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狮心鼠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道你要走.”李正伦有点意外:“你不作任何尝试.就认定无法说服我.”

“我们把话说开了吧.我跟邹峰是死对头.你是邹峰的心腹……”苍浩无奈的一笑:“这种矛盾根本无法解决.”

“沒错.”

“只不过吗……”苍浩看着李正伦.一字一顿的道:“帮助你们警方破案.保护你们警方人员安全.这本不是我分内的工作.如果从我跟邹峰的矛盾出发.我应该看着你们倒霉才对.”

“可你沒这么做.”

“对.”苍浩点点头:“因为我明白一个道理..恩怨分明.我跟邹峰之间的恩怨不应该迁怒别人.一码归一码.就算其他警察遇到麻烦.只要有机会.我也会帮忙.”

“谢谢你.”李正伦点了一下头:“说起來.你明知道我不可能答应.却仍然來见我.勇气可嘉.”

“我一直觉得.人可以沒有狮心.但绝对不能有鼠胆.更不能狮心鼠胆.”苍浩呵呵一笑:“该尝试一下我还是不想放弃.”

“你有一句话我很赞同.一码归一码……”李正伦毫不犹豫的道:“这个人情我还给你.”

“也就是说……”

“廖队昨天跟我谈过.说出了你的想法.她还说.你想隐瞒这件事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公司的员工.说心里话我很支持这一点.”顿了顿.李正伦又道:“我们都是领导者.不为下属考虑的领导是不称职的.你能硬着头皮为了别人來求我.我实在沒有理由不还一个人情.我可以把事情暂时隐瞒下來.等到你认为合适的时候.再公之于世.”

苍浩松了一口气:“谢谢.”

“虽然说.我们立场不同.不过我还是很欣赏你.”一摊双手.李正伦多少有点感慨的道:“可你也知道我跟邹市长的关系.所以我不可能跟坐一起你喝几杯.”

“你能这么做我已经很高兴了.”苍浩点点头:“沒有其他事.我就告辞了.”

“等一下.”李正伦默然片刻.这才又道:“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告诉你.盛世荷园一战虽然你大获全胜.但对邹市长毫发无伤.”

“就算孟阳龙也无可奈何.”苍浩摇摇头.满不在乎的道:“我已经料到这一点了.”

“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之间有的是交手的机会.我也很期待跟你交手.”李正伦非常郑重的说道:“有你这样的对手是我的荣幸.”

“我也这么想.不过.并非每个对手都值得尊重……”深深一笑.苍浩缓缓说道:“我刚才跟你说过.做人不能狮心鼠胆.过去我刚好有这样一个朋友.”

李正伦马上明白了:“你说的是周大宇吧.”

“我估计.今天他已经变了.狮心狮胆更有狐狸的脑子.不过我仍然看不起他.”冷笑一声.苍浩告诉李正伦:“麻烦你转告他.我会跟他算总账的.”

“这个……我不想转达这种话.有机会你还是自己对他说吧.”

苍浩不理会李正伦的回复.又道:“还有.我对周大宇不薄.但因为一点利益纠纷.他照样能出卖我.现在的他比之过去更加贪渎自私.邹峰把这样一人留在身边.只怕未來也不乐观.”

“如果换做其他人.一定会认为你这一番话.是在离间我们内部关系.”

“如果不是周大宇.我也不会这么说.”苍浩耸耸肩膀:“等到将來邹峰被周大宇出卖.勿谓苍某人言之不预.”

“好吧.既然你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我不妨也多说几句……”轻叹了一口气.李正伦给自己点了根烟:“对法兰克斯雇佣兵的入境.其实我不支持.我们之间的角力是一码事.这些人一旦参与进來却会让事情性质发生根本变化.那些法兰克斯雇佣兵说好听点是军人.说难听点其实就是一帮穷凶极恶的罪犯.我们不应该打灭了广厦的黑势力.然后引來这么一帮更坏的家伙……”

“继续说.”

“但我只会服从命令.不会去发表自己的意见.你可以认为我愚忠.但我李正伦就是这样的人.必须承认.我也很讨厌周大宇.同样不认为这个人可靠.但我不会在邹峰面前发表任何意见.”轻叹了一口气.李正伦接着说道:“我对你们的恩怨多少知道一些.周大宇的为人我不敢苟同.但我只会做到个人不跟他有來往.”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至于到底怎么做.是你自己的选择.”苍浩突然觉得.其实李正伦是个优秀的手下.不该说的绝对不多说.很可惜这样优秀的属下却是为别人效力.

“我们的谈话可以结束了.最后.我既要向你表示感谢.为我们警方做了很多事.同时我也要向你表达敬意……”李正伦缓缓站起來.冲着苍浩敬了一个礼:“我真沒想到.你能全歼法兰克斯雇佣兵.我必须向你的坚强和勇气致敬.”

苍浩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谢谢.”

离开李正伦这里.苍浩回了公司.刚进市场部的大门就发现吕嘉琦又在散播各种八卦.

“知道吗.就是高管们常去的那个盛世荷园.前几天发生激烈枪战……”吕嘉琦很认真的道:“不知道是什么人跟什么人打起來了.据说有境外雇佣兵参与.连坦克都开出來了.”

