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这艘船要有船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玉杰黑着脸道:“我是为了大家好.”

“我也是为了大家好.”姚军辉冷笑一声:“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如果船翻了.大家都得完蛋.但这条船要有一个船长.这个船长是我姚军辉.而不是其他任何人.懂吗.”

张玉杰干笑两声:“明白.”

“你最近做事太沒有分寸了.”姚军辉又冷笑了起來:“这件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以后谁也不能碰丁晓红.至于文件.现在我手里.非常安全.”

“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姚军辉说罢挂断了电话.

张玉杰听着话筒里的忙音.突然把手机用力摔在方向盘上:“艹.”

关心丁晓红的人不只张玉杰.还有曹雅茹.

曹雅茹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安排.在办公室等着丁晓红.然而丁晓红却一直不见人.电话也打不通.

曹雅茹始终抱着一线希望.丁晓红最后一定会出现.把文件交给自己.而这份文件是自己扳倒姚军辉集团最有力的武器.

等到了深夜.曹雅茹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丁晓红不会再來了.

曹雅茹只有回家休息.第二天早晨來了办公室后又试图联系丁晓红.然而却始终无法找到这个人.

于是.曹雅茹通过其他途径调查了一下.结果得知丁晓红已经去了京城.此后行踪不明.现在沒有任何人知道丁晓红在哪里.

曹雅茹何等聪明.马上意识到丁晓红來送文件的过程中.肯定突发了状况.

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曹雅茹认定苍浩肯定了解.

马上的.曹雅茹给苍浩打了个电话.让苍浩來自己办公室一趟.

苍浩刚好在公司.进了曹雅茹的办公室之后.就发觉曹雅茹的神色不太对劲:“曹总你沒休息好.”

“确实沒休息好.”曹雅茹冷冷一笑:“昨天出了一件事.让我本以为在这场博弈中会胜出.沒料到中途竟然发生了变故.”

“哦.”

曹雅茹死死的盯着苍浩:“你不问问是什么变故.”

“我根本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苍岳面无表情的道:“曹总的话我是一句都沒听懂.”

“我们把话说开了吧……”深吸了一口气.曹雅茹一字一顿的道:“你我都知道有一个叫丁晓红的女人.而我也知道你跟丁晓红是什么关系.”

“想摊牌是吗.”苍浩轻笑两声:“你收买丁晓红探查姚军辉也就罢了.还让丁晓红下药让我跟她发生关系.这个手段就有点龌龊了吧.”

“或许你不理解.但我是为了公司……”听到这事.曹雅茹脸色更难看了:“很显然.我的方法失败了.因为丁晓红从你身上沒有挖出半点有用的情报.回头想想.我必须承认姚军辉是条老狐狸.可能早就发现丁晓红其实是我的人.”

“丁晓红给我用药这事可以不追究……”苍浩差一点就要说出自己当时其实很舒服.顿了顿.苍浩又道:“不过.你跟姚军辉之间的事.我还是不想参与.”

“你已经参与进來了.”曹雅茹站起身.把办公室的门锁上.这才又道:“昨天.丁晓红说拿到了一份很重要的文件.可以证明姚军辉将要狙击曹氏地产的股价.但此后丁晓红就再沒有出现过.直觉告诉我.苍浩.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苍浩面部表情的道:“我不知道有什么文件.”

“你确定.”曹雅茹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俯身看着苍浩:“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我提醒你不要站队错误.如果你继续追随姚军辉下场不会好.”

苍浩不觉得自己追随了任何人.从來是别人在追随自己.姚军辉一直自认是这艘船的船长.其实自己才是这个船长.但曹雅茹不会理解这些.既然自己已经把文件还给姚军辉.此时就不能承认这份文件的存在.苍浩断然说道:“丁晓红失踪了.我也很惊讶.但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真的不知道吗.”

苍浩摇摇头:“确实不知道.”

“也不知道姚军辉准备狙击股价.”

苍浩依然摇头:“对.不知道.”

看着苍浩斩钉截铁的样子.曹雅茹知道不可能从苍浩这里问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丁晓红的失踪对自己來说将会成为悬案.她认为苍浩这个青梅竹马已经变质了.成了只知道追求利益的金钱动物:“既然你决定堕落.我也无法挽救你.”

“曹总说笑了.”苍浩完全看穿了曹雅茹的心态:“在你处理各项事务的时候.我也丝毫沒闻到人情味.有的只是对利益赤果果的追求.”

“好.我们彼此彼此.我不指责你了.”曹雅茹越來越火.拿起文件用力摔在办公桌上:“等到姚军辉翻船那一天.我不会伸手捞你一把.”

“我有救生圈.”

“注意别漏气.”曹雅茹冷冷一笑:“沒事了.你出去吧.再见.”

“等等.”

“怎么.”曹雅茹眼珠一转:“后悔了.想说出姚军辉的计划.还是突然想起丁晓红的下落.”

“都不是.”苍浩很认真的道:“古墓的工作我做完了.现在文物部门已经介入.你是不是应该把剩余款项给我结了.”

“对.我差点忘了……”曹雅茹恨得牙痒痒的.刷刷开出一张支票递给苍浩.很想顺手把钢笔插进苍浩的胸膛.

“谢谢了.”苍浩用力亲吻了一下支票:“曹总办事讲究.”

这一个工作让苍浩抽了不少回扣.这笔钱应该怎么处置.苍浩沒什么主意.可留在手里又沒什么用处.

于是苍浩把罗霸道叫了过來:“我最近有点钱.你有沒有什么好的投资项目.”

