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黄瓜必须拍,人生必须嗨/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年來.我疏于管教.让邹峰做事失去分寸.”邹茂说到这里.冲着孟阳龙深深鞠了一躬:“我给您赔不是了.”

“小孟啊……”老首长费力的抬起手來.轻轻拍了拍孟阳龙的肩膀:“我们都是当爷爷的人了.晚辈们什么样.有的时候真的管不了.可他们惹了麻烦.我们又不能不负责.你说是不是.”

老首长说话.孟阳龙实在不能不给面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好吧……”

邹茂听到这话.冲着孟阳龙深深鞠了一躬:“谢谢.”

“我可以放过邹峰.不过……”孟阳龙冷冷一笑:“以他的性子.惹麻烦的时候还在后面.他跟我的个人恩怨.我可以不放在心上.但这种人一旦进入更高层.带來的危害将会非常大.”

“实话实说……”长叹了一口气.邹茂有点无奈的道:“邹峰小时候.我就想培养他将來接班.可他就是对仕途有兴趣.看书也是看些历史和官场.都是我.太娇惯他了.也就让他走了这条路.现在看來我的娇惯反而害了他……不过.我可以向您保证.副市长是他仕途的终点.”

孟阳龙冷冷一笑:“记住你今天的话.”

“我当然记得.”邹茂毫不犹豫的道:“别要说更高层.要是邹峰能从副职变成正职.是杀是剐由你发配.”

“小孟啊……”老首长又抬起手來:“邹峰这事情就委屈你了.我知道你很有情绪.我会让邹茂拿上一份心意的.”

听到这话.邹茂急忙把手伸到怀里.看起來已经给孟阳龙准备了什么.

“这就不用了.”孟阳龙急忙摆摆手:“我只是公事公办.老首长你的面子我一定要给.不过其他牵扯还是不要有了.”

孟阳龙拒不接受.邹茂有点尴尬:“看起來.孟老不太愿意与我们有什么瓜葛……”

“沒错.”孟阳龙正色道:“今天是咱俩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我们既不是朋友也沒有其他关系.当然.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办.你答应我的事情也别忘了.”

邹茂难堪的笑了笑:“好吧.”

孟阳龙又宽慰了老首长几句.随后回了自己的住处.也就在这个时候.才接到严月蓉的电话.

严月蓉的声音非常急促:“孟老您去哪了……”

孟阳龙憋了一肚子火.正愁沒地方发.张嘴就是一句:“我去干什么需要向你交代吗.”

“不是……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严月蓉赶忙道:“我是有重要工作向您汇报.”

孟阳龙很简短的吐出一个字:“说.”

“我已经把邹峰逮捕了.有充分证据表明.他涉嫌严重违法犯罪……”严月蓉把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接着又道:“所以我需要向您请示.接下來该怎么办.”

“怎么办.”孟阳龙冷冷一笑:“放人.”

“什么.”严月蓉怀疑自己听错了:“孟老你是要……”

“我说放人.沒听清吗.”重重哼了一声.孟阳龙又道:“一切就当沒发生过.”

“可是……这次问題确实非常严重.”

“我问你.那份证据.你有沒有公开.”

“这个……倒暂时沒有.”严月蓉咽了口唾沫:“我需要请示过您才能决定.”

“沒公开就好.”叹了一口气.孟阳龙缓和了语气:“因为沒公开.事情还能转圜.你要是公开了.再想给邹峰脱罪就难了.”

“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

“总之.我有我的原因.你不要问太多.”孟阳龙不耐烦地摆摆手:“小严.你年纪轻轻坐到这个位子上.也是个聪明人.有些话不用我说的太明白吧.”

“这……”严月蓉当然明白.孟阳龙肯定是受到了压力.只是不明白压力來自何方:“可是我已经说过有证据了……”

“那就澄清一下.证据是假的.是伪造的.其实与邹峰无关.”孟阳龙说着.又哼了一声:“反正还沒人看到.这证据怎么解释都行.对那些已经看到的人.让他们闭嘴就是了.”

“好吧……”顿了顿.严月蓉很小心地问:“放了就行了.”

“涛声依旧.”孟阳龙斩钉截铁的道:“我重复一遍..一切就当沒发生过.”

“知道了……”既然孟阳龙已经这样决定.严月蓉无法再坚持什么.无关痛痒说了点其他事情.道了声:“再见”.

孟阳龙挂上了电话.抓起手边的烟灰缸.用力摔在地上.

苍浩和严月蓉都猜对了.孟阳龙从盛世荷园死里逃生之后.沒有立即法办邹峰就是因为受到压力.

这些压力來自不同方面.经常改头换面以各种方式出现.而今天老首长施加的压力是最强大的.孟阳龙不能不妥协.

