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这就是所谓上流社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然之间.井悦然完全明白了.跟暴发户说了声:“对不起.你误会了.”随后快步回到苍浩这里.

刚好.苍浩把金凤国打发走了.井悦然直接就说了一句:“我知道这次油画展卖是怎么回事了.”

苍浩懒洋洋的道:“是卖银.”

井悦然愣住了:“你已经知道了.”

“每一幅画前面都站着一个二三线小明星.我发现我进來的时候她们站在那.现在她们还在那.都沒换个地方.而且她们根本不看画.倒是专心跟其他人聊天……”顿了顿.苍浩接着道:“所以.画的价格其实就是她们的价格.如果有谁付钱买了一幅画.相应的那个女明星就会跟着回家.”

“你观察的挺细吗.”井悦然笑了笑.又道:“这里的男客人有两种.一种是空手的.另一种手里拿着个夹子.里面装着的好像是艺术品资料.其实都是女明星的资料.后一种客人才是陈景顺真正邀请的.像咱们这种客人都是帮着打掩护的.”

“沒错.现在扫黄风声紧.陈景顺就用这种方式拉皮条.”苍浩撇了撇嘴:“我今天还真挺开眼界.”

“我也开眼界.”井悦然颇有些鄙夷的看了看周围:“这就是所谓上流社会.”

“上流社会是一群下流人组成的.”耸耸肩膀.苍浩道:“我们回去吧.”

“好.”

两个人刚一转身.又碰见了一个熟面孔.竟是井悦然的追求者杨玉洲.

杨玉洲穿着一身休闲西装.头发精心打理过.身上散发着好闻的古龙水.不过还是掩盖不住人渣的味道.因为他就像刚才的爆发户一样.手里拿着一个夹子.

看到井悦然.杨玉洲先是一愣.随后有点尴尬的打了个招呼:“悦然……你也在啊……”

“这不是杨二代吗.”苍浩笑呵呵的点点头.不过沒打算握手:“有些日子沒见了.正式通知你一声.井悦然和我已经……那个啥了.”

“哪个啥.”杨玉洲马上明白了:“你们两个……”

“沒错.”井悦然亲热的挽住了苍浩的胳膊:“苍浩现在是我男朋友.”

“这……”杨玉洲听到这话.心中好不羡慕嫉妒恨:“悦然.你选择男朋友的眼光好像很一般啊.挑來挑去竟然挑了这么一个人.”

“这个人又怎么了.”井悦然似笑非笑的看着杨玉洲:“我觉得苍浩非常好.待人诚恳热情.又有能力.也不需要拼爹.就做到总经理了.”

苍浩咳嗽两声:“杨二代啊.你好像是这里的贵客……”

“别这么叫我.”杨玉洲不否认自己是个光荣二代.只不过杨二代这个称呼.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杨二车娜姆.虽然一笔写不出來两个“杨”字.杨玉洲一直怀疑那个女人精神有问題.

苍浩对杨玉洲的态度不以为意:“你买门票花了多少钱.”

“什么门票.”

“都是男人.你就说两句实话吧.”苍浩笑呵呵的道:“你來这是为了买人不是买画.”

杨玉洲火了:“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如果我是胡说八道……”苍浩一伸手:“能不能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看看.”

“你……”杨玉洲急忙把文件夹藏到身后:“我懒得跟你废话.你算什么东西.少上我这來说三道四.”

“我是人.不算东西.所以我沒有这个夹子.”苍浩对杨玉洲的态度不以为:“祝你买|春快乐.”

井悦然也是呵呵一笑:“沒想到杨公子还有这个爱好呢.”

苍浩和井悦然一唱一和.简直就像是两口子.再不理会杨玉洲.转身离去.

出了百利金.苍浩很小心地问:“接下來……去你那还是我那.”

“你去你那.我去我那.”井悦然正色道:“也就是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啊.”苍浩非常失望:“咱俩都是男女朋友……”

“是男女朋友也不能发生那种关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

“你又不是沒在我那住过.”

“那是合租.如今不一样……”井悦然打开车门坐进了自己的车子.也不管苍浩去哪:“回见.”

井悦然绝尘而去.苍浩悲哀的发现.有这么一个传统保守的女朋友虽然在外能涨足面子.却好像沒有什么实际意义.

不过.这个实际意义很快就來了.虽然跟苍浩预想的不太一样.

苍浩作为总经理.原则上來说.公司应该给配车.

苍浩有那么一辆.不过专车不专.经常被调去做其他工作.司机也经常换人.最多只能保证苍浩的公务出行.

