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苍井恋再度燃烧/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很费解的问:“对啊.为什么最近你经常抽烟.我好像总能在这碰见你.”

井悦然抬手给了苍浩一记耳光:“你傻B呀.”

突然间.苍浩明白了什么.伸手揽住井悦然的纤腰.用力拉到自己身前.两个人旋即热吻在了一起.

片刻后.两个人的嘴唇稍微分开.苍浩小心翼翼的问:“你在这里抽烟……是为了等我.”

“你怎么这么蠢.”井悦然又打了苍浩的脸一下.不过这一次很轻.

两个人正在缠绵.休息室的门推开.刘亚南和文小海走了进來.

看到苍浩和井悦然热烈相拥.刘亚南反应最快.马上对文小海道:“我想起來.我有份文件还沒处理.我回办公室了.”

文小海傻傻的站在远处.过了半天才想起來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什么也沒看见……你俩继续……”

苍浩一脸黑线:“这小子……我得马上告诉他.管好自己的嘴.”

井悦然不满的问:“被看到又怎么了.”

“公司的同事又该传闲话了.”

“传闲话又怎么样.”

“对啊.”苍浩一拍额头.马上又跟井悦然吻在一起.

苍井恋过去是假的.现在却是真的.井悦然不在乎让别人知道.

而苍浩也不在乎曹雅茹怎么看.反正曹雅茹对自己已经成见满满.也不在乎多这么一件事.

果不其然.苍井恋再度燃烧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公司.尽管只有刘亚南和文小海两个目击者.但这两个人自己都不知道这事很快就传到了总裁办公室.

刚好.井悦然有份文件要让曹雅茹签字.曹雅茹刷刷挥笔写下自己的名字.随后看着井悦然说了一句:“你要是不忙.坐下來聊聊吧.”

“好啊.”井悦然说着.偶然发现曹雅茹案头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两个孩子对着镜头露出灿烂的笑容.其中一个很容易辨认.是曹雅茹自己.于是井悦然问了一句:“那个男孩是谁.”

这张合影是曹雅茹和苍浩儿时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曹雅茹突然找了出來放到案头.

听井悦然这么一问.曹雅茹有些尴尬:“是……是我小时候的一个朋友……”

“哦.”

“他已经死了.不过……我还是很想念他.”曹雅茹把相框推到一旁.问了一句:“我听说你跟苍总在一起了.”

“这消息传的还真快啊……”轻叹了一口气.井悦然坦然承认了:“沒错.”

曹雅茹也说不清楚怎么回事.原本希望井悦然一口咬定.这一次的苍井恋就像之前一样是误会.可井悦然却承认了.一时间.曹雅茹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也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你……知道苍浩是个什么人嘛.”

“虽然我们公关部和市场部少有接触.不过在一起共事这么久.还算是了解.”井悦然微微挑起好看的黛眉:“曹总为什么这么问.”

“我……”曹雅茹整理了一下情绪.很郑重的道:“悦然.在公司所有女性高管中.我最看好的就是你.前段时间.你因为家庭出了状况耽误了一段时间工作.我非常惋惜……”

井悦然直接就问:“曹总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不要重蹈覆辙.”

井悦然似笑非笑:“哦.”

“你前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不说了.当初你被他的表象所欺骗.而现在……”顿了顿.曹雅茹一字一顿的道:“你面临一场新的欺骗.”

“苍浩骗我.”

“苍浩这个人不值得你托付终身.”曹雅茹很想指责苍浩生活所作风有问題.把姚军辉的干女儿都给上了.不过.丁晓红那件事实在是她曹雅茹做的不光彩.所以曹雅茹咬了咬牙沒说出口.

“你为什么这么说.”井悦然话语里有了些火药味.差一点就要问曹雅茹.是不是被苍浩骚扰过所以怀恨在心.

“你知道浩天拍卖的孙海璇吗.”不等井悦然回答.曹雅茹接着道:“公司通过浩天竞拍地块.结果苍浩联系上了孙海璇.也就是这么个工作上的接触.他们两个……他们竟然……”

“是吗.”井悦然已然明白了:“孙海璇报警了吗.”

曹雅茹一愣:“为什么报警.”

“如果孙海璇沒报警.说明苍浩不是强迫她的.两个人完全是你情我愿的事.”顿了顿.井悦然又道:“曹总你知道.虽然我搞公关工作.我个人生活作风却非常好.不过.我自己做人保守.不代表我对有些事情看不开……”

“你……”

“大家在大城市打拼.身边沒有亲人.交几个朋友又不知道谁是真心谁是假意.男女互相在一起安慰下谈个闪恋是很正常的.再说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谁沒点过去呢……”呵呵一笑.井悦然问道:“曹总你说呢.”

曹雅茹脸色涨得通红:“我就沒有过去.”

井悦然冲着那张照片努了一下嘴:“你当时搂着这个男孩的腰.这关系太亲密了.我看这个男孩是你的青梅竹马.”

“这根本就是两码事.”曹雅茹的脸色更红:“那是小时候.大家懂什么.跟苍浩和孙海璇这种性……伴侣能一样吗.”

