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水漫金山的真相/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杨玉洲寻思着自己在特警队有哪些关系的时候.在苍浩那边.一声厉喝传來:“都给我住手.”

随着话语声.严月蓉带着秘书和一群市府工作人员來了.

警察心存顾忌.都把枪收回.赵轩却依然把枪顶在郑跃军的脑袋上.

郑跃军急忙喊了一声:“严市长别过來.这里危险.”

“危险吗.”严月蓉冷笑一声:“如果你们这些当警察的都无法保护自己.我怎么能指望你们來保护我.”

“我……”

“带你的人马上撤下去.”严月蓉很不满的吩咐道:“刚才的事情全是误会.大家都克制一点.就当沒发生过.”

“这怎么能行.”郑跃军非常不理解:“他们袭警.”

严月蓉走到郑跃军面前.用很低的声音说道:“如果你想把事情闹大.也可以.但我可以保证.这件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为什么.”郑跃军差一点就要愤怒地质问.既然严月蓉是这座城市的最高领导.怎么可以放任屁民挑战国家机器.

严月蓉似乎看出了郑跃军的疑问:“这里面有些你看不到的利益关系.连我说了也不算.所以我劝你好自已为止.”

“这……”突然之间.郑跃军觉察到.苍浩可能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背景.邹峰或许知道.但沒告诉自己.也可能连邹峰都不知道.

无奈.郑跃军冲着手下点了点头.其他警察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枪收了起來.

严月蓉又低声道:“还有.普通的治安事件.根本不归经侦支队管.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自己清楚.我也已经猜到了.这件事.我同样不想追究.明白吗.”

“可是……这怎么办.”郑跃军指了指赵轩:“他抢夺警方配枪.”

严月蓉瞥了苍浩一眼.提高声音:“这不太好处理啊.”

苍浩沒说话.只是笑着冲赵轩点点头.

赵轩嘿嘿一笑.双手突然把枪拆解.短短十几秒内.一把完整的手枪就变成一堆零件.几乎沒人能看清楚赵轩到底是怎么做的.

然后.赵轩像扔垃圾一样.把枪扔在赵轩脚下:“下次不要随便乱丢.这玩意毕竟危险.”

赵轩完全惊呆了.自问整个支队都沒人能做到这样.赵轩对枪械的了解程度已经达到神级.

也就是刚才沒发生冲突.如果双方真打起來了.虽然自己手下带着不少警察.只怕到时全都不是对手.

此时.郑跃军除了惊恐.就剩屈辱了.他目光复杂的瞪了赵轩一眼.觉得自己倒是输得不冤枉.毕竟技不如人.

他蹲下來.非常艰难的找回一个个手枪零件.然后闷然无声的带人离开.

说起來.赵轩也够损的.这手枪拆的比饺子馅都碎.只要遗落一个弹簧.这枪就成了废铁.而赵轩回去就沒办法交代.

结果.找齐这些零件用了足足半个多小时.郑跃军丢人丢大了.都不知道以后该怎样面对下属.

苍浩当然不会照顾郑跃军的颜面.反而拍着赵轩的肩膀.大声的赞叹:“好样.沒让我失望.”

“应该的.”赵轩得到苍浩的称赞.骨头都轻了几两:“不管什么事.老大尽管吩咐.”

郑跃军带着一干警察离开了.严月蓉告诉苍浩:“我是路过这里视察.碰巧看见你们有冲突……”

苍浩点点头:“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严月蓉瞥了赵轩一眼:“我希望你好好约束你的手下.否则早晚会出大麻烦.”

“我知道了.”

“那我走了.”严月蓉再沒说什么.转身带着一干人离去.

苍浩打算跟尹胖子再唠唠.一转身却发现.这帮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全溜走了.

苍浩这帮人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尹胖子知道自己更不是对手.只有脚底抹油.

冲突已经结束.远处的杨玉洲从惊讶中回过神來.急忙拍了拍张司机:“走.赶紧走.快撤.”

车子马上发动起來.杨玉洲长呼了一口气:“我艹.这个苍浩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连市长都出來帮他说话.”

苍浩倒是沒发现杨玉洲.不过已经猜到了.不远处肯定有人在监视.

四下里望了望.苍浩低声吩咐了一句:“都跟我回來.”

一干人进了多林寺.不信忙不迭的道:“老大.谢谢你.多谢老大……要不是你我今天就麻烦了.”

苍浩沒理会不信.而是直接质问赵轩:“你知道自己刚才错哪了吗.”

“我错了.”赵轩一愣:“老大你不是夸我干的好吗.”

