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有图未必有真相/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远峰马上点了点头:“我看这是可以的.”

邹峰义正词严的道:“我相信.如果把短斧手的这个同伙苍浩抓起來.一定可以挖出來短斧手的行踪.”

杨远峰跟邹峰一唱一和:“抓捕会不会有危险.”

“当然会有.不过……”看了看在座的人.邹峰接着道:“尽管出现了一连串严重事件.但我对我市广大干警的工作能力还是深信的.正是他们调查出了短斧手的所作所为.对付苍浩自然不在话下.”

严月蓉长叹了一口气.心道:“邹峰你果然够狠.”

本來苍浩和短斧手是死敌.见面都恨不得扒了对方的皮.可经过邹峰这么一加工.两个人竟然成了同伙.

而邹峰不厌其烦.一再重复两个人是同伙.这是一种心理暗示.只要说得多了就会让其他人潜意识当中认定这一点.

当然.孟阳龙和严月蓉都了解真相.事实上是苍浩救了孟阳龙一命.表面看起來邹峰这种栽赃沒什么用.

其实邹峰这么做并不是针对孟阳龙.而是争取在座其他人.只要有了这些人的支持.孟阳龙也不敢公然把邹峰如之何.

法兰克斯雇佣兵突袭盛世荷园时.孟阳龙第一时间就发出警报.武警部队却姗姗來迟.更不用说其他执法部门甚至沒得到消息.而这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这些力量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在国境内发生这么激烈的冲突.是苍浩这样的普通百姓抵抗的.国家正规武装竟然沒发挥半点作用.这个真相一旦说出來又该让孟阳龙情何以堪.

所以.孟阳龙根本不能说出苍浩实际上做了些什么.也就是说根本沒办法帮苍浩漂白.而邹峰正是吃准了这一点.

知道真相的人沒有办法说出真相.谎言自然就会占据上风.有图照样沒真相.

“只要抓了苍浩.侦破案件指日可待.”邹峰斩钉截铁的道:“我会立即命令警方动手.”

严月蓉脸上变颜变色.本以为这一次抓住邹峰的把柄.沒想到邹峰这么反戈一击竟重占上风.

此时.严月蓉必须力保苍浩.因为这是自己最有力的盟友.可偏偏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求助的看向了孟阳龙.

严月蓉不出声.邹峰更加得意.直接问孟阳龙:“孟老以为呢.”

邹峰这是挑衅.那意思等于是看你孟阳龙能怎么办.如果孟阳龙不把真相说出來就只能牺牲苍浩.

不过.孟阳龙身居高位见多了风浪.很轻易的就化解了这一招:“警方能调查到的线索.我当然已经掌握了.苍浩这个人我是知道的……”

邹峰急忙问:“然后呢.”

“袭击郭林局长的就是短斧手.苍浩偶然撞见救了郭林.这件事情在座的人应该知道……”孟阳龙用手指敲点着那些照片.又道:“我不知道这些照片是怎么來的.不过应该就发生在当时的现场.这一点可以让郭林來作证.”

邹峰一愣:“这……”

孟阳龙不再跟邹峰说话.而是叫进來一个卫兵.交代拿着照片去医院找郭林.

接下來.办公室再沒人说话.过了半个小时后.卫兵回來了:“郭林局长确认.这些照片的背景就是短斧手袭击自己时的地点.苍浩当时救了他这也是真的.”

“听到了吧.苍浩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孟阳龙缓缓扫视着在座的人:“如果说苍浩是短斧手的同伙.似乎沒有足够有力的证据.倒是郭林局长遇袭案让苍浩跟短斧手结仇.此后两个人有过接触也是正常的.可以想见短斧手会报复苍浩.”

“我也只是根据现有资料作出分析.”邹峰马上话锋一转.不再坚持原來的栽赃:“苍浩有功无过是最好的.我也希望看到这个结果.否则就意味着我们境内可能潜伏着更多的敌对势力.”

“抓捕这些敌对势力是警方的工作……”孟阳龙看着邹峰.一字一顿的道:“军方不方便插手.更何况我本人是受害者.也不方便直接出面干预.所以我只能希望邹峰你能拿出一个圆满的交代.”

邹峰呵呵一笑:“沒问題.”

杨远峰这时说话了:“就算苍浩不是短斧手的同伙.是不是也可以抓起來问问.毕竟他们两个有过接触.也许能有什么线索呢.”

也不知道这个杨远峰是真傻.还是装糊涂给邹峰捧臭脚.严月蓉看着这个糊涂蛋差一点破口大骂:“杨市长你跟苍浩有什么个人恩怨吗.”

杨远峰一瞪眼睛:“当然沒有.怎么这么说.”

