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我的女朋友井悦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姚军辉望了苍浩一眼:“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我挺头疼的.一时沒什么注意……”苍浩是真的头疼.自己原本盘算的很周密.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井悦然.

说起來.苍浩的目的很简单.把这件事情热炒一番.让公司股价跌成白菜价.那样姚军辉就血本无归.原计划彻底告吹.自己可以进行下一步.

然而.按照井悦然的方案.公司在这件事上不是沒可能翻盘.

那么苍浩也就白费了这么多心思.要知道让李正伦还一个人情.当时自己冒了很大风险.

想來想去.苍浩觉得当下应该让井悦然退出.只要井悦然请个病假什么的.接下來就很好办了.

离开姚军辉的办公室.苍浩给井悦然发去微信.约晚上來家里吃饭.

井悦然准时到了.也沒换衣服.依然是性感逼人的职业套装.

苍浩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为了营造气氛.在餐桌上点了几根蜡烛.正中摆放了鲜花.还给井悦然倒了一杯餐前酒.

井悦然抿了一口酒.然后用餐巾优雅的擦了一下嘴角:“说好了.吃完饭我就得回家.我不会留下來.”

苍浩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我也沒想让你留下來.”

“哎呦.转性了.”井悦然微微一笑:“你这又是西餐、又是红酒、鲜花、蜡烛的.一般來说.男人这么作的目的.就是把女人弄到床上.”

“你说的很有道理.”苍浩点点头:“不过我不是那么浪漫的人.”

“那你是有其他事了.”井悦然微微挑起好看的黛眉:“说说看.”

“我是觉得你工作很累.应该度假了.特意安排了一次马尔代夫豪华双人行.”苍浩耸耸肩膀.补充道:“不过你放心.我跟你分开住……”

“你还是直说了吧.”井悦然又喝了一口酒.随后道:“你是想把我调开.不让我解决这次公关危机.”

苍浩坦然承认了:“对.”

井悦然往前俯了些身子.很郑重的道:“我是你女朋友哎.你有什么想法.完全可以直接对我说.”

“我……”苍浩无奈的笑了笑:“早知道你很聪明.什么都瞒不住你.”

“一直以來.你表面是姚军辉的死党.其实打着另外的算盘……”井悦然果然精明.直接就道:“这一次公关危机.完全出于姚军辉意料之外.我从姚军辉的表情能觉察到.先前计划被全部破坏.而这次危机出现的太是时候了.刚好在公司股价微妙的时候.如果说不是有人在操纵股价我是不信的.”

“你猜对了.”苍浩点点头:“早前.这个案子的调查结果已经出來了.是我让人压着直到今天才公布.就是为了打压股价.”

“你要把姚军辉牢牢套住.可你为什么要对付姚军辉.”不等苍浩回答.井悦然又说了一句:“算了.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问了.反正你有你的理由.”

苍浩苦笑两声:“我说与不说.对你有区别吗.”

“沒区别.”井悦然也笑了.笑的有点神秘兮兮:“其实.你真正要帮助的人是曹雅茹.对吧.”

苍浩已经沒有隐瞒的必要:“沒错.”

井悦然轻叹了一口气:“可你做这些之前.应该跟我商量一下.现在我夹在中间很难做.”

“所以我想让你躲开这次麻烦.”

“不可能.”井悦然摇摇头:“如果我突然请了事假或病假.所有人都会怀疑.我在躲避这次公关危机.本來.很多人就认为我已经跟姚军辉站队.如果我突然之间再这么做.跟姚军辉的关系倒是撇清了.问題是我也把所有人都给得罪了.因为公司各个派系沒人希望股价跌成这样.”

“这么说起來……”苍浩无奈的拍了一下额头:“还是我考虑欠周.”

“你考虑得的确有些不妥.”顿了顿.井悦然接着道:“其实.这一次的危机公关很好解决.就算我躲出去不再处理.曹雅茹那么聪明.早晚也会找到办法.你指望通过这么一个事件就让姚军辉破产是不可能的.我跟你讲.这是一场长期战争.不可能短时间决定胜负.”

井悦然的每句话.基本都说到了点子上.苍浩不得不承认这一次是白忙活了.

苍浩更加发现.就像井悦然自己说的一样.很多事情确实应该跟井悦然商量一下.自己的这个女朋友在很多方面胜过自己.

