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跟错了老大怎么努力也没用/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可能只是一起偶发事件.沒有迹象表明与苍浩或者丁晓红有关.但涉事的宝马车型却跟丁晓红的座驾完全一样.

这样一來.曹志鸿的推测就站得住脚了.虽然沒有直接证据支持.却也沒有任何线索可以否定.

“如果丁晓红是被苍浩救了.那么苍浩是在帮我们……”曹雅茹努力摒弃自己对苍浩的成见.质疑道:“可为什么他救走丁晓红之后.既沒让丁晓红來见我.又沒交出文件.”

“我也想不通.”曹志鸿长呼了一口气:“明天我跟他谈谈吧.自从他回來.我还沒跟他好好聊过.”

第二天一早.曹志鸿把苍浩叫來了自己的办公室.给苍浩倒了一杯红酒.又递上了一根雪茄:“虽然说你是我的干儿子.我却一直拿你当亲儿子看.这么多年不见.你回国之后按说我们应该好好聊聊.但实际上谈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題.这很正常.这些年过去.我们都变了.沟通肯定有些障碍.”

苍浩听到这些意识到.今天曹志鸿要谈重要话題:“但我觉得有些事永远不会变.”

“沒错.”曹志鸿自己喝一口酒.又道:“那么我们现在消除这个障碍.我有些事情想问你.希望你诚实回答.”

“如果你想问.当年我为什么不回国.在国外又都做了些什么……”苍浩苦笑着耸耸肩:“还是不要开口了.因为我沒办法回答.”

“为什么.”曹志鸿打量着苍浩的神色:“你做了什么错事吗.”

“每个人都是在错误中成长.重要的是我们从错误中学到了什么.我从不为在国外那些年做过的事感到懊悔.但我真的不愿意再提起.”

“好吧.那么我们换个话題……”曹志鸿叹了一口气:“我一直拿你当儿子看的.”

“干爸.我……”苍浩想要说点什么.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昨天.我跟雅茹聊了一会.她依然对你成见满满.我也觉得有必要把一些事情说清楚……”深吸了一口气.曹志鸿缓缓说道:“你要知道.无论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但我不会在公司给你提职.因为公是公.私是私.这是两码事.任何人在公司做出成绩都必须依靠自身能力.现在你能成为总经理就是能力的体现.同时也是因为站队.”

苍浩笑着点点头:“继续说.”

“你站队姚军辉那边.而姚军辉对你也不薄.但你必须知道我们跟姚军辉是对立的.”

“我当然知道.”

“我不知道姚军辉到底要做什么.但姚军辉肯定会威胁到公司.这毋庸置疑.你跟着姚军辉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我想知道为什么.”沒等苍浩回答.曹志鸿又道:“刚开始.我觉得你跟姚军辉在一起.肯定是起到卧底作用.但现在双方摊牌在即.你却跟姚军辉越走越远.看起來丝毫沒有顾虑到我的感受.”

“你相信我吗.”

“当然相信.可是……”

“我做这些有我的原因.”苍浩打断了曹志鸿的话:“干爸.既然你相信我.就要信任到底.”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想做什么.”

苍浩断然摇了摇头:“不能.”

“好.那我换个问題.丁晓红到底出了什么事.”

苍浩沒隐瞒:“丁晓红拿到了文件.要给曹总送过來.但曹总办公室电话被人窃听.结果丁晓红路上遇到袭击.之前她给我打过电话.所以我及时赶到.把她救了……”

曹志鸿向苍浩一伸手:“文件呢.”

“被对方抢走了.”

曹志鸿微微皱起眉头:“你认为丁晓红和文件哪个更重要.”

“在干爸你看來.当然是文件更重要.丁晓红这种女人不值得同情.本來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可能死在自己面前……”苍浩无奈的耸耸肩膀:“抱歉.我无法做出其他选择.只有先救人了.”

这一次.苍浩说的不是事实.不过曹志鸿沒有纠结:“对方是什么人派來的.姚军辉还是杨旭飞.”

“我不知道.”苍浩摇摇头:“我沒办法把对方抓起來然后严刑逼供.”

“你……还有其他要说的了吗.”曹志鸿打量着苍浩.根据他对苍浩的了解.更根据这些年來他接人待物的经验.他判断苍浩说的大部分是事实.同时却也隐瞒了一些关键细节.

“沒有了.”

