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反潜作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笑了笑:“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要亲眼看到它的末日.”轻声一声.孟阳龙拿起直接下令:“开火.”

所有舰艇已经做好战斗准备.这边孟阳龙话音刚落.所有舰艇布置在舰艏的反潜火箭一起发射.

随着一阵剧烈的“刷刷”声.火箭如同雨点一样密集的落到了海里.很快的.第一枚火箭爆炸了.随着“咚”的一声闷响.海面突然鼓起一个巨大的圆包.旋即一道水柱从顶端直射而起.足足有几十米高.

其他火箭跟着不住爆炸.平静的海面很快变得像煮沸的水壶一样.巨大的冲击波带起的水花甚至拍在了指挥塔的窗户上.

第一轮火箭发射完毕.孟阳龙对舰长低声耳语了几句.舰长马上开始下令:“二进一.”

孟阳龙笑着问苍浩:“知道什么意思吗.”

苍浩懒洋洋的道:“一般军舰有两个主机.二进一的意思就是一个主机进一挡.缓速前进.”

“沒想到连海军术语你都懂.”

苍浩呵呵笑了:“空军我也懂.想听听嘛.”

护卫舰开始前进.驶过在反潜火箭爆炸过的海域.很多海军士兵來到船舷上.仔细观察着海面.

很快的.有了动静.一个士兵喊了一声:“发现了.”

在距离船舷不远处的海面上.飘着面积很大的一块油污.还可以看到有其他一些杂物.

护卫舰驶过去仔细检视了一番.证明部分漂浮物是潜水艇用的.至此.基本可以确定这艘潜艇被击沉了.

苍浩看着海面.突然说了一句:“我们不知道法兰克斯雇佣兵是什么时候入境的.这艘潜艇是不是属于他们.其实无从断定.”

“沒错.”孟阳龙点点头:“但这是一艘不明潜艇.而且拒绝表明身份.不是吗.”

苍浩沒出声.多少有些明白了.孟阳龙所需要的是斩断海上秘密通道.至于法兰克斯雇佣兵的潜艇是不是被击沉其实不重要.反正这个团伙已经被苍浩给一窝端了.

只是.如果这艘潜艇是周边国家派出來的.虽然说是侵入了本国领海.可这样击还是会带來麻烦.苍浩由此发现孟阳龙是个鹰派.

“按说.这种秘密作战行动是不应该允许旁观的.我让你今天亲眼看着也是给一个交代……”望了一眼苍浩.孟阳龙接着道:“毕竟是你全歼了法兰克斯雇佣兵.”

“这件事是暂时告一段落了……”苍浩望着海面.深深的笑了:“可是不知道以后又会面对什么样的对手.”

也不知道孟阳龙是否听到了苍浩后面的话.他看了一下表.说道:“我送你回去吧.我晚上还有事.”

苍浩点点头:“好.”

孟阳龙带着苍浩上了直升机.就像來时一样.回到了那座军事基地.

接下來.孟阳龙又安排人把苍浩送回家.自己坐上另外一辆车.直奔市政府.

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广厦市政府方面必须给出一个说法.孟阳龙觉得差不多可以跟邹峰摊牌了.至少也应该好好谈谈.

在会议室.主要领导都到了.只等孟阳龙.

孟阳龙进门之后.也不跟别人打招呼.径自坐到了主位上:“人都到齐了吧.那么现在开始开会……我当兵的出身.不会说什么客套话.也沒兴趣跟在座诸位互相恭维.所以咱们有话就开弓放箭照直崩.

在座的人互相看了看.脸色都有点尴尬.唯独严月蓉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前些天发生了什么事.想來大家都听说了.”缓缓看了看在座每一个人.孟阳龙重重哼了一声:“境外雇佣兵竟然能潜入我市.携带重型装备和大威力武器.发动大规模进攻.请问在座诸位.你们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你们对得起头上的乌纱吗.你们这么无能让百姓怎么放心.”

“孟老……”严月蓉咳嗽两声.开口说话了:“孟老应该掌握了情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已经有过一次.”

杨远峰脸色惨白的看着严月蓉:“严市长你……”

孟阳龙摆明了是來兴师问罪的.而严月蓉这话等于是给市领导班子拆台.杨远峰搞不明白严月蓉到底是怎么想的.

孟阳龙看着严月蓉:“你是这座城市最高领导.你对这些是怎么想的.”

“首先.我承认自己沒有搞好工作.在这里我要向孟老.还有在座诸位同事表达深切的歉意和愧疚……”严月蓉说着.站起來冲着大家深深鞠躬.这话说的倒是挺有担当.可是等到她坐回到位子上却开始往外推责任了:“其次吗.大家也都知道.我刚挂职锻炼回來不久.接任市长这个位子时间更短.对有些事情掌握的也不清楚.所以对孟老的问題我实在沒办法回答.”

