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丁晓红职业生涯的最大危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來到会所外面.姚军辉让苍浩上了自己的车子.随后张玉杰走了过來:“那小子刚才挺猖啊.姚总.就这么算了.”

“我们搞开发的.什么人沒见过.还能怕了他.”姚军辉冷冷一笑:“张总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明白了.”张玉杰点点头.马上去安排了.

姚军辉发动车子.停在会所对面的路口.过了一会.果见那个中年男人和狐朋狗友从会所里出來.

这帮人一个个依然是牛B哄哄的样子.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好像他们的父亲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李刚”.

也就在这个时候.从暗处突然冲出來十几个人.先是用麻袋套住那个中年男人的头.随后挥起球棒用力敲在后背.

中年男人一声不吭倒在地上.这些人仍然不停手.挥舞球棒继续殴打.

中年男人的同伴想过來帮忙.这些人抬手就是一球棒.把最前面的一个直接打倒在地.随后.只要上來一个.他们就打倒一个.

殴打持续了两分钟.这些人始终一声不吭.马上飞快撤离.

只留下中年男人一帮人乱哄哄的惨嚎着:“报警啊.快打120.”

“好了.”姚军辉发动车子.开出两条街.在一盏路灯下又停了下來.他始终沒问苍浩要去哪.也沒说要送苍浩回去.只是让苍浩坐在车上.

苍浩瞥了一眼姚军辉:“你今天心情好像不好.”

“为什么这么说.”

“往常遇到这种事.你不会跟这种人一般见识的.”苍浩笑了笑:“你今天的反应有点过激了.”

“你长时间在办公室待着.不了解基层的事情.干咱们房地产这一行本來就是要打打杀杀的.”顿了顿.姚军辉接着道:“为了抢地块.为了抢工程.动枪动刀是常事.这一行本來就跟暴力有密切的关系.就比如说新工地开槽.土方拉运我们一般都是外包给别人.其实自己不是不可以做.但必须给别人赚钱.至于是什么人來外包.他们互相之间也是动刀动枪.反正是谁赢了我们就把工程给谁.”

“姚总你沒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題.”苍浩盯着姚军辉.缓缓说道:“正因为你见多了打打杀杀.所以更不会轻易动怒.”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沒错.”姚军辉苦笑两声:“我今天心情确实不好.原因你知道.”

苍浩当然明白姚军辉指的什么事情:“你是说丁晓红.”

“我包养她也有些日子了.就算沒有感情多少有点恩情.她就这样出卖了我.你认为我会开心.”姚军辉同样望着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当着真人不说假话..是你把她给救走了.”

苍浩坦然承认了:“沒错.”

“张玉杰最先知道这件事.想我提议做掉丁晓红.我沒有办法反对.不过.虽然丁晓红对我不仁.我却还是不能对她不义.其实我真不想看到她出事……”深吸了一口气.姚军辉又道:“就在咱们吃饭前.张玉杰告诉我.他的手下失手了.不知道丁晓红被什么人给救走.文件也不知下落.我当时马上想到了你.”

“既然你对丁晓红都有些义气.我当然也有.更重要的是我要把文件追回來.”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苍浩缓缓说道:“出了今天这样的事.其实也是预料之中.丁晓红这个人太贪婪了.”

“她现在在哪.”

“这是她的干女儿职业生涯的最大危机.她肯定是躲不过去了.”苍浩沒有丝毫隐瞒.因为根本沒必要:“我把她送去了京城.不要再回广厦.反正她也有不少钱.足够舒舒坦坦的生活了.”

“这个安排不错.”姚军辉点点头:“只要她还出现在广厦.张玉杰就不会放过她.”

“也就是说.你赞同我这么做.”

“应该说我很高兴你这么做.”姚军辉呵呵一笑:“你有情有义.这一点我很欣赏.因为跟我非常像.”

苍浩笑了笑.沒说话.

“你知道吗.其实我有机会本可以爬的更高.甚至成为体制内高官都不是不可能.但就是因为我太讲情义.所以才只能在曹氏地产当个副总……”顿了顿.姚军辉接着道:“现在这个社会啊.只要你有钱有权.所有人都会來巴结你.这跟你怎么做人无关.别人不关心你是不是够讲义气.哪怕你坏事做绝.而我就算是贪得无厌却也做不到这一点.从这个角度來说张玉杰会比我更有前途.”

“你认为张玉杰会怎么做.”

“张玉杰告诉我说.不知道谁把丁晓红给救走了.文件下落不明.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善罢甘休.会继续追查下去.”姚军辉掏出一根雪茄.手略有点颤抖:“苍浩你要小心.”

