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血洗盛世荷园/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铲除盛世荷园终归是好事.我沒想到原來这个私人会所也是一股势力.既然邹市长你要一统这座城市.盛世荷园就是个阻碍.” 顿了顿.周大宇接着道:“至于孟阳龙.无论到底是不是那里的主人.对我们來说这件事情的后果都很容易处理.”

邹峰急忙问:“怎么处理.”

“让短斧手出面.”周大宇阴测测的一笑:“他现在恨透了苍浩.不愿放过任何机会干掉苍浩.”

“有道理.”邹峰也笑了:“好主意.如果短斧手成功了.我们坐收渔人之利.如果短斧手失败了.我们也可以撇清责任……周大宇被你越來越精明了.”

“都是邹市长教导有功.”周大宇很认真的道:“我相信.做大事就要有大格局.如果太过忌惮孟阳龙的身份.我们以后岂不是要处处束手束脚.”

“沒错.”邹峰马上做出了决定:“血洗盛世荷园.”

邹峰片刻不耽误.直接带周大宇去了短斧手的病房.

短斧手的康复速度很快.现在已经能下床正常活动了.邹峰和周大宇进來的时候.他手里正挥舞着一把短斧.远看只见一团银光.

“你们來了.”短斧手随手把斧头扔到一边:“感谢你们的悉心照顾.我感觉已经好很多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邹峰坐了下來.淡然道:“我这一次來.一则是想看看你的康复情况.二则是给你提供一则消息.”

“什么.”

“之前我们遭遇连串挫折.是因为苍浩找到了新的盟友..盛世荷园.前一次跟你交手的那个泰拳高手就來自盛世荷园.”

“然后呢.”

“然后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你想让我血洗那里.”短斧手古怪的笑了起來:“为什么你不亲自出手呢.”

“实不相瞒.我手下多是些城狐社鼠.实在不堪大任.对付苍浩这样的人.还是得你出手.”顿了顿.邹峰强调道:“不要忘记你有多少兄弟死在他的手里.”

“我当然不会忘记.”

“那么更多的我就不说了.”邹峰长呼了一口气:“短斧手.从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很欣赏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我的兄弟们已经做好准备.”短斧手缓缓活动了一下肩膀:“现在我跟苍浩之间.已经不只是个人恩怨.所以.任何敢跟苍浩站在一起的人.我都要铲除掉.”

再说苍浩这一边.早晨刚到公司上班.就被曹雅茹叫去办公室交代一些工作.

曹雅茹始终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等到工作交代完毕. 这才多少缓和了语气:“关于不信禅师.其实我是打算全力帮忙的.沒想到仍然有人已经抢先一步.”

“是一个朋友帮的忙.”苍浩十分装B的道:“本來哥不想麻烦他.沒想他竟然知道了.直接帮哥把事情办了.沒办法.哥就是这么招人待见.愿意给哥帮忙的人太多了.”

“你人缘倒是不错嘛.还认识这么强力的人物.”顿了顿.曹雅茹略有点讥讽的道:“你这些话稍加改造一下就可以出去管人借钱.”

“谢谢夸奖.我也一直觉得自己口才不错.”

曹雅茹冷冷一笑:“可能姚军辉就是因为你擅长拍马才提拔你的吧.”

“你对姚军辉也算熟悉了.你觉得他有这样昏聩.”

“这……好像还真沒有.”曹雅茹轻哼了一声:“他不过就是贪得无厌.无耻下流.阴险卑鄙.但是绝对不糊涂.”

“曹总.我建议你不要把别人想的太坏.这不是因为别人其实不是这么坏.而是比照一下自己其实也一样.”

曹雅茹一愣:“你这么说什么意思.”

“姚军辉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利益打拼.当然这是占了别人的便宜.可曹总难道你不是也一样吗……”耸耸肩膀.苍浩苦笑着道:“我们在这地块上凭空造了一座古墓出來.就是为了让这地能闲置几年.这又是占了谁的便宜.”

“那照你这么说我反而应该同情姚军辉.”

“我面对对手的时候.只会想到如何打倒他.我也会反驳他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但一般不会做道德层面的谴责.大家都是吃五谷杂粮的俗人.世上本沒有圣人.圣人这行业早就被取缔了.你要是不信就去人才市场门前摆个摊说自己是圣人.你看城管是不是來打你.”顿了顿.苍浩又道:“姚军辉威胁到你的利益.那就打倒他.把他踩在脚下.让他对你心服口服.但任何言语上的贬低只是逞口舌之快.沒有任何实际意义.反而让人看扁曹总你的水平.”

