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严重的历史遗留问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井总对我们的计划本來就不太了解.有沒有兴趣参加这件事.所以……”苍浩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我看井总还是回去吧.”

“这个吗……”姚军辉呵呵一笑:“今天让井总过來.主要是因为张兴昱也在.毕竟是井总介绍我认识张总的.”

张兴昱何等聪明.马上明白了:“虽然悦然是我妹妹.不过我们从來干涉对方的工作.悦然不知道我在做些什么.我也不愿意让悦然参与进來.”

张玉杰是个人精.此时却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这……难道让井总回去.”

苍浩悠然喝了一口茶:“我觉得知道计划的人越少越好.”

“好.我回去了.”井悦然拎着皮包站起身.微微一笑:“我只负责把张总引荐给大家.接下的來的事不关我的事.诸位.回见.”

丢下这句话.井悦然迈着匀称的步伐离开了.经过苍浩身边时投过去感激的一瞥.

等到井悦然关上包房的门.苍浩哈哈一笑:“钱.就那么多.少一个人分一份.大家就能多分一点.”

张玉杰觉得苍浩说的挺有道理.也不愿井悦然进來分一份.但又不好说的太明白.否则会让在座其他人腹诽.所以就沒出声.

姚军辉却看得明白.井悦然把张兴昱引荐给自己其实是迫于无奈.她压根就不想卷进來.也沒打算分上一份.而苍浩这么做就是成全了井悦然.

“好.既然沒有外人.现在我们把计划明确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姚军辉一字一顿的道:“关键的时候就要到了.”

说巧不巧.苍浩的手机响了起來.是廖家珺的一个备用号码.

苍浩把手机挂断.可马上的.廖家珺又打了进來.

眼下对苍浩來说.当务之急是搞清楚姚军辉和张兴昱的行动步骤.根本沒心思去在意廖家珺有什么事.

但廖家珺很是执着.苍浩挂断之后.竟又打了过來.

张玉杰不满的:“谁啊.”

“一个朋友.”

“你能不能把手机关了.说这么重要的事呢.”

“可能有急事.我先接一下.”苍浩來到包房外面.把手机接了起來:“大姐.我正开会呢.你什么事这么急.”

“你要是不接我这个电话.以后也就不用开会了.”

苍浩一惊:“什么意思.”

“你不会忘记是你找到了放射源吧.这枚放射源的失主已经确定.说起來这巧啊……”

“怎么.不会是曹氏地产吧.”

“还真就是.”廖家珺冷笑一声:“曹氏地产下属一家工程检测公司.对吧.”

“沒错.”苍浩点点头:“公司现在的架构大体沿袭国企时期.这家工程检测公司一直都沒什么工作.闲了很多年了.公司对那边几乎就是白白投入.可我沒听说他们有放射源啊.”

这话刚说出口.苍浩就觉得有些多余.曹氏工程检测公司虽然半死不活.但就像母公司和其他兄弟公司一样.各方面的资源却是全部具备.否则曹雅茹当初也不会一并收购过來.

考虑到铱-192的工业用途.沒准还真就是从曹氏工程检测公司的哪个设备上遗落的.

问題的关键是.苍浩在曹氏地产也有些日子了.竟然不知道下属公司有放射源.更不知道他们平常是怎么存放的.由此可见公司管理之混乱.

这让苍浩有点怀疑.大家日常工作是不是在放射线的照射之中度过.难怪最近有两个男员工抱怨前列腺出了问題.有两个女员工总说大姨妈來的不准时.

“我十分肯定的告诉你.这枚放射源就是属于曹氏地产下属公司的.而且丢失已经了好几年.当时曹氏地产既沒有报失.也沒采取任何措施寻找……”廖家珺说到这里.重重哼了一声:“太不负责任了.”

“过去的曹氏地产.别说丢枚放射源.就算是丢了一车活人都不会引起注意.”苍浩长叹了一口气:“不过我还真沒想到公司有这么严重的历史遗留问題.”

“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的涉及到刑事责任.相关人员不仅要被惩处.还要由你们公司补偿受害者的损失.”顿了顿.曹雅茹接着道:“所以我提前告诉你一声.”

“等等……”苍浩急忙问:“现在知道放射源真正失主都有谁.”

“我和李局长.”

“廖家珺警官……”苍浩采用非常正式的称呼.并且用非常郑重的语气说道:“我求你一件事..能不能隐瞒下來.”

“你倒是对公司忠心耿耿.”廖家珺质疑道:“可是这样对受害者公平吗.”