“刚才的事情让我发现张玉杰却是有些势力.沒白干这么多年的地产生意.不过我不怕他.”深吸了一口气.苍浩意味深长的道:“倒是姚总你要当心了.”

“我怎么了.”

苍浩很简单的直接就道:“你被张玉杰绑架了.”

“沒错.”姚军辉苦笑了两声:“准确说.不是张玉杰.而是张玉杰所代表的利益集团绑架了我.现在我能做些什么.不能做些什么.都要跟他们商量.如果不是他们.我可能已经马放南山了.何必去制定这么一个狙击计划.”

“姚总.我需要提醒你.对某些人來说贪婪是沒有止境的.他们今天可以绑架你狙击股价.明天为了更大的利益.可以胁迫你做更危险的事.”苍浩抽了一口烟.很诚恳的劝道:“现在收手还來得及.”

“你让我怎么收手.”

苍浩拿出丁晓红的手机.交给姚军辉:“你现在应该绝对相信我了吧.”

“当然.”姚军辉看了一眼手机.沒有伸手去接.只是告诉苍浩:“你随便处理了吧.只要文件不外传就好.我对你绝对信任.”

“那好.”苍浩笑了笑:“我会想到办法的.”

“那就谢谢你喽.”姚军辉好像苍老了许多:“我再次对你表示感谢.因为你救了丁晓红一命.”

苍浩耸耸肩膀:“沒什么.”

姚军辉哈哈一笑:“我现在越來越觉得.我收你当手下.真是这辈子最划算的一笔生意.”

苍浩也笑了:“其实.你最初让我当手下.是因为发现我跟曹雅茹之间有些关系.而你想从我这里挖到曹雅茹的情报.”

“沒错.”姚军辉很诚实的点了点头:“现在看起來.你跟曹雅茹之间的这点关系其实很简单.沒什么值得利用的.反倒是你的个人能力给我帮了太大的忙.”

苍浩当然不会告诉姚军辉.自己之所以把丁晓红救下來.就是不想让文件落到曹雅茹手里.因为这样一來姚军辉会死无葬身之地.

也就是说.苍浩想要救姚军辉.关键是张玉杰那边不好对付.苍浩毫不怀疑今天的事情会让张玉杰怀疑自己.

苍浩猜对了.

张玉杰派手下打残了那个中年男人.这些手下回來复命的时候.告诉张玉杰:“今天跟在姚总旁边的那个年轻人……”

张玉杰微微皱起眉头:“他叫苍浩.怎么了.”

“看起來有点眼熟.”说话的手下刚好参加过袭击丁晓红:“把丁晓红救走的人.好像就是他.”

“别跟我说好像.要确定肯定.懂吗.”张玉杰冷冷的道:“他可是姚军辉的心腹.”

“应该是他.”手下冷冷的道:“他出手的速度非常快.而且一直故意低着头.好像不愿意被我们看到.

“让这么一说.那就不是应该是.而是肯定是.”张玉杰轻哼一声:“苍浩的功夫非常了得.让你们一起上.只怕也不是对手.”

“他把我们兄弟打得很惨.”

“这笔账我会算的.”张玉杰说罢.上了自己的车子.思索片刻.给姚军辉拨了一个电话:“姚总.方便聊几句吗.”

姚军辉刚跟苍浩分开.看到张玉杰的号码.多少已经猜到是什么事了:“方便.你说吧.”

“丁晓红被人救走了……”

“你下午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救她的人是苍浩.”

对张玉杰说出这句话.姚军辉丝毫不感到意外.毕竟这件事情想要瞒住太难了:“沒错.”

这样一來倒是张玉杰有些吃惊了:“你已经知道了.”

“实话告诉你吧……”长呼了一口气.姚军辉坦然把责任承担了下來:“是我让苍浩去的.”

张玉杰火了:“为什么.”

“丁晓红毕竟是我干女儿.我不能看着她横死街头.所以就让苍浩出手了.”

“姚总你太妇人之仁了……”

“张总你太多管闲事了.”姚军辉打断了张玉杰.非常不满的道:“别忘了.在咱们这个团队里.是我姚军辉说了算而不是你.什么是你该管的.什么不是.你心里要有数.”

姚军辉还从沒用这样严厉的语气跟张玉杰说过话.这让张玉杰有些紧张:“姚总.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不管你是哪个意思.”姚军辉再次打断了张玉杰的话:“丁晓红该死不该死.不是你说了算的.我让苍浩出手救丁晓红就是让你明白这个道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