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苍浩快来救我/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斯太尔的前车窗贴着反光薄膜.看不到里面的司机.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丁晓红的呼喊声.车速越來越快.

看着死亡离自己越來越近.丁晓红绝望了.两道泪水从面庞上滑落.她猛然之间发现刚才苍浩沒有骗自己.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突然从旁边射出來.似乎已经计算好了斯太尔的行驶速度和方向.等到斯太尔经过的时候正好跳上驾驶室.

尽管只是一瞬间.丁晓红却还是看清楚了.这个人正是苍浩.

只见苍浩打开驾驶室的门钻了进去.紧接着.两个人从驾驶室被扔了出來.随后斯太尔车头一斜.撞在了路边一棵树上.

丁晓红一时间热泪盈眶:“谢谢……苍浩……”尽管她明知道苍浩听不到自己的话.可还是不住的念叨着.

然而.丁晓红还沒來得及喘口气.突然车窗被人砸开.碎片迸溅了她一身.

她还沒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人从车窗硬生生拉了出來.直接按倒在地.

丁晓红躺在地上.发现对方是五个表情狰狞的壮汉.手里拎着砍刀.

“小表子……”为首的壮汉一字一顿的质问:“文件在哪.”

“文……什么文件.”

壮汉抬手一记耳光:“姚军辉的文件.”

这一巴掌打得非常狠.丁晓红的脸肿了起來.她很想哭.过去.她在干爹面前也经常哭闹.为了买车买包买表.但这一次哭闹却沒有任何用处.这些人显然沒有兴趣怜香惜玉.

“我可以给你们……”丁晓红喘着粗气道:“你们别伤害我.”

“快点拿來.”壮汉抬手又是一记耳光.随后向斯太尔看了一眼:“那个人是谁.”

丁晓红颤抖着声音回答:“我……我不知道……”

“少废话.快点把文件拿出來.”

斯太尔静悄悄的停在那里.一点动静沒有.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丁晓红心里不住的祈祷:“苍浩快來救我……”同时.颤抖着手拿出手机.准备交到壮汉的手里.

这个壮汉还沒等伸手去接.突然间身体定格了.旋即整个人倒飞了出去.重重撞在了一棵树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苍浩已经从斯太尔上下來.绕到了这些人的身后.

另一个壮汉挥起砍刀向苍浩劈过來.苍浩直接一脚射在小腹上.这个壮汉就像同伴一样身子倒飞出去.

接着.苍浩一俯身.一记扫堂腿放到了另外一个壮汉.又冲着壮汉的太阳穴狠狠來了一脚.

壮汉一歪头.昏死过去.

另外两个壮汉向苍浩夹击过來.苍浩俯身又一记扫堂腿.踢中了一个壮汉的脚踝.随后速度和力量丝毫不减.直接又扫中了另一个壮汉.

两个壮汉齐齐摔倒在地.苍浩高高跳起.双腿蜷起.落下來时双膝正砸中一个壮汉的胸口.

这个壮汉昏倒了.另一个壮汉挣扎着站了起來.丁晓红鼓起勇气.捡起一块砖头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几个壮汉全被打倒.苍浩观察了一下周围.鼓捣了几下打开车门.把丁晓红塞进了副驾驶位.

随后.苍浩也不知道怎么.把车子重新发动起來.风驰电掣般开走了.

也不知道开了多久.已经远离事发地点.苍浩才把车子停在街边.随后抬手给了丁晓红一记耳光.

“你为什么打我.”丁晓红捂着脸.眼泪刷的一下子流了下來.眼线和眼影都被泪水冲开了.整张脸就像小花猫一样.

“我问你.钱和命哪个重要.”

丁晓红嚅嗫着嘴唇回答:“命……”

“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很多游戏.连我都玩的胆战心惊.更不是你有资格参与的.”顿了顿.苍浩接着道:“你应该做的.是让干爹掏钱养着.时不常去干女儿定点消费单位转转.但你不满足.想要更多的钱.却又参与了这样的游戏.你能活下來简直就是个生命的奇迹.”

“怎……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不会这样.”苍浩冷冷一笑:“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吗.曹雅茹的座机可能已经被人窃听了.如果你把这份文件交给曹雅茹.会影响到太多人的利益.不要说杀你自己灭口.报复杀你全家都是有可能的.”

丁晓红又哭开了:“苍浩……谢谢你……”

“听着.我救你只是原因之一.毕竟咱俩也有过露水情缘.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必须把那些文件拿回來……”苍浩一伸手:“给我.”

“你……要去干嘛.”

“还给姚军辉.”

“不行.”丁晓红死死的抓住手机:“我命丢快丢了.不能把文件这么还给姚军辉.”

“你还想怎么样.再敲一笔钱.”

“不是.那倒不是.”丁晓红急忙摇摇头:“要是把文件还回去.姚军辉就不要我了.”

“你这到底是什么脑子.”苍浩差点被气笑了:“你知不知道.这一次派人杀你的.就是姚军辉手下亲信.”

“啊.”

“你已经不可能继续留在姚军辉身边吗.懂吗.”

