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奇怪的艺术品展卖/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井悦然分开.苍浩就进了曹雅茹的办公室.开始汇报工作.

曹雅茹下意识的想要把苍浩和井悦然拆开.刚才在井悦然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又想在苍浩身上下功夫.

等到工作谈罢.曹雅茹直接來了一句:“听说你跟井总终于走到一起了.”

“是啊.眼下是感冒和感情高发的季节.有人不小心感冒了.我很幸运.属于后者.”叹了一口气.苍浩很认真的道:“作为青梅竹马.你得祝福哥.”

“我是想祝福你.不过你觉得你配得上井总吗.”

“配不上呀.她是年轻的白富美.我是万年的老屌丝;她在方方面面的人际关系多如牛毛.我出了咱们公司的门连条狗都不认识一只……她都离了一次婚了.我还沒结过婚呢.”耸耸肩膀.苍浩很无奈的道:“可她就看上我了.神马高帅富和官二代都不喜欢.我有啥办法.”

曹雅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要有自知之明.”

“我有.我一直都有.”苍浩急急忙忙的道:“沒事了是吧.那我回去工作了.你不能白给我发薪水.”

各部门主管领导都要來曹雅茹这汇报工作.苍浩刚离开办公室.正撞见张培顺.

说起來.苍浩有些日子沒看见张培顺了.而张培顺和杨旭飞一伙近期也异常低调.

原本曹雅茹打算充分利用两个派系的矛盾纵横捭阖.沒成想张培顺和杨旭飞实在是扶不起來.

姚军辉不仅党羽众多.而且老谋深算.这一次利用公司上市更是巩固了自己在公司的地位.杨旭飞和张培顺几无招架之力.

于是.这两个高管瞬间沦为屌丝.不过他们倒是也聪明.索性韬光养晦.不跟姚军辉争风头.

张培顺此时看着苍浩.心里很不是滋味.当初苍浩只是市场部小员工.自己就像训孙子一样时常教育一番.而苍浩只是笑呵呵的听着.熟料.苍浩來了个鲤鱼打挺.如今跟他平起平坐.更是成了姚军辉的心腹爱将.

当然.张培顺沒兴趣跟苍浩结盟.而且因为派系的关系还要继续跟苍浩PK.但他觉得如果当初嘴下留德.或许今天苍浩不会这样敌视自己.于是.他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善待每个小员工.沒准哪个将來就成了自己的领导.

“哎呦.这不是苍总吗……”张培顺呵呵一笑:“如今苍总可是事业爱情双丰收.”

“连你都听说了.”苍浩得意洋洋的道:“沒想到井总暗恋我这么久.感情來得太突然.我有点招架不住了.”

张培顺一愣:“井总.井悦然.跟她有什么关系.”

“那你为什么要恭喜我.”苍浩很奇怪的打量着张培顺:“我们两个正式确定恋爱关系了.难道你不知道.”

张培顺还真就不知道.这些日子光忙着上火了.哪有心思关注这些八卦.刚才他也就是随口一说.沒想到人家苍浩还真是双丰收了.这让他非常不是滋味:“公司三大美女之一.你抱了一个.不错.不错……年轻人.好好努力.我很看好你哦.”

苍浩嬉笑怒骂了一句:“老东西.你也好好努力.未來一片光明.”

张培顺憋着一肚子气.跟苍浩应付了两句.就去跟曹雅茹汇报工作.

等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张培顺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分分钟好像都能心脏病发.

刚好杨旭飞进來了:“你这是怎么了.”

“苍浩跟井悦然谈恋爱了.”张培顺气呼呼的道:“本來.我以为苍井恋就是员工们沒事编着玩.沒成想竟然成真的了.”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杨旭飞觉得好笑:“难不成你吃醋.”

