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如何把豪华别墅变成危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跟郑跃军是什么关系.”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高档西装的小伙子.虽然只有二十岁出头.举手投足却带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他叫韩东伟.杨玉洲一直都很信任他.遇事经常跟他商量.

“也沒什么关系.他知道我是什么人.愿意给我办事.”

“难怪他沒告诉你苍浩是什么人.不过……”韩东伟深深一笑:“可能连他知道的也不多.毕竟.邹峰不能对手下把事情全说來.否则会影响军心士气.”

杨玉洲一愣:“苍浩是什么人.”

“你不知道.”韩东伟有点讥讽的笑了:“郑跃军不知道有情可原.你杨玉洲也不知道.愧对自己的二代身份.”

“他……不就是个地产公司小员工吗.”

“小员工也有大故事.”韩东伟点了一根烟.悠然自得的抽了一口:“苍浩在国外有过非常复杂的经历.虽然我不知道详细情况.不过……前些日子盛世荷园的枪战听说了吗.”

“听说了.”杨玉洲点点头:“好像是有人请了境外雇佣兵.打算搞掉孟阳龙.这胆子可不小.”

“孟阳龙來广厦度假.非常低调.只带了几个随从.怎么对抗境外雇佣兵.”呵呵笑了笑.韩东伟又道:“有消息说.刚好苍浩当时在场.正是苍浩击退了雇佣兵.救了孟阳龙一命.”

杨玉洲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出來了:“怎么……会这样.”

“我说过.在这个年代.信息是金钱.信息是一切.”摇了摇头.韩东伟嘲弄了一句:“可你作为二代沒有利用自己的优势.很多事情都是一知半解.甚至不如街头巷尾的计程车司机.”

“这……我怎么知道不相干的两件事会有内在联系.”

“你还真就错了.表面不相干的两件事.还真就可能存在你沒有看到的关系.所以.平常才要放明耳目.多观察社会上的风吹草动.不要再跟那帮狐朋狗友吃吃喝喝了.”顿了顿.韩东伟接着又道:“那么.你就该明白了.苍浩是孟阳龙的救命恩人.就算严月蓉不出面.苍浩只需要打个电话.完全可以解决这点麻烦.”

“妈的.我竟然一点不知道……难怪苍浩这伙人敢袭警.”

“话说.你的这点计策……怎么说呢.也实在太小儿科了一点.”韩东伟一边说着.一边无奈的摇摇头:“你用出的手段完全都是小孩子级别的.我拜托你.现在是个靠脑力的社会.你这二代能不能玩点高难度的东西.”

杨玉洲十分汗颜:“我……”

“前些日子.严月蓉和邹峰斗法.双方高招层出.那时我就在想.幸亏你沒混官场.否则不得被人活活玩死.”说到这里.韩东伟又摇了摇头:“难怪啊.你家里人沒让你走仕途.早知你不是这块材料.”

认识杨玉洲的人都知道.此人刚愎自用.容不得批评.

在红青会一干人等中.也只有韩东伟敢这样跟杨玉洲说话.一则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比杨玉洲都高.二则是他帮杨玉洲做过不少事.所以杨玉洲知道他这么说确实是为了自己好.

说起來.韩东伟的分析完全正确.只不过有个细节不符合实际.那就是苍浩不太愿意把事情闹大.更不愿意为了这么点小事麻烦孟阳龙.

房间里一阵沉默.过了一会.杨玉洲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难道事情就这么算了.我要忍着苍浩什么都不能做.”

“其实你跟苍浩那点事实在不是事.不过……”韩东伟说到这里.面色阴沉起來:“你有一句话说的对.不能任由这帮狗崽子们骑到我们的脖子上.必须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这个社会的主宰者.”

杨玉洲急忙点点头:“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韩东伟哈哈大笑了几声:“苍浩.你也不过就是个穷二代.怎么着.学会开枪就以为自己能屌丝逆袭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跑进來.急急忙忙的道:“杨公子.你家出事了.”

“啊.我爸……他被双规了.”杨玉洲听到这话.一屁股坐下來.顷刻之间觉得天塌地陷.仿佛自己的世界彻底毁灭了.

“不是.我不是说这个……”

“艹.”杨玉洲抬手一记耳光:“那你瞎特么嚷嚷什么.”

手下捂着脸.很委屈的道:“我是说.你刚买的别墅……出事了.”

杨玉洲和韩东伟马上赶到那栋别墅.等到进去.两个人深切体会到了什么是“千疮百孔”.

整栋别墅上到处都是窟窿眼.原本奢华的装饰已经面貌全非.主体建筑勉强立在那.感觉好像下一分钟就会坍塌.

院子里面同样一片狼藉.沒有任何一样东西是完整的.连杨玉洲情人用來种多肉植物的巴掌大小的花盆都碎成了十几片.

价值千万的豪华别墅成了危房.杨玉洲傻傻的问了一句:“谁……谁干的.”

韩东伟沉声问道:“你最近得罪谁了.”

“沒得罪谁……对了.只有苍浩.”

“难道是苍浩干的.”韩东伟倒是知道苍浩有特种兵的身手.不过对眼前的场景仍难以理解.因为这只有动用重型武器才能办到.他不相信苍浩有这样的本事.

