有棺材和尸体.”

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題.警方请來的专家确实认定这座古墓是真的.里面的大量陪葬用物品也是真的.唯独却沒有找到这个墓的主人.

原因很简单.不信禅师还沒來得及弄.他本來打算找人去太平间弄一具无主尸体出來.结果尸体还沒到他自己先进來了.

张警官也有些好奇:“是啊.为什么沒有棺材和尸体.如果你不把这个问題解释清楚.只怕你的罪名要多一样盗尸罪.”

“那我问你们.狮子头里有狮子吗.虎皮青椒里面有老虎皮吗.”

“你这是什么态度.”张警官不耐烦的拍了一下桌子:“我警告你.最好老实交代你的问題.否则后果非常严重.”

“我來科普一下.在我国的丧葬文化中.有一类墓葬很特殊..衣冠冢.”顿了顿.不信禅师很认真的介绍道:“根据百度百科.衣冠冢.即葬有死者的衣冠等物品.而并未葬有死者遗体的墓葬.这是因为死者的遗体无法找到.或已葬在另一处.再于此地设衣冠冢以示纪念.最著名的衣冠冢有马嵬坡的杨贵妃墓.六安的史可法墓……”

“够了.”张警官不耐烦地打断了不信禅师的话:“你是说你盗掘的是一座衣冠冢.”

“不是.”不信禅师缓缓摇了摇头:“如果是衣冠冢.多少应该有点主人的遗物.但那里却沒有.”

“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不信禅师拖着长音说道:“这种情况只有在横店才会遇到.比较适合用來拍摄《鬼吹灯》.对了.这本小说你们看过吗.虽然说网络小说良莠不齐.但这一本真的很不错.发挥了充分的想象力……”

“别跟我说些沒用的.”张警官越來越不耐烦:“你是想说其实这是一座假墓.”

不信禅师毫不犹豫的道:“当然不是.”

“那你到底想说明什么.”

“我想说……我也不知道那里为什么会有古墓.我真的不是盗墓的.考古专家都沒发现.我怎么可能发现.”不信禅师嘚吧嘚的说开了:“当然.这年头的专家也是扯淡的居多.所谓专家其实就是把原來清楚的事情搞成糊涂.你就比如那个号称三代行医的养生专家张悟本.上他那挂一个号竟然要两千块.这特么比去洗浴中心做大保健都贵.而且得到的基本只是一句话就是让你回家喝绿豆汤.这钱也太特么好赚了.这么吹捧绿豆让红豆情何以堪.我看我有必要研究一下红豆的养生效果……”

不信禅师一开讲就停不下來了.从养生一直讲到养狗.反正就是各个角度抨击专家.

张警官算是看出來了.这个不信禅师还真就是跟老油条.也不知道被请进局子多少次.早就知道怎么对付警察.不信禅师采用的是最常用.却也最管用的办法.那就是装傻充愣.

看着不信禅师唾沫横飞的样子.张警官的耐心在一点点的耗尽:“看來你是一点不配合啊.那么我有必要用点手段了.”

不信禅师正准备接着讲讲养鬼.绕一个大圈子最后回到主題.那就是论证其实各路所谓专家都是即得利益集团养的鬼.听到这话.不信禅师把后面的十万字省略了.嘿嘿一笑:“我知道你接下來要做什么.”

张警官一挑眉头:“说说看.”

“你打算不让我睡觉.在这跟我耗着.直到我筋疲力尽.”嘿嘿一笑.不信禅师狡狯的道:“只可惜贫僧已经练就神功.神不知鬼不觉就能睡着.就比如现在.你以为我是在跟你说话吗.错.我是在说梦话.

一个年轻的警察快要崩溃了.看了一眼不信禅师.对张警官道:“我看有必要刑讯逼供了.”

一般犯人來了是不说.不信禅师是说得太多.却沒一句有用的.张警官也觉得自己沒办法克制下去了:“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回答我的问題……”

这一次.不信禅师脸色变得略有点苍白了.因为他知道自己马上要遭罪了.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拘留室的门被人敲响.随后一个警察快步走进來.在张警官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什么.

张警官一愣:“怎么……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警察摇摇头:“反正上面就是这么交代的.”

“李局长怎么说.”

“他说……只有服从命令.”

“那……邹市长呢.”

“不知道什么态度.”警察又摇了摇头:“事情挺突然.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上面既然已经发话了……”

“我明白.”张警官点点头.随后站起身來告诉不信禅师:“你可以走了.”

“什么.”不信禅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耍我.”

“我们很忙.沒时间在你身上浪费.”张警官不耐烦的摆摆手:“你被释放了.”

“可是……为什么.”

“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张警官冷冷一笑.同时却也是如释重负.终于不用跟这个骗子继续打交道了.

不信禅师已经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沒想到就这样被释放了.领回自己的东西浑浑噩噩出了警局.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就回了多林寺.

时间已经很晚了.在多林寺门前却还守着一个人.是苍浩.

曹雅茹在警方有些人脉.本打算活动一下把不信禅师捞出來.实在不行还可以请邹峰出面.沒想到.曹雅茹一问才知道.上面已经发话要求释放不信禅师.至于是谁发的话却沒人知道.

于是.曹雅茹告诉了苍浩.而苍浩在盛世荷园沒等到高雪轩.于是就到多林寺迎接不信禅师归來了.

“老大……”不信禅师一个箭步冲过來.差点给苍浩來个热烈的拥抱:“见到你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本來你回來.应该给你接风.不过现在形势紧张.一切还是从简吧.”叹了一口气.苍浩有点无奈的道:“我确实不会不管你.但你怎么被释放的……我也说不清楚.”

“啊.”不信禅师一愣:“不是你找人把我捞出來的.”

“我正在找人.你却已经被捞出來了.”苍浩黑着脸道:“不过你可以把这份恩情记在我头上.”

“我知道就算我出不來.老大也一定把我捞出來.”不信禅师挠挠头:“可到底什么人这么神通广大.”

“我分析过.有两方面有这样的能力.一是严月蓉.但她这个人不会轻易出手.做事非常谨慎.所以不会是她;另一方面呢.就是盛世荷园……”

“那里.”不信禅师有点惊讶:“老大你跟神秘的盛世荷园竟然也有來往.”

“你以为这是好事吗.”苍浩叹了一口气:“那里的人太复杂.他们的游戏跟我们是另一个层面.我真不太愿意被卷进去.”

不信禅师满不在乎的道:“富贵险中求.”

“对了.你在局子里.沒交代什么吧.”

“从经侦支队到刑事侦查局.什么都沒从我这问出來.”不信禅师哈哈一笑:“我最擅长跟警察打交道了.”

“那你手下的那些人呢.”

“说來也巧.我带去的全是霸道帮的小弟.罗霸道特意挑了一批嘴巴够紧的.而且他们实在不知道什么.想招供也沒得招.”顿了顿.不信禅师又道:“他们也被放出來了.”

苍浩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苍浩决定向高雪轩核实一下.转过天來.早早去了盛世荷园.而这一次高雪轩还就真在.

高雪轩好像是刚刚回來.神情有些疲惫.用手挡住嘴打了个哈欠.随后微微一笑:“你是不是想问问不信禅师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