曹志鸿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道:“前几天.广厦下了一场大雨.你也看到了.临海城市变成水乡泽国.到处都能望海捞鱼.京城故宫.建城六百來年了.却从來沒被水淹过.为什么会这样.百姓怨声载道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作为专业人士可以解释..广厦建城之初.这个国家是跟着苏联混的.做事的一切标准都跟着苏联学.可苏联这个国家降雨太少.所以城市排水管道标准低.结果广厦后來修了更多的排水管道.仍然无法解决水患问題.要想根治就得彻底推翻重來.这就说明了一个道理.如果跟错了老大.再怎么努力也是沒用.”

“干爸你也相信我是认姚军辉做老大了.”

“本來我不愿意相信.可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你沒有表现出任何一点相反的趋势.”

“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给任何人当小弟.我性子就是这么倔.”

曹志鸿马上问:“那么你跟姚军辉在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

“时机成熟我会说的.但不是现在.”苍浩深吸了一口.很认真的道:“我希望你多给我一些信心和信任.”

“好吧.”曹志鸿深深一笑:“还有一件事.小茹对你成见太大了.难道你就……”

“或许你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但我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苍浩耸耸肩膀:“随便她吧.”

曹志鸿沒再说什么.只是眼中隐隐露出失望.可见他真不希望苍浩和曹雅茹的关系闹到今天这般样子.

“如果沒什么……”

“你回去工作吧.”曹志鸿长呼了一口气:“以后有什么事我们及时沟通.”

离开曹志鸿的办公室.苍浩去休息室抽烟.正遇见井悦然.

井悦然穿着一条黑色修身长裙.从后面看起來.从丰润的臀部向下形成了一个美丽的密桃形状.正中还隐隐有一条缝隙.

上身是一件修身白色小衬衫.仅仅收裹着腰部和腹部.当真是盈盈可堪一握.

井悦然回头看到苍浩.弹了一下烟灰.打了个招呼:“听说你去董事长办公室了.”

“工作上的一些事.” 苍浩掏出一根烟.正要点上.却找不到火机.

随着“啪”的一声.井悦然掏出火机点燃.送到苍浩面前.

苍浩狠狠抽了一口烟:“谢谢.”

“董事长找你真的是工作上的事.”井悦然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你跟姚军辉越走越远.董事长在这个节骨眼上找你谈话.沒准是想拉你一把呢.”

井悦然太聪明了.苍浩笑着道:“姚军辉派系那么多人.干嘛非要拉我不可..”

“我能看出來.你跟曹雅茹之间有些别的关系.那么曹志鸿董事长应该原本也认识你.”井悦然说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沒什么事情可以瞒住我.”

苍浩也不否认了.只是很简单的说了句:“我这么做有我的原因.”

“那么你考虑过我怎么办嘛.”井悦然似笑非笑的道:“本來我不想站队.现在因为你的原因.被迫跟姚军辉结成同盟.”

“是我对不起你.你说我该怎么办吧.要不以身相许.”

“我现在沒心情开玩笑.”井悦然平常对这类玩笑不怎么在意.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听到苍浩的话.却立即把脸沉了下來:“姚军辉成功也就罢了.如果失手.我跟着万劫不复.到时可就不只是丢掉工作这么简单.甚至可能坐牢.你考虑过我吗.”

“所以姚军辉必须用赢.”

“你真希望姚军辉赢得这场战斗.”

苍浩有些犹豫了:“我……”

“你看.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其他算盘……”井悦然冷冷一笑:“事到如今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说点实话了.”

“井总果然聪明……”苍浩突然笑了起來:“你跟我说这些.根本目的是试探我的用意.到底追随姚军辉还是另有图谋.”

“沒错.”井悦然坦然承认了:“我就是想知道.是给姚军辉做铁杆粉丝.还是做僵尸粉.苍浩.这事现在不是你自己的事.你一个选择不慎.我也得遭殃.”

“我倒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如果想知道点什么.最好的办法还是出卖色相……”

“那么……”井悦然抬起纤手.在苍浩的脖颈上轻轻的抚摸着:“我是不是应该让你在我身上沾点便宜你才会实话实说.”

“你可以试试.”

“呸.”井悦然咯咯笑了起來:“苍浩.我还算了解你.你是一个非常有主意的人.如果认定了做什么事.不仅不会受到任何人的影响.而且也不会轻易把想法告诉别人.就算我在这里出卖色相.你照样不会说.”

“而且你也根本不会出卖色相.”

井悦然笑得更厉害了:“看來你也很了解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