“其实.性是情的一个组成方面.如果看对方不顺眼.就算是为了解决生理需要只怕也不要发生关系的.而且性这种事可以有也可以沒有.我跟前夫谈了几年恋爱.始终沒有……”顿了顿.井悦然又道:“那个时候曹总你还很小很纯洁.但至少也说明有过感情经历.所以我不在意苍浩跟孙海璇的事.”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不相关的两件事.怎么能拿來做比较.”曹雅茹悲哀的发现.井悦然不愧是公关总经理.这口才甩出自己几条街都不止.自己明知道她逻辑有问題却偏偏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好.那就不拿你的青梅竹马做例子.咱们再说邹峰……”

听到这个名字.曹雅茹的脸色由红变白:“关邹峰什么事.”

“我相信曹总跟邹峰之间仅只是朋友关系.但最近一段时间以來.邹峰经常在午休时间约你出去.当然我知道你这是为了不耽误工作.可在公司员工怎么看.”不等曹雅茹回答.井悦然直接就道:“只怕会认为你俩谈恋爱吧.”

“我们之间真的只是朋友.”

“曹总.男女之间沒有纯粹的友谊.在一起时间长了肯定要摩擦出火花.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你……”咳嗽两声.井悦然接着道:“虽然说我沒有权利对你的生活指手画脚.但邹峰这个人太不简单.你接近他很容易受伤.”

“不简单.”

“你长时间在办公室里所以沒听到.社会上有很多关于他的传闻……”

“不就是他打黑手段太激进了嘛.”

“不只.”井悦然缓缓摇摇头:“表面他打黑.实际上通过血腥手段除掉了所有黑老大.然后统领黑势力自己做了最大的老大.还有消息说.他勾结境外雇佣兵发动了好几次武装冲突.前些日子.有人听到郊区有密集的枪声.据说就跟他的雇佣兵有关.只不过现在缺乏证据.所以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我还听说咱们公司前员工周大宇也有份参与……”

听到这话.曹雅茹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却又无法开口.

由于工作关系.井悦然的人面极广.总是能听到不少消息.不过她嘴很严.平时常甚少提起这些消息.但只要说出來就必定是真的.至少不久之后就会被验证.

今天井悦然说出的这些.对曹雅茹來说简直耸人听闻.可是看着井悦然严肃认真的样子.曹雅茹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

“我再次提醒你.邹峰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或许女人大都想要嫁给一个征服者.不过邹峰的方式太过危险……”叹了一口气.井悦然又道:“在你手下工作很愉快.我不希望你给他陪葬.”

“你……你说的这些有根据吗.”

“沒有.就算有.我也不可能轻易拿出來.”缓缓摇了摇头.井悦然又道:“先不说邹峰在外面的事.就说说你俩的关系.明眼都能看出來邹峰在追求你.难道你就不想想这是为什么吗.普通人或许只是因为喜欢.但邹峰这个人做事有明确的目的性.我不怀疑他对自己的人生有着整套规划.否则不可能年纪轻轻做到副市长的位子上.”

“你是说……他想利用我.”

“曹总你有哪些方面的资源.你比我更清楚.如果你俩结婚了.对他來说是如虎添翼.”撇了撇嘴.井悦然又道:“当然.何去何从.曹总你自己把握.”

“等等……有点乱……明明说的是你跟苍浩的事.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井悦然根本不想谈自己跟苍浩的关系.站起身來就道:“沒其它什么事我就出去了.”

说來也巧.苍浩來跟曹雅茹汇报工作.井悦然刚出曹雅茹的办公室.就碰见了苍浩.

看了看四下无人.井悦然伸手正了一下苍浩的领带.随后嘿嘿一笑:“沒想到你跟曹雅茹是青梅竹马.”

“怎么这么说.”

“曹董事长曾说过.你们两家过去是邻居.我发现曹雅茹桌子上摆着一张合影.里面那个男孩分明就是你.从照片亲密程度看來可不只是邻居那么简单.你们两家的关系应该是相当的好了.”顿了顿.井悦然又道:“只不过.董事长倒也沒说谎.只是不想让大家乱猜.所以给简单化了.”

既然井悦然已经觉察了.苍浩也就沒否认:“什么都瞒不过你.”

“其实这倒也沒什么.不过这些细节……还是要瞒住.否则不知道姚军辉会怎么想.”顿了一下.井悦然想起另外一件事:“你明晚有空吗.”

“干嘛.约泡.”

“你为什么总是想着下半身的事.”井悦然拿出一张请柬交给苍浩:“明晚在百利金会所有个绘画展卖.别人给我搞了两张请柬.给你一张.听着.我可不是让你去看画.去那种地方的都是各路权贵.你以后的事业需要多发展一些人际关系.这是一个机会.”

“明白.”苍浩点点头:“百利金是个什么地方.”

“是一个艺术品专门会所.那里的主人陈景顺就是个画家.明晚展卖的就是他的作品.”井悦然不以为意的道:“这个人在艺术界沒什么名气.可是作品的售价却很高.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跟各方权贵都有來往.”

“我知道了.”

井悦然满意的点点头:“六点半.会所门前.不见不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