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这个建于谬论之上的世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井悦然从苍浩家里搬走.除了在休息室抽烟的时候能聊上几句.苍浩和井悦然很少有机会深入交谈什么.偶尔在公司看到了也只是微微点头打个招呼就算了.

所以.两个人见面的时候多少有点尴尬.苍浩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起井悦然坐在自己家沙发上吃零食的样子.

而井悦然也不像平常那样淡然.多多少少总是有点羞窘.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这个时候.两个人的相处才自然了一些.似乎找回到了合租那时的感觉.

“公司很多人都想知道我跟曹家父女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从沒对任何人说过.现在告诉你……”苍浩望了一眼井悦然.缓缓说道:“我跟曹雅茹是青梅竹马.她小时候家里非常穷.曹志鸿忙于事业.于是她借住我家.后來.我父母想要开辟新的天地.就办理了移民……你应该能明白.曹雅茹毕竟不是我家的直系亲属.所以我父母沒办法带上她.只有等到在国外站稳脚跟再想办法把她接过去.但曹雅茹不理解这些.只是认为我们一家人抛弃了她.所以一直心怀怨恨.后來.我父母在国外出了状况.我一个人只身回国.结果发现曹志鸿屌丝逆袭成了富豪榜上的人物.而曹雅茹依然恨我.于是我们三个人的关系.就变成了今天这样子……我从來沒对曹雅茹解释过什么.因为我相信事实终究会呈现出來.”

苍浩说的完全是实话.这还是第一次对别人把事实讲出來.可偏偏实话却很难取得别人的信任.井悦然下意识的就道:“一派胡言.”

苍浩似笑非笑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原因很多……”井悦然相信苍浩跟曹家父女原本认识.也非常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虽然对苍浩的这个故事难以置信.但又很难挑出这个故事的漏洞:“你知不知道曹志鸿多有钱.这肯定是经过几代人的积累.怎么可能曾那么穷……还有.如果你们之间关系真的这么好.为什么你跟姚军辉站队……”

苍浩呵呵一笑:“你看.我说实话沒人信.所以你就当个故事吧.”

“我想起來了……”井悦然打量着苍浩:“当初.曹志鸿刚來公司.给了你一个热烈的拥抱.后來在高管会上说过.你们两家曾经是邻居……换句话说.你这个故事大体是真实的.不过你做了很多艺术加工……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反正听起來挺荒谬的.”

其实.井悦然正好说反了.对苍曹两家当年的情谊.苍浩其实还沒全部说出來.只是曹志鸿为了不给众人口实.当时在会上就只能解释的这样简单.苍浩也沒分辨什么:“东瀛著名推理作家东野圭吾曾经写过一个故事.主人公空山一平一生都在研究狸猫……”

井悦然不明白苍浩为什么要提出这个典故:“然后呢.”

“他发明了很多理论.其中有一个颠覆性的.人们所说的不明飞行物UFO其实就是狸猫.当然.UFO和狸猫根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种存在.这个理论非常扯淡.于是就有专家跟他论战.结果.他从语言学、历史学和绘画等等多个角度成功解释了UFO真的是狸猫.专家发现自己竟然根本无法反驳他.其实呢.细想一下.谁也沒见过UFO到底什么样.沒准真是狸猫飞起來冒充的.”吐了一个烟圈.苍浩笑着道:“只不过.搞笑的是空山一平一直以來研究的所谓狸猫.不是生物学分类上的狸猫.实际上是飞鼠.”

井悦然咯咯笑了起來:“你这个段子有意思.”

“空山一平的理论是荒谬的.但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建立于荒谬之上.有时可能偏偏是荒谬的表象才接近事实的真相.”

井悦然愣住了:“你……”

一阵沉默.过了一会.两个人同时问了对方一句:“最近过得怎么样.”

苍浩笑了笑:“我还好.你呢.”

“我也挺好.”井悦然抽了一口烟.又弹了一下烟灰:“知道吗.我前夫和我前闺蜜结婚了.两个人刚刚领证.”

“你好像很淡定.”

“错.”井悦然缓缓摇了摇头:“我很兴奋.”

苍浩一愣:“兴奋.”

“他俩这么一结婚.我一块石头就落地了.以后谁也不会來骚扰我.我是衷心希望他俩白头偕老.”嘿嘿一笑.井悦然不无得意的道:“为了表达我的祝福.我还特意发了个朋友圈..闺蜜就是捡你的破鞋不舍得你浪费.”

“这话挺狠啊.”苍浩一脸黑线.沒想到接人待物八面玲珑的井悦然.说话竟然也会如此凶残.

“狠吗.”井悦然撇了撇嘴:“我觉得还不够狠.于是又发了一条..找啊找啊找闺蜜.找到一个好闺蜜.敬个礼啊握握手.捡破鞋的好闺蜜.”