“我吃什么醋.”张培顺一瞪眼睛:“老杨啊.怎么你沒想明白.虽然公关部不是实权部门.但井悦然在社会上那么多人际关系.在公司也算是个实力派人物.现在苍浩跟井悦然这么一谈恋爱.等于井悦然自动站队到姚军辉那边去.以后咱俩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你以为咱俩现在就好过了.”杨旭飞翻了翻白眼:“井悦然表面看起來中立.不站队.但我怀疑她已经暗中给姚军辉做事了.”

张培顺急忙问:“为什么这么说.”

“我在金融圈的朋友说.姚军辉最近跟张兴昱來往密切.而张兴昱跟井悦然有亲戚关系.”叹了一口气.杨旭飞又道:“现在我们最需要关心的不是苍浩跟井悦然的八卦.而是姚军辉接触张兴昱到底要干什么.我估计可能是要利用公司上市作文章.”

“这个是显而易见的.问題是他们怎么做文章.”

“我哪知道.”杨旭飞又翻了翻白眼:“想办法查查.”

再说苍浩.到了约定的时间.西装革履准备停当.去百利金门前等着.

井悦然准时來了.穿着一件黑色紧身晚礼服.裙裾不对称.一边高而另一边低.走起路來时而会露出雪白大腿的一侧.肥美的臀部被紧紧包裹着.

她的头发高高挽起.手里拿着一个小包.走在路上也不知道引得多少男人不住回头.

甚至还有个女人冲着身边的男人就踢了一脚:“看看看.就知道看.你眼睛都快贴人家屁股上了.”

井悦然风姿绰约來到苍浩面前:“我们进去吧.”

今晚的井悦然.气质高贵典雅.与往日公司里精明干练的女强人相比完全是另一番风貌.

突然之间.苍浩有点怀疑自己是在做梦.这样的女人过去自己只能远观.熟料竟然以女友的身份跟自己出入公开场合.

苍浩很小心地把手搭在井悦然的腰上.唯恐井悦然不悦.

但井悦然却很配合.还往苍浩身边靠了一下.让苍浩搂得更紧.

“我觉得今晚的展卖有点古怪……”看了看周围沒人注意.井悦然附在苍浩耳边轻声说:“多看.少说话.咱们就当是长见识了.”

“估计是有人借机洗钱吧.”苍浩满不在乎的道:“反正我不懂绘画.”

这个会所装修非常奢华.所用之物一概是金色.进得门來感觉有些晃眼睛.只是在这奢华之下却透着一股俗媚.

在墙壁的金色壁纸之上挂着很多幅油画.就是今晚展卖的作品.每一副都看不懂是什么主題.像是把一堆颜料毫无头绪的胡乱堆积在一起.

井悦然只是拿眼睛扫了一圈.便是冷冷一笑:“我倒是懂绘画.这些画吗……真不怎么样.”

画虽然不怎么样.來这里的人却都是有头有脸.苍浩惊讶的发现基本上每一副油画前面都站在一个年轻靓丽的女人.

而这些女人都有些脸熟.全是那些偶尔会在媒体上看到.却又沒演过特别出名角色的二三线小明星.

于是.苍浩把注意力从油画转移到女人身上.又从女人转移到男人身上.

这里的男人却都不是什么明星.一个个大腹便便满身贵气.看得出來是很有钱的主.

就在这其中.苍浩竟然发现了一个熟面孔.是广厦著名打油诗人金凤国.

真难为了金凤国.跟个肉球似的满地滚.跟这个人打个招呼.转过身又赶紧跟另一个人叙旧.满场好像沒有他不熟悉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梳着油光水亮大背头的中年男人走了过來.非常热情的跟井悦然打招呼:“这不是井总吗.真高兴遇到你.我还怕你不來捧场呢.”

“陈先生大作展卖.我怎么好意思不來呢.”井悦然笑了笑.介绍起來:“这位是我男朋友苍浩……苍浩啊.这位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广厦著名画家陈景顺先生.他的作品可是被多个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哦.”