“那……我该怎么办.”

“这些年.你应该已经攒了不少钱.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收拾行李走人.去另外一座城市开始新的生活.就当什么都沒发生过一样.”顿了顿.苍浩接着道:“毕竟你也沒造成什么太大损失.他们应该不会追杀你的.”

“真的吗.”

“如果他们这么做了.我会保护你的.”苍浩把手一伸:“文件给我.”

犹豫了一下.丁晓红把手机交给了苍浩.苍浩看了一下里面的文件照片.又道:“从此以后.不要再跟姚军辉这边的人有任何联系.你最好就把这一段生活当做记忆中的空白.”

“我真沒想到……”丁晓红怆然笑了起來:“不管怎么说.我跟姚军辉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他竟然忍心下手杀我.”

“错.”苍浩摇了摇头:“你都不念及情分.为了钱出卖姚军辉.我倒觉得姚军辉比你仁义多了.只不过.为了利益而疯狂的人不只你一个.姚军辉现在能做什么又不能做什么.已经不是他自己说了算了.”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丁晓红说罢.用力在苍浩的脸上亲了一下.

“好人做到底.”苍浩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护送你回去.马上收拾东西.别超过十分钟.但只拿细软.其他的都别要了.”

这一次.丁晓红沒有再使性子.只是看着成堆的名牌服装和包包却不能带走.心里颇为不舍.

“快走.”苍浩拉着丁晓红的胳膊就往门外拽:“时间來不及了.”

丁晓红可怜兮兮的道:“让我再看一眼.”

“我说过來不及了.不要再让我打你.”苍浩硬是把丁晓红给拖了出來.也就是刚离开沒多久.一帮人杀气腾腾的冲进楼里.

丁晓红远远看着.胆寒心惊:“他们竟然还真追來了.”

苍浩叹了一口气:“我现在送你去机场.”

苍浩给丁晓红买了一张去京城的机票.亲自看着丁晓红上了飞机.这才算放心.

正准备回公司.苍浩接到了姚军辉的短信.晚上约在一间叫流金岁月的私人会所吃饭.

这个流金岁月比较有特点.进去之后仿佛穿越回了几十年前前.到处都是红色的旗帜和各种革命标语.

來这些消费的人也都有些年纪.共同点是有着暴发户嘴脸.一身名牌.大腹便便.

他们坐在那里喝酒.一个个吆五喝六.追忆自己当年当造反派的黄金岁月.把环境弄得乌烟瘴气.而且他们都非常霸道.似乎只要看你不顺眼.就随时能把你打倒在地.

不过.尽管这帮人消费起來都是一掷千金.气质却不怎么高贵.似乎只要离开这里随时都能去加入大妈们的广场舞队伍.

苍浩等人所在的包房隔壁更是闹腾的厉害.几个中年男人搂着岁数差不多的中年女人.高歌《迟來的爱》.

苍浩感到很无奈:“怎么这一次來这种地方.”

“各种私人会所和俱乐部很多.而且各不相同.不同的地方面向的消费群体是不同的.我只是考虑我这样的人有点年纪了.应该來个怀旧的地方.沒想到是这样……”姚军辉也很无奈.叹了一口气:“盛世荷园倒是不错.只可惜最近几天闭门谢客了.”

“闭门谢客.”

“我估计……”姚军辉压低了声音:“好像是那里这几天住着特别重要的客人.不方便再接待其他人了.”

“哦.”苍浩依然心中有数了 .这个重要的客人大概就是孟阳龙.

这顿饭吃的很无聊.一干人简单聊了几句.就匆匆起身离去.

也就是这简单的交谈.沒有任何一个人提起丁晓红.就好像今天沒发生过任何事.

姚军辉等到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个中年男人一下.正是从隔壁包房出來的.

这个男人大腹便便.带着手指粗细的金项链.似乎晚上摘下來就可以用來拴狗.他把一瞪眼睛:“你特么眼瞎啊.”

姚军辉冷笑一声:“这位先生.你有话好好说.何必出言不逊.”

“我还就骂你了.你能怎么的.”虽然姚军辉的话不卑不亢.这个中年男人却是不依不饶.指着姚军辉的鼻子呵斥道:“艹你妈的.我告诉你走路给我长点眼睛.跟我说话也特么小心点.”

姚军辉笑了笑:“我要是不呢.”

中年男人一瞪眼睛:“信不信我让人砍了你.

这句话好像是暗号.马上的.一帮人冲了过來.站在中年男人身边.虎视眈眈的看着苍浩和姚军辉.

姚军辉手下也有人.刷的一下子围了上來.跟对方对峙起來.

“我艹.”中年男人气呼呼的打量着姚军辉:“手下人不少啊.你特么混哪的.”

“我是曹氏地产的.我叫姚军辉.记住这个名字.”

听到这话.中年男人有点怂了:“搞房地产的啊……”

“我现在要出去.你马上让开.”姚军辉走在前面.苍浩在旁边.其他人跟在后面.

中年男人不敢再说什么.齐刷刷让出一条通道.让苍浩和姚军辉通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