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在自己的土地上自由奔跑/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微微一笑:“既然你已经知道不信禅师这个人.说明确实跟你有关.”

“我只是在给你帮忙.”

“我知道.”苍浩无奈的点点头:“其实.我也考虑过请你出面.昨天來找你沒碰上.”

“昨天跟你几个朋友在外面喝酒.这才刚回來……”轻叹了一口气.高雪轩意味深长的道:“不过.准确说不信禅师还不是我亲自放出來的.”

“那是谁.”苍浩微微皱起眉头:“不会是……孟阳龙孟老吧.”

“就是他.”高雪轩点了点头:“他听说你遇到一点麻烦.就顺手帮你解决了.”

苍浩冷冷一笑:“从他这个身份角度出发.恐怕只需要说句话就行.”

“沒错.”高雪轩打量着苍浩的神色:“你这是什么表情.”

“虽然说我是受益者.但这事还是让……怎么说呢.让我挺感慨.”

高雪轩变换了一下坐姿:“感慨.”

“首先、盗挖古墓是一个很严重的案子.但孟阳龙一句话就能给摆平.既然他可以摆平这种案子.自然也可以摆平其他.社会能够正常运行.需要的是秩序.这是法治.如果领导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任何事.下面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甚至不能过问.这是法治的悲哀.当然这一次的悲哀让我很高兴.但不受制约的权力既然可以做好事.那么同样可以做坏事.其次、孟阳龙为什么知道我遇到了麻烦.很显然是暗中对我有些关注.他这一次发话帮我忙.其实也是向我暗示.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我不想跟你讨论法治社会.我对这个话題不感兴趣.但我可以告诉你.后面的这一条你说对了……”顿了顿.高雪轩接着道:“事实上.孟老已经跟你达成了某种合作.在这种情况下你的行为需要向孟老负责.当然孟老做事也要对得起你.”

“你看.我回到这片土地.是为了开始平静的生活.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我的宁静.否则我当初就不会从丛林回來.这一点上.我的目的跟孟老是一样的.如果因为我的行为引发什么麻烦.孟老能帮忙能够摆平这当然让我很高兴.但是……”苍浩看着高雪轩.一字一顿的道:“我的绰号是血狮.你知道为什么吗.”

“愿闻其详.”

“网上有些傻B段子.用动物比喻人.说什么各种动物都能被驯服.唯独狼是不屈的.所以做人要有狼性精神.沒错.狼沒被驯化.被驯化的狼另立门户自称哈士奇……”冷冷一笑.苍浩接着道:“傻B段子写手根本不知道其实狗就是从狼演化过來的.狼表面看起來桀骜不驯.其实很容易驯服.反而猫科动物的驯化极其困难.可能有些人会想到家猫.其实猫的智力不比狗要差.它们完全能分辨人类的各种指令.但拒绝作出回应.这是一种高傲.所以在华夏传统文化中猫是被作为奸臣看待的.但是.我倒觉得猫的这种精神难能可贵.科学研究表明.狗是被人类选择驯化的.猫则是为了抓老鼠而主动跟人类在一起.换句话说是自己驯化了自己.所以.我被称为血狮.因为我不会给任何人看家护院.更不会给任何人做奴才.我所向往的生活是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自由的奔跑.”

高雪轩看着苍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

“孟老这一次帮了我的忙.我真的很感激.但麻烦你告诉他.可能我这个人跟他所预想的并不一样.”

“你要知道你的这些话可能会断送你解决各种麻烦的机会.”

“对我來说自由最重要.”苍浩站起身.轻呼了一口气:“我就说这么多.无论如何这一次还是要谢谢你们.但我的话也请务必转达给孟老.”

“小伙子有点意思.”高雪轩哈哈一笑.又变换了一下坐姿.晚礼服的裙裾往上提起了一些.露出一段雪白丰润的大腿.

“谢谢夸奖. 如果是夸奖.”

“我必须告诉你.这座都市丛林比起你來的那座原始丛林更加复杂.这里各种利益关系盘根错节.各方势力有着你想象不到的來头.”

苍浩多少有点高傲的笑了笑:“是吗.”

“你可能有点不以为然.但你不要忘记了.你连我高雪轩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苍浩毫不犹豫的道:“我一定会知道的.”

“那好.继续我刚才的话.本來一般百姓是接触不到这些的.但现在你已经卷了进來……”高雪轩拿出一根女士香烟点上.还沒等抽一口又道:“眼下沒外人.关起门我跟你说几句实在的.以你的能力当然可以在这座丛林杀出一条血路.就像过去那样.但你也会付出一些代价.做雇佣兵那些年你应该很清楚代价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上策是借力打力.利用这些势力互相间的矛盾为自己赢得胜利.但既然你想要利用.就需要付出一点成本.为别人做事总是难免.你和孟老之间的关系如果看做一笔生意的话.你绝对是稳赚不赔的.因为孟老的目的也是你的目的.但你另外有些目的原本与孟老无关.却可以让孟老帮助.”