苍浩觉得博物馆能收藏陈景顺画作的唯一原因就是厕所沒纸了.不过内心虽然不屑.场面上的话还得说:“你好.陈先生.我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看到过您的画作.一直想有机会拜会一下.沒想到今天才有机会.”

尽管大家都知道是假话.陈景顺却甘之如饴:“谢谢.谢谢.还希望苍浩先生能多加指正啊.”

苍浩连连摆手:“我不懂绘画.”

“苍先生谦虚了.”陈景顺急忙道:“一看你就有艺术气质.不像沒受过熏陶的凡夫俗子.苍先生你就不要太过谦虚了.”

两个人互相拍马屁.你拍拍我.我拍拍你.拍的不亦乐乎.

社交场本來就是这个样子.熟料.这个时候却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正是著名打油诗人金凤国.

这个金凤国耳朵倒是灵敏.听到“苍浩”这个名字.马上跑了过來:“您……就是苍浩先生.”

金凤国沒见过苍浩.不过邹峰当初要求以“苍浩”这名字为題写首诗.这让金凤国印象深刻.

当然.金凤国不知道其实苍浩就躲在不远处.更不知道邹峰后來加的那个横批其实威胁意味十足.

他的智商和才学不足以看穿这些.反正在他看來.“苍浩”能让年轻有为的副市长亲自动笔.肯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于是这才过來套近乎.

苍浩很认真的问:“你是金凤国先生吧.”

“当然.是我.哎呀.沒想到啊.苍先生竟然听说过我……”金凤国乐得眉毛一个劲的飞舞:“我给你写首诗吧.”

“这个不用了.主要是……我等下还有应酬.不方便带在身上.”

“那我装裱好了给你送到府上去.”

金凤国的诗无外乎都是某家自古多贤良.苍浩家里厕所又不缺纸.实在是不想要:“那个……这样吧.改天我亲自登门造访.到时请金先生赐下墨宝.正好我们可以交流一下书画之道.”

“好.好.好.”金凤国连连点头:“一言为定.”

金凤国跟苍浩聊的热乎.把陈景顺晾在了一旁.

陈景顺倒也不以为意.对井悦然道:“井总.我有点事要跟你说.让他们先聊着.咱俩借一步说话.”

井悦然同意了:“好.”

陈景顺其实是有事求井悦然.最近百利金被消防部门查出來有消防隐患.要求整改.

陈景顺听说.井悦然在消防部门有朋友.想请井悦然帮忙摆平.

井悦然点头答应了.陈景顺一番感谢.本來又要说点什么.刚好有客人來.就忙着去招待.

井悦然见苍浩跟金凤国聊的热乎.不愿过去打扰.索性站在那里仔细看起了画作.

这么一看.井悦然更是坚定了之前的观点.这些所谓的油画拿來当手纸都嫌割腚.

进而的.井悦然就更加好奇了.为什么这么多权贵对一堆不值钱的废纸趋之若鹜.可能不是为了洗钱这么简单.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材圆滚滚的中年男人滚了过來.笑呵呵的跟井悦然打了个招呼:“美女你好.”

这个人满身暴发户的气息.井悦然一看就很讨厌.不过还维持着起码的礼貌:“你好.”

“恁好高啊.”暴发户上下打量着井悦然:“恁得多高的个头啊.恁怎么还穿高跟鞋咧.”

井悦然为配合晚礼服.特意挑了一双鞋跟特别高的鞋.更显得身材高挑.她笑了笑:“其实.平常我上班不穿这么高跟的.太累了.不过今晚不一样.”

“是吗.”暴发户嘿嘿一笑:“恁长得好漂亮啊.”

井悦然有点厌烦了:“谢谢夸奖.”

暴发户拿着一个册子.翻看來看了看.又望了一眼井悦然.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不过嘛……八十万……可是不便宜咧.”

井悦然一愣:“你说什么”

暴发户又是嘿嘿一笑:“怎么恁是第一次來.不知道规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