曹雅茹默然片刻.沉重的点了点头:“你说得对.”

“沒什么事我就出去了.”

“我也要走了.”曹雅茹站起身.看了一下时间:“我要去一趟浩天拍卖.这地咱们虽然拿到手里了.但还有些手续需要跟那边交接.”

苍浩和曹雅茹一起走出办公室.苍浩回了市场部.本來打算处理些文件.不信禅师打來了电话:“老大.快來.你快來多林寺……”

不信禅师好像很激动.说起话來上气不接下气.苍浩随口问道:“你在外面做大保健呢.”

“当然不是.”不信禅师急急忙忙的道:“大哥.我大哥來了.他要见你.”

“你大哥.”

“是啊.”不信禅师一个劲点头:“他也不事先通知一声.突然就來了.老三也过來了.我们都在等你.”

苍浩对这两个骗子的大哥一直非常感兴趣.连工作也不管了.离开公司拦了一辆计程车直奔多林寺.

寺门沒有关.似乎等着苍浩.苍浩走进去.发现前庭站着三个人.

不信禅师和格桑仁波切自然都在.第三个人穿着一身深蓝色唐装.

这个人面容俊朗.看起來很年轻.至少比不信禅师和格桑仁波切要年轻好几岁.

也不知道这两个骗子是不是因为耽于酒色所以显老.反正这个人无论如何也不像两个骗子的大哥.只是他举手投足都异常的沉稳.这倒不像普通年轻人能有的.

“苍浩……”这个人看到苍浩.也不用两骗子介绍.直接打了个招呼:“你好.久仰大名.今天才有机会见面.实在是一大憾事.”

“你好.”苍浩跟对方握了一下手.发现对方很有力:“请问.你怎么称呼.”

“墨师.”

苍浩打趣道:“你的两个弟弟一个是显宗.一个是密宗.我本來猜测你可能是个道士.可听这名字又有点像是墨家传人.”

“这个不重要.”墨师轻轻的摆摆手:“万法归一.这个‘一’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这个‘万’就是见人见智的事了.”

苍浩点点头:“说得好.”

不信禅师看看墨师.又看看苍浩.摸了摸亮堂堂的脑袋:“本來我要给你们两个介绍.结果你们两个已经聊上了.”

墨师马上就道:“我來之前.已经做了些准备功课.当然知道苍浩是谁.”顿了顿.墨师非常客气地对苍浩说了一句:“我这两个弟弟.总是不让人省心.你给他们做老大.一定帮他们解决了不少麻烦.我要表示感谢.”

“也不能这么说.”苍浩瞥了一眼两个秃头骗子:“其实……他们也给我帮了不少忙.”

“苍先生客气.”墨师虽然是刚來.但就像多林寺的主人一样:“來.请坐.”

前厅正中摆着石桌石凳.四周栽种着绿竹.两个人刚刚落座.不信禅师马上奉上一壶香茗.格桑则端上來两盘干果.

这倒是让苍浩有点意外了.因为按照他们两个的品行.应该拿出來几个肘子猪蹄.再弄上一箱啤酒.

“我们兄弟三个是个什么情况.苍先生应该已经知道了……”顿了顿.墨师接着道:“这些年.兄弟三个四处飘着.不信來了广厦之后混得不错.至少有了这么间不大不小的寺庙.格桑來投奔不信.打算在这里落脚.于是我也就來了.”

苍浩点了一下头:“欢迎你.”

“也就是说.我们兄弟三个打算留在这里.不过我不是白來的……”墨师看着苍浩.很认真的道:“我这一次來也是为了给你帮忙.”

“帮我什么.”

“苍先生现在麻烦少吗.”墨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这才接着道:“你以为在曹氏地产打工.偶然接触到了邹峰.结果一系列机缘巧合下來.邹峰把你看成统治这座城市最大的阻碍.现在.你为了打倒邹峰.偶然又接触到了孟阳龙.你可想过是否又会被牵扯进更凶险的争斗之中.”

苍浩听到这番话.对墨师其人更感兴趣了.他不仅足够有远见.而且知道的事情太多.

苍浩见过孟阳龙这件事.加上两位当事人在内也只有三个人.苍浩实在不明白:“你怎么知道我见过孟阳龙.”

“墨师是一介布衣.沒有什么本事.更沒有异能.也不像苍先生你战功彪炳声名远播.”微微一笑.墨师缓缓说道:“但是.我有我的长处.我助人成事.我帮过很多人.所以.我有很多朋友.进一步的.消息也就灵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