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另一个战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广龙马上道:“姚总.大家这么多年的关系了.我们一直在你手下做事.早就想提醒你不要在女人身上耽误事.可你级别高.我们不好开口.结果终于酿成了麻烦……”说着.陈广龙大手一挥:“不过.事情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这些年來.大家跟着姚总也赚了不少钱.沒人会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但苍浩可不一样……”

陈广龙像是跟张玉杰已经商量好了.两个人一唱一和颇为默契.这边陈广龙话音刚落.那边张玉杰开口了:“我安排人干掉丁晓红拿回文件.却被苍浩半路把人给救走了.”

姚军辉冷声道:“我不是说了吗.是我派苍浩去的.”

“不.”张玉杰缓缓摇摇头:“姚总.我们都很了解你.你是一个很有定见的人.既然你同意除掉丁晓红.就绝对不会半路变卦.否则从刚开始就直接反对我动手了.”

“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我认为是苍浩自作主张救走丁晓红.而姚总你给苍浩打了个圆场……”张玉杰足够精明.一眼就看穿了真相:“姚总你千万别否认.”

“我偏要否认.” 尽管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姚军辉却一口咬定最初的说法:“我后悔了.觉得丁晓红跟我有些感情.于是派苍浩把丁晓红救走.”

“那丁晓红人呢.”

“送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反正不会再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

张玉杰一伸手:“那文件呢.”

姚军辉冲着张玉杰吐了一个烟圈:“是丁晓红用手机拍的.早就让我扔海里了.”

张玉杰质疑:“你怎么证明自己的话.”

“我不需要证明.”姚军辉往前弓了一下身.死死的盯着张玉杰:“你算什么玩意.谁给你权力在这里质问我.张玉杰你好像忘了谁才是老大.”

张玉杰语气有些缓和了:“姚总.我沒别的意思.我们只是觉得你太袒护苍浩了.也就是说这一次你是给苍浩擦屁股.”

“沒错.”陈广龙点点头:“如果真的是苍浩救走了丁晓红.文件有可能已经到了曹雅茹手里.只不过曹雅茹装作什么都沒发生.暗中给我们下套.”

姚军辉立即道:“我可以保证曹雅茹绝对沒得到文件.”

陈广龙好像沒听到姚军辉的话.自顾自的道:“诸位.我们有必要讨论一下.苍浩跟曹家父女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公司只有一位第一副总裁.第二副总裁却有几位.姚军辉派系有一个叫迟春新.这个人平常不怎么说话.有时甚至让人忘记了存在.但这一次迟春新开口了:“我们都记得.曹志鸿第一次來公司的时候就给了苍浩一个热烈的拥抱.后來曹志鸿解释说因为两家过去是邻里.我倒觉得这话像是曹志鸿为了掩盖真相欲盖弥彰.”

陈广龙马上问:“怎么讲.”

“我当时在场.曹志鸿拥抱苍浩的时候.表现得就像父辈一样……可以说如同父亲看到了阔别多年的儿子.那种激动可不是普通邻里能有的.”顿了顿.迟春新接着道:“所以.我觉得曹志鸿事后发觉自己的情绪溢于言表了.才编出來这么一套说辞.”

张玉杰摇摇头:“可这样一來有个现象解释不通.曹雅茹好像对苍浩一直敌意慢慢.跟曹志鸿的态度完全相反.”

“谁知道他们两家当年有什么恩怨呢.”迟春新淡淡的道:“我估计.苍曹两家当年可能真的做过邻居.但关系一定非常的好~.曹雅茹虽然对苍浩有成见.曹志鸿却把苍浩视若己出.也就是说曹志鸿倒是沒说谎.只是向我们隐瞒了最关键的细节.”

“那么这就有个问題……”张玉杰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苍浩为什么会來曹氏地产.难道是曹家先期派來的卧底.可他级别当时非常低.对公司情况也不了解.这个卧底未免太沒有价值了吧.”

迟春新哈哈一笑:“我倒觉得他们有可能是偶然碰到的.”

“偶然.”张玉杰非常惊讶:“这也太巧了啊.”

“确实很巧.但大家要明白……”迟春新突然收起笑容.深深地说了一句:“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本來就由各种巧合构成.”

如果苍浩此时在场.多少会有点惊讶.这些高管果然个个都是人精.仅仅凭借一些迹象进行分析.就已经如此接近事实的真相.

听到这句话.在座的人陷入了沉思.偶尔交换几句意见.却把姚军辉冷落到了一旁.

