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能忍人所不能忍方为人上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还真恨不得把吕嘉琦活活掐死.免得这张乌鸦嘴继续说下去.

不过吕嘉琦很显然有这方面的经验.用力一踩苍浩的脚.趁着苍浩吃疼.急忙溜走了.

到了餐馆门口.吕嘉琦回过头來.很认真的对苍浩说了一句:“你不是第一个想掐死我的.”

苍浩一瞪眼睛:“滚.”

吕嘉琦抱头就跑.这一次沒敢再做停留.

苍浩很生气.一是气自己青梅竹马竟然就在自己眼前被人告白.二是气自己的心思竟然被又呆又萌的吕嘉琦看穿了.

这一生气.苍浩饭量就上來了.把饭菜一扫而光这才回了公司.

不过.情绪虽然不好.正事还是不能耽误.苍浩直接去了姚军辉办公室.

姚军辉看出來苍浩似乎满腹疑问:“你有什么事.”

苍浩问了一句:“咱们公司下属那个做工程检测的子公司.你了解吗.”

“那家公司是前任副总裁组建的.原则上來说是归我管理.不过那边根本不赚钱.我也沒怎么上心.”姚军辉满不在意的道:“那边人一个个都快闲出病來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正打算跟曹总谈一谈.或者这家公司干脆解散.人员并入其他部门;或者吗.改组一下重新进入市场.现在民众对建筑质量要求很高.建筑检测这一行还是很有前途的……对了.你怎么突然想起來问这个.”

“也沒什么.你看新闻了吧.前几天发现了一枚丢失的铱-192放射源.这东西就是用來进行建筑检测的.于是我想起咱们下面还有这么一家公司.”

“你不会怀疑放射源是咱们丢的吧.”姚军辉冷冷一笑:“这个可能也是有的.公司前些年管理混乱.有什么装置设备.哪些损坏哪些丢失又有哪些还能用.只怕连公司元老都搞不清楚.”

“如果放射源真是咱们公司丢的怎么办.”

“那麻烦可就大了.”姚军辉的脸色立即沉了下來:“首先、上市工作就会面临影响;其次、我们可能面临巨额索赔.当然了.走要走一下上层关系.最后可能赔不了几个钱.但时间精力和各方面资源的投入还是不能省.而且对公司的声誉也有很大影响;再次吗.这会给曹总以口实.对公司进行新一轮整顿.你也知道.公司沉疴太多.曹总上任之后一直在抓宏观整体.裁汰冗员整合资源.现在还沒对微观层面下手.建筑检测公司那边就是微观层面.连同其他几家子公司.到时都要被整顿.”

苍浩叹了一口气:“我也这么认为.”

“换句话说.如果放射源真是公司丢失的.不管对咱们这帮人來说.还是对曹雅茹而言.都不是好事.”顿了顿.姚军辉略有点欣慰的道:“不过.新闻我也看了.说是一直沒找到失主.这就沒什么可担心得了.说起來.前些年很多地方管理混乱.有一些直到今天还很乱.那玩意说不定到底谁丢的呢.”

“那倒是.”苍浩点点头:“我也就是随口一问.”

就在苍浩跟姚军辉交谈的同时.广厦市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这事本身其实很简单.但对利益格局却可能产生影响.

郭林出院了.

他很低调.沒通知任何人.警方也沒派人过來.主要领导甚至根本不知道.

不过严月蓉來了.亲自接郭林出院.又把郭林送回家里.

郭林非常殷勤递给严月蓉泡了一杯咖啡:“严市长难得來我家.多坐一会吧……”

“本來我也有些话要对你说.”严月蓉叮嘱道:“不过.你还是坐下休息.这些活让佣人忙吧.”

“其实我已经沒啥事了.”郭林哈哈一笑:“我就是因为不想看见邹峰.才一直住在医院不出來.”

“是吗.”严月蓉深深的一笑:“我越來越觉得邹峰实在是个人物.”

“确实是个人物.”郭林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盛世荷园一战.摆明了是他指使的.暗中给法兰克斯雇佣兵提供协助.可沒想到.他偏偏轻易摆平了……”

“找不到证据.有什么办法..”

“当了这么多年警察.有时我觉得证据这玩意真沒用.不能因为沒有证据而束缚手脚不去惩奸除恶.”

“你还是沒明白.邹峰能摆平这事.还不只是因为沒有证据.”严月蓉缓缓摇了摇头:“孟阳龙差一点送命.以他的级别和身份地位.想要搞死邹峰需要毛线证据..”