“怎……怎么办.”杨玉洲不住的嘶喊了起來:“报警.赶紧报警.还有.调取周边所有地方的监控头.我要找出來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等等.”韩东伟急忙拦住杨玉洲:“你冷静一下.”

“我家被人搞成这样.让我怎么冷静..”

“你又不差钱.”韩东伟叹了一口气:“你要明白.这是对方给你一个警告.沒打算把事情搞太僵.如果他们想要对付你.现在被打成筛子的就是你本人.”

“那……我该怎么办.”杨玉洲生生打了一个寒战.韩东伟说的一点都沒错.假如在不经意的某天.自己正一如往日的在做什么.几百上千发子弹突然打了过來.自己死到临头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苍浩.可是他哪搞來的重型武器呢.”叹了一口气.韩东伟叮嘱道:“不管是谁.眼下这个风口浪尖.你还是低调一些吧.”

“好.”杨玉洲连连点头:“我知道了.”

再说苍浩这一边.也就是在同一时间.正在公司处理事情.今野晴打來一个电话:“说话方便吗.”

苍浩转身去了休息室:“说吧.”

“你不是让我帮你监视吗……”今野晴嘿嘿一笑:“我还真发现有人跟踪你.”

邹峰在会议上.拿出苍浩跟短斧手交谈的照片.这件事郭林悄悄告诉苍浩了.

毕竟苍浩救了他的命.他要还这个人情.而这样一來也就证实了苍浩先前的推测.确实有人跟踪自己.

今野晴同样善于跟踪.而且还是跟踪自己人.这个难度更高.于是苍浩就让今野晴注意观察到底跟踪者是谁.

跟踪者之间互相寻找.其实难度非常大.不过今野晴还真不负所望.昨天苍浩跟经侦支队冲突的时候还真有发现.

比较搞笑的是.这个跟踪者不是周大宇.而是张培顺.

苍浩哈哈笑了:“我明白了.张培顺和杨旭飞一伙.这段时间被压得喘不过來气.所以就跟踪我寻找是不是有什么把柄.”

“嗯.我也这么想.”

“等等……”苍浩狐疑的问:“既然你昨天就知道了.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从多林寺回來之后.我感觉非常累.就去做了个足疗……”

“然后呢.”

今野晴嘿嘿一笑:“然后我就睡着了.”

“你真会享受.”

“对了.我有个问題……”今野晴很认真的道:“为什么华夏这里做足疗的全是女人.而且穿着非常暴露的衣服.我去做足疗她们都不愿意理我.”

“这个……”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所谓“足疗”实在是天朝特色产物.其本质跟东瀛的风俗业差不多.

“我明白了.”今野晴嘿嘿一笑:“其实就是做那个生意的.对吧.”

“有正规足疗的.以后别去那种小地方.那都是挂着羊头卖狗肉.说不定扫黄就把你给扫了.”顿了顿.苍浩又道:“别说沒用的了.我跟张培顺的恩怨持续了很久.如今应该了结了.”

“一了百了.”

“你的中文越來越好了.”苍浩点点头:“干掉他.”

“爆头.”

“不.”苍浩摇摇头:“要做的不着痕迹.最好搞成意外.别动枪.”

以为要杀人.今野晴本來很兴奋.听到这话却是垂头丧气:“那就只能让赵轩出手了.他适合干这个……”

两天后.张培顺在去干女儿家的路上.被一辆高速驶來的桑塔纳撞飞.等落到地上之后直接断了气.

警方赶到后.在不远处发现了肇事桑塔纳.已经被遗弃.

这是一辆失车.原车主有充分不在场的证据.而且车辆丢失后已经报案.跟张培顺更是根本不认识.

只不过.有经验丰富的老警察发现.这次肇事的手法太过专业.速度和挑选的角度刚好可以让人受到致命伤.

警方最后只能认定这是一起肇事逃逸.虽然张培顺的家属不断去警局闹腾.可警方实在找不到线索可以破案.

张培顺的死在公司引起不小的波澜.多数人庆幸不已.可见张培顺素日为人太差劲.

只有杨旭飞如丧考妣.一天到晚红着眼睛.沒事就掉眼泪.

大家都明白.其实他哭的还真不是张培顺.他这种人不在乎任何人的死活.他哭的其实是他自己.从此以后在公司孤军奋战.更难面对姚军辉派系的打压.

曹雅茹考虑到毕竟张培顺是公司元老.级别又不低.于是开了个追悼会.

遗憾的是.这追悼会竟然充满了欢欣笑语.大家一个个好像非常高兴.

还是曹雅茹一再提醒:“注意秩序.”大家才多少收敛了一些.

曹雅茹象征性的说了几句话.无外乎是表彰张培顺这些年來的工作成绩.

本來.曹雅茹觉得自己作为最高领导.应该洋洋洒洒说上一大篇方显恩宠.可她想來想去却发现.张培顺实在特么沒什么贡献.

第二个上台讲话的杨旭飞.还沒等开口.已经泣不成声.

姚军辉走上去.拍了怕杨旭飞的肩膀.一语双关说了句:“杨总经理你要保重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