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我们还没有获得胜利/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沒错.”姚军辉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感觉很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

姚军辉嘴上是这么说.苍浩心里却清楚.接下來的事情已经由不得姚军辉决定了.

苍浩深深一笑:“不管怎么说.我会陪你到最后的.”

“你这话有点基情澎湃的感觉啊……”姚军辉呵呵笑了笑.情绪终于轻松了一些:“不过你这话让我很高兴.任何人出卖我都可以.但不希望是你.”

姚军辉这话让苍浩多少有点感慨.一时间.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如果不是为了保全姚军辉.自己也不至于这么为难.

从现在的情况看.苍浩保住姚军辉本人的同时.又必须打倒陈广龙等人.否则曹氏地产永无宁日.

如果姚军辉沒跟他们利益捆绑一起.同样很容易处理.这才是最难的.

有那么一度.苍浩打算像对付张培顺那样.把陈广龙一伙全部干掉.这样一來事情似乎简单多了.

不过.这也只能想像一下.死亡从來都不是结束.很多时候可能是新的开始.陈广龙等人就算真的挂了.只怕还会产生新的问題.

而苍浩之所以能对张培顺下手.仅仅因为张培顺已经不再牵扯复杂的利益关系.所以他的死只会是孤案.不会引发连锁反应.

苍浩现在能做的就是必须坚定执行原计划.既要保证曹雅茹和姚军辉的安全.同时也要全力打击陈广龙一伙.

宽慰了姚军辉几句.苍浩手机响了起來.是郭林打过來的.

苍浩來到外面接起:“什么事.”

郭林兴冲冲的道:“刚才严月蓉布局.把邹峰给抓了.”

苍浩很淡定:“哦.”

“你……沒什么想说的.”

“那份证据是我提供给严月蓉的.”

郭林很不理解:“那你应该感到高兴.”

“听着.我不知道这份证据是哪來的.根本追查不到來源.可内容太详尽了.制造这证据的人既然可以对付邹峰.自然也可以对付其他人.”顿了顿.苍浩接着说道:“邹峰是一个摆在明处的对手.这个神秘人物却是潜藏的.你认为哪个更可怕.”

“让你这么一说……”郭林的眉头马上皱了起來:“形势确实不容乐观.”

“还有.我有一种预感.这一次邹峰会翻盘.”深吸了一口气.苍浩不无忧虑的道:“这份证据根本搞不死邹峰.”

郭林吃了一惊:“为什么这么说.”

“盛世荷园一场激战.孟阳龙最终平安.却被气个半死.不用我说你也能猜到.尽管孟阳龙表面沒说什么.从骨子里都想毙了邹峰.然后……”呵呵一笑.苍浩提醒道:“为什么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孟阳龙受到了压力.”

“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孟阳龙有政治上的考量.作为中央级别的首长.不好干涉地方上的事务.打算通过我们这些人间接扳倒邹峰.后來我觉得不对劲.孟阳龙肯定也是不想得罪人.虽然邹峰家族沒直接从政.只出了邹峰这么一个官.但在商业上很有势力.政商从來都是紧密联系的.从孟阳龙这个地位出发.做事必须做出通盘考虑.所以暂时不能动邹峰.”说到这里.苍浩颇有些无奈:“既然孟阳龙都不行.严月蓉能搞倒邹峰.”

“可那份证据是货真价实的.”

“一切都要讲政治.在政治面前.证据是个屁.”

郭林一时无语:“这……”

“我问你个问題.抓捕邹峰的时候.严月蓉公开那段证据了吗.”

“沒有.”

“那么你说是为什么.”

“我估计……”郭林拖着长音说道:“那些证据太过惊人.严月蓉要请示孟阳龙之后才能定夺.眼下只有先把邹峰抓了再说.”

“我曾经告诉严月蓉.之后的事情与我无关.随便怎么处理.但既然话说到这了.我还是多说几句……”叹了一口气.苍浩缓缓道:“她太冒失.”

“怎么冒失.”

“这证据杀伤力太大.严月蓉请示孟阳龙之后.再决定是否公开或者公开哪些.这个本沒有错.”顿了顿.苍浩又分析道:“关键是严月蓉把事情顺序搞反了.应该先拿证据跟孟阳龙请示.让孟阳龙决定怎么做.我估计.她可能是担心夜长梦多.所以不如先把邹峰拿下.可这样一來.也就沒给自己留后路.如果邹峰真的咸鱼翻身.她该怎么办呢.”

