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我不接受潜规则的/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嘉琦这个官二代还真是成色十足.下班后就把苍浩请去了一家咖啡屋.把一个叫刘景东的小伙子引荐给了苍浩.

一聊天.苍浩多少有点吃惊.这个刘景东竟是广厦海关关长的公子.

刘景东知道苍浩的來意.直接就道:“我跟琦琦是发小.我老爹当年还在他爷爷手下工作过.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酒水你就不用费神了.我给你留一个电话号.明天你直接跟这人联系就行.”

说罢.刘景东在便签上刷刷写了个号码.递给了苍浩.

苍浩松了一口气:“谢谢你了.”

“别客气.我是看在琦琦的面子上……”瞥了一眼吕嘉琦.刘景东咳嗽两声:“那个……苍先生.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什么.”

“我们这些身份的人.有一个自己的团队..红青会.”

苍浩点点头:“听说过.”

“有一个叫杨玉洲的人不知道你听说过沒有.”

“杨玉洲.”

“他是我们红青会中挺有实力的人.”顿了顿.刘景东又道:“我最初就是从杨玉洲那里听到苍先生你的名字.他好像非常讨厌你.曾经说要对付你.”

“我对这个人有印象.”苍浩呵呵一笑:“前些日子.有帮二代堵在我们公司门前.要追求公关经理井悦然.当时这个杨玉洲跟我有点冲突.不过过去这么多天.他也沒什么举动.”

“你也算是吕嘉琦的大哥.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叹了一口气.刘景东有点无奈的告诉苍浩:“杨玉洲这个人有些小肚鸡肠.就算是很小的一点摩擦.过去好几年他也会念念不忘.所以.即便在红青会.大家也都不愿意招惹他.”

苍浩冷冷一笑:“是吗.”

“他有可能会在你已经淡忘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对你出手.”刘景东说着.站起身來:“我说这些沒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多加小心.毕竟我跟琦琦关系这么好.”随后.刘景东告诉吕嘉琦:“我晚上有个饭局.现在得去赴约了.回头联系.”

吕嘉琦点点头:“再见.”

“再见.”刘景东又对苍浩点了一下.算是告辞.这就走了.

看着刘景东的背影.吕嘉琦气哼哼的道:“你知不知道.他可是不轻易给别人帮忙的.我告诉他说你是我大哥.他才同意.本來.他今天事情挺多的.接到我的电话抽时间赶了过來.”

“吕秘书啊.这一次你的表现非常出色……”苍浩看着吕嘉琦.打着官腔道:“希望你再接再厉.”

“现在你该知道我是个很牛叉的人了吧.”

“是啊.你很牛叉……”苍浩觉得吕嘉琦的小模样非常搞笑.强忍着笑意问了一句:“等下你有时间吗.”

“干嘛.”吕嘉琦急忙双手紧紧抱住胸口:“我说过.我不接受潜规则的.”

苍浩有点无奈:“你为什么总是想着潜规则呢.”

“因为.在我们这个社会.决定各种事情的从來都不是明规则.正是各种潜规则在不断的发挥作用.”吕嘉琦很认真的道:“我是官二代.这个我懂的.”

“你说的倒是沒错.不过.潜规则这事可不只是男女关系这么简单.”顿了顿.苍浩又道:“我沒别的意思.只是你这一次表现优秀.我决定请你吃饭.”

听说有好吃的东西.吕嘉琦眼睛亮了:“法国菜还是意大利菜.”

“咱们去临海路吃大排档.”

“大排档啊……”

“大排档又怎么了.”苍浩长叹了一口气.非常感慨的道:“最好吃的东西都在大排档.吕秘书啊.你要记住.戴三百块的表和三百万的表.时间是一样的. 喝三十块的酒和三千块的酒.呕吐是一样的.住三十平的房子和三百平的房子.孤独是一样的.我们需要的是存在感.而这不关爱马仕和兰博基尼的事.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内心真正的快乐是物质世界永远都给予不了的.”

“错.”吕嘉琦用力摇摇头:“三百块的表做工和材质都不如三百万的表.更不用说走时准不准了;三十块的酒和三千块的酒的口感绝对不一样;虽然说.不管你有多大的房子晚上睡觉只需要一张床.但你住三十米的房子买个冰箱都不知道该放在哪.这就是蜗居的悲哀;在飞机头等舱脱鞋半躺的同时.经济舱的人只能委屈在狭小空间里;最好吃的东西不在路边摊.而是出自高档食府里精选珍贵食材和顶级厨师……爱马仕和兰博基尼带给我们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用名牌的人和用地摊货的人连气质都不一样.虽然物质世界不一定能给予快乐.但如果沒了物质支持就一定会不快乐.”

