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诡案/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有点好奇:“什么案子.抓匪徒吗.”

“如果是.那倒简单了.”廖家珺摇了摇头:“局里的同事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所以才给我打电话.问我的意见.”

“你刚才说这案子不归你们处理.”

“其实……”廖家珺有些困惑的挠了挠头:“我都不能肯定这到底算不算一起刑事案件.”

“说说看.”

“我去换衣服.你等我一下.咱们路上说.”廖家珺马上回了自己房间.她速度可倒是够快.还沒等苍浩跟郭林道别.又回來了.身上的病号服已经不见.取而代之是笔挺的警装.

这换衣服速度够快了.苍浩怀疑她可能在病号服下已经穿好警服.时刻准备出警.

只是.廖家珺手上依然打着绷带.说起话來不住的挥舞着.有点像是大杀器:“上路吧.”

苍浩一摸自己的脖颈:“电视剧里刽子手砍头前都这么说.”

两个人拦了一辆计程车.路上的时候.廖家珺简单介绍了一下案情.

有户人家买了一套二手房.住进去之后沒多久.全家四个人都生病了.双手红肿、指甲发黑、浑身乏力.

为了治病.这户人家把房子卖掉.结果新搬进來的一家人再次出现类似病症.而且.周围两户人家也受到影响.现在社会上纷纷传言这个地方中邪了.

医院一直沒判断出到底是什么病因.结果当事人无奈之下报警了.

两个人到现场后.刘天生赶了过來.直接跟廖家珺汇报道:“我现在初步怀疑可能是生化污染.技侦支队的人已经赶到了.正在做排查.”

“如果真的是生化污染.有可能涉及到刑事犯罪.我们应该处理.”廖家珺有点为难的道:“但我从來沒遇到过这样的案子啊.”

苍浩随口问了一句:“什么急诊支队.”

“技侦就是技术侦查.是警方的一个技术部门.负责刑事案件的现场勘查工作.包括法医.痕迹检验.毒物化验等专业.”廖家珺简单介绍了一下.又道:“对一些专业性比较强的工作.我们刑警沒有技术手段和设备进行处理.就必须动用技侦部门.”

苍浩注意到.现场有些人在警服外面套着一件白大褂.手里拿着些仪器正在忙碌.其中有人很认真的在房间里每样东西上都微量取样.然后用专用器具保存好.准备拿回去化验.

他们非常认真.不过苍浩觉得有些多余.提高声音问了一句:“你们谁有盖格计数器.”

白大褂们一起向苍浩看过來.其中一个看起來像是领导的人问了一句:“你谁啊.”

廖家珺急忙介绍道:“哦.他是我朋友苍浩.过來帮帮忙.”

听到“苍浩”这个名字.有两个警察的神色怔了一下.显然他们听说过.

技侦支队的领导走了过來.问苍浩:“你有什么意见.”

“你们这样做是对的.怀疑生化污染就应该这样.不过你们只怕要做无用功了.”顿了顿.苍浩再次问道:“你们有盖革计数器吗.”

领导一愣:“什么是盖革计数器.”

“简单说.盖革计数器是用來检测放射线的……”苍浩说着.往门外走了两步:“刚才听廖家珺说了一下情况.我高度怀疑这间房子里有放射源.应该不是普通的生化污染.大家最好也别在这个房间时间太长.”

“盖革计数器.”领导非常为难:“我都沒听说过这东西.上哪去弄.”

技侦支队的一个警察赶忙说了一声:“有.我们有.”

技侦支队还真有盖革计数器.但平常他们沒处理过涉及放射源的案子.这东西在仓库里不知道睡了多久了.

领导派一个警察回去取.然后所有人按照苍浩的建议.全都离开了这间房屋.站在楼下闲聊了起來.

廖家珺把苍浩拉到一旁.低声问:“你确定是放射源.”

“我遇到过这种事……”点上烟抽了一口.苍浩苦笑两声:“听说过脏弹吗.”

“当然了.不就是放射性炸弹吗.通过引爆传统的爆炸物比如黄色炸药.通过爆炸力将放射性物质抛洒散布到空气中.进而形成灾难性生态.虽然本身不产生核爆炸.但通过放射性颗粒的传播.对人体造成伤害.”

“你的定义非常精准.”苍浩点了点头:“脏弹之所以脏.一则是因为可以污染一切.二则是因为很难检测.造成的伤害又不可见.不像普通武器那样砰的一下痛快激烈.可问題偏偏在于.放射源这东西距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工业和医疗中广泛用到.并不是只有从核反应堆里才能搞到.医院经常需要用到铯-137.食品工厂会用钴-60消灭食品中的有害菌.基建上通常用铱-192进行建筑内部探伤……所以.恐怖分子如果使用脏弹这种武器.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廖家珺叹了一口气:“被你给科普了.”