“这世上本就沒有那么多公平可言.你们作为警方不能保证公民安全.还是我一屁民找到放射源在哪……”顿了一下.苍浩质疑道:“难道这就公平了吗.”

“你……”廖家珺有点火了:“这根本就是两码事.”

“虽然是两码事.但可以变成一码事.你们警方毕竟欠我人情.我希望你们还给我.也不需要你们做什么.只要你们什么也不做就行了……”深吸了一口气.苍浩缓缓说道:“既然放射源已经被找到.不可能再有什么后续危害了.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就算放射源失主沒找到.政府方面也不会置之不理.受害者的后续医疗和康复是有保证的.”

“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是两码事.”

“那么我再说一句.看在我们曾经并肩作战的份上.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一次.”

“这……”如果是在过去.廖家珺铁面无私.会毫不犹豫的拒绝这个要求.但回想起那天两个人共同面对法兰克斯雇佣兵.多少次曾生死悬于一线.她实在无法开口.

“我知道你做事非常认真.但我希望你能变通一次.这不只是为了我和公司.也是为了你自己好.”

“可你这是在让我向自己的原则妥协.”

“这个社会本就是由各种妥协组成的.”苍浩很认真的道:“在你明白如何坚持原则之前.首先要学会如何妥协.”

“话虽这么说.可如果把这件事情隐瞒下來.就会让真正的肇事者逍遥法外.你要明白.如果这一次的错误沒有得到纠正.谁敢保证这家公司以后不会造成更大的错误.”缓缓摇了摇头.廖家珺劝告道:“如果你真的希望自己公司能够变得更好.就应该站出來纠正错误.而不是包庇罪恶.”

“你说的沒错.所以这件事我不是不打算说出來.只不过不是现在.”

廖家珺完全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我这么跟你说吧.现在公司正处于非常微妙的阶段.如果这件事情公布出來会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到时会有很多无辜的人蒙受池鱼之殃……”

“你能说的清楚点吗.”

“好吧.”苍浩无奈的点点头:“姚军辉图谋公司归属权.正跟曹雅茹勾心斗角.现在公司正筹划上市.无论双方是哪一方获胜.公司都可以获得稳定的未來.可这件事如果公布出來.对双方都会造成强烈冲击.沒有赢家.到时各种矛盾一并爆发.万一公司经营出现危机.会有很多人失业.这是你愿意看到的吗”

“我……我不想你们公司破产.”

“所以.这件事要等到合适的机会公布出來.到时公司一定会承担起责任.但绝对不能实现在.”苍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保证.”

“你保证会公布实情.”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苍浩反问了一句.随后又道:“你要相信我.或许这件事会成为一个契机.帮助公司完成转型.也就是坏事变好事.”

“你这个将來不会是无期限吧.”

“绝对不会.就是未來几个月的事.无限期拖下去不但沒有好处.反而不会起到应有的效果.”

“好吧……我……个人同意了.不过李正伦那边……”

苍浩当即道:“我明天亲自跟他谈一下.”

挂断了电话.苍浩回到包房.会议很快开始了.不过苍浩的心思却沒放在这上面.始终想着应该怎样跟李正伦交涉.

李正伦是邹峰忠心不二的手下.在邹峰针对苍浩的多次行动中.都可以看到李正伦的身影.

让李正伦帮苍浩做点什么.似乎是不可能的.但苍浩又必须尝试一下.否则后果太严重了.

第二天一早.苍浩也沒预约.直接赶到了刑事侦查局.

苍浩沒看到廖家珺.直接求见李正伦.而李正伦刚好在办公室.直接就让苍浩过去了.

“我们有话直说吧……”李正伦看着苍浩.缓缓说了一句:“我知道你來找我是什么事.”

“然后呢.”

“隐瞒放射源的來历.这个我可以做到.关键是为什么我要这么做.”李正伦目光始终落在苍浩的脸上:“给你十分钟说服我.”

“抱歉.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服你……”苍浩耸耸肩膀:“我只有把你按在办公室里暴打一顿.逼着你同意.除此之外好像沒别的办法了.”

李正伦冷冷的道:“这样一來你涉嫌袭警.而且我可以事后反悔.除非你杀了我灭口.”

“你说的沒错.所以这是一个死局.我沒办法解开.”苍浩长叹了一口气.站起身來道:“或许我今天不该來.”

“可你已经來了.”

苍浩又耸了耸肩膀:“那就当我沒來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