老首长的意思倒是很明白.也沒提过分要求.只是留邹峰一命.

换句话说.给邹峰撤职或者判个有期徒刑都可以.这是老首长顾忌到孟阳龙的情绪才这么说.

然而.邹茂之后说的那几句话.含义比老首长更进一步.不仅要确保邹峰的安全.还要求保住邹峰眼下的位子.

可以说邹茂为人太过精明.他刚去求老首长的时候.也只是说饶了邹峰的命.于是老首长答应了.

等到孟阳龙來了.邹茂故意把要求更进一步.老首长自然不能扫了他的面子.而孟阳龙就只有接受.

其实.孟阳龙倒也考虑过.至少可以把邹峰撤职.不过局势发展到眼下这个状态.要么干脆枪毙邹峰.要么就什么都别做.

毕竟邹峰已经建立起一定势力.在当地民众那里又有一定口碑.沒有足够严重的罪名坐到邹峰身上.恐怕难以堵住悠悠众口.

麻烦的是.这一次邹峰成功脱险.今后仕途必定一帆风顺.

虽然邹茂保证副市长是邹峰的终点.孟阳龙却知道自己年纪毕竟已经大了.而邹峰有的是时间.

邹峰就算耗着.也可以把自己耗死.等到自己驾鹤西去.也就沒人能挡住邹峰.

只是一个副市长.竟令孟阳龙无可奈何.这让孟阳龙发现.其实人越是在高位.受到的束缚也就越多.

所以.孟阳龙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苍浩.能有办法彻底扳倒邹峰.

再说苍浩这边.起床后沒什么事.就去多林寺了.

刚进门.苍浩就听见不信和格桑互相挖苦.不信指着格桑就说:“你少跟女信徒双修吧.看看你这气色.当真是面如死灰.”

这段时间.格桑确实憔悴了不少.精神有点萎靡不振.很显然是双修过度.不过他自己却不以为然:“黄瓜必须拍.人生必须嗨.啪啪一顿小平拍.”

不信重重哼了一声:“拍吧.早晚拍死在女人肚皮上.别怪当哥的沒提醒你.”

“我知道你是羡慕嫉妒恨.”格桑咯咯一笑:“沒有人跟你双修.怎么.你心里不平衡.”

不信翻了翻白眼:“切.”

苍浩懒得理会这对兄弟.直接去后院找墨师了.

墨师穿着一身深蓝色唐装.正在打太极.动作当真是如行云流水一般.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从那份沧桑感能看出來.其实墨师年纪已经不小了.不过保养得非常好.看起來那么年轻.

看到苍浩.墨师收招.走过來坐在石凳上.面前的石桌摆着一个茶海.他倒了两杯茶.把一杯敬给苍浩:“今天休息.”

“是啊.”苍浩喝了一口茶.笑着道:“我刚才在想.你怎么看起來这么年轻.是不是因为沒跟女信徒双修.”

“心宽就永远年轻.”墨师哈哈一笑:“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弟弟.让你见笑了.”

“哪里.他们也是我兄弟吗……”笑了笑.苍浩有点无奈的道:“今天过來找你.是因为有些事情.也不知道该跟谁商量.”

“说來听听.”

“之前.我得到了一份神秘证据……”苍浩把严月蓉如何抓捕邹峰的经过说了一遍.又道:“就在刚才.我又接到郭林的消息.严月蓉已经把邹峰给放了.原职留用.从抓捕到放人.一直沒对外界公布.严月蓉对内部的解释是.证据搞错了.邹峰被冤枉了.”

“哦.”墨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样一來.严月蓉以后再想动邹峰.就难上加难了.”

“所以说这一局不但邹峰翻盘.而且还是反败为胜.”顿了顿.苍浩又道:“这一切本在我预料之中.现在真正让我心忧的.是那份证据到底谁炮制出來的.这个问題不解决.以后还会有麻烦.”

墨师又倒了两杯茶:“你认为呢.”

“这份证据肯定來自邹峰身边人.我把他的几个亲信梳理了一遍.李正伦、郑跃军和周大宇.每一个人都有嫌疑.但动机又似乎不足.”思索片刻.苍浩接着说道:“其中嫌疑最大的.我认为应该是周大宇.自从我把他从曹氏地产踢出去.这个人的性情已经完全变了.而且非常有城府和心机.在邹峰的手下.他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如果他想自立山头.设法干掉原主子也是有可能的.不过.如果邹峰真的倒台.只怕也会牵连到他自己.这个分寸很难把握.”

“你的分析是有道理的.”墨师点点头:“虽然说.我不太了解这些恩怨.不过从你提供的这些信息里分析.我觉得你漏掉了真正嫌疑最大那个人.”

苍浩急忙问:“谁.”

墨师轻启唇舌:“那就是邹峰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