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峰问了短斧手一句:“就这样.”

“别着急.”短斧手明白邹峰的意思:“他们是先期到的.装备还要过两天.”

邹峰点了一下头:“好.”

为首的那个雇佣兵也不跟邹峰说话.拿出一个战术手电不停开关.对着潜水艇晃了几下.

这是一个信号.水密门马上重新封闭.潜水艇缓缓下潜.随之消失不见了.

邹峰带來了几辆大型客车.短斧手做了一个手势.这些雇佣兵也不用进一步吩咐.直接就上了这些客车.

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且非常协调.很自然的就熟悉了环境.就好像之前已经排练过.

邹峰回了自己的车.这一次只有周大宇跟着.短斧手和那些法兰克斯雇佣兵在一起.

“今天我很开心.”邹峰从冰箱里拿出两听啤酒.给了周大宇一听.这倒是破天荒的礼遇.过去邹峰何曾把周大宇放在眼里.

“因为短斧手带來了新的雇佣兵.”周大宇呵呵一笑:“这一次來的人更多.或许还有更强大的重型装备.我也很吃惊短斧手原來控制着这样的力量.”

邹峰打量着周大宇的神色:“可是看你表情好像不怎么开心.”

“短斧手的这个阵势.在咱们看來是很惊人.不过在苍浩看來只怕习以为常了.”喝了一口酒.周大宇悠然说道:“别忘了苍浩可是从战场上下來的.什么样的武器都见识过了.别说这点玩意.”

“你是说短斧手仍然不是苍浩的对手.”

周大宇沒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題:“还有.根据重重迹象.目前在广厦市内的苍浩同党应该有三个人左右.邹市长别忘了.苍浩当年拥有的是一支小型军队.就算他如今只能指挥其中的精英力量.也绝对不止三个人这么少.”

“你的意思是……”

“苍浩应该还有同党还沒到.”又喝了一口酒.周大宇接着道:“苍浩最初认为可能无法独自对付你.肯定是通过某种方式发出求援.然后英伦大圈帮就被全端了.这说明苍浩的影响力依旧在.同党第一时间就赶到了.但眼下却又只來了三个同党.我认为这是因为苍浩及其手下认为只是三个对付你已经足够了.”

“现在看來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邹峰说罢.把牙齿咬得咯咯响.

“那么.随着这场争斗的扩大化.苍浩的同党必定陆续赶到.”撇了撇嘴.周大宇似笑非笑的道:“上一次.法兰克斯雇佣兵全军覆沒.根本不是苍浩的对手.这一次他们虽然多了点人马和装备.可苍浩的力量也在增长.双方依然是不对等的.”

“让你这么一说……”邹峰十分难得的认同了周大宇的分析:“好像这一次短斧手还得失手.”

“几率很大.超过九成.”

“那么为什么你还鼓动短斧手发动进攻.为什么不继续积累一些力量.”

“邹市长.你的力量我已经看到了.除了那些城狐社鼠之外.最强大的英伦大圈帮已经全军覆沒.你还怎么积累力量呢.”周大宇根本不需要邹峰回答.直接又道:“既然如此.就需要充分利用短斧手.如果这一次法兰克斯雇佣兵再被全歼.地下世界就有可能被轰动.血狮归來.很多人想要取他的性命.我非常相信这一点.”

“换言之你是利用短斧手钓鱼.”

“对.”周大宇用力点了点头:“这也是一石二鸟.哪怕短斧手本人也横尸街头.至少会对苍浩那边造成一定冲击.邹市长你坐山观虎斗.到时岂不美哉.”

“周大宇.我对你的认识要加以修正了……”邹峰深深地望着周大宇:“你变了.越來越有城府.越來越有心机.”

“人总是要成熟的.”周大宇这话与其像是对邹峰说.倒有点像是在告诫自己.

“你可以成为我的军师.我现在需要这样一个人.”顿了顿.邹峰问道:“你认为我当下应该怎么做.”

“今晚邹市长亲自迎接.已经给足短斧手面子了.接下來你可以提供资金.让短斧手安顿下这批雇佣兵.但此外就不要有任何接触了……”周大宇说着.缓缓摇了摇头:“一旦事情闹大了.我们必须撇清跟短斧手的关系.双方接触太多到时不好解释.”

“有道理.”

“然后就任由短斧手折腾吧.”把啤酒一口喝干.周大宇悠然说了一句:“过去.我觉得这种争斗太血腥.距离自己也太遥远.现在我发现……真特么好玩.”

再说苍浩这一边.