所以苍浩也懒得坐.经常自己打车.

同样是总经理.个人待遇不同.谁享受什么待遇就要看自身的势力和影响了.如果后勤部不是姚军辉的嫡系.苍浩连这辆名义上的专车都沒有.

这一次.井悦然跟后勤部那边打了个招呼.结果比姚军辉都管用.专车马上换成了奔驰.专用司机叫艾宇.随时听候苍浩的调遣.

这让苍浩非常有成就感.临近中午的时候.直接把艾宇喊了过來:“跟我去一趟市工商局.”

艾宇一愣:“干嘛.”

“有个手续要跑.”苍浩扫了一眼艾宇.摆出一副领导的模样:“你不愿意去.”

艾宇急忙摇摇头:“那倒不是.”

“可你好像有点犹豫.”

“这……是这样的……”艾宇咳嗽两声.不太情愿的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一下.

原來.艾宇的女友就在市工商局工作.前一段时间.女友嫌弃艾宇太穷.于是就把自己变成前任了.

换句话说.女友和艾宇分手了.然后跟了一个高帅富.艾宇不想去市工商局就是的担心大家碰上.

苍浩有点同情:“沒事.市工商局那么大.不会这么巧的.”

艾宇开车.带着苍浩去了市工商局.苍浩为免艾宇尴尬.马上就进去办手续了.

然而.说巧不巧.艾宇在停车场等着的时候.还真就碰上前任了.

前女友穿着一件红色香奈儿连衣裙.身上散发着高档香水的味道.挽着一个同样很高档的男人.

“哎呦.这不是艾宇吗……”这个前任倒是热情.马上过來打招呼:“一段时间不见.你还在给人当司机啊.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艾宇脸色惨白.嘴唇嚅嗫着.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刚好.苍浩拿着手续出來.目睹了这一幕.

马上的.苍浩走过來.双手毕恭毕敬的奉上刚办出來的手续.然后说了一声:“艾总.这是你的文件.”

前女友愣住了:“艾……艾总.”

艾宇也愣住了.不明白苍浩在搞什么.可马上的.他的双眼含上了热泪.

苍浩依然很恭敬:“艾总.这边沒什么事了.咱们是不是可以回公司了.”

“啊.”艾宇回过神來.急忙点点头:“好.是啊.咱们回去吧.”

苍浩打开后车门.让艾宇坐进去.最后亲自开车.扬长而去.

等到车子开出很远.艾宇十分感动地说了一句:“苍总……谢谢你……”

“沒什么.”苍浩一边开着车.一边笑呵呵的道:“我觉得.你跟这样的女朋友分手还是很幸运的.如果将來你们结了婚.她才暴露出本性.你的损失可就大了.赔进去的时间和金钱.就不是眼下这么点.”

“苍总说得对.”艾宇用力点了点头.随后擦了一下眼中的热泪:“我调來之前.别人就跟我说.苍总人非常好.现在我知道苍总为人真的很不错.”

“谢谢你这么说.亲.记得给好评呦.”

艾宇笑了:“我还觉得.苍总当时毫不犹豫的冒充我的下属.也说明一个道理……”

“什么.”

“真正有实力的人.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因为事实终将说明一切.就算让那两个人以为你是我的属下.你终归还是总经理……”长叹了一口气.艾宇非常感慨的道:“看起來.反倒是那些终日上蹿下跳到处彰显自己的.反而沒什么实力.”

“沒想到这么一点小事能让你看出人生的真谛.不过你的这个观点我认同……”苍浩说到这里.脸色变得有点阴郁:“咱们公司过去有个员工叫周大宇……”

“我听说过这个人.怎么了.”

“也沒什么……”苍浩叹了一口气:“有时我会想.如果当初我换一种方式对待他.他是否还会走上今天这条路.”

艾宇虽然年纪不大.却是老司机了.很清楚一个道理.作为领导身边人.不该问的不要问.所以.他沒探究苍浩和周大宇之间的恩怨是怎么回事.只是说了一句:“一个人的善恶是骨子里带的.迟早要爆发出來.别人的作法可能只是诱因.”

“说得对.”苍浩点了点头.突然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苍浩说了一句:“谁在念叨我.不会是周大宇吧……”

苍浩说错了.此时讨论苍浩的不是周大宇.而是杨玉洲.

在一间饭店的包房里.杨玉洲叼着雪茄.懒洋洋的道:“妈的.昨天又碰见苍浩那个屌丝了.沒想到特么还屌丝逆袭.竟然把井悦然给追到手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