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公司上市/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结果杨旭飞哭得更厉害了.看着姚军辉.身体一个劲的发抖:“是不是你让人把张总杀了.”

姚军辉寒着脸说了一句:“杨总太过悲伤.已经思维混乱了.带他下去休息……”

两个员工立即上來.也不管杨旭飞说什么硬是给架了下去.结果追悼会草草结束.

不过.杨旭飞倒是说出了很多人的怀疑.公司一直都有猜测是姚军辉买凶杀了张培顺.

无风无浪的过了一些日子.公司终于顺利上市.而姚军辉利用这个机会进一步巩固了自己在公司的地位.

所有人都知道.公司上市意味着姚军辉和曹雅茹摊牌.曹雅茹自己当然很清楚这一点.却偏偏无可奈何.

上市当天.公司价格一路上扬.从发行价十二元一路上涨到二十元.

大家都知道.华夏股市是这样一个地方.进去比尔盖茨出來瓶盖子.进去李嘉诚出來李沒成.进去地球仪出來乒乓球.

尤其是这段时间股市低迷.苍浩怀疑是负责公司上市的岭南证券把股价人为炒高.增加别人操控股价的资金成本.

虽然曹雅茹从來不在公司内部承认.不过这做法倒很正常.

真正重要的是.苍浩已经想到自己该怎么做.

上市第二天.股价涨到二十元.姚军辉开始建仓.用了五个交易日买入一百万股.

这种大手笔的建仓.把股价进一步拉升到二十六元.在这种低迷行情之下引得市场一片惊讶.

这些股份被张兴昱分散在多个账户.根本难以追查.苍浩知道姚军辉的算盘.这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姚军辉会用这些股份当做弹药.接下來逐步抛售.把股价打压回到二十一元.然后重新建仓把股价炒回到二十六元.再然后继续打压.如此往复.

这会让股价呈现箱型震荡.但整体趋势在下跌.周期很长.却很安全.姚军辉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

在这个过程中.姚军辉低买高卖.逐渐会积累更多的股份.直到有资格跟曹雅茹摊牌.

曹雅茹当然觉察到市场异动.把苍浩叫到自己办公室.直接质问:“最近出了什么事.”

“什么事.”苍浩一脸茫然:“沒事啊.”

“有人大笔买入公司股票.还是多个账户同时进行.你不知道.”

“曹总.上市不归我负责.股票也不归我操盘.我怎么知道啊..”

“咱们把话说明白了吧.”曹雅茹一字一顿的道:“你我都知道.是姚军辉在搞鬼.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我希望你说出來姚军辉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苍浩坚定的摇摇头:“真不知道.”

“苍浩……”曹雅茹对苍浩的态度非常恼火.喘了口粗气.勉强压抑着情绪.缓缓说道:“我再说一次.不管这几年你我都经历了怎样的生活.也不管之前我们有怎样的冲突和芥蒂.看在我们毕竟一起长大的份上.这一次你必须帮我.”

“我想帮.可爱莫能助.”苍浩表情淡然.内心却激荡不已.这些话只要说出口.自己跟曹雅茹的关系就再沒有挽回的余地了.有那么一度.苍浩差点告诉曹雅茹.自己一直潜伏姚军辉身旁其实就是为了帮她.但苍浩终归还是不能说.

以曹雅茹的性子.只要知道了姚军辉的计划.不会再管苍浩怎么说.马上就会做出针对性部署.

从客观性力量來说.姚军辉远不如曹雅茹.苍浩毫不怀疑曹雅茹能把姚军辉活活搞死.

过去.苍浩不在乎姚军辉的死活.原打算知道计划之后第一时间告诉曹雅茹.但现在却不行了.一段时间下來.苍浩发现姚军辉确实拿自己当弟兄看.自己不能对不起弟兄.

所以.苍浩才重新调整了自己的安排.务必把曹雅茹和姚军辉两边全都保护下來.而这也就意味着.苍浩必须坚定执行自己的设想.绝对不能让曹雅茹突然介入.

一手托两家.这很难.但必须这么做.

曹雅茹此时看着苍浩的目光充满了失望:“你是姚军辉的亲信.他的事情沒有你不知道的.”

苍浩觉察到了曹雅茹的情绪.却只能道:“我真不知道.”

“好.”曹雅茹怆然一笑:“如果我失去这家公司.或许你会很开心吧.我希望你到时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说到良心这事.大概是这年头最不值钱的了.”

曹雅茹长呼了一口气:“沒事了.你出去吧.”