警方一直严密封锁盛世和园之战.吕嘉琦还真不愧是官二代.也不知道从哪竟然得到了消息.只不过.她做了一些艺术性的加工.苍浩好好回忆了一番都不记得当时现场出现过坦克.

刘亚南看到苍浩.急忙冲着吕嘉琦努了努嘴:“苍总.苍总來了……”

吕嘉琦一溜烟回了自己的座位.对着苍浩硬挤出了一丝笑容:“苍总早啊.”

“早啊.你沒什么工作吗.一大早晨就传八卦.”

吕嘉琦很聪明.知道如今苍浩需要求自己办事.立即压低声音问了一句:“酒水搞到了吗.”

吕嘉琦的朋友办事很给力.罗霸道已经用难以想象的低价进了大批正品洋酒.现在天雨楼的主要利润源就在这里.结果吕嘉琦这么一说.苍浩就沒了脾气:“虽然说……那酒挺不错.不过上班时间你还是要给我点面子.”

“苍总啊.我很认真的跟你讲……”吕嘉琦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说道:“你们常去的私人会所真的发生枪战了……”

“你从哪听來的.”

“我有我的信息渠道……”吕嘉琦一脸的神秘:“其实啊.我过去觉得邹峰这人能挺能干的.把广厦的黑社会都给打绝了.现在看起來这人极其无能.至少过去广厦沒发生过这样的枪战.如今简直比非洲都乱.”

“你说邹峰打击了黑社会.”苍浩冷冷一笑:“你先回答一下.到底什么是黑社会.”

“这个……”吕嘉琦挠挠头.有点困惑的道:“我还真说不清楚.”

“告诉你.穿西装打领带.住豪宅开劳斯莱斯、保时捷之类的豪车.温文尔雅.举止得体的这叫黑社会.” 苍浩顿了顿.语重心长的说:“你连黑社会什么样都不知道就别乱谈什么打黑.”

吕嘉琦天真的地问:“那么街头那些光着膀子.身上全是纹身.耳朵打着眼.戴手指粗的金链子.张口闭口艹你妈骂人.腋下夹个小包.烟不离手的.那些又是什么.”

苍浩笑了笑说:“那些是傻B.”

吕嘉琦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

“那么我问你.我说的这些人.他们被抓起來了吗.”

“沒有.”

“对啊.这些真正的黑社会一个个全都活蹦乱跳.邹峰在街上抓了一帮小混混就特么叫做打黑.”苍浩呸了一声.非常不屑的道:“邹峰自己就是最大的黑社会.”

“嘘.”吕嘉琦急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苍总这话可不能乱讲啊.”

“怕什么.”

“你要知道……咱们公司的曹总.好像跟邹市长关系不错.”

吕嘉琦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苍浩非常來气:“鲜花插在牛粪上……不对.曹总也不是什么鲜花.不过邹峰肯定是牛粪.”

“人家是富二代加官一代.”

“我是……我是……”苍浩也说不出自己到底是什么.最后丢下了一句:“我懒得跟你说.”

就像是为了印证吕嘉琦的话.中午大家正准备去吃饭.邹峰就來了公司大厅.

初晴知道邹峰的目的.也不用邹峰交代什么.直接给曹雅茹办公室打去电话.

过了不到两分钟.曹雅茹來到大厅.邹峰急忙道:“一起去吃个便饭吧.”

“好.”曹雅茹看了一下时间:“就近吧.我下午很忙.”

邹峰非常有风度的把曹雅茹请了出去.苍浩看在眼中.妒火中烧.悄悄跟上.

邹峰好像很了解曹雅茹.已经在公司附近的法国菜馆订好了位子.两个人步行一会就到了.

苍浩始终跟着.为了防止被发现.还特意把衣领竖的很高.有点像是做贼.

等到邹峰和曹雅茹坐下來.苍浩在远处的一个角落也要了一个位子.随便点了几个菜.然后把菜单支起來挡在前面.从菜单上面偷偷看过去.

侍应生不太明白苍浩要干什么:“先生……”

“少废话.”苍浩拿出一百块钱塞进适应生的口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妨碍我……”

既然有小费拿.侍应生懒得管苍浩要干什么.下去传菜了.

只见邹峰和曹雅茹在那边有说有笑.等到酒端上來.邹峰殷勤的给曹雅茹倒了一杯酒:“我敬你一杯.”

曹雅茹微微一笑:“喝酒总要有个理由吧.”

“我很高兴.”邹峰非常有风度的举了一下杯子:“能和你在一起吃饭.我非常荣幸.这算不算理由.”

“算.”曹雅茹轻轻跟邹峰碰了一下杯子.随后抿了一口酒.

说起來.这个邹峰还真是演技派人物.云淡风轻的坐在那里.始终有说有笑.根本看不出來近期遭到连番挫折.

两个人左一杯右一杯的喝着.苍浩突然有些担心.最后两人不会喝到如家去吧.

马上的.苍浩又否定了这种可能.邹峰那么有钱.怎么可能去如家.怎么着也得汉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