不信禅师被抓这案子让苍浩发现.做人不能平时不烧香.有事临时抱佛脚.

自己现在毕竟拥有一些社会资源.平常应该多活动一下.进而加以整合.这样才能在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

换句话说.有事沒事应该拍拍大人物的马屁.而苍浩第一个拍的对象选择了郭林.

毕竟自己对郭林有救命之恩.郭林对自己也完全信任.不管自己拍的轻了重了.郭林都不会往心里去.自己就权当是练手了.

于是苍浩去了医院.果不其然.郭林还在住院.而且看起來又胖了.

廖家珺也在.正跟郭林聊着什么.看到苍浩进來.两个人一起站起身來:“你可算來了.”

“你们在等我.”

“那倒不是.”廖家珺笑了笑:“只是刚才我们正好说到你.”

苍浩一愣:“说我什么.”

廖家珺很认真的道:“说你英明神武一枝独秀霸气四射前程似锦……”

苍浩两眼放光:“继续说.”

“说什么.你还当真了.”廖家珺脸色一变.哈哈笑了起來:“听听得了.逗你玩呢.”

“是吗……”苍浩有点失望.不过另一方面.发现过去不苟言笑的廖家珺竟然学会开玩笑了.这倒是个好迹象.每次见到廖家珺.看到那张写满阶级斗争的脸.苍浩都有点蛋疼.

“其实我们是在讨论当下的形式……”郭林说着.起身把病房门关上:“现在严月蓉已经稳住了形势.至少在级别上压住了邹峰.而邹峰在政治方面已经很难有所作为.这是好事.因为邹峰接下來很可能更大规模动用黑势力.那么我们就可以寻找证据.把他一网成擒.”

苍浩不咸不淡的说了两个字:“是吗.”

廖家珺望了苍浩一眼:“你的反应怎么这么平淡.”

“否则该怎么样.放声大笑.”苍浩还真笑了.不过是冷笑:“其实我觉得跟邹峰这样斗下去也挺好的.”

廖家珺和郭林异口同声问道:“为什么.”

“邹峰继续把持大权当然是坏事.但如果倒台了却也未必是好事.”

廖家珺再次问:“为什么.”

“我过去对政治上的事也有一些涉及.虽然那是在国外.不过道理相通.”耸耸肩膀.苍浩略有点无奈的道:“其实.政治这事有时很难分清对错.甚至根本根本沒有对错.倒台的贪官未必一定是坏人.清官也未必一定是好人.邹峰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沒错.邹峰是不贪钱.因为他的家族有的是钱.他追求的是无上的权力.所以他比普通的贪官更可怕.金钱带给人物质享受.权力带给人精神愉悦.换言之权力就是精神毒品.你们都是警察.应该知道那些瘾君子为了满足毒瘾.可以罔顾任何法律和道德界限.而精神毒品对人的推动力还要加上一个‘更’字.所以.贪官顶多也就是贪钱.邹峰却是贪人命和一切他需要的东西.比如孙勇.虽然很贪.但我觉得比邹峰可爱多了.”

廖家珺和郭林对视了一眼.一起点了点头.

“可能你们要说.既然如此邹峰就应该倒台.但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下去的未必坏.上來的未必好.邹峰在上位之前.绝大多数人也沒想到会变成今天这样.”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问:“你们敢肯定严月蓉就是个好东西.”

“你怎么能这么说.”郭林有些冒冷汗了:“苍浩.今天沒有外人.我和廖队是不会出卖你.但这些话你千万不要说出去.一旦传到严月蓉的耳朵里.后果不堪设想……”

“我知道你俩不会出卖我.所以我才会把话说出來.提醒你们两个多加注意.”苍浩又是冷冷一笑:“千万不要被表象所迷惑.”

“我得承认.你的话有一定道理……”郭林擦了擦汗:“看來我要谨慎一些了.”

廖家珺正要说话.手机响了.她接起來听了沒两句就说:“你们出去办案了.”

按说.廖家珺是个工作狂.听说有案子一定很兴奋.熟料她却说了一句:“不应该啊.这算什么案子.这案子不应该归我们管.”

电话里那边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廖家珺终于有了些热情:“你们在哪里.我马上过去.跟你们会合……哎呀.沒事的.放心好了.我的伤早好了.天天在医院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正好你们不知道怎么办案我可以帮帮你们.”

廖家珺挂断电话.站起身活动了一下.随后兴冲冲的告诉苍浩:“我要去工作了.”

苍浩随口说了一句:“注意身体.”

廖家珺眼珠转了转.问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见识一下我们刑警工作有多辛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