苍浩咽了口唾沫:“你说话这么狠.不会有天对付我吧.”

“不好说.”井悦然翻了翻白眼:“看你是不是得罪我了.”

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了.是高雪轩发來一条短信:“马上來盛世荷园.”

苍浩掐灭烟蒂.告诉井悦然:“我有事出去一趟.”

“哦.”井悦然点点头.说了一句:“注意安全.”

苍浩回头一笑:“我一直都很注意.”

苍浩估计可能是孟阳龙找自己有什么事.直接赶到了盛世荷园的雪轩.结果沒见到高雪轩.孟阳龙一个人悠然坐在客厅里.

“高女士有点事去处理一下.一会回來.”孟阳龙指了指自己的对面:“坐下來聊吧.”

“是你找我來的吧.”

“沒错.”孟阳龙点点头:“你很聪明.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过來吧.”

“不会有什么任务给我吧.”苍浩笑着摇了摇头:“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我不会接受任何任务.你我之间的合作仅止于邹峰这一件事.”

“但这个任务你一定会接.”

苍浩不想跟孟阳龙讨论这些.直接站起身來道:“沒有其他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你先坐下.听我把话说完……”孟阳龙拿出一根烟跟苍浩扔了过去.这个动作好像不太符合他的身份.实际上却是表达友好.在部队里.首长给下属扔烟.从來都是信任的表示.

苍浩稳稳接住烟.自己点上.不过沒坐下來:“你说吧.”

“我这一次來广厦.本來是因为你用了荷园令.不过突然感到有些累.想起这几年好像沒怎么休过假.索性就借这个机会在盛世荷园这里躲躲清闲.”

“难怪盛世荷园这几天闭门谢客.”

“其实.我不建议他这样做.虽然大家投资这里本不是为了赚钱.但既然打开门做生意就不应该把客人拒之门外.”顿了顿.孟阳龙接着道:“也正因为我住在盛世荷园.所以对广厦多少就有了些关注.结果刚知道出了这么一件事……”

苍浩马上明白了:“你说的不会是红魔吧.”

“就是它.很遗憾.咱们汉语的第三人称发音全一样.我这个‘它’是宝字盖的.我不愿意把它看做一个人……”孟阳龙说到这里.额头青筋暴起:“简直就是个禽兽.畜生.魔鬼.”

苍浩点点头.沒出声.

“禁毒从來都是警方最危险的一项工作.每年很多警员为此牺牲.但这种卧底警员被斩首然后送到警方的案例是从未有过的.这不仅是对法治的挑衅.对警方的挑衅.更是对公众安全的严重威胁.红魔如果不能被绳之以法.不知道还要有多少人遇害.”重重哼了一声.孟阳龙斩钉截铁的道:“虽然地方刑事案件不归军方负责.但却涉及到了国家安全.我希望能做点什么.”

“那是你的事.”

“我希望你帮一下忙.”孟阳龙看着苍浩.诚恳的道:“现在看起來.广厦警方沒有足够的手段和能力对付红魔.虽然红魔永远不可能对抗国家机器.伏法只是一个时间问題.但我希望不要拖得太久.我知道你跟毒品集团打过交道.你熟知红魔这种人的性格和行事方式.所以我希望你能提供一定帮助.”

“我说过.红魔固然可恶.但这不关我的事.”

“不.苍浩.我相信你一定会管的.”

苍浩一挑眉头:“为什么这么肯定.”

“我能感觉到你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顿了顿.孟阳龙缓缓说道:“从你看到那两个卧底的头颅开始.你就已经自动把红魔看做敌人了.就算我今天不说什么.如果你有机会你也一定会擒获红魔.但我还是把你找过來谈一下.因为我要让你知道你不会白白做出贡献.”

“这么说有报酬了.”

“我不会给你钱.但你得到的报酬.不是钱可以衡量的.”

“我会考虑的.”苍浩弹了一下烟灰.又道:“问題在于.就算我想对付红魔.也沒什么机会.我的生活跟他沒有任何交集.我不可能充当义务警察.投入全部时间精力去分析红魔的踪迹.”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预感.你一定会遇到红魔的.”孟阳龙呵呵一笑.深深的道:“我的预感一向很准确.当年如果不是靠着这份预感.我在越南战场死了N次了.不是踩上地雷就是撞上炮弹.”

“是吗.”苍浩听到这话.感觉有点头疼.如果孟阳龙的预感真的应验了.只怕自己麻烦不小.固然.苍浩对红魔有义愤.但自己现在已经够麻烦的了.如果凭空多了一个强劲的对手.恐怕祸大于福.

“我有点累了.回去休息了.你先自己坐会.”孟阳龙站起身來:“如果你对高女士有话要说就等她回來吧.”

说來也巧.孟阳龙刚回了客房.高雪轩回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