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小人物的时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每一次时代的进步.都以血流成河为代价.伴随着很多无辜者的牺牲……”撇了撇嘴.严月蓉不以为然的道:“我们都不希望死太多人.不过沒办法.牺牲往往是难免的.被牺牲的人就只有认倒霉了.”

“哦.”郭林听到这话.有点胆战心惊.因为严月蓉这个女人也够狠.

“我相信.在这一点上.我跟邹峰是相同的.不同的是.邹峰认为推动时代进步的是那么几个强大的人.正是强人创造了历史……”轻叹了一口气.严月蓉接着道:“我认为.如果一个社会虽然有那么几个了不起的人物.但历史却是一帮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创造的.这样的社会才是真正伟大的.因为体现了更多人的价值.就算不富强至少日子也不会太差.正相反的是.如果是天降伟人决定了一切.这个社会可能连吃米饭喝肉汤都是问題……比如说吧.我最近读M国历史很有感慨.虽然这个国家是华盛顿等人开立的.但推动进步却是一帮小人物.”

“有道理.”

“国人有一种明君思想.总希望有那么一个人能站出來安排好所有事.事实上明君自己也是普通人.精力和能力总是有限的.”顿了顿.严月蓉接着道:“我希望我们会成为这样一个社会.每个人可以拥有平等的机会实现自我.事实上这一天也正在到來.苍浩这样的小人物让我看到了希望.”

郭林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看來小人物的时代就要到來了.”

严月蓉呵呵一笑:“让我们拭目以待邹峰这种强人如何倒台吧.”

就像严月蓉说的一样.邹峰的观点跟严月蓉截然相反.这个时候正在破口大骂:“苍浩.他算个什么东西.雇佣兵之王又如何.出身贫寒又无个人能力.只能在地产企业当个小员工.凭什么.为什么.每一次我都栽到他手里.”

周大宇看着邹峰.淡淡的道:“按我看.其实原因很简单.他以自己之长搏你之短.他对战争是行家.你找來的那些人全不是对手.更不用说你自己.如果比拼一下资本实力.比拼一下人际关系和背景.你能秒掉一百个苍浩.”

邹峰发现周大宇说的很对:“问題是.苍浩根本不跟我比拼这些.只使用武力來压制我.现在我想调动其他方面资源搞死他也來不及了.有严月蓉和孟阳龙明里暗里保驾护航.从官面上整他很难.”

“早下手就好了.以你的关系.随便安排个罪名就能给苍浩整死.不过吗……”冷冷的笑了笑.周大宇又道:“虽然当时苍浩在政界沒什么关系.不过他运气一直很好.脑力也够用.只怕你真这么做了.他照样有办法反戈一击.”

“你好像很看好他.”

周大宇深深地说了一句:“事实求是地说.他教了我很多东西.”

“不说苍浩了.扫兴……”邹峰叹了一口气问道:“短斧手现在哪里.”

“不知道.”周大宇摇摇头:“我给了他支票之后.他就消失了.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接下的來会发生什么.”

邹峰质疑:“你为什么不安排人跟踪他.”

“这……我还真沒想到.不过为什么要跟.”

“笨蛋.”邹峰白了周大宇一眼:“我现在已经把责任全部扣到短斧手头上.接下來要全面通缉.如果被其他人找到短斧手怎么办.所以.还不如我掌握行踪.等到迫不得已的时候给警方拿出一具尸体.”

其实.这一点是邹峰自己疏忽了.却责怪起了周大宇.不过周大宇不以为意:“虽然法兰克斯雇佣兵失败了.不过谁要是想活捉短斧手还是很难的.包括苍浩在内.”

“那倒是.”邹峰的脸色有些难看:“我还担心.我这样把短斧手出卖了.他会不会來报复我……”

“他这种连环杀手什么事都见过.那帮不顶用的雇佣兵被全歼时.他就应该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

“但愿如此.”邹峰轻哼一声:“不管怎么说.还是先下手为强的好.”

离开邹峰这里.周大宇來到闹市区的一处公寓.这里有一栋房子是周大宇用家里人的名义刚买下的.而短斧手就躲在这里.

看到周大宇.短斧手直接就问:“怎么样了.”

“邹峰把你给卖了.接下來会全面通缉.你离开医院很及时……”

短斧手面无表情的道:“应该说你让我躲到这里很及时.”

“你给邹峰做了那么多事.邹峰还是这样对你.我也担心有一天邹峰背后里给我一刀.”长叹了一口气.周大宇又道:“帮你就是在帮我自己.”

“我以杀人为乐.很少会把别人看成兄弟.法兰克斯雇佣兵是我的兄弟因为我们曾一起经历过生死.”短斧手看着周大宇.很认真的道:“但我现在把你当成兄弟了.”