“这……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我现在不知道.孟阳龙遇到怎样的压力.如果这种压力真的很有用.孟阳龙只能让严月蓉放人.对孟阳龙來说.搞死邹峰以后有的是机会.这一次把面子给别人.以后邹峰再搞出事來.对方也不好意思开口求饶.”叹了一口气.苍浩缓缓说道:“孟阳龙有他的长远考虑.在高层看事情是一回事.可从我们的角度看完全是另一回事.邹峰只要被放出來.就占据了道义和法理上的双重优势.以后想要再动他就难了.提供这份证据的人也未必能再拿出更有力的证据.”

“怎么讲.”

“只要邹峰出來了.只能说明是严月蓉故意再栽赃人家.这是道义优势;连那么确凿的证据都可以置之不理.这是法理优势.”

郭林急忙问:“那我就奇怪了.既然你把事情看这么清楚.为什么不提醒严月蓉.”

“我跟邹峰固然是对手.但我毕竟是外面的人.”苍浩很郑重的道:“我不愿参与这些内部政治上的东西.只要我随随便说一句话.就可能产生不可预料的后果.”

苍浩对孟阳龙的分析.其实与严月蓉一致.不过苍浩显然看得更远一些.

严月蓉认为.一切等邹峰落网再说.所以在会议上抓了人之后.马上就联系孟阳龙请求指示.可孟阳龙那边却始终联系不上.

孟阳龙有其他事.他的一位老首长生病了.匆匆的赶去了医院.

说起來.孟阳龙有今天的地位.很大程度上拜托于这位老首长的提拔.这种关系是绝对不能忽视的.

老首长已是杖朝之年.整个人瘦得脱了相.躺在病床上几乎沒有什么生命体征.

他鼻子插着氧气.周身连着各种仪器.孟阳龙看到这个场面就明白.他已经时日无多了.

“小孟啊……”老首长多年來一直这么称呼孟阳龙:“我有件事情想让你帮忙……”

孟阳龙握住老首长的手:“你说.”

“我一直都以为.自己会死在战场上.追随战友们而去.沒想到啊.我竟然活到今天.还功成名就……”老首长长叹了一口气:“从个人角度出发.我沒什么不甘心的.除了一件事……”

“什么.”

“我放心不下儿孙晚辈.”

“这……”孟阳龙已然明白了.苦笑两声:“老首长你这是要替谁求情吧.”

“人家求到我这來了.我不能不管啊……”叹了一口气.老首长指了指房间一个角落.

这个时候.孟阳龙才发现那里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年纪与自己相仿.虽然在老首长面前是晚辈.不过家庭生活中肯定已经是爷爷辈了.

这个人走到孟阳龙面前.毕恭毕敬的道:“你好.我叫邹茂.我……我是邹峰的爷爷.”

孟阳龙依然明白了:“哦.”

“小孟.你听我说.邹茂的爷爷.当年跟我一起在南洋留学.后來国内革命爆发.我们一起赶回国.立志要建立一个新世界.解苍生于倒悬……”说到这里.老首长浑浊的双眼变得朦胧起來:“只不过.我们走的路不同.我当兵.他经商.在革命最困难的那段时间里.邹茂的父亲提供了大笔经费.为革命注入了动力.可说是毁家纾难……后來.国内形势动荡.邹茂的父亲被打成走资派.我则是现行反革命.又一起被批斗.”

孟阳龙的表情很尴尬:“原來是这样.”

“邹茂的父亲临终前.特意叮嘱我.希望我看在当年一起干革命的情分上.能照顾好他的儿孙.”说到这里.摇了摇头:“邹茂的父亲.也就是邹峰的太爷爷.邹峰这个孩子我见过两次.虽然不熟.不过也能看出來.他性格执拗偏激.做事易走极端.邹家世代经商.他偏要从政.这个我是不支持的.你我都能知道.他的这种性子在政治斗争中肯定要受到伤害.所以呢.我也沒别的要求.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受伤了.或者做事情惹火了你.我只想你能留他一条命.”

孟阳龙一时无语:“这……”

“孟老……”邹茂來到孟阳龙面前:“虽然从辈分上.你我是平辈.但我还是要尊称你一声孟老.邹峰的父亲因为空难离世.是我一直照顾他成长.对这个孙子.我比任何人都了解.我就知道他肯定要惹下大麻烦……”

孟阳龙斜眼看着邹茂:“然后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