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历史遗留问题也太多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警方公布了放射源的來源.只是过了十几分钟.就有大批记者蜂拥到曹氏地产采访.

转过天來.事态发展更加严重.放射源受害者已经正式起诉.向曹氏地产索要天价赔偿.而主管部门方面也表示将对曹氏地产进行处罚.

受此影响.公司股价连拉了四个跌停板.而公司方面一点对策都沒有.

在高管会议上.曹雅茹愤怒地质问:“你们到底怎么搞的.竟然弄出这种事件.你们对得起自己的那份薪水吗.”

陈广龙胆战心惊的解释:“曹总……这个是历史遗留问題.是广厦地产时代造成的.连我们都沒想到啊……”

曹雅茹的声音高了不少:“你们是公司元老.应该知道公司过去什么样子.我來公司之后就从來沒人跟我汇报过公司有放射源这种东西.”

还真沒人想到过公司的放射源管理问題.其实曹雅茹自己也沒想到.不过沒人敢质疑.

“我现在深刻意识到.广厦地产还真是个烂摊子.”冷冷一笑.曹雅茹的话更难听了:“我现在非常怀疑当初收购决定是否正确.”

张玉杰想说点什么:“其实吧……”

“其实这个决定还真就是错的.”曹雅茹打断了张玉杰的话:“我就不应该收购这家企业.任凭你们自生自灭.最后沦落街头……哦.对了.我说错了.这些年你们一个都搂了不少钱.就算公司倒闭了.你们依然锦衣玉食.”

有些话.大家心知肚明.却又不能说明白了.

而完全说明白了倒还沒什么.怕的是半明白不明白.

这就好比.郭敬明站在奔驰旁边.你大声问奔驰厂家:“你们的车有多高.”

其实都不如直接去问郭敬明:“你多高个.”

曹雅茹这话一说出口.在座高管的脸变颜变色.互相间不住的张望着.

杨旭飞倒是很高兴.第一反应是姚军辉要倒霉了.曹雅茹要反腐了.不过.他马上又感觉心惊胆战.因为曹雅茹的话把自己也给捎带进去了.反腐首先要查账.这些年來他在账上做了多少手脚连自己都说不清楚.

曹雅茹看向苍浩:“你有什么意见.”

“沒意见.”苍浩面无表情:“我刚当上总经理沒多久.而且还是公司改制之后的事.我倒不是不想腐败.问題是沒机会啊.”

几个胆子大的高管笑了起來.这样一來.会议室的气氛多少有些轻松了.

迟春新叹了一口气:“曹总.我不是支持腐败.只是……现在实在不是谈这个问題的时候.还是说说怎么解决这一危机吧.”

“是应该谈谈.”曹雅茹冷冷一笑:“公司的危机公关做的太差了.事发好几天了.竟然沒有一个成熟的应对方案.让我很怀疑工作能力.”

众人听到这话.齐刷刷向井悦然看去.觉得井悦然要倒霉了.

“危机公关”是公共关系管理的一项重要内容.说穿了就是给别人擦屁股.还得自备卫生纸.

井悦然的工作能力相当不错.至于危机公关做得怎么样……她肯定是不会给别人擦屁股的.准确的说.公司过去就根本沒有危机公关.因为公司的危机实在太多了.根本公关不过來.

井悦然利用工作便利.给自己结交了不少有用的朋友.根本不考虑公司会怎么样.

既然井悦然是自己的女朋友.苍浩觉得应该出來说几句话:“井总对这次事件也不了解……”

“你闭嘴.”曹雅茹恶狠狠瞪了苍浩一眼:“我问的是井总.不是你.”

听到曹雅茹的话.井悦然悠然叹了一口气:“我首先要搞清楚状况.才能准备应对方案出來.可我跟工程检测公司那边谈过.他们……”

曹雅茹急忙问:“怎么样.”

“他们说自己也被放射了.要求公司补偿损失.”井悦然一摊双手:“我怎么能决定是否给他们补偿.”

曹雅茹算是看出來了.井悦然这是在踢皮球.而且把球踢给自己了.

毋庸置疑.曹氏地产过去的作风就是这样.曹雅茹此时看着在座这些人模狗样的高管.觉得全拉出去枪毙也不冤枉.

曹雅茹正寻思着应该先枪毙谁.无意间扫了姚军辉一眼.发现姚军辉面色苍白.状态很不好.

本來.曹雅茹怀疑可能是姚军辉搞出这个事件以操纵公司股价.但看姚军辉这个样子.好像也不知情.

“先确定丢失责任.再谈补偿问題……”咳嗽两声.曹雅茹努力压抑着怒火:“责任人必须得到处理.”