“在外人面前我必须给你面子.我管理属下的原则是..当众表扬.关门批评.”

“老大.不就是个小警察吗……哦.对了.只是支队长.咱们还用把他当回事.”

“郑跃军沒什么大不了的.甚至连就连他的主子邹峰也沒不可怕.但是……”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问道:“你知道水漫金山这个故事吧.”

“当然知道了.法海囚禁许仙.白娘子为救老公水漫金山……这故事全华夏人都知道啊.”

“你知道这个故事讲了一个什么道理吗.”

“这……”赵轩很小心地问:“白娘子对爱情忠贞不二.可这跟咱们眼下的事情好像沒什么关系吧.”

“同一个故事.在不同的人听來有不同的含义.这是考验你智慧的时候.”顿了顿.苍浩问道:“法海的目的是收了白娘子.抓许仙干什么.殃及无辜.这是佛家普度众生吗.”

“这……我不懂.”

“从传说中來看.如果法海和白娘子比拼实力.应该是不相上下.但法海抓了许仙.让白娘子一怒之下水漫金山殃及众生.这就是犯了天条.然后法海就可以借助如來的力量收了白娘子.刚才那种情况.郑跃军就是法海.国家机器就是如來.懂了吗.”

“我……明白了.”

“郑跃军沒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是平常时候.让今野晴找个机会给他爆头就是了.但他刚才穿着警服.我们就必须有所避讳……”苍浩说着.叹了一口气:“郑跃军显然就是这么盘算的.”

冷瞳说了一句:“我倒觉得.更应该搞明白.谁让郑跃军來的.”

“沒错.”苍浩点点头:“他跟尹胖子是一伙的.”

“老大啊……”不信走过來.非常尴尬的道:“这次破关吧……其实我也沒多想.就是想赚点外快……”

不信禅师本以为苍浩肯定要批评自己.让自己安心搞古玩少弄些歪门邪道.他却沒想到苍浩说的完全是另外一番话:“不怪你.这一次他们本就是來找茬的.沒有这事肯定也会从其他方面着手.”

冷瞳点点头:“老大要寻思一下最近是不是得罪过过什么人.”

“得罪人……”苍浩站起身.在屋子里來回走了两圈:“除了老对手邹峰.我最近沒跟人有过冲突……还有一个人.被我得罪过.也不知道算不算对手.不过有人提醒过他小肚鸡肠睚眦必报.”

“那就干掉他.不管是不是跟他有关.”

“干掉还是算了吧.他是红青会的人.眼下我还不想跟这帮二代发生冲突.”顿了顿.苍浩冷冷一笑:“不过给些教训是应该的.”

“查查他家住在哪.”赵轩直接就道:“让博尼出手.”

博尼身高体壮.当雇佣兵那会.专门操作重型武器给同伴提供火力支援.

苍浩通过在房产圈的朋友查到.杨玉洲在海边买了一套别墅.时常过去住一下.不过平常沒人.

就在多林寺事件第二天早晨.杨玉洲别墅远处的一条公路上.缓缓开來了一辆科斯特.

这条公路很少有人过往.偶尔驶过两辆车也都是附近业主.因而成为车震胜地.

这辆车在附近开了一圈.确定沒有其他车辆和行人.就躲进了小树林.

马上的.车子拉门打开.博尼支起了一挺格林机枪.

不过.这一次博尼沒把机枪拿在手里.而是放在支架上.也不瞄准就直接扣动了扳机.一道火舌穿过车门直扑杨玉洲别墅.

随着枪管转动发出的嗡嗡声.火舌在远处散开形成弹幕.把杨玉洲别墅完全笼罩住.

“砰砰”的闷响不住传來.别墅的窗户几乎同时破碎.墙壁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坑洼.

有些子弹甚至穿透墙壁.把里面的家具射得粉碎.一时间.整栋豪华别墅就像电影里的世界末日一样顷刻被摧毁.

与之相对的是.格林机枪的弹壳也如同雨点一般往下掉.不过全都落在了车子里.

很快的.博尼打光了两个弹箱.关上车门直接开车离去.

公路上恢复了静悄悄.现场沒有留下任何痕迹.几乎沒有人能够看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不过那栋豪华别墅已然变成了为危房.

从头到尾.都是博尼一个人.沒有任何一个兄弟过來配合.因为这点小事让博尼出马就已经是杀鸡用牛刀了.

同一时间.在一家KTV的豪华包房里.杨玉洲正郁闷不已:“这个苍浩到底什么來头.为什么市长帮着他说话.为什么郑跃军一声不敢吭就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