“那你为什么非要跟你一个小人物过不去.”严月蓉冷笑着道:“短斧手摆在眼前.你沒有办法抓起來.只有对地产公司职员下功夫.感觉你好像是要杀良冒功啊.”

杨远峰一时无语:“我……”

这个糊涂蛋终于不开口了.邹峰冷笑着道:“杨市长也是好心……还说眼下.这样严重的案件发生在广厦.在座诸位都有责任.如果我不能把短斧手逮捕归案.我邹峰辞职谢罪.”

“好.”孟阳龙用力点点头:“希望你记住今天说过的话.”

这个会开下去已经沒什么意义了.孟阳龙沒办法兴师问罪.邹峰已把责任完全撇清.现在不要说查证短斧手和邹峰之间的关系.如果沒有郭林的证言.只怕苍浩都要有麻烦.

众人从办公室出來的时候.严月蓉來到孟阳龙身边.笑着道:“孟老.您难得來一次广厦.能不能來指导一下我的工作.”

孟阳龙负责国家安全.严月蓉是地方行政官员.孟阳龙哪有什么可以指导严月蓉的.

孟阳龙明白.这是严月蓉要找自己私下谈话.于是点了点头:“正好.严市长带我参观一下.我对广厦这城市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刚一进严月蓉的办公室.孟阳龙直接就问:“你要说什么.”

“孟老.首先我要向你表达诚挚的歉意.你难得來一次广厦竟然遇到这样的事……”

“不用了.”孟阳龙摆摆手:“事实求是地说.谁也不希望发生这种案件.敌对势力潜伏暗处想搞点什么突发事件是很容易的.防不胜防.”

“我们都知道其实这个案子死跟邹峰有关.”

“可是沒办法证明.”孟阳龙叹了一口气:“本來我非常生气.很想把邹峰直接拿下.但我终归不能干涉地方政治.更何况眼下根本沒有证据……”

“这个邹峰真是老奸巨猾.而且胆子也大……”严月蓉叹了一口气:“这一次大家都被他连累了.”

严月蓉现在所担心的不只是跟邹峰的明争暗斗.而是盛世荷园的案子性质这么恶劣.一旦引发高层震怒就可能对广厦官场进行整顿.到时不是邹峰一个人的事.可能严月蓉也得跟着遭殃.可以说邹峰这一招非常狠.把所有人都拉下水.这样别人就不敢踢他下水.

孟阳龙明白严月蓉的担忧:“我是个讲道理的人.不会牵连太多的人.这一点我会跟上层做工作的.”

严月蓉笑了:“那我放心了.”

“还有就是.我马上就得回京城.邹峰既然短时间内无法被打倒.这座城市的安全就仍然存在威胁……”顿了顿.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这个人果然不简单.他说是不抓到短斧手就辞职.却沒有给出一个期限.而且.我觉得他抓到短斧手也很容易.只不过不会活捉.沒准哪天把短斧手的尸体拿出來给大家看.”

“是啊.”严月蓉无奈的摇摇头:“邹峰……太难对付了.”

“幸好有苍浩在.你给他提供一些必要帮助.只要他的要求不过分都可以答应……”看了一下时间.孟阳龙道:“我得回去了.”

就在市政府会议室唇枪舌剑的同时.苍浩这边也面临着明争暗斗.苍浩刚刚跟孟阳龙分开就接到了姚军辉的电话:“晚上來一趟……”

姚军辉在一家海鲜酒楼安排了酒局.不仅本派系的人马悉数到场.张兴昱也來了.

苍浩看到这个场面就明白了.今天姚军辉打算敲定狙击计划的细节.按说这是预料之中的.但让苍浩有点尴尬的是井悦然也在.

井悦然安然坐在那里.时而修剪一下指甲.时而拿出手机玩一会.表情有些不耐烦.摆明了根本不愿來.

“人都到了……”姚军辉扫视着在座的人.缓缓的道:“我们是一个不小的团队.人际关系难免都有些磕磕碰碰.这个不要紧.只要把话说清楚就行.现在话已经说清楚了.我不希望还有人背后里搞事.否则就请离开这个团队.”

姚军辉公开把这些话说出來.显然是表达对张玉杰等人的不满.张玉杰有些尴尬的道:“其实.大家目的都是一样的.只要不出卖大家的利益.一切都好说.”

张玉杰说罢.看了一眼苍浩.而苍浩对张玉杰的话根本沒任何反应:“既然是一个团队.我觉得应该明确一下.这个团队都包括什么人.”

张玉杰一愣:“什么意思.”

“我认为井总不适合在这里.”苍浩一指井悦然:“她从來不是我们这个团队的人.更不应该参与这个团队的运作.所以还是请井总回去吧.”

井悦然放下手机.目光多少有些惊讶的看着苍浩.似乎想要说点什么.

姚军辉微微皱起眉头:“苍总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