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墨师/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听到这些马上意识到.墨师其人的人际关系极广.

只怕是上至大柄在握的肉食者.下至勉强糊口的贩夫走卒.都有墨师的朋友.

这样一來.苍浩反而也理解了.似乎墨师如果不知道那件事反而才奇怪:“那么你认为我当下应该怎么做呢.”

苍浩点上一根烟.给墨师递过去一根.不过墨师不抽:“前途虽然凶险万分.却也是一个机遇.我是很看好苍先生的.既然你能纵横那座丛林.同样可以捭阖这座城市.”

“借你吉言.”苍浩拿起茶杯举了一下:“有机会的话.我要跟你好好喝两杯.”

“希望我能对你有些帮助.”墨师深深地说了一句:“我从两个弟弟那里.听到了很多你的故事.我很有兴趣跟你一起开创一番事业.”

“如果你想帮我……”苍浩眼珠转了转:“我眼下倒是有个问題.”

“什么.”

“盛世荷园的高雪轩到底是什么人.”

“你说她啊.”

“好像你很了解.” 苍浩有点困惑的道:“我能从她身上嗅到同类的气息.可他偏偏又认识孟阳龙这样的高官.按说这两个层面的人根本不应该有交集.”

“为什么不能有.其实事情很简单……”墨师附到苍浩耳边嘀咕了几句.

苍浩听罢.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格桑和不信什么都沒听到.互相间看了一眼.一起挠了挠头.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同一时间.曹雅茹已经在浩天拍卖办理好全部手续.付灵娟殷勤的邀请曹雅茹一起吃午饭.于是两个白富美去了附近一家意大利餐厅.

付灵娟让侍者倒了两杯红酒.随后举起杯子敬曹雅茹:“我要恭喜你.”

曹雅茹明知故问:“恭喜我什么.”

“新闻已经出了.那个地块发现古墓.现在文物部门要介入进一步勘察.这样一來这地块可能得闲置上几年.”顿了顿.付灵娟又道:“最多三年.到时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把地块转手一卖就能轻松赚上两三倍.”

曹雅茹笑了笑:“什么都瞒不住你.”

“话说.也是好事多磨啊.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找了个和尚去看风水.”

“这个吗……”曹雅茹想起自己之前跟苍浩谈过这件事.马上道:“本來.我是想盖小区的.你也知道现在的人都信风水.我这就找了那个大师过去看看.沒想到这个大师无意间竟然发现了古墓.又被警察当做盗墓的给抓了起來.还好误会已经解释清了.”

“我看到新闻.真是笑坏了.”

“说起來……”曹雅茹轻叹了一口气:“这事还得表扬苍浩.”

付灵娟是个聪明人.事情涉及到曹雅茹自身的工作.所以沒追问为什么要表扬苍浩.只是提起苍浩这个人.她想起了一些事.随口说了一句:“也不知道他跟海璇发展的怎么样了……”

“跟孙海璇发展.”曹雅茹一愣:“我沒明白.”

“啊……你……不知道吗.”付灵娟发觉自己说走嘴了.急忙道:“就当我什么都沒说.”

“每当别人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知道了什么事情.”曹雅茹微微一笑:“就凭咱俩这关系你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

“其实也沒什么……”付灵娟有点尴尬:“我就是以为……海璇可能跟苍总在谈恋爱.不过你不知道这事.最近他们两个也沒什么來往.看起來是我误会了.”

曹雅茹打破沙锅问到底:“为什么你认为他俩谈恋爱.”

“这个吗……”付灵娟把侍者打发走.压低了声音把那天撞见孙海璇骑在苍浩身上的事说了一遍.随后又道:“所以.我以为海璇收心了.想要嫁人了……”

“收心.”

“你手下那么多女白领.还不知道她们的生活方式吗……”付灵娟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又道:“喜欢一个人很快.发生关系更快.不过最快的是分手速度.”

“说到底就是玩一玩.”此时.曹雅茹的脸色要多好看有多好看:“如果他俩是正经谈恋爱.倒还有情可原.不过如果只是玩玩……”

“这个吗……海璇是个不错的女孩.有些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一个人孤身在外打拼.难免感到孤独苦闷……”笑了笑.付灵娟有些无奈的道:“她算是想得开的.其实有些时候我挺羡慕她.可就是放不开自己.”

“我说的不是孙海璇.”曹雅茹重重哼了一声:“我是沒想到.苍浩竟然借着工作的机会泡妞.我带他來参加拍卖.他竟然能勾搭上你的下属.那么以后我还敢安排什么工作给他.”