看着眼前这帮下属好像已经忘了自己才是真正的老大.姚军辉用力咳嗽了几声:“难道你们不想听听我的意见.”

“姚总啊……”张玉杰忘了姚军辉一眼:“上一次我跟你谈.你把苍浩救走丁晓红的责任全担了下來.我当时沒说什么.也不打算再说什么.但你也知道.突然曹志鸿把苍浩找去了办公室.两个人谈了许久.曹志鸿作为董事长.根本不负责具体工作.苍浩一个业务部总经理.有什么工作需要向曹志鸿汇报.就算真的需要汇报工作.苍浩也应该去曹雅茹那里.以曹志鸿如此之开明.会允许下属越级.”

“对.”迟春新点点头:“也就是这件事.让我觉得有必要研究一下苍浩和曹家父女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苍浩在所有这些事情当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其实.姚军辉平心静气的想一下.觉得这些高管们的怀疑非常有道理.但另一方面.苍浩确确实实把文件拿回來了.只是姚军辉当时沒要.如果苍浩真的是卧底.根本沒必要这么做.因为只要把文件交给曹雅茹.曹雅茹就能稳赢这一仗.

这让姚军辉又有点糊涂了.回想起苍浩在自己身边的这些日子.沒有任何迹象表明曾做过出卖自己的事情.

看着这帮高管各怀心事的样子.姚军辉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马上做出了决定:“既然我已经撑了苍浩.就要撑到底.”

“我绝对信任苍浩.”姚军辉扫视着在座每一个人:“如果有人怀疑苍浩.那就是怀疑我姚军辉.当然你们可以连我都怀疑.不过你们别忘了今天能住进豪宅开着豪车搂着漂亮女人是拜谁所赐.如果沒有我姚军辉.你们一个个狗屁不是.”

这话说的很重.这帮高管脸上变颜变色.却偏偏不敢反驳.

“我不敢肯定苍浩跟曹家父女到底什么关系.或许迟总分析是正确的.但苍浩一直以來已经用行动表明自己值得信任.而我既然选择了苍浩就不能怀疑自己最初的判断.”顿了顿.姚军辉一字一顿的道:“开弓沒有回头箭.计划已经进行到这个地步.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如果你们有谁对苍浩不放心.现在退出还來得及.”

张玉杰很小心地问:“也就是说姚总不会考虑我们的意见.”

“不会.”姚军辉断然说道:“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谁还有问題就请退出.沒有第二条路.”

迟春新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把苍浩的问題解决.我怕大家死无葬身之地.”

“我是领头人.我都不怕.你们怕什么.”冷笑两声.姚军辉又道:“对了.我才是领头人.刚才我差一点忘了.而你们好像也沒想起來.”

张玉杰急忙道:“其实我……”

“我不管你怎么想.”姚军辉打断了张玉杰的话.站起身來道:“我再重复一遍.我才是这个团队的领导.我的决定不许有任何人质疑.我就是这么独断专行.你们不喜欢可以走人.这个计划只有我姚军辉一个人也照样操作.只是在座诸位错过发大财的机会可别后悔.”

丢下这句话.姚军辉转身离去.等來到饭店门前.整个人却是一变.就像泄了气的皮球.

张玉杰先前已经发难过.被姚军辉给顶了回去.而这一次张玉杰纠集其他高管再次发难.姚军辉感到自己已经渐渐无力控制这些人了:“苍浩啊苍浩.你千万别让我失望.我的后半生可都押在你身上了.”

此时的苍浩仍在激战.从各个方向冲來的法兰克斯雇佣兵.先后都被苍浩击退.

但雪轩里面的情况却非常不乐观.看着那个刚刚被撞开的缺口和疯狂的法兰克斯雇佣兵.三个人已经做好去死的准备.

柏朗时刻不忘自己的职责.挡在了孟阳龙的身前.孟阳龙却反手把她拉到自己身后:“你是女孩子.又是晚辈.以后的路还长……我已经老了.我拖住他们.你跟高女士快逃吧……”

高雪轩则把他们两个全都推到了一旁:“你俩快走.”

生死关头.三人都表现出高风亮节.但也错失了逃生的最佳时机.法兰克斯雇佣兵很快完成了对他们的包围.

然而.法兰克斯雇佣兵还沒等发起进攻.突然传來“砰”的一声巨响.已经残败不堪的雪轩摇晃了几下.好像随时都会彻底坍倒下來.

高雪轩顺着声音方向看去.惊讶的发现刚才在墙上撞出缺口的那辆防地雷车爆炸开來.已经成了一团火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