马上的.王连福也说话了:“我得说一句.严市长主抓全面工作.而治安只是其中一个层面.如果让严市长负全责好像不太公平.”

杨远峰怒道:“王队长.你就是负责治安工作的.是不是应该你來负全责.”

“我刚上任沒几天.时间比严市长还短.”王连福笑了笑.旋即脸色一冷:“不过警务系统确实有问題.”

“沒错.”严月蓉点点头:“我回广厦來之前.媒体上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厦打黑收到怎样的成果.多少黑社会成员被捕……结果.先是副局长郭林遇袭.至今仍在入院治疗;然后又接连发生境外雇佣兵的大规模袭击.这样看起來似乎广厦的治安比以前更乱了.我倒要问问打黑打的到底是什么.”

杨远峰脸色更白了:“出现问題是难免的……”

严月蓉轻哼一声:“但出现这样的问題未免太严重了吧.”

面对孟阳龙这样级别的高层质询.杨远峰觉得领导班子应该团结一致共度难关.不应该互相拆台.

可杨远峰却沒搞明白.这种拆台机会恰好是极为难得的.严月蓉想要扳倒邹峰正应该此时发难.

而邹峰自己很明白这一点.看了看严月蓉.又看了看孟阳龙:“警务工作是我领导的.打黑也是我主导的.沒错.责任在我.”

严月蓉马上问:“那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中央首长在广厦遇袭差点罹难.这么严重的事情无论找什么借口都很难搪塞.而我自己也不愿搪塞.”邹峰说着.拿出厚厚一摞资料放到桌子上:“所幸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事件起因是一个外号短斧手的境外杀手.勾结法兰克斯雇佣兵潜入境内.郭局长遇袭.孟老遇袭.都是这伙人干的.”

“你打算怎么处理.”严月蓉多少沒想到.邹峰竟然把自己手下出卖了.

“我已经责成发出通缉令.而且对全市四门落锁.短斧手很难出逃.接下來.我们会在全市进行撒网式的调查.相信不久之后短斧手就会归案.”顿了顿.邹峰又道:“想要抓住短斧手首先要搞清楚一件事.”

严月蓉马上问:“什么.”

“短斧手袭击孟老.这个很容易解释.无外乎就是为了威胁国家安全.不过嘛……”邹峰冷冷一笑.接着道:“根据我们的调查.短斧手跟一个叫苍浩的人有些恩怨.而这个苍浩仅只是地产公司的小职员.我们必须知道.苍浩跟短斧手到底是什么关系.有沒有参与到这些案件当中.”

邹峰说罢.把手中的文件分发了一下.其中有短斧手个人资料.更有苍浩和短斧手在一起的照片.

这些照片不多.但可以清楚看到.苍浩正跟短斧手说话.

严月蓉呆住了.不明白邹峰是怎么搞到这些照片的.其实这要拜周大宇所赐.

照片的取景是多林寺门前.苍浩跟短斧手有过对话.周大宇跟踪拍摄之后.邹峰对照片进行了选择.当时同样在场的郭林和柏朗沒出现在照片上.而苍浩跟短斧手的交手更是沒有出现.从照片上看起來苍浩和短斧手倒有点像是朋友.

人们常说无图无真相.但图片表现的其实只是一个事件的瞬间.如果不联系前后过程进行分析.完全可能产生背离真相的解读.苍浩的这些照片就产生了这样的效果.

不只严月蓉.连孟阳龙也呆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杨远峰马上道:“我觉得.短斧手怎么出现在广厦.必须查证清楚.这才有助于抓住短斧手.尤为重要的是.短斧手在这座城市有哪些同党.必须得到彻查.”

“地产公司的小员工跟职业杀手怎么可能牵扯到一起呢.”冷冷一笑.邹峰接着道:“那么就有了这样一种可能.其实地产公司员工只是一个掩护.苍浩跟职业杀手和雇佣兵根本是一伙的.真实身份是潜伏在境内的敌对势力.我调查了解到.苍浩祖籍东北.后來举家移民.还是前段时间从国外回來.并非土生土长的广厦本地人.这意味着这种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严月蓉深吸了一口气:“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们无从知道.短斧手潜入境内还要干什么.但根据这些迹象显示苍浩显然跟短斧手就是同伙.”顿了顿.邹峰接着道:“只怕短斧手的所作所为.跟苍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还可能得到了苍浩的帮助.既然暂时抓不到短斧手.我看可以先行羁押苍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