这些话都是苍浩曾经对别人说过的.尤其是当曹雅茹在会议上给同事们灌输心灵鸡汤的时候.如今却被吕嘉琦抢白.这让苍浩很无奈:“我得承认.吕秘书你对生活的认识非常深刻……”

“那咱们可以吃点好的了.”

“当然.我允许你在大排档多点一盘龙虾.不过是麻辣小龙虾.大龙虾我请不起.”苍浩翻了翻白眼:“你去不去.”

吕嘉琦非常失望:“我……去.”

苍浩嘴上是这么说.不过到了临海路大排档.倒是还真沒吝啬.点了满满一桌子海鲜.也不管吕嘉琦是不是吃得下.

“按说呢.你刚來广厦.我就应该设宴给你接风.只不过一直都很忙……”苍浩亲手拿起一只螃蟹送到吕嘉琦面前:“今天就算是补上了.”

“你当时沒请我吃饭.是因为觉得我这人沒啥用……”吕嘉琦的动作倒是快.马上就把螃蟹的盖子掀开.挑出最肥的一块肉塞进嘴里:“其实我真的很厉害的.”

“我知道了.”

“还有.以后要是有事.你尽管说话……”吕嘉琦马上又剥开一条龙虾:“只要能帮忙我就不会含糊的.”

苍浩点点头:“谢谢.”

“对了.刚才刘景东说.有个叫杨玉洲的人想要整你.”

“想整就整呗.人家官二代.收拾我一屁民还不跟玩似的.”苍浩呵呵一笑.心里颇不以为然.自己的对手已经够多了.连官一代都有.还怕二代作甚.

“我觉得你还是当心点.我跟你讲.这帮人想要整人.方法可是层出不穷.”

“我会的……”苍浩说着.望了一眼远处的大海.立即被那份寂寥和苍茫所吸引.

“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苍浩看着渐渐隐沒在夕阳下的海平线.若有所思的道:“如果.从天上飞过什么雷达很容易探测到.从海面上经过什么也很容易发现.但如果从海面下潜入什么却很难被觉察.”

“是吗.”吕嘉琦的思维跟苍浩根本不在一个次元.不明白苍浩到底想表达什么.只是顾着吃.

也就在吕嘉琦大快朵颐之后.等到天色完全黑了下來.近郊一处被遗弃的码头突然热闹了起來.

十几辆车开了过來.为首的是一辆红旗轿车.车门打开后.邹峰带着短斧手和周大宇下來.信步走到了码头上.

“我很高兴广厦是一座滨海城市……”短斧手看着笼罩在黑暗中的海面.哈哈一笑:“这样不管我们做什么都很方便.”

邹峰不太放心的问:“沒问題吧.”

短斧手古怪的一笑:“我们已经不止一次这样做过.也在不止一个国家这样做过.你尽管放心.”

周大宇也有些不放心:“位置不会出问題吧.咱们等的地方对吗.”

“为什么你们对我都沒有信心.”短斧手拿出一根雪茄点上.悠然抽了一口:“虽然我们上次损失大了点.不过当时如果让你们的人上阵.只怕连老巢都要让苍浩一伙给端了.”

话音刚落.平静的海面突然有了变化.随着“哗哗”的一阵阵响声.一个庞然大物似乎从海中正在升起.

海浪一阵阵的加剧拍來.浸湿了邹峰等人的鞋子和裤角.不过三个人沒有躲开.

很快的.这个东西露出了本來面目.竟然是一艘小型潜艇.

潜艇停靠在码头上.随着“砰砰”两声轻响.围壳上的水密门打开.一队雇佣兵从潜艇里爬出來.

他们全都穿着黑色作战服.外面套着狼棕色战术背心.手里携带的武器各不相同.看起來是团队作战时各有分工.

他们的共同点是.战术背心的后面斜插着一并短斧.脸上留着络腮胡子.

等到他们直接上了码头.短斧手和为首的雇佣兵热烈的拥抱了一下.用法语交谈了几句什么.这才转过身來问邹峰:“你还认为会出问題吗.”

“不会.”邹峰咧嘴一笑:“欢迎你的战友们.”

短斧手用法语高声说了几句什么.接着用标准的普通话说道:“大家的作战目标已经明确了.我就不再重复.我们很多兄弟死了.我们要为他们报仇.让血狮杰罗德真正变成一摊鲜血.”

法兰克斯雇佣兵用法语齐声喊了一句什么口号.短斧手冷笑着喊了一声:“大开杀戒的时候到了.”

这一声喊.传出很远.最后消失在海平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