“我倒觉得这沒什么……”付灵娟还真不是有意挑事.确实是不小心说漏了:“不说苍总.就说海璇吧.工作能力和人品都是一流.生活上的一些事我作为上司也不好干涉什么.”

曹雅茹毫不犹豫的道:“我倒觉得这种事最能说明人品.当然我不是针对孙海璇.我只对苍浩很失望.”

说起來.曹雅茹误会了事情先后顺序.其实苍浩和孙海璇擦出火花.是曹氏地产竞拍地块之前的事情.而且跟公司的工作也沒什么关系.

但曹雅茹的主观性就是这么强.已经认定了苍浩风流好色无耻.就全然想不來如果不是苍浩也不可能那么便宜就拿下地块.更忘记了公司能闲置这个地块不开发也是拜托于苍浩的努力.

跟付灵娟吃过饭.曹雅茹回到自己车里.拿出手机给丁晓红打了过去:“你在哪里.”

丁晓红刚刚起床:“在家……”

“姚军辉那边最近有沒有什么消息.”

“沒有.”丁晓红打了个哈欠:“他有些日子沒來我这了.”

“苍浩呢.”

“妈的.这个王八蛋.我怀疑他故意躲着不见我……”

“也就是说你那边什么消息都沒有.”曹雅茹不耐烦的打断了丁晓红的话:“我告诉你.我在你身上投入那么多钱.是为了让你提供有价值的信息给我.如果你什么都拿不出來.我倒要考虑我们之间是不是还能继续合作.”

丁晓红冷笑一声:“吓唬我.”

“我是在警告你.”曹雅茹冷冷的道:“听着.我只要装作不小心把你跟苍浩的事情泄露给姚军辉.那么你跟这两个男人的关系就会一起完蛋.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丁晓红听到这话.完全清醒了:“曹总.你听我说.我不是不给你帮忙.而是真的沒有机会.”

“机会在于寻找.在于创造.”曹雅茹不耐烦的道:“老实告诉你.我对姚军辉一伙已经开始收网了.不久之后苍浩和姚军辉我要一网打尽.你现在能做些什么.直接决定你以后能过什么样的日子.你最好明白这一点.”

说罢.曹雅茹就挂断了电话.丁晓红坐在被褥上发傻.过了半天才回过神來:“艹.”

尽管丁晓红总是把“艹”字挂在嘴上.很遗憾的是其实只有被艹的份.而她也只有在艹的这个过程中才能挖來些信息.

说起來.丁晓红也算是幸运.她刚起床收拾好准备去找苍浩.姚军辉竟然來了.

“干爹.你好些日子沒來我这了……”

“我忙.公司忙着上市.我都快被工作压死了.”姚军辉伸了一个懒腰.当真是一脸疲惫:“我这是路过.正好上來看看你.等下马上还得走.”

“且.”丁晓红噘着小嘴道:“忙.忙.忙.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忙.也不知道到底在忙些什么.”

“当然是忙工作了.工作要是搞不好.我拿什么养活你呢..”姚军辉哈哈一笑.伸手掐了一下丁晓红的脸蛋:“我去洗个澡.”

姚军辉马上去卫生间了.丁晓红注意到他拿着一个公文包.等到卫生间的门刚一关上.就亟不可待拿过打开.

丁晓红根本不在乎曹氏地产最后会归谁所有.但她如果想要保证自己今后能继续过这种舒坦的生活.就只能寄希望于在公文包里发现点什么然后拿去报告给曹雅茹.

可能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丁晓红抽出一摞文件刚看了一眼.就愣在了那里.

“这……这……”丁晓红紧张的望了一眼卫生间的门:“姚军辉要狙击曹氏地产的股价.”

这份文件是整个详细的狙击计划.虽然丁晓红不怎么懂股票.却也能看出來这个计划相当凶狠.

马上的.丁晓红福灵心至.拿出手机给每一页文件都拍了照.接着又把文件装回到公文包里.

过了一会.姚军辉从卫生间出來了.坐下來跟丁晓红聊了一会.

丁晓红心里装着事情.实在懒得说话.有一句沒一句的应付着.

姚军辉本來就已经不喜欢这个女人了.见此更是兴趣寥寥.过了一会就拿起公文包起身告辞了.

丁晓红把姚军辉送出门后.马上回來给曹雅茹打了个电话:“你在哪啊.”

曹雅茹很不耐烦:“我在开车.过一会再给我打过來.”

半个小时后.曹雅茹回到办公室.手机却沒电了.

丁晓红打曹雅茹的手机沒通.就直接拨到办公室电话上:“喂.你不是让我给你打听消息吗.你这是什么态度.”

曹雅茹很不屑的轻笑了一声:“怎么着你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