“给天雨楼开分店.”罗霸道毫不犹豫的道:“前些日子打黑.很多娱乐场所都撑不下去了.这不又有一家倒闭的.我去看了.这一次比天雨楼还划算.老板着急偿还高利贷所以开价特别低.只要尽快成交就行.”

“那就盘下來吧.”苍浩觉得这个方案可行:“运营方面的事情交给你.”

“太好了……”罗霸道哈哈一笑:“天雨楼也成连锁了.我做梦都沒想到.我这辈子还能当连锁企业的老板.”

“以后我们的生意会越做越大.”叹了一口气.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天雨楼新店不要落我的名字.”

罗霸道愣住了:“啊.落谁.”

“姚军辉.”

“为什么.”罗霸道非常不理解:“这么多钱.你就平白送给别人.你是怎么想的.”

“这不是钱的事儿.”苍浩缓缓摇了摇头:“姚军辉对我不错.如果沒有他.我也赚不了这么多钱.其实.我本來不缺钱.有些事我完全是有另外的原因.眼下.我担心姚军辉下场不妙.所以给他留一条后路.”

罗霸道愣住了.良久之后.冲着苍浩一挑大拇指:“够意思.老大.跟你混不白混啊.”

“天雨楼分店这事可以好好宣传.但真正的股东一定要保密.不能让姚军辉本人知道自己有这么一家买卖.”顿了顿.苍浩问道:“对了.天雨楼总店怎么样了.”

“装修过程中出了点意外.不过大体还算顺利.过两天就能重新开业了.”说到这里.罗霸道叹了一口气:“不过.这一次损失真的挺大……”

罗霸道已经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苍浩翻过天雨楼的账本.也觉得想要弥补损失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酒水上做文章.

而现在能够搞到便宜酒水的只有那个官二代吕嘉琦.苍浩想來想去.实在沒有其他办法.只好回公司找吕嘉琦了.

此时已经临近下班.同事们基本不处理工作.只是在那里闲聊着.

吕嘉琦就像个小火箭.东窜一下.西窜一下.哪都能见到她的影子.

看到苍浩进來.其他员工马上闭嘴.装作很忙碌的样子.

唯独吕嘉琦根本不在乎.又找上了刘亚南:“听说了吗.井悦然离婚了……”

“这都是旧闻了.”刘亚南对吕嘉琦这个信息迟來的小八卦很是无奈.冲着苍浩的方向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吕嘉琦赶紧走人.

可吕嘉琦偏偏沒注意到刘亚南的眼色:“你说苍井恋有可能再度燃烧吗.”

“沒有可能.”苍浩走了过來.冷冷的对吕嘉琦道:“你來我办公室一趟.我有话要对你说.”

吕嘉琦很认真的道:“苍经理.我不接受潜规则的.”

苍浩急忙把手插进口袋.唯恐双手会不由自主的伸过去掐死吕嘉琦:“我是要跟你谈谈工作.”

吕嘉琦的表情依然很认真:“潜规则之前基本都是这么说.”

员工们发出一阵偷笑.虽然谁也不敢出声.却乐得看这个官二代给苍浩制造麻烦.

苍浩黑着脸道:“真的是谈工作.”

“好吧.”吕嘉琦轻叹了一口气.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跟着苍浩进了办公室.

“吕嘉琦啊……”苍浩坐了下來.装作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你來曹氏地产工作也有段时间了.应该说成绩是有一些的.但问題也不容忽视.上班的时候.你经常无所事事.交办给你工作你都经常不能妥善完成.这样让同事们对你的意见很大啊.按说呢.你这样的员工是要解雇的.虽然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我不能这么做.但你要知道很多同事背后议论你能有这份工作完全是靠着身份的关系……”

“我承认.”吕嘉琦把手插在兜里.很大方的道:“我和其他官二代不一样.我承认自己借了家庭的光.我能力之外的资本不等于零……不过.苍总.你这些话就不要说了.所谓同事们的意见根本就是你自己的.”

看來吕嘉琦其实是大智若愚.苍浩索性也就承认了:“沒错.我就是借同事之口说出我自己的话.因为你现在这种工作状态带來很大麻烦.你一天到晚游手好闲.我给其他员工安排工作时.他们必定认为我管理不力.”

“这……”听到这些.吕嘉琦有些难堪:“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这个秘书应该做些什么.这个不能完全怪我……”

“难道还怪我吗.”苍浩翻了翻白眼.打算把话说得更重一些:“你爷爷已经退休了.给你爷爷面子是情分.不给你爷爷面子是本分.但这个面子到底给与不给.其实不取决于我们.而是你自己.”

吕嘉琦看着苍浩.眼泪在眼眶里开始打转.眼看就要哭了出來.

飞横跋扈的官二代.转眼变成任人欺凌的弱势群体.苍浩暗自感叹真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不过.这种欺压前官二代的感觉真的很过瘾.于是苍浩又道:“现在有个机会可以让你弥补过错.”

“什么.”吕嘉琦还真是挺聪明的.不用苍浩说出來就已经明白了:“您是不是想让我帮你搞到廉价的酒水.”

“虽然这个跟工作沒有关系.但还是可以证明你的价值.” 苍浩看着吕嘉琦.似笑非笑的问道:“你之前不会是在跟我吹牛吧.”

“且.我马上就把事情给你办了.你看我是不是在吹牛.”顿了顿.吕嘉琦小心翼翼的问:“那么你不会再解雇我了吧.”

苍浩十分装B的说了一句:“看情况吧.”

“我现在就去打电话.”吕嘉琦转身出去了.紧紧包裹在牛仔裤里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看起來动感十足.

“她应该穿职业套装才对.”苍浩很满意.这个小秘书自从到岗之后一直都让自己头疼.自己这还是第一次压住了她的气焰:“就是不知道这个官二代含金量几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