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公权和私权/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洪妙雪看到井悦然也在.丝毫不感到意外.大大方方的打了个招呼:“见到你真高兴.”

井悦然笑着问:“你怎么來了.”

“我刚好路过附近.想起挺长时间沒看见你们了.就过來找你们玩.”洪妙雪坐到椅子上.两条腿來回踢着:“不欢迎吗.”

苍浩黑着脸道:“欢迎.当然欢迎.”

“可是看你这表情.好像很不得把我撵走.”洪妙雪噘起了小嘴:“我一直以为咱们是朋友呢……”

“我们本來也是朋友啊.”井悦然把话接了过去.笑呵呵的道:“只不过.你这个朋友太神秘了.总是消失不见.然后突然出现.”

“是吗……”洪妙雪眼珠转了转:“那个……我有手机了.给你们一个号码.以后有事就找我.”

洪妙雪果然留了一个号码.苍浩却是沒怎么在意.这个女孩太过神秘.估计这个号码多数时候也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三个人坐一起聊了一会.谈到了近期各自的生活.不过洪妙雪始终沒说自己在忙些什么.

过了一会.洪妙雪突然一拍额头.想起了什么:“对了.我有房子了.过几天请你们去我家里做客.”

苍浩懒洋洋的问了一句:“一段时间沒见.你连房子都有了.买彩票中奖了啊.”

“是啊.”洪妙雪笑嘻嘻的道:“我觉得广厦不错.打算在这里定居.我总來找你们玩.不让你们去我那里也不公平.改天我请你们去.”

“你也沒來过几次.”苍浩的语气依然懒洋洋.看似对这次谈话漫不经心.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洪妙雪.

这个总是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女孩.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隐秘.

苍浩一度怀疑.她可能是某位高官的干女儿.后來又觉得不像.

可以看出來.洪妙雪性子非常倔强.这种人当不了干女儿.

至于洪妙雪为什么会偶尔出现在自己家里.苍浩觉得在这件事上洪妙雪说的事实.那就是沒有朋友.

洪妙雪这个人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孤独.那种气质就好像來自与世隔绝的地方.但她又不是幽兰生空谷.气质中带着强悍和凛冽.这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无论如何.洪妙雪看起來确实拿自己当朋友.这一点倒让苍浩多少有些放心.

又过了一会.洪妙雪看了一下时间.起身告辞了.临走前又说了一句:“过几天.请你们去玩.一定要赏光哦.”

苍浩和井悦然把洪妙雪送出去.转回身來.井悦然直接就是一句:“我不会去她家的.”

“为什么.”

“这个女孩看起來怪怪的……”侧着头想了想.井悦然说了一句:“我怀疑她可能性取向那方面有问題.换句话说.是同性恋.”

苍浩心道:“你才知道啊.”

井悦然已经被洪妙雪占了便宜.这让苍浩心里有点怪怪的.不过毕竟是女人跟女人之间.细想想倒是也沒什么.

“她的一些言谈举动……怎么说呢.跟普通女孩不太一样.”井悦然那天喝得太多了.根本沒有任何觉察:“见鬼.我还跟她一张床睡过呢.想一想……真恶心.”

回想起那天的情形來.苍浩就感到小腹有一股热浪.似乎小兄弟要雄起了.

井悦然很奇怪的看着苍浩:“你怎么不说话.”

“哦……如果你不去.我也不去了.”

“你还是去吧.”井悦然满不在意的道:“洪妙雪应该挺有背景.你多结交一些这样的人.对你未來的事业有帮助.”

“我觉得……”苍浩拖着长音说道:“关键是因为洪妙雪是拉拉.所以我跟她交往.你会很放心.”

“冰狗.”井悦然笑嘻嘻的在苍浩脸上掐了一把:“你越來越聪明了.”

苍浩撇了撇嘴:“谢谢夸奖.”

“好了.不说这个了……”井悦然是跳跃式思维.马上把话題换回到之前:“继续刚才的话说.近期你不需要对付邹峰.这个让我放心了……不知道为什么.刚一开始.我就觉得你跟邹峰之间会有冲突.”

“你的预感很准确.”

井悦然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难道是因为曹雅茹你们才互相厌恶.”

“不.”苍浩很郑重的摇摇头:“邹峰是否厌恶我.这我不知道.不过我不厌恶他.甚至某种程度上我比较佩服他.”

“哦.”

“虽然作为富二代.他的起点比普通人高很多.但不久之前他还只是普通的副市长.沒用多久.他就成了这座城市第一实权人物.这种手腕和脑力确实很厉害.凭心而论.把我放到那个位子上.我未必能做得更好.”顿了顿.苍浩接着道:“我们固然是对手.但我不会指摘他的人品.我们矛盾的根源在于价值观不同.”

“哪里不同.”

“你先回答我.公权与私权有什么区别.”

“公权属于国家机器.私权属于公民个人.”