“其实.做成脏弹还是有点技术含量的.我见过更原始的方法.直接把放射源扔到敌对方的领土上.我曾经见过一个村庄.所有人都染上了白血病.当地政府束手无策.后來还是国际卫生组织介入才发现原來是被人扔了放射源……”耸耸肩膀.苍浩接着道:“人性的黑暗是你远远想象不到的.”

聊着天的功夫.技侦支队已经摆盖革计数器拿來了.只是沒有一个人会用.

苍浩拿过來.打开调试了一下.随后盖革计数器传來一阵“沙沙”声.

“只要靠近放射源.这个声音就会变得很强烈……”苍浩拿着盖革计数器走來走去.通过“沙沙”声.最后终于找到了放射源所在位置.是这套房子旁边的一处废品收购站.

警察马上冲了进去.经过仔细搜索.在苍浩的帮助下果然找到了一根金属棒.正是传说中的铱-192.

事情很简单.这根金属棒是废品收购站主人捡回來的.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而且最近也生病了.

既然案情已经掌握.相关技术人员马上赶了过來.

原则上來说.放射源的使用不仅要经过卫生部门的许可.还要到警方那里登记.但这些年來.放射源从沒出过问題.相关部门也就疏忽了.

其实.警方完全有技术手段进行排查.问題就在于他们从來沒有接触过这种的案子.根本沒有相关经验.如果沒有苍浩的介入.不知道还要多长时间才能找到真相.而所有出警的警察毫无疑问都会受到辐射.

技侦支队的领导跟苍浩用力握了握手:“感谢你的经验帮我们破案.”

“沒什么.应该的.”苍浩很小心地问了一句:“能发点见义勇为的奖金吗.”

“这个……”领导有点为难:“我要跟上级请示一下.”

廖家珺在旁边接了一个电话.随后走过來告诉苍浩:“你跟我回局一趟.我们领导要见你.”

“李正伦.”

“对.”廖家珺表情有点古怪的道:“他要当面对你表示感谢.”

廖家珺带着苍浩回到局里.一进门就看到了李正伦.李正伦先是跟廖家珺说了一句:“廖队.你太敬业了.还在住院就出警.”随后.李正伦跟苍浩用力握了握手:“谢谢你.”

“我想问问见义勇为有沒有奖金.”

李正伦装作沒听到苍浩的问題:“当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以后.我就认为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帮助警方.只可惜你到今天才有所作为.”

苍浩深深的一笑:“我是什么人.”

“你知道.我也知道.沒必要说明白了吧.”李正伦呵呵一笑.压低声音道:“虽然.某些方面我们是对手.但一码归一码.这一次我衷心向你表示感谢.”

苍浩 听到这话.觉得李正伦人品倒是过得去.虽然跟自己属于不同的立场.但能做到恩怨分明这一点着实难得.

“我还有个问題.今天出警的警察已经暴露在放射线里.健康不会有问題吧.”

“这么短时间是沒事的.”苍浩耸耸肩膀:“如果时间长了.可就不好说了……”

“所以我更要向你表示感谢.如果当时你不在场.我们的同志可能就要付出健康代价.”顿了顿.李正伦告诉苍浩:“眼下看來应该不是刑事犯罪.现在技术部门已经回收放射源.初步判定是不慎遗失的.而且已经遗失多年.原本有保护措施.被埋在了地下.但近期有人施工.又给挖了出來.保护措施也被破坏了.恰好被废品收购站的人捡了回去.”

廖家珺马上道:“接下來就要找出來遗失这枚放射源的是谁.该追究责任绝对不能马虎.我听说有个受害者可能不行了.”

“那就是你们的问題了.”苍浩看了一下时间.说道:“沒什么事.我就回去了.如果发奖金的话麻烦告诉我一声.”

苍浩正要出去.一个警察捧着一个盒子走了进來.李正伦马上皱起眉头:“这是什么味.”

“我也不知道.”这个警察摇了摇头:“刚才也不知道什么人.把这个盒子丢在咱们局门前.”

“沒准是垃圾呢.”李正伦摇摇头:“赶紧扔掉.”

“不是垃圾.”这个警察指着盒子上的一张便签说道:“上面写着李正伦局长亲收.”

苍浩也闻到了一股怪味.來自那个盒子.这股味道很熟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