“你说的这些.我会好好考虑……”苍浩觉得高雪轩的话给自己上了一课.但自己的原则不会改变:“可我仍然不会做提线木偶.”

“我会转达给孟老的.”

“那我告辞了.”

“等一下.”高雪轩望着苍浩.缓缓说道:“还有一件事很重要.虽然说不信禅师已经放了出來.但他的行为毕竟很让人费解.你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证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这样对关注这个案子的上级和舆论也有一个交代.”

“理由我已经找到了.”苍浩直接就道:“发现古墓的地块属于曹氏地产.不信禅师受雇曹雅茹去那里看风水.无意之间发现了古墓.”

“那么沒其他事了.”高雪轩微微点了一下头:“慢走.不送.”

同一时间.在邹峰的办公室里.邹峰正不安的來回走着.

李正伦有些无奈的道:“省公安厅厅长直接发话.让把不信禅师给放了.根本不说为什么.也不让我们过问.”

郑跃军跟着说道:“现在很多高层领导都非常迷信.背地里烧香拜佛供奉各种大师.这个释不信虽然是个江湖骗子.但沒准跟哪个高官就有关系.”

李正伦马上道:“如果是这样.我们可以把这层关系揪出來.这就成了这位高官的把柄.以后他必须为我们服务.”

“你们都沒有找到问題的关键.”邹峰停下脚步.望了一眼两个亲信:“省公安厅厅长是曲岩.我不知道曲岩是否认识不信禅师.但曲岩是军转干部.曾在空军服役.”

郑跃军和李正伦都沒明白.郑跃军问了一句:“然后呢.”

“然后就是他从排长干到团长.一直是孟阳龙的手下.”邹峰一摊双手:“难道你们不明白.”

李正伦很是有点吃惊:“是孟阳龙让放人的.”

“这是我的推测.”点上一根烟.邹峰狠狠抽了一口:“之前.孟阳龙來了局里.几句话就让我们放弃法兰克斯雇佣兵的案子.如果沒有那档子事.我可能也会像你们一样.怀疑曲岩跟释不信之间认识.可正因为有了那事.这一次又看到孟阳龙的影子.我就不能不怀疑潜在的其他利益关系了.同样.如果沒有这一次的事.我也会认为上一次孟阳龙的出现只是偶然.”

李正伦意味深长的道:“也就是说.两件事情放到一起.证明孟阳龙认识苍浩.一直在给苍浩帮忙.”

“对.”邹峰点点头:“苍浩跟着姚军辉混.经常去盛世荷园玩.也不知道怎么认识了高雪轩.有可能是高雪轩把孟阳龙引荐给苍浩.”

郑跃军狐疑的问:“可孟阳龙这个级别的人何必给苍浩一个小虾米帮忙.”

“孟阳龙负责国家安全工作.这种工作很多时候是秘密进行的.说穿了这个孟阳龙其实就是个特务头子.我们这些穿制服的太过显眼.有些事情不方便直接去做.那么他会另外挖掘一些有用的人才为自己做事.”冷笑一声.邹峰有点不屑的道:“这种工作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郑跃军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孟阳龙站到苍浩这一边.我们以后岂不是更麻烦.”

一直沒说话的周大宇这时突然嘿嘿一笑:“我倒觉得很简单.”

邹峰望了一眼周大宇:“怎么简单.”

“综合眼下的迹象來看.不管孟阳龙是不是盛世荷园的主人.但苍浩眼下的能力却跟高雪轩有密切的关系.”

邹峰点点头:“对.”

“所以不如一了百了.”周大宇直截了当的道:“血洗盛世荷园.”

“你疯了是不是.”李正伦怒道:“如果孟阳龙真是盛世荷园的主人.你知不知道这会带來多大麻烦.”

“如果他是就最好了.直接可以把他一起干掉.这是最痛快的.不然还能这么样.让邹市长去孟阳龙那里争宠.”冷冷一笑.周大宇又道:“我倒觉得当领导的最愿意出现这样的局面.手下人互相争斗.然后全到自己这里争取支持.但对我们來说.大量时间、精力和资源就全都被这样消耗掉了.”

“可你沒有考虑过.孟阳龙之死会带來非常大的影响.毕竟他级别太高.”邹峰的语气比较和缓.说明某种程度上认同了周大宇的意见:“还有.如果孟阳龙不是盛世荷园的主人.这件事带來的巨大后果又该怎么处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