“你说的这是最起码的分野.不过不是问題的关键.私权如果要得到保证.就必须对公权加以限制.因为这两者是不对等的.公民个人无法对抗国家机器.什么是私权.那就是我们不会被莫须有的罪名逮捕.不会未经审讯就被枪毙.合法财产可以得到保证……等等.所以.现代法治社会基本原则是.对公权而言.法无明文不得而行.对私权來说.法无禁止都可以去做.”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苍浩接着道:“这些也是我秉持的基本理念.当然.有人可能认为.这些问題太大太宏观了.跟我一屁民沒直接关系.我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我要说.你不关注别人的权力.那么有一天自己也会被忽视.虽然我管不了太多.至少可以做好自己周围.”

“继续说.”

“邹峰的观点和我截然相反.他认为法律是谁制定的就应该为谁服务.自己不应该被法律束缚手脚.所以他打黑.其实这本是好事.但他不遵守既定法律程序.有两个被抓的房产公司老板完全是被错误判决.尽管这两个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如果不用适合的法律加以惩处.谁敢保证今后无辜的人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深深吸了一口烟.苍浩接着道:“更不用说.邹峰根本目的是扩大个人权力.还把公权变成个人的私权.这种野心一旦达成.所有人都得遭殃.”

“好像有点深奥.不过挺有道理.”

“这些.才是我们两个的根本矛盾.原本我们是两个位面的人.沒想到机缘巧合之下竟有了冲突.”

井悦然突然咯咯一笑:“跟曹雅茹沒关系.”

苍浩的脸又黑了下來:“我在讨论很严肃的话題.你能不能别打岔.”

“这个话題也很严肃啊.”井悦然很认真的道:“我真的想知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因为争风吃醋才起了冲突……其实吧.你的心态我也理解.毕竟你们两个青梅竹马.你难以割舍这段感情也很正常.”

“真不是这么回事……”

“你就说实话吧.”井悦然摆摆手:“我是个很大度的人.不会斤斤计较这个的.”

就在苍浩拼命想要证实自己与邹峰的矛盾其实无关曹雅茹的同时.姚军辉在一间私人会所的包房里.正大口大口的灌着红酒.

这个包房只有两个人.另一个是张兴昱:“姚总你是懂酒的人.红酒可不是这么喝……”

“你应该明白我心情不爽.”姚军辉又灌了一口红酒.这才道:“你知不知道.这是最后一役.我已经计划了很多年.结果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竟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把我的计划全部破坏.”

“我倒觉得你的计划还是不够完善.”张兴昱拿过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曹氏地产过去是怎样的烂摊子.你应该比我清楚.上市之后肯定会有遗留问題突然爆发.你应该准备好应对预案.”

“我还真就沒有预案.不过你也沒提醒我.”

张兴昱笑了笑.沒正面回答姚军辉:“如果是我.对这家公司沒兴趣.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收购.”

“我人生的黄金时间都贡献给了曹氏地产.还有我的大半精力和时间.我对这家公司太有感情了.这本就应该是我的.”

“也就说不是针对曹雅茹本人.”

“我老实告诉你.多年前我就预料.公司将來早晚改制成为私企.然后必定走上市之路.我如果想拿下公司.就必须充分利用这个机会……”顿了顿.姚军辉接着道:“结果收购公司的是曹雅茹.就算张雅茹李雅茹來了.我同样会这么做.”

“你我之间只是商业合作.按说我不应该过问你的动机.不过我还是有点好奇……”望了姚军辉一眼.张兴昱缓缓的道:“所有人都知道你姚军辉贪墨.既然你对公司这么有感情.应该做老黄牛默默无闻的奉献.”

“我问你个问題.如果你接触过普通百姓.他们怎么看我们这些搞房地产的.”

张兴昱呵呵一笑:“这个吗……不好说.”

“我可以帮你说出來.他们恨我们.认为我们把房价炒成今天这样.其实房价虚高跟我们开发商根本沒关系.房价利润大部分到底去了哪.大家心知肚明.只不过.事实求是的來说.房价泡沫确实大.每米两万的房子其实也就值个五六千.你也是有很多房产的人.觉得自己付出那么多钱买來并不值那么多钱的房子.公平吗.”

“当然不公平.”

“确实不公平.”姚军辉点点头:“我对曹氏地产的心态与此相同.只不过.我付出的不是金钱.而是能力、精力和时间.我付出那么多.给公司创造那么多的利润.却只能赚少少的那么一点钱.那么我就要用自己的方式把这种不公平找补回來.”

“你这番话对我的启发很大.很多贪墨其实是制度原因造成的……” 张兴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当人的付出和所得不成正比.或者人的yuwang无法通过合理方式得以满足.同时又缺乏足够的监管机制.必然发生腐败.”

“不过这个跟眼下的事情沒什么关系.我看还是讨论一下股价怎么办吧.”

“我妹妹不是已经提出一个应急方案了吗.我看很靠谱.可以度过这一关.”顿了顿.张兴昱又道:“就算股价不能恢复我们需要的水平.我也有的是办法让它涨回來.你要对我有信心.”

姚军辉终于松了一口气:“太好了.”

张兴昱冷冷一笑:“真正需要解决的是查清楚到底是谁制造了这起事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