刚好.苍浩离开.曹志鸿來了.

看曹雅茹脸色不对.曹志鸿问了一句:“怎么了.”

“姚军辉开始建仓公司股票了.可苍浩就是不肯说出详细计划.”

曹志鸿叹了一口气:“你本就不该问他.”

“为什么.”

“苍浩小的时候性子懦弱.却很有主意.只要认定了一个想法就坚定不移.这几年他变得更加坚强了.”说着.曹志鸿摇了摇头:“所以你问了也白问.反倒显得你沒有城府.”

“城府.都这个时候了.我还要什么城府.”

“听着.作为领导者.必要坐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即便不知道这件事.也要让别人以为你知道……”曹志鸿说到这里.又摇了摇头:“如果苍浩跟姚军辉是死党.只要苍浩把你今天的表现转达给姚军辉.毫无疑问姚军辉会信心大增.”

“可我就是不能理解.我们毕竟一起长大的.他怎么忍心背叛我.”

“我一直觉得.一个人无论怎样变.本性不会变.”曹志鸿长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悲伤:“但我现在发现.这世上沒什么事不能变.也许今天的苍浩真的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早就这样说过.在利益面前.很少有人不会迷失自己.”

“我……真的挺失望……”说出这句话后.曹志鸿好像泄气了一样.整个人显得是那样的无力.

“你现在怎么看待你这个干儿子.还觉得他只是卧底姚军辉吗.”

“我……”曹志鸿无奈的摇摇头:“说不清……”

“至少你说清楚应该怎么对付他.”

曹志鸿沒有正面回答:“就算不知道姚军辉的计划也沒关系.我们的资金实力和各方面资源.对付姚军辉沒有任何问題.我们完胜这一役.”

“爸.你别回避.直接回答我.”

“我……”曹志鸿长叹了一口气:“难道真要我大义灭亲吗……”

苍浩看到曹志鸿进了曹雅茹的办公室.明知道父女两个会谈到自己.也猜到了曹志鸿对自己的态度可能会发生转变.

但无论如何.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苍浩马上给廖家珺打了一个电话:“能把李正伦的号码给我吗.”

“刚刚.李局长告诉我.如果你有事找他.就直接去他办公室.”

“哦.”苍浩微微一笑:“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苍浩直接去了刑事侦查局.果然.李正伦就在办公室.他看到苍浩就是微微一笑:“你找我是为了放射源的事情吧.”

“你太精明了.”

“你让我隐瞒放射源來历.就是在关键时候拿出來影响股价.现在曹氏地产已经上市.而且价格波动幅度很大……”李正伦微微一笑:“所以我估计你会來.”

“你说对了.”苍浩点点头:“希望你履行承诺.”

“答应你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做.这跟我们之间的恩怨无关.”顿了顿.李正伦又道:“下午.我们就会发布通告.前段时间丢失的放射源被证明來自曹氏地产.这个案子经过媒体热炒.关注度非常高.消息一旦公布必定在市场上引起巨大反响.”

“谢谢.”苍浩又点了一下头:“我们之间扯平了.”

“这就是我喜欢跟你打交道的原因.”李正伦赞赏的笑了笑:“一是一.二是二.恩怨明白.你分得很清楚.”

“你也一样.”苍浩很郑重的道:“我相信.我的这个要求换做邹峰的任何一个手下.都绝不会答应.”

“我不评价别人如何.只不过嘛……”李正伦深深地说了一句:“接下來的事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准备早就有了.让邹峰放马过來.”

李正伦点了点头.又道:“对了.我听说.前几天你跟郑跃军有点冲突.”

“抱歉我沒给他留面子.只不过他出现的时间场合.让我怀疑是在办人情案.”

“郑跃军这个人确实喜欢给别人帮忙……”

“这不是帮忙.”苍浩打断了李正伦的话:“这是公器私用.”

“这个吗……我们价值观不同.不讨论这个.”李正伦摇摇头:“反正你有孟阳龙的袒护.也不需要在乎什么.”

“这跟孟阳龙无关.沒有他.这事我也会这么处理.就像我帮助警察破案时并沒打算收到回报.”苍浩站起身.说道:“我该告辞了.再次谢谢你.”

在苍浩走出李正伦办公室的一刹那.苍浩和李正伦两个人都认定了.接下來肯定还有一番恶战.

然而.现实往往比小说更加精彩.之后事态发展完全出乎所有人预料.连苍浩自己都沒能觉察到半分.

至于李正伦.不但沒有想到.甚至都沒有看到那一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