“我是赶脚吧……”井悦然叹了一口气:“事情发生得太久了.在这期间公司几经人事变动.相关记录也丢了不少.很难确定责任.管理部门那边.只要我们多做做工作.也不会太过追究的.至于其他方面吗.我觉得是不是先派人跟受害者接触一下.表明我们愿意补偿.但别要价太高.”

曹雅茹直接就道:“那就是沒完沒了的讨价还价.”

“对啊.这事恐怕得用去挺长时间.沒法快速解决.所以现在最关键的是在舆论上变被动为主动.”

“怎么变.”

“其实吧.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换一个角度去看.都能找出來正能量.就比如某国发射火箭半空爆炸.人家不说失败.说成功了一半.距离成功发射又近了一步……”顿了顿.井悦然开始说重点了:“我已经联系了几家媒体.马上就可以发布报道.说放射源丢失是多年前广厦地产的失误.跟今天的曹氏地产沒有直接关系.但曹氏地产愿意承担造成的损失.说明这是一家负责任的企业.然后买通水军.疯狂点赞、评论、转发.在微博上再弄个热门话題出來.就用调侃的笔法说‘什么才是业界良心’.至于受害者方面.我也问过了.其实沒什么大事.公司花不了多少钱的.区区几十万就当是做广告了.过段时间.再给受害者家属做做工作.给了五十万补偿.就让他们说成二百万.坏事不就变成好事了吗.”

“好办法.”曹雅茹点点头:“你为什么不早说.”

其实.井悦然早就想到这个办法了.而她沒这么做正是她的为官之道.

必须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自己做出了成绩.所以她沒主动解决这次危机.一定要等到在高管会上说出來.获得曹雅茹亲自首肯和所有高管的赞同.

井悦然绝对不会做老黄牛.默默无闻的耕耘然后.落“傻B”两个字的评价.

这年头.城管去当义工扫个街.都要一堆新闻媒体跟着拍照.何况是她.

“那好.就这么办……”长长呼了一口气.曹雅茹不耐烦的说了两个字:“散会.”

曹雅茹离开会议后.沒回自己办公室.而是去了曹志鸿那里.

曹志鸿从不直接干涉曹氏地产的工作.只对曹雅茹提出一定指导意见.而且把分寸掌握的非常好.所以从不参加会议.

不过.曹雅茹很多时候却要征求父亲的意见.进门之后直接就道:“本來.我怀疑这次事件是姚军辉搞出來的.不过看姚军辉当时的样子.还真不像.”

“那又会是谁呢.”曹志鸿微微皱起眉头:“这个案子我知道.发生有段时间了.说早不早.说晚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公布调查结果……如果说不是有人在操纵股价.反正我是不相信.”

“难道……”曹雅茹拖着长音缓缓问道:“出现了第三方势力.也想争夺这家公司.”

“有这个可能.”曹志鸿沉重的点点头:“不知是福是祸.”

“怎么还可能是福.”

“不好说.”

“我觉得很好说.”曹雅茹冷冷一笑:“说到底.你还是对你的干儿子不死心.总觉得他会暗中做些什么帮助你.”

曹志鸿叹了一口气.沒再出声.

同一时间.在姚军辉的办公室里.另一场对话正在紧张进行着.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姚军辉不安的來回走着:“怎么会搞出來这么一件事.”

“很严重吗.”

“把我们的计划全部破坏了.”一摊双手.姚军辉非常无奈的道:“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往下砸股价是有成本的.然后通过股价反弹把成本收回來.这个是有步骤进行的.搞不好就得赔钱.结果我们现在还沒开始.股票跌成这个样子……”

“这么说……是挺严重.”

姚军辉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一声长叹:“今天又是一个跌停板.”

“也就是说.这件事把我们先前的安排全部破坏.我们现在属于高位套牢.”苍浩摇了摇头:“确实难破.”

“难破也得破.”姚军辉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苍浩.你知不知道.我全部身家都投进去了.要是一个不留神.我得粉身碎骨.”

苍浩私下觉得.姚军辉会安然无恙.不过张玉杰和陈广龙这帮人还真的死无全尸.

姚军辉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我本打算.到了最后时刻.把公司前些年偷工减料的事情抖出來.让股价跌成白菜价.结果……妈的.到底是谁搞出來的.是不是曹雅茹.”马上的.他自己又否定了这种可能:“不会的.看曹雅茹今天发那么大火.还真不像是装出來的.”

“也许真的只是偶发事件.”苍浩也叹了一口气:“公司的历史遗留问題也太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