“对啊.”郭林十分困惑:“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孟阳龙放过邹峰.看样子不愿追究了呢.”

“不是不追究.而不是现在.”严月蓉又摇了摇头:“越是处在高位上.做事就越要综合各方面利弊.孟阳龙在这件事情上必须克制自身情绪.”

“能说得详细点吗.”

“从孟阳龙本心來说.我不怀疑他打算把邹峰抽筋剥皮.不过他虽然沒说.我却也能猜到……”说到这里.严月蓉呵呵一笑:“这几天孟阳龙受到了來自某些方面的压力.”

郭林有些明白了:“是啊.我差点忘了.邹峰的家族很有势力.跟高层肯定也有些往來.他们只要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装做不知道邹峰干了些什么.然后跟孟阳龙说情.孟阳龙不能不考虑.”

“对啊.”严月蓉点了一下头:“孟阳龙当然可以不给任何人面子.照样收拾邹峰.不过越是身处高位就越要懂得隐忍.孟阳龙很清楚一件事.你我还有苍浩跟邹峰势不两立.我们这些人迟早要扳倒邹峰.他只要坐山观虎斗就可以了.自己何必这时出來得罪人呢.这一招也不能说不高明.”

“他是军人.有血性的.有人要搞掉他难道也能忍.”

“能忍人所不能忍方为人上人.”严月蓉直接说了一句:“沒有这份隐忍.当不了这么大的官.”

“这……”

“其实.不只是孟阳龙.你跟苍浩也算熟悉了.他也是这样一个人.”

“怎么讲.”

“苍浩是一个很有阅历的人.他有足够的能力让自己过上更好地生活.却屈尊给姚军辉当跟班.被姚军辉的干女儿一次次讹诈……”严月蓉对苍浩的事情了解的非常清楚.其中很多是郭林不知道的:“如果是周大宇这样的人.会很热衷当这个跟屁虫.从人家身后捞些骨头渣子吃.但苍浩又是什么人.大风大浪都见过了.就以他从血泊中站起的那份高傲.怎么放得下自尊心去当跟班呢.”

“他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的知道.他有自己的目的.”深吸了一口气.严月蓉又缓缓吐了出來:“我们需要关注的是他这份能忍人所不能忍.”

“难道……将來他也会获得孟阳龙那样的地位.”

“这可不好说.”顿了顿.严月蓉换了一个话題:“还说眼下.虽然孟阳龙坐山观虎斗.但有了他暗中支持.我们对付邹峰就多了几分把握.”

“他必须支持我们.”郭林急急忙忙的道:“我们可是在帮他报仇出气.他自己不愿意出面动手.当然要支持咱们.”

严月蓉看了一眼郭林.觉得这个郭局长多多少少有点幼稚.把“人心”这回事想的太简单了.

这也难怪了.为什么邹峰刚一对付郭林.郭林就手足无措难以应付.如果不是苍浩及时出手.郭林早就横尸街头了.

说句心里话.如果不是眼下需要郭林做事.严月蓉不愿身边有这样幼稚无力的盟友.

郭林沒看出严月蓉的心思.问了一句:“接下來我们应该干什么.”

“我们必须庆幸.盛世荷园一战虽然沒能干掉邹峰.却也让邹峰元气大伤.沒什么势力可以动用了.”顿了顿.严月蓉又分析道:“眼下.邹峰可以依赖的是几个亲信.这些人把持着一些重要部门.还有就是他前段时间整合了广厦的黑势力.所以我们要分头行动……”

“怎么做.”

“这一次需要你出面了.王连福配合你.压制住警务系统内部的邹峰势力.暂时还不能把这些人全都拿下.不过让他们收敛锋芒还是可以做到的.至于我嘛……”严月蓉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我会再布置一次打黑.”

“还打.”

“孟阳龙遇袭给了我们最好的理由.前段时间打黑效果不显著.必须再次打击巩固成果.我会借着这个机会.大力清除邹峰控制的黑社会势力……”严月蓉说到这里.有点忧虑的叹了一口气:“我们必须防止邹峰反扑.还不知道这家伙会有什么招数.”

“话说.这个邹峰还真行啊.借口打黑干掉黑老大们.然后自己整合了黑势力当最大的老大.”

“我早就说过他是个人物.只可惜大家立场对立.当不了朋友.”轻哼了一声.严月蓉若有所思的道:“如果沒有遇到我.沒有遇到苍浩.或许邹峰还真能做一番事业.”

严月蓉这话把郭林给无视了.不过郭林并不当回事:“他要是成了气候.只怕血流成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