“我原计划是.让股价跌成白菜价.只要持续一段时间.姚军辉肯定承受不住.毕竟他很多钱都借贷來的.每天都有巨额利息跟着.只要资金链断裂他也就输了.”停顿了一下.苍浩接着又道:“至于曹雅茹那边.我估计初期可能会救市.因为沒有搞清楚情况.等到她发现姚军辉被深度套牢.就会静观事态发展.毕竟她是公司所有人.能够接受比较长期的股价损失.”

“计划倒是不错.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想通过一次事件就达到这个目标太难了.”摇了摇头.井悦然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虽然你打仗很厉害.但商业经验还是欠缺.”

“这个我承认.”苍浩又是长叹了一口气:“本來.姚军辉的退路我都已经找好了.现在看來暂时用不上了.”

“本來我不想问……可我还是很好奇.”井悦然奇怪的打量着苍浩:“既然你在姚军辉身边潜伏.根本目的是为了帮助曹雅茹.当然这个我很理解.毕竟曹雅茹是你青梅竹马……可你为什么还要考虑姚军辉会如何.”

“本來我沒有考虑姚军辉.但一段时间接触下來发现.他真的拿我当兄弟看.”深深一笑.苍浩又道:“我不能做对不起兄弟的事情.”

“够义气.”井悦然听到这话.多少有些感动:“沒想到你这么重情义……本來.我觉得自己挺难做的.现在看來你更是夹在中间.要是想把两边全保全下來非常的难.”

“再难也得做啊.”

“那倒是.”井悦然点点头.张嘴來了一句:“姚军辉对你确实太够意思了.连干女儿都送你了.”

“什么.”苍浩脸色刷一下变得通红:“谁……告诉你的.”

井悦然反问:“你说呢.”

“曹雅茹.”苍浩马上找到了答案:“只能是她.丁晓红就是受她指使.才勾引我的……”

“这个你可以放心.”井悦然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我虽然自身很保守.不过在这方面还算开明.你跟丁晓红的事情我不会追究.”

“等等.这件事沒几个人知道.为什么曹雅茹要告诉你.”

井悦然似笑非笑:“你猜.”

“我猜……她想拆散我们两个.对吧.”

“也真是难为她了.明明对你满腹成见.却又不希望你跟别人在一起.”井悦然说到这里.语气略有点挖苦:“曹总活得太纠结.”

苍浩很是无奈:“她纠结.我蛋疼.”

“其实.曹总对你已经沒什么旧情了.如果你不帮她.也不算做错.”

“我不管她今天什么样.至少也念在我们当年一起长大;就算我不看在他面子上.至少也要考虑曹志鸿的感受……”

“好吧.先不说这个了……”有些事是苍浩对井悦然说过的.她知道.但苍浩沒说过的.她同样知道:“反正.你最近可以专注忙公司的事情.跟邹峰的恩怨到时可以暂时放一放.”

“怎么讲.”

“邹峰最大的力量在于国家机器.但至少眼下这段时间.他沒办法调动警方对付你.因为警方从上到下已经忙疯了.”顿了顿.井悦然详细解释道:“你应该听说过红魔吧.警方在红魔集团派了两个卧底.结果就在前几天.这两个卧底被人斩首.然后人头送到了警局.”

“这个红魔挺狂妄啊.”

“沒错.就是这么狂.公然挑衅警方.而且手段血腥残暴.”脑补了一下当时的场景.井悦然感到不寒而栗:“现在.警方就像疯了一样.把手头所有的工作全放下了.只是围着红魔这个案子转.发誓一定要把红魔逮捕归案.我听说.严月蓉本來想部署一场新的打黑.清理邹峰在黑社会的势力.结果被警方否决了.这一次.警方内部空前团结.不管哪个派系的领导众口一词.都说当前唯一工作是抓红魔.毕竟.他们的同志死的那样惨.情绪上肯定无法接受.严月蓉只能理解.邹峰同样得理解.所以近期沒给警方交办其他工作.”

井悦然不知道的是.其实苍浩当时就在场.对红魔的残暴有着直观体会.

不过.这件事的后续发展.苍浩却不了解:“原來是这样.”

“这件事情本來高度保密.我还是通过某些渠道知道的.”井悦然正要说下去.门铃响了.于是她转而道:“去看一下是谁.”

“管他呢.沒准收物业费的.”

“还是看看吧.万一耽误什么重要的事.”

“好吧.”苍浩只好打开门.不耐烦的问了一句:“谁啊.”

站在门外的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是许久未见的洪妙雪.她冲着苍浩嘻嘻一笑:“你在家呢.”

“啊……是啊.进來坐吧.”苍浩刚说完这话就后悔了.因为井悦然就在家里.而洪妙雪对井悦然有那种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