“谢谢你这么说.”周大宇有点感动:“对了.你这短时间最好深居简出.试图谋杀国家领导人这个罪名可不小.有些人可不会让你活着被抓.邹峰现在已经有些后悔沒有跟踪你了.”

“我知道.”短斧手用力点点头:“再次谢谢你.”

再说苍浩这一边.从姚军辉的办公室出來之后就去了休息室.结果再次不期而遇井悦然.

井悦然穿着一身黑色职业套装.腿上是薄薄的灰色丝袜.两脚一前一后优雅的站在那里.正抽着一根女士香烟.

看了苍浩一眼.井悦然说了一句:“谢谢你了.”

苍浩明知故问:“谢我什么.”

“那次吃饭.谢谢你把我撵开.当时我真的很想走……”耸耸肩.井悦然无所谓的道:“很多人都想参与进來.我是避之唯恐不及.我的钱已经够用了.我一女人何必去赚那么多钱.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翻船.”

“沒错.女人嘛.嫁的好点比什么都强.”

“也不能这么说吧……”井悦然看了苍浩一眼.深深的道:“万一……最后我找了个屌丝.除了有套豪华点的房子.要车沒车要什么沒什么.到时可能我还得补贴他呢.”

“既然是屌丝.怎么会有豪华点的房子.”苍浩挠挠头.有点费解:“再说了.这年头很多女人就是跟房子结婚.有房子的那就不是屌丝了.”

井悦然翻了翻白眼.用非常低微的声音骂了两个字:“傻B.”

苍浩沒听到.自顾自的抽烟.两个人之间一阵沉默.一时都沒说话.

过了一会.井悦然打破了沉默:“虽然我装作不关心.不过多少也猜到了姚军辉的计划.你觉得姚军辉和曹雅茹谁最后会胜出.”

苍浩呵呵笑了笑:“这个问題你让我怎么回答..”

井悦然不管苍浩说什么.自行分析起來:“表面看起來.姚军辉的股权沒多少.不可能跟公司所有者曹雅茹抗衡.不过我猜测.姚军辉可能掌握着公司什么内幕.只要公布出來就会造成股价大起大落.这样姚军辉可以靠着高买低卖逐步积累股权.”

“你自己知道就好.沒必要说明白吧.”苍浩吐了一个烟圈:“很多人都猜测到姚军辉和曹雅茹会有战斗.但表面上大家必须维持和睦团结.你知我知的事情沒必要说明白了.”

“那不是因为我当你是自己人嘛.”井悦然瞪了苍浩一眼:“这场战斗跟我有什么关系.倒是你夹在其中.一不留神就灰飞了.”

“我有分寸.”

井悦然不太相信:“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你这问題很奇怪啊.我跟你又沒有利益关系.你怎么样都不会影响到我.”哼了一声.井悦然略有点生气的道:“不过.你确实让我失望过.你把你从我家赶出來就是.”

“你说反了吧.应该是我把你从我家里赶出來.不是相反.”

“无所谓了.不管谁家.反正你把我赶出來了.”

“我说.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能不能别耿耿于怀了.”苍浩非常无奈:“再说了.你躲你前夫沒地方去.我收留你那么长时间已经挺够意思了.你总不能干脆让我把你的名字写到房产证上吧.”

“说的我好想稀罕你那套房子似的.”井悦然又瞪了苍浩一眼:“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让我搬过去住.我住你家里应该感到荣幸……”

苍浩掏了一下耳朵:“这话我听了太多次.”

“我还沒说完.”井悦然直视着苍浩:“我很奇怪.你一个人住在那里感觉幸福吗.难道你真就这么喜欢享受孤独.”

“我……”苍浩愣了一下:“对不起.我一个人时间太久.不习惯身边多出來一个人.”

苍浩说的是事实.赵轩这帮兄弟到了国内之后.也沒跟苍浩住在一起.而是自己买了房子.反正他们有的是钱.

但井悦然却很是不理解:“有人跟你做饭.有人晚上陪你聊天.让你这么反感.”

“拜托.好像是我照顾你才对吧.你给我承担什么家务了.”

“难道我沒做饭给你吃吗.”井悦然的烟抽完了.又掏出來一根叼在嘴上.她正准备点燃.突然却又把烟拿下來扔进垃圾桶:“算了.我不想抽了.本來我也沒那么大烟瘾.”

苍浩很认真的道:“我早就想告诉你.女人抽烟危害比男人大.”

“我想说的是.其实我沒什么烟瘾.也就是应酬的时候才会偶尔抽一根.一个星期连一包烟都抽不掉.”井悦然一